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电影的世界 > 第20章 故事2结束

第20章 故事2结束

作者:有梦之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中环警署

    反黑组。

    “李文斌,给张小姐录一份口供。”徐一凡叫道,身后跟着阿美和莎莲娜。

    看到阿美有些紧张,徐一凡笑道:“没事的,小李都是自己人,你把你知道的说出来就行了。”

    却是徐一凡不想仅靠陈家驹一条线去抓朱滔的手下,带阿美回警署录一份口供,好找署长申请法庭的搜查令,搜查下朱滔的家,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收获。

    等阿美录好了口供,徐一凡拿起来看了一下,发现没什么问题后,让莎莲娜和阿美在自己办公桌等下,径自往署长办公室走去。

    “李文斌,这两位美女是谁呀?”刚刚进来的李魁问道。

    因为重案组的一伙人刚刚都下去餐厅吃晚饭了,是以徐一凡等人进来录口供没有人看到,倒是有女警员肖潇在自己座位上值班,只是这个警察妹纸耳朵里面塞着耳机,眯眼摇头晃脑地不知道在听些什么。

    “魁哥,这位是张小美小姐,重案组那边陈sir的女朋友。”李文斌含糊地道:“这位是莎莲娜小姐,嗯….”

    “你好!我是一凡的女朋友,我叫莎莲娜!”莎莲娜站起来落落大方地微笑道。

    “哦!原来是徐sir的女朋友呀!”李魁笑道:“要喝些什么吗?我们这茶水间什么饮料都有。”心里不由诽谤道,徐一凡这个家伙运气真他娘的好,破案又快又稳,偏生找个女朋友都这般美丽动人,真是嫉死人。

    现在整个警署都知道徐一凡是署长当前的红人,又通过了见习督察的考试,将来步步高升是板钉上面的事了,所以都很少直呼他名字了。

    “不用不用,我就等下阿凡而已,对了,刚刚跟阿凡经过湾仔,也不知道买什么,买了些那里出名的老婆饼送给大家,据说是从元朗饼家那边搬过来的。”莎莲娜一边娇笑着,一边打开徐一凡办公桌上的一个大袋子,拿出一盒一盒的老婆饼。

    “哇!元朗的老婆饼是出了名的,只是太远了,大老远跑过去太费劲了,刚吃饱饭当茶点正好!”修叔笑着答谢道。

    这时候,其他去吃午饭的同事都陆陆续续的回来了,莎莲娜竟是买了十几盒,人人都有份。

    “谢谢!谢谢!”

    “谢谢!谢谢!”

    “嫂子,我帮你派吧!”

    李文斌的一声嫂子更是让莎莲娜笑靥如花。

    当然,莎莲娜帮自己刷声望的这一切,徐一凡并不知情,此时他正在署长办公书跟署长力争取消陈家驹的通缉令呢。

    “我都说得很清楚了,张小美是陈家驹的女朋友,她的口供不足以作证,这有违公证。”署长皱着眉头道。

    徐一凡摇头道:“现在又不是在法庭上做证词,只是作为咱们办案判断的依据罢了,这份口供中可以看出,这件事另有隐情,不是大家原先判断的那样家驹开枪杀害了文sir,为什么我们宁可相信所谓的现场证据,也不愿意相信一个亲历者的口述呢?”

    署长摇摇头,不想争辩,大家意见不合,硬辩下去,只会伤害彼此的信任。

    “一凡,你有多大把握这件案子跟家驹没有关系?”标叔突然问道。

    “百分之百”徐一凡肯定地叫道。

    署长眼睛一亮。

    别的先不说,徐一凡做事谨慎,没有十足把握的事他是不会这么肯定的。

    署长心里开始琢磨,难道自己也要下注搏一把。

    “好!居然徐sir都这样拍板了,我也不能无动于衷,免得寒了众位警员的心,我会立刻通知各部门撤销对陈家驹的通缉令。”这家伙假装一副大义凛然地道,标叔转头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还有一件事,根据阿美的口供,这件案子最大的嫌疑人还是朱滔,我想请署长帮我申请一份搜查令,进朱滔家及办公室搜查。”徐一凡叫道。

    “没问题!”署长既然已经相信了徐一凡判断的陈家驹不是杀人凶手,自然要全力支持他查出真正的犯案人。

    ……

    当徐一凡拿着搜查令回到o记办公室的时候,发现一众伙计都很happy地刷着饭后茶点,看到自己都点头致意,搞得徐一凡有些莫名其妙,他虽然在o记的警衔仅次于文建仁,但是一向低调做人,没这么好的人际关系才对呀。

    “徐sir,这是你要的资料。”李文斌消然递给徐一凡一份资料道:“文sir的财产收入果然不干净,总共有八十多万,其中有两笔大额的转账记录是从朱滔名下的进出口公司帐下转入的。”

    徐一凡有些惊奇地看了看李文斌,原本他这是随意往这个方向查一下而已,没指望有什么收获。

    “这么快,你是怎么查到的?”徐一凡有些好奇地问道。

    李文斌压低声音道:“我表姐是汇丰银行的vip管理专员,文sir存在他们银行里的金额刚好达到了这个额度,我求她动用了银行的资源帮我查到的。”

    徐一凡了然地点了点头,银行内部的人查你的账还不简单,徐一凡上一世试过在银行贷款买了一辆车,结果第二天一堆财务、借款、保险电话便找上门来,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信息是怎样泄露出去的。

    “莎莲娜,你跟阿美先回家等我吧!我拿到搜查令了,去朱滔哪里搜查一下。”徐一凡叫上李文斌后对莎莲娜道。

    “好的!那回来吃晚饭吗?”莎莲娜乖巧地道。

    “啊!”徐一凡一个没吃过住家饭的快餐男愣了一下。

    “可能回来的比较晚,外面吃了吧!”

    “徐sir,有任务出勤吗?带我一起帮忙呗!”李魁听到徐一凡要和李文斌要出去办案,赶紧自荐道,要知道李文斌最近跟着徐一凡可以说屡立功劳呀!

    “没问题。”徐一凡倒不介意多个人手。

    “我查到这次文sir被害案可能跟朱滔有关,现在去搜查朱滔的住处。”徐一凡解释道。

    “什么?文sir的那单案子,交给咱们o记办了吗?徐sir,可以带上我吗?”另一名警员叫道。

    “徐sir,算我一个。”o记的人纷纷自动请缨,连修叔都举手。

    徐一凡想了想,搜查是件力气活,人多也好办事。

    “好吧!这次咱们o记全体出动。”

    李文斌提醒道:“徐sir,大家都去的话,咱们o记的警车不够呀!”

    徐一凡抓了下眉头,暗想是不是去重案组哪边借一辆车。

    莎莲娜笑道:“阿凡,你开我们的车吧!公寓这么近,我和阿美走路回家就行。”

    在众人的欢呼中,徐一凡叫道:“粗发。”

    ……

    朱滔别墅。

    “喂,你他妈不要装死,要死也要签了这张支票才死,我为了你就算不是出生入死也是鞠躬尽瘁了吧!你居然无声无息地拿了一笔钱给沙皮狗和肥彪。”朱滔的手下约翰怒叫道。

    朱滔这时候病情已经越来越恶化,开始打着氧气吊着点滴了。

    朱滔很无谓地斜了约翰一眼,对于一个将死的人,朱滔根本不怕色厉内荏的约翰,给钱给沙皮狗与肥彪跑路是防止他们不离开香港被警察抓到,那样陈家驹便有方案的可能了,他希望临死前可以拉徐一凡或者陈家驹一个陪葬。

    事实上,这个时候朱滔的钱都拿出来医病,哪还剩下什么钱,连现在住的这栋别墅都抵押出去了,恐怕不用多久,银行就要来收楼,只是朱滔的这些手下都不管账目所以不知道而已,不然早就树死猢狲散了。

    朱滔的侄子朱丹尼查过朱滔的数目后,早就消消离开了。

    等徐一凡和一种o记伙计到达朱滔别墅的时候,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朱滔的手下约翰摇着朱滔的肩膀,大声吵闹着要钱,朱滔几乎都喘不过去。

    一名护士在旁边劝阻道:“先生,你不要这样,不可以这样对待病人的,你这样他很辛苦的。”

    朱滔倒是第一个看见徐一凡带队进入自己家的人。

    其他人顺着朱滔的眼光,也看见见了徐一凡等人,当然也看到了他们胸口处的警员证,顿时气氛紧张了起来。

    “哈嗄、嗄嗄”朱滔看清楚了徐一凡后眼睛便瞪了起来,笑得像乌鸦一般惨人,“咳咳咳咳!”可惜,没笑几声便激烈地咳嗽起来。

    “徐警官来我这,是不是想问什么呀!”朱滔缓了一口气后得意地笑道:“不过可惜你什么都问不到的,因为你无法威胁一个将死的人。”

    “朱滔,你不要怎么嚣张,这是法院的搜查令,等我们搜到你的犯罪证据,你就准备在医院里过身吧!”李文斌出示着搜查令后叫道。

    “搜、搜、尽管搜!”朱滔尖叫着狂笑道:“客气没抓到莎莲娜那个小贱人,不然今天跑路的也有你一份。”那表情显得很是狰狞。

    徐一凡挥了挥手,让李文斌与其他o记警员下去搜查朱滔的家。

    “徐sir,没事我先走了,我只是来找朱滔要账的。”朱滔的手下约翰打着哈哈笑道。他跟徐一凡做对,是看在朱滔给的钱的份上,现在朱滔不给钱了,自然不愿意跟徐一凡做对了,何况跟警察做对本来便是不明智的行为,这便想开溜。

    看到朱滔和他的手下开始离心离德,徐一凡眼睛一转。

    冷哼道:“想走,门都没有。”

    “你们两个现在涉嫌一起谋杀高级警务人员案,据我们警方逮捕的两名犯案罪犯沙皮狗、肥彪交代,这起谋杀是你们指使策划的。”徐一凡正色地严厉道。

    “现在不是势必要你们说话,但是你们说得每一句我们将用纸笔记录下来,将来作为呈堂证供。李文斌拷人。”徐一凡快速地叫道。

    李文斌愣了一下,徐一凡这么快便掌握了朱滔犯案证据了吗?车上时不是还一筹莫展吗?

    不过也没有多想,叫上另外一位在搜查朱滔沙发后面的同事,一起打开了自己的手铐。

    “去你妈的,姓徐的,老子以前确实跟你过不去,但都是朱滔指示的。”约翰大骂道:“但是,杀文建仁这件事完完全全是朱滔这老小子指使沙皮狗跟肥彪干的,一点都不干老子的事。”

    说完看徐一凡仍然一脸的怀疑。

    指天指地跳脚道:“真的是朱滔指示的,我刚好在门外听到,他原本是想抓莎莲娜逼你现身,陷害你杀文建仁的,可是肥彪没抓到莎莲娜,只好抓了陈家驹的女朋友阿美。”

    “哦!是这样呀!”徐一凡板着手笑道。

    “就是这样呀!”约翰莫名其妙地看着徐一凡笑什么。

    朱滔已经被他的猪队友气得双眼一翻,吐了一口血,晕了过去。

    “把他铐起来。”徐一凡叫道。

    “yes sir”李文斌等人高兴地大声敬礼道。

    “你们神经病呀!我都说这件事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呀!”

    让其他伙计继续搜查朱滔的别墅后,徐一凡往外面走去,不理会朱滔那个白痴手下的叫聒。

    这时候,徐一凡的手机响了,原来陈家驹也抓到了沙皮狗和肥彪,并且拿到了自己想要的口供。

    “你怎么套到他们口供的?”徐一凡好奇地问道,要知道即使是在港岛,杀警也是大罪,沙皮狗怎么可能会承认,肯定会死撑到底。

    “人是沙皮狗杀的,肥彪只是绑人而已,我逼问的是肥彪。”电话那头的陈家驹道。

    徐一凡想了想,还真是这样,沙皮狗死都不会招,但是肥彪便不一定了。

    “报告署长,案子已经破了,主犯沙皮狗和指使着朱滔已经抓到。”

    “啊???”署长愣了一下。

    “什么事?”标叔看见署长怪异的表情问道。

    “徐一凡破案了。”

    两人看着房间里面的挂钟,‘滴答、滴答!’

    不是吧!这案子从交给徐一凡到现在不过才几个小时,这就破案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