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玄幻小说 > 遮天之万古独尊 > 第四百九十七章 世界之舟;罪恶不消(两章合一)

第四百九十七章 世界之舟;罪恶不消(两章合一)

作者:星之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仙钟……”

    姬寰宇仔细的观摩着这件仙器中的仙道法则与符文,感受那种来自遥远时代的岁月的沉淀,心中在轻语,“不知道……它是不是传说中的那一件兵器?”

    以钟为形的仙器多也不多,因为钟形本身就蕴含着非凡的道理,以此为模版的强者不会少。只是放在九天十地中,漫长时光下诸多劫数的洗礼,能够留存至今的,最有可能便是仙古时代赫赫有名的——无终之钟!

    只是在摸索半晌后却无所得,仙钟的神祇像是有着缺陷,关于神话时代之前的记忆是不全的,只有连天的战火、动荡的万道……它之所以被昆仑遗族奉为至高祖器,不过是因为此钟曾借助昆仑祖山的力量蕴养神祇,恢复威能。

    “落到我的手里,迟早有一天会挖掘出其中的秘密。”姬寰宇在仙钟内部留下自己的烙印,便将其收纳在混沌珠中,成为此战最大的战利品。

    “轰隆隆!”

    宇宙巨震,万道都在哀鸣,刚刚从惨烈大战中平静下来的乾坤又不稳定了,让众生为之惶恐。

    “什么情况?”

    道庭诸强目光游移,看到了动荡的根本,是那世界的鼎,每一寸都在放射着刺目的仙光,惊悚人世间的力量横扫了九天十地。

    “大器已成!”

    姬寰宇眸光炽盛而恐怖,洞悉了鼎中的情况。

    “嗡!”

    此刻这世界之鼎在巨震,它完成了自身的使命,这一口埋葬了二十尊皇道强者、成就了姬寰宇道果的鼎一寸寸的崩解了,散落成星光,崩解成元气,回归到整个九天十地中。

    仙鼎与仙殿分离,与原本位于关键节点的帝器横过星空,回归到道庭之中。在原地骤然有恐怖的黑洞出现,向大宇宙甚至混沌夺取精粹的本源,像是在滋养着什么。

    一道道恐怖的威压震慑九天十地,人们可以发现,那种大道的力量与之前献祭自身的九大道庭至强者相似,但是更加强大,像是突破了一个新的台阶。

    太易、宙空、混沌……他们没有死去,虽然只剩下元神,但仍有莫测威能。此刻联手施展无上神通,向着大宇宙之外的混沌汲取,让混沌崩解而成就天地本源精气,滋养他们自身的道果,重塑真身!

    一方玉碟由无穷无尽微小的粒子重组,再现天地间。这是造化玉碟,此器的跟脚非凡,由大宇宙蕴育,经过姬寰宇的祭炼融入部分神识为其中神祇,只要这两者皆在,近乎不可破损。

    九大化身、造化玉碟尽皆出现,每一个都盖世强大,但是此刻真正吸引世人目光的却不是他们,而是那位于其中的器物。

    “嗡!”

    一个绚烂的光团沉浮着,荡漾不朽的气机,有长生的力量扩散,越是强大者越感受到一种吸引力,这是一件仙器!

    世界之鼎炼化一切,造就出一件仙器!

    若是说出去,很多人都难以相信,不过这却是一种必然的情况。熔炼二十尊皇道强者的兵器与躯体,汇聚两个世界的法道,更以世界为鼎,仙火淬炼,这是得天独厚的根基。以此造就出仙器,也是理所当然的。

    这样的情况堪称是一步登天,但也并非全无阻碍。因为此刻上苍都不允许了,有盖世雷光闪烁,随时会劈落下来。

    神话时代之后出现的仙器,都是随其主一步步祭炼而来,由圣器而至帝兵,最后才化仙器,成为无上至宝。

    一步通仙,这些劫数也躲不过,而且凝聚为一了,像是要将这触犯了禁忌的重器给毁灭。

    “走……”太易看了看天劫,这是大帝都会发怵的劫数,他也不想亲自去体验一番,身上有神光隐现,欺天瞒地,躲过上苍的感应。

    十道神光划破宇宙而离去,唯有那光团灿烂,在原地沉浮。

    “轰隆隆!”

    混沌雷海降临,炽盛电芒飞舞,每一条都跨越几个星系,长大无比,这让人震撼。那一颗又一颗大星,如一朵又一朵烟花绽放,虽然美丽,但是凋零的刹那又是那么的凄然。

    这是无量神劫,仙光铺天盖地,数不尽的星辰成烟尘,一种至高无上的法则在蔓延,极其霸烈,汹涌向各地,压盖了一切,淹没无尽的星系,像是在毁灭人间一般。

    “这就是仙器的劫数啊!”川英长叹,他回归了,与那宁飞的大战没有爆发,不知道是什么心思,“凌驾在诸劫之上,比之一般大帝成道的天劫还要强大。”

    宇宙大劫,天地震动,一件仙器经受大劫极度的可怕,诸天万域都是雷光,撼动了古今未来。

    “一件仙器,神祇自主复苏,足以压制一尊普通的大帝,拥有这样的劫数倒也不足为奇。”姬寰宇道,而后开始出手了,不是替那仙器去阻挡,而是开天辟地,造化日月星辰,将天劫所破灭的星空重塑,避免大宇宙受损。

    他在破碎的天墟中造化星辰,与那抗击劫罚的仙兵对应,一个在创世,一个在灭世,生灭共存,令神魔慑服,众生颤栗。

    姬寰宇没有干预那仙兵渡劫的过程,在他的眼中拥有那样的底蕴所成就,连这劫数都渡不过,还不如将其舍弃。

    “轰!”

    天劫狂暴到巅峰,要毁灭一切,然而那仙器不惧,显露出真实的形体,直接冲杀了上去!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那不是什么常见的大器之形,如钟、鼎、塔……而是一条船,一条小舟。

    小舟很晶莹,通体像是由特殊的晶体铸成的,在船身下有岁月长河的虚影,它凌驾于其上,有莫测的威能,像是可以徜徉古今未来,纵横万古岁月。

    它向着天劫的根源处冲击时,有绚烂的光芒散发而出,自然而然的演化诸多可怕景象,恍惚间有一颗又一颗星辰在闪耀,一道道星河在周围缭绕,开天辟地的气机流转,仿佛不是一条小舟,而是一个世界在向着前方去碾压!

    无论挡在面前的是什么毁灭雷霆也好、仙灵帝影也罢,都难以阻挡分毫。所过之处,无尽虚空都要崩开,成为一片璀璨。仙光划破了这片宇宙,粉碎了这个世界,照耀出了永恒,刺的人睁不开眼。

    当一切光熄灭,那一场劫数也落幕了,被强势粉碎,成为虚无!

    “哗啦啦!”

    小舟驶过虚空大海,横过万古星空,出现在姬寰宇的身前,静立不动,而那其中的神祇则是表示了感谢与臣服。

    感谢,是因为创造之恩;臣服,是因为姬寰宇的实力。

    “很好、很好!”姬寰宇点头,“你以皇尊道果为材料、世界之鼎为烘炉炼制而成,此后便叫做世界舟。”

    话音刚落,这一条晶莹的小舟之上便浮现出两枚玄奥异常的神纹,交织出绝世的道与理,正是“世界”二字。

    满意的打量了几眼,姬寰宇才将其收好,“现在还不是时候……未来有你大放光彩的那一刻。”

    “恭喜恭喜!”道庭中的强者都祝贺,“又多了一件可以镇压万古岁月的重器。”

    “说是重器自然不错,但若是说镇压万古岁月却是虚言。”姬寰宇点头又摇头,“能够镇压万古的,从来就不是一件兵器,而是无敌的人。”

    “无敌啊……”川英叹息,“这是一个多么虚幻的称号?放眼万古,又有谁可以称无敌?”

    “强中更有强中手……能够在一个时代称为至强的皇者,但是放在漫长的岁月之中,焉知自己不是井底之蛙?”

    “无敌之前不加上一个条件,本身就是一个经不起推敲的名词。”

    “道无止境……修行路上想要走得更高、更远,需要拥有一种无敌的气概,但是这些还不够,还要有一颗懂得敬畏的心。”姬寰宇道,“没有谁是生来就是睥睨诸天的,都要有一个成长的过程。”

    “在这样的过程之中,可以有大志向,有同境之中唯我独尊的心气。但可以有自信,而不能过于自负,否则等不到纵横天地的那一天,就被人给打死了!”他的话音慢慢变得冰寒,“死掉的天才,只是世人感叹的符号,而死掉的强者,就只是衬托他人更加强大的垫脚石。”

    “有的人,自持于昔日的辉煌,看不清这个世界。因无敌一世而骄横,却不知在更强者身前保持敬畏。”姬寰宇冷漠的看着北斗古星,“太久时间的统御宇宙八荒,消去了他们的敬畏之心。”

    “是时候让他们清醒了!”

    他一步迈出,斗转星移,降临北斗古星!

    道庭的高手动了,除却女帝无心参与而回归荒古禁地,剩下的极道强者都一起进逼,威压六大生命禁区!

    这一颗古星,在此刻不复往日的安宁,太多属于古之大帝的道与法排列在这片星空下,让原本的天地万道都被彻底的压制了,唯有帝道主宰一切!

    “兵压禁区!”

    当姬寰宇降临了北斗古星,道庭中那些准帝级数的强者都激动,在他们看来这是解决万古大患的时机,一个个发号施令,千百万大军咆哮,十万神将嘶吼,震动了九天十地,成为一片风暴的海洋,让宇宙大动荡。

    无数的生灵都将目光投注过去,此刻这颗存世数百万年的北斗古星承担了太多的关注,被世人赋予了非凡的意义。

    ……

    北斗古星上有恐怖的气机镇压,让无数生灵都惶恐,却又难以挣脱,如同是被困于琥珀中的蚊虫一样。

    整颗星辰与外界大宇宙中的喧嚣沸腾不同,呈现一片寂静到极点的状态,极道的法则在对峙,古星随时都会毁灭。

    “道庭之主……”禁区之中有古老的皇者在叹息,打破了僵局,“我们还没有恭贺你,在那修行的路上更上一步,走到了古来诸多帝与皇的最前沿。”

    此话一出,等同是服软,实在是道庭的力量太强大了,十余尊极道强者降临,数件仙兵压阵;而生命禁区才刚刚被坑杀七人,一增一减,那种差距让其中的至尊没有太多抵抗的能力。

    若是动手血战,他们都会被毁灭,没有第二个结果。

    “你们应该知道我的来意……你们违背了先前立下的誓约!”姬寰宇负手而立,目光像是看着禁区,又像是看着遥远的星空,没有丝毫的在意,目空一切,所向无敌。

    “他们的事情,我们并没有参与,只是做了一个旁观者罢了。”有至尊道,“我们所求、所想,不过是为了那仙路,去见证天地是否有仙。”

    “当然,你若是因此而向我们动手,纵然不是敌手,我们也只能选择决死一战。”古皇轻语,“我昔日曾一世峥嵘,睥睨乾坤,现在也不会退缩。”

    “话说回来,能够对决你这样仙路之上的巅峰强者,领悟你的道与法,纵死也是一种值得欣喜的事情。”

    能成为帝者,哪一个不是经受诸多磨砺与考验?无论是心灵还是求道的信念都是坚决的,此刻拔升了自己的战意,抵抗着姬寰宇的大势压迫。

    姬寰宇的双眼将这禁区之中仅存的十几个至尊尽收眼底,眸光深邃,让外人无法洞悉他的想法。

    “道主……清算过去的恩怨,将一切做一个了结,就在今日啊!”大成圣体相比往日多出了一丝迫切,“平定禁区,是一种无上大功绩!”

    “是啊!”还有准帝传音,手执帝器,“古来太多的帝与皇与他们对决,一次次的血战,才有了今天的局面。远的不说,单看这二十几万年,有狠人大帝镇压圣灵祖地,恒宇大帝诱杀太初古皇,虚空大帝血战不死山……”

    “漫长岁月的积累,让一切问题有了在至尊您手上解决的机会!”

    ……

    此刻,诸多的准帝都在传音,要毕其功于一役,斩断往昔动乱的源头。

    最终姬寰宇出手了,一道仙光横扫六大禁区,无上法道盖压乾坤!

    整个宇宙的气势都在刹那间凝滞,惨烈的气息在激荡,战意卷动九重天!

    然而,所有的战意、战心,都被一种莫名的滑稽感而替代,无论是禁区的至尊还是道庭的诸强,都只有一种古怪的感觉。

    因为姬寰宇的出手,并非是针对哪一个至尊,甚至都不带有多少杀伐的力量,从六大禁区一刷而过,只是搜刮了无数的珍宝。

    太初古矿的太初命石,神墟中的蟠桃不死神药……被斩杀的至尊的洞府也不放过,彻底的搬空,没有丝毫的残留。

    做完这一切,姬寰宇拍了拍手掌,悠然转身离去,唯有一句话在此地回荡,“如果再出现下一次,所有的禁区都会成为历史的遗迹,不复存在。”

    姬寰宇的离开像是一个信号,九大化身也离去了。剩下的人再怎么不情愿,在老大不出头的情况下,也只有平息战意,鸣金收兵,撤回了道庭。

    ……

    “无上的至尊……”道庭的最高殿堂,准帝强者在其中汇聚,只是情绪都不太稳定,这个时候有人开口,“就这样放过了那些人?”

    “一群随手可以镇杀的人,无所谓放不放过。”姬寰宇高踞主位,俯视众生,盖世的气机流淌,让诸多强者寒悚,“但凡是我活着的时代,他们都要匍匐,不敢作乱。”

    他的眸光流转间有宇宙崩塌、星河幻灭,都是可怕的景象,“我留着他们,是需要一块石,一块磨刀之石。”

    磨刀石!

    这是姬寰宇的说法,视那禁区之中自斩一刀的帝皇强者为磨刀石,成为后来者磨砺自身的存在!

    “我杀他们,只手而已,但是对于你们却不同。”他道出了这样的内容,“他们都是昔日的帝者,一个时代的最强者。与这样的人对决,是古来难觅的机缘。”

    “这是为你们准备的……道庭想要传承万古,当无惧一切挑战,昔日的皇尊可为磨刀之石,打磨自己的道果,成帝成仙!”

    在场的诸多准帝都震撼,姬寰宇有大气魄,想人之所未想,平淡的话音中却有非凡的内容,那种气度让人颤栗。

    他的目光在准帝之中几尊九重天的强者身上扫过,有昔日神组织的主神,道宫的砍柴老人等等,“你们都不是这个时代的强者,从古老的岁月中尘封而来,一身修为早已臻至了最巅峰。”

    “再往前一步,便是鱼跃龙门,迈进帝的领域。”姬寰宇在指点,“但是这一段岁月,你们的修为都停滞了,不见一丝半毫的提升。”

    “帝道莫测,我辈天资有限,无论怎样都难以踏足。”一名主神叹息,道出了其余几人都心声,这一个境界实在卡住了他们太长的时光。

    有的人在这个时代现身,当初的姬寰宇还只是圣人境界时已是九重天之境;然而数百年过去,姬寰宇都走到了如今的高度,他们还是没有变化。

    “你们只是缺少了一场将自己的生命、信念、意志……都投入进去的巅峰大战。”姬寰宇道,“昔日的大帝,都是在黄金大世而崛起,帝路之上有敌手,最激烈的甚至杀到成帝劫!”

    “证道的他们,精气神是攀升到巅峰的。帝路之上无退路,他们走向了绝颠,成为了一世的至尊。”他看着下方的诸强,“而今道庭威压宇宙八荒,没有敌手,你们的血是否已经冷了下来,不复往昔的雄心壮志?”

    “自然不会!”

    “那么,你们就踏着昔日至尊的骨与血,成就自己的道!”

    姬寰宇的一番话说得诸多准帝都动心,尤其是那走到了九重天巅峰的强者,他们因此看到了一线成道的曙光——征战昔日的古皇,踏出自己的帝道!

    ……

    “你刚才说得并非是你真正的想法……”在诸多准帝退下之后,至高殿堂中只剩下另类成道之上的强者,盖九幽在此时开口,眸光复杂,“我不明白你在想些什么,因此而放过了那些至尊。”

    “他们知道不死天皇的谋划,虽然没有出手,但是也没有告诉我们,这里便可看出,道庭与禁区从来就不是一路人。”大成圣体接话,“而且,那里面的至尊之中,还有几个人的仙台上缭绕着昔日动乱中殒落生灵的哀嚎声!”

    “曾经发动过动乱,怎么能够让他们继续这样长存下去!”

    ……

    看着情绪有些激动的大成圣体、黄帝等人,姬寰宇沉默了一阵之后才开口,与往昔时候不同,带上了一份沧桑。

    “动乱可以消除,但是罪恶始终在人世间。”他的目光像是看穿了万古岁月,“光明与黑暗,永远都是相互存在的。”

    “我当初也想过直接将他们全数斩杀,但在降临那里后,思绪转动间想到了很多,故此平息了动手的想法。”他站起身来,“他们之中一些人有着大罪,但是于我也有大用。”

    “至尊血洗乾坤,这是一种大罪。”姬寰宇悠悠叹息,“但是在这红尘之中,难道就少了罪恶吗?”

    “不,从来就不曾少过。”他平静的道,“我曾化身千万,融入众生的心中,借此而轮回。”

    “我见证了太多、太多……有的生命古星烽火连天,为了上位者的欲望而征战,不知多少生灵因此而丧生。”

    “有的生命古星,秩序混乱不堪,强大者奴役万灵,掌控一切,众生哀嚎。”

    “还有一些情况,并非是这样的酷烈,但是手段邪恶无比,为一己私欲而践踏他人。”

    ……

    “他们没有极道至尊一杀便是百亿生灵的恐怖,但是整个宇宙积少成多之下,这样的情况又怎么会少?”

    “这是红尘中的罪孽,伴随着岁月而长存。过去有,现在有,而在未来,这样的情况也不会断绝!”

    “我们是强者,可以主宰自身的命运,所以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们的身上。”

    “但是,这一片宇宙的芸芸众生,又有多少人能够有我们这般的能力呢?”

    “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