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电影的世界 > 第101章 法中情

第101章 法中情

作者:有梦之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我真搞不懂,还审什么?陪审团根本就不相信我的话。”凌珊珊愤怒地叫道:“我是一个小太妹,游手好闲,专门给人做代罪羔羊,他是一个有钱少爷,我被强奸是活该。”

    凌祖儿想开口劝说,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她前几天被田迪文强奸未遂的事便是不了了之,说是证据不足,这是她第一次见识到港岛的法律原来只是有钱人玩得一纸空文而已。

    现在自己的妹妹被田迪文这个混蛋给强奸了,人赃并获,竟然还是证据不足,田迪文又是无罪释放,凌珊珊还没满十六岁呀!

    凌祖儿已经对寻找警方的帮助绝望,所谓的法庭,不过是一张遮羞布。

    这时候,电视里面播放起了有关‘v’的新闻报道。

    港岛的新闻报道相对开放。

    ‘今日说法’等多个节目里在判断v是一个惩恶除奸的现代侠客,每次出手,虽然腥风血雨,但杀的都是穷凶极恶的违法之徒,这些人法律制裁不了他们,唯有v替天行道。

    杀人不为钱,这就是杀手v,一个独特的杀手,一个奇怪的杀手。

    凌祖儿眼睛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

    “我要上这个电视,法律制裁不了田迪文这个混蛋,我要找v”凌珊珊听到电视里面的声音,打开房门,跑出来怒叫道。

    “珊珊,算了,这样子你的一生就会毁了。”凌祖儿后悔道,女人被人强奸从来都是弱势的一房,凌祖儿被强奸未遂的事就没敢张扬,凌珊珊的事要是曝光了,这辈子就别想嫁人了。

    “姐姐!我已经被毁了!”凌珊珊痛哭道:“被田迪文那个混蛋毁了,我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姐姐我求求你了,我一定要报仇。”

    而此时,彭奕行房间里面的书桌上,满是剪辑下来的各大报纸报道的罪犯资料。

    彭奕行真趴在桌子上看着各个犯罪的案件,是不是地咬牙切齿,他以前很少关注这一类新闻的,觉得反正事不关己,现在才发现原来有些家伙就是这么无法无天的,看得时间有些长了,彭奕行坐下来靠着椅背,捏了捏眉心,喝了一口温水。

    看着手上的这个不锈钢保温杯,彭奕行眼神温和地笑了笑,想不明白徐一凡这个家伙无端端地送自己一个杯具干嘛,保温杯杯体上印着一个‘慎’字。

    不知道为什么,彭奕行每次头疼难耐的时候,喝一口温开水,总能缓和很多,所以彭奕行总爱带着这个保温杯。

    其实他不知道,这个保温杯可是徐一凡花大价钱专门找人定做的,可不是双层保温而已,中间还有一个小口,慢慢地参透隔间里面的精神镇定剂,那是徐一凡找李心儿弄来的,为了从李心儿那个固执的女人手里弄来药剂,徐一凡可是浪费了不少口水,做了多项妥协。

    这不,李心儿又在纠缠徐一凡了。

    “诶诶!你可是答应过我,让我练习下睡眠的,怎么又不认账了呢?”李心儿闯进徐一凡的办公室不忿地叫道:“你这个人太不讲信用了。”

    “不是我不讲信用。”徐一凡头疼地转向另外一边,不一样面对这个较真的女子,“我都让你睡眠一次了,你自己技术不过关,怎么催都催不了我呀!”

    “催眠是要互相配合,你根本就不配合,我怎么可能成功。”李心儿真是要被这个无赖气死,说好了让你练习下催眠术的,结果这个家伙死憋着精神高度集中,一点都不放松,怎么可能会催眠成功嘛。

    “哇!这都赖我,为什么不是你自己催眠技术不过关呢?我电影里看别人念几句咒语什么的就行了。”徐一凡反咬一口道:“还有呀!你到底有没有那个什么执照证书之类的,万一把我催眠了唤不醒怎么办?”

    李心儿一头黑线,脑海里立刻出现自己穿着一身跳大神装做法,嘴里念念有词的滑稽样,赶紧甩头摇开这个恶趣味的画面。

    “我不管,你不给我催眠,我就把你跟我要违禁药品的事说出来。”李心儿愤怒地道,也是奇怪,自己是学习心理学的,自我调节能力很好,这个家伙却屡次能让自己很烦躁。

    “嘘!”徐一凡赶紧拉着李心儿到办公室的茶几旁坐下,迅速给李心儿倒了一杯茶几近谄媚地笑道:“来来来!喝杯茶!干嘛那么大火气嘛!”

    “你都说是违禁药品啦!还到处嚷嚷,万一被人听见了你乱开违禁药品,你可就倒霉了。”李心儿在这方面怎么可能斗得过徐一凡这个小狐狸。

    “我反正是不知道什么药品来的,我又不是学医的,你给我我就拿了。”徐一凡这货撇清关系,甩锅给别人的技能是得至甩锅王李智龙的真传的,李心儿一枚刚刚从学校毕业的纯真妹纸哪里是他的对手,立刻便被徐一凡唬得一愣一愣的。

    不过人家李妹纸也是高材生来的,立刻便听到了徐一凡的威胁,可惜自己还真不能拿这家伙怎么样,气得牙痒痒的。

    李心儿给徐一凡展现了一个美丽的笑容,露出自己一排洁白想咬人的美齿。

    “知道啦!我还要谢谢你啦!徐sir!”

    “那我的药你拿到哪里去了,还给我!”李心儿伸手道。

    徐一凡假装愣了一下。

    “我吃了!”

    “啊!你不能乱吃药的,那个药不适合你吃的。”李心儿有些慌张地道。

    “哦!那可能是被我丢了!”徐一凡左顾右盼倒。

    李心儿白了这个家伙一眼,知道徐一凡是不会说的,幸好那药只是起到精神镇定和止痛而已,并不会有什么过大副作用。

    其实李心儿也并非一定要找徐一凡试一下催眠而已,她现在是徐一凡代表警署聘请的心理咨询师,有太多可催眠的对象了,她只是对徐一凡这个家伙比较感兴趣而已,徐一凡这个家伙表面很坚韧,坦诚、聪敏,天哪!竟然有人觉得徐一凡坦诚,李心儿想想就恶寒。

    她知道徐一凡实际却是在层层地隐藏自己,通常人只有两重面具,在外面上班是一顶面具,回家一个人是自己,但是徐一凡不一样,这个家伙是故意一层又一层地往自己的脸上戴面具,让你完全看不透他原本是怎样子的。

    李心儿又偏是一个偏执狂,越是搞不明白的事情就越是想弄清楚,她最喜欢做的是就是一层一层地剥开徐一凡的伪装,而催眠术无疑是最好的办法,她发誓,总有一天自己要拆穿徐一凡这个可恶的家伙的。

    徐一凡自然也知道李心儿是一个麻烦的女人,但是重案组有了李心儿这个女心理专家的帮助,近期竟然破了几宗有关精神失常方面的陈年旧案,让徐一凡看到了这个女人的本事。

    于是李心儿就成为了徐一凡的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只能将就忍受着。

    而且,肖潇管理的行政小组现在几乎已经独立成一个部门,所以肖潇的位置自然就搬到了外面的办公区域,但是,她的办公桌可没有浪费,李心儿的心理咨询组就她一个人,刚好霸占了肖潇的办公桌,又可以近距离研究徐一凡这个虚伪的家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