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玄幻小说 > 遮天之万古独尊 > 第四百八十七章 仙钟响,天皇袭杀

第四百八十七章 仙钟响,天皇袭杀

作者:星之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轰隆隆!”

    两大至尊碰撞,在宇宙中对决,上来就是湮灭天地的大神通,杀到星空崩毁,归于混沌。

    “嗡!”

    逍遥天尊振臂,如仙凰展翅,如神猿攀跳,打出了茫茫道波,全都是岁月的力量。

    “你能够将心念凌驾在我的速度之上,但是你挡得住我的攻伐么?”属于时间的力量横斩一切,向着寂灭而去,这是对于寿元的斩杀,非常诡异。

    行字秘很恐怖,不是任何外人都能达到极尽,古来唯有逍遥天尊自己能出神入化,通仙而行。

    “架神桥,通彼岸!”

    寂灭也在施展了自己盖世战力,脚下的那神桥震动,向着冥冥之中蔓延,这让昀亘感觉到了一种不妙。

    逍遥天尊神速无双,不断的游走,原本寂灭守有余却攻不足,然而在这一瞬间一切都被逆转,寂灭直接杀到了他的面前,近身而战!

    “怎么可能?”逍遥天尊变色,对战之中发现,对手似乎成为了一块牛皮糖,怎样都甩不掉。这些都是其次的,关键是眼前这个人的战斗技巧太强太可怕,他发现,自己似乎……不是对手。

    “咫尺天涯,天涯咫尺,何处不彼岸?”寂灭强势出手,打出绝世攻击,“你速度再怎么快,也是在空间上的变化,逆改不了时间。定位你的时间,视作彼岸,你躲不开我!”

    “轰!”

    寂灭万法齐出,对决逍遥天尊,在一场剧烈的大碰撞中,昀亘浑身龟裂,大口咳血横飞了出去。

    “逼我至此!”昀亘憋屈而愤怒,施展了自身的禁忌法,这一刻光芒淹没了宇宙,“追道逐仙,喝问苍天,能否永恒,时间长河——现!”

    一道河出现,初时缓缓流淌,接着开始湍急,奔腾咆哮,冲向寂灭而去。

    这不是一道真正的河水,只是一种法则——时间的体现,流动岁月的气息,铺天盖地,发出万重雷鸣。

    逍遥天尊拼命,这是他的最高神通,在他称尊的岁月,曾经以此格杀过巅峰的至尊,攻击力无双!

    “我若成就无上道果,则诸天万灵可问不朽……”寂灭还击,再现了当年发下大宏愿之时的伟力,整片宇宙一草一木都在呼应,贡献自己的力量,打出一条长生与不朽的路!

    逍遥天尊与寂灭各自动用了最强的手段,杀到了疯狂,让万灵胆寒。

    ……

    战场中在激烈的碰撞,至尊在浴血搏杀。人们愕然的发现,道庭真的了不得,道庭之主都没有出手,仅凭其中坐镇的人杰,就挡住了禁区之中七大至尊的围杀。

    “唔……这一次禁区的失败,看起来已成定局,如果没有其他力量加入的话。”局势似乎很明朗了,很多强大的生灵都看好道庭这一方。

    姬寰宇从容的蜕变,神胎不断的圆满,气息逐渐变得宏大至极,整个过程有成片的光雨在迸发,像是无穷的洁白羽毛在飞舞,绚烂而美丽,祥和气袭人。

    这是一种异象,一种不朽的气机弥漫,是姬寰宇的道果与天地交感所呈现出来的,长生不朽的道韵在宇宙中回荡,让人心神难以自持。

    “这种气息……是在成仙么?”那异象太惊世,很多人心中有着疑惑,感应那种不朽的神韵,“传闻之中,混沌体圆满之后,再极尽一跃,可以通仙……”

    “古往今来,没有哪尊混沌体有这样的成就,而今这道庭的主宰就要将其证实吗?”

    成仙,是一个让诸多人杰耗费一生都要去追寻的话题,任何与之相关的信息,都会掀起天大的波澜,引发血色的动乱。

    “若是道庭之主成仙,那真的是开启了一个新的纪元!”

    然而,就在这一刻,惊变爆发,一件古朴玄奥的兵器临近,从遥远的宇宙深处飞来,向着姬寰宇冲击。

    “当!”

    在这个过程之中,那兵器震动了,发出了声音,那竟然是一口钟!

    大钟之上,有符文无尽,烙印在钟壁上,每一个古符都有一种奇异的力量,那是属于仙道的符文,气机盖世,压制了古今万道!

    仙钟!

    竟然会是这件仙器,绽放无上神威,惊帝惊皇,万古皆震!

    “道庭之主,你的末日到了!于昆仑仙族来说,你是一个不可饶恕的罪人!”一声嘶吼传来,震动了宇宙,“我仙族不可欺,当年的帝尊也要为之付出代价,而今轮到你,也如此!”

    仙钟被巅峰的准帝催动打来,发出璀璨的光,摇曳出绚烂的芒,直接撕开虚空,彻底复活,杀向了姬寰宇,趁着其最虚弱的时候发难!

    “昆仑遗族……那是妖庭的余孽……”很多人心中剧震,当年道庭踏着地府和妖庭两个大势力的尸骸崛起,地府近乎全灭,但是妖庭却还有人活了下来,逃之夭夭。

    而今他们又再现,关键的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些余孽竟然找到了他们传说中的祖器,更是将其催动攻杀,要在最重要的时刻斩杀姬寰宇,纵然不成,也要打断他的突破。

    这太过震撼人心了,一件无缺的仙器在此刻进击,钟声悠悠,法则刷落,这不是一种如刀似剑般的攻杀,而是一种巨力的镇落,像是整片宇宙都压了下来,那种威能甚至足以将大帝都镇压住!

    “当!”

    钟波划过,万道乱颤,身为历经无量岁月的仙器,这口仙钟极度的不凡,当年帝尊出手都没有将其留下,由此可见一斑。

    这一刹那,时间像是错乱了,时而凝滞,时而飞逝。恐怖的道则迸发,超越了帝,盖过了皇,属于仙的层次!

    ……

    “是这口仙钟!”

    就在那仙钟出现的刹那,宇宙深处有人散发着杀机,那是川英,万古岁月后再见相同的器物,勾起了太多悲伤的回忆。

    “当年……若不是它,帝尊大人不会失败!”

    川英手中的弓箭不自觉的就拉开,一条星河化作神箭,行将要射出,不过却为身旁的人所阻挡。

    “稍安勿躁。”一只手搭在了星河神箭上,将其上的极道伟力抹消,“不要因小而失大。”

    “仙钟不比其他,恐怖之处更胜过一般的大帝,道庭摆在明面上的力量能够阻挡么?”这尊古天庭的第一神将恢复了冷静,“要知道,当年没有成道的不死天皇,握着这件兵器,甚至能够伤到帝尊大人的真身!”

    川英的话中不乏忧虑,他是曾经见识过这件兵器的威能的,完全爆发的时候,真的可以让九天十地都颤栗!

    他不能忘记,当年这件兵器完全复苏的盛况,那几乎让岁月都凝滞了,扰动了时空长河。

    强大如帝尊,功参造化,在红尘之中活过了四、五世,被这一件仙器直接打中,也是帝血洒落大宇宙!

    虽然有着一部分出其不意的原因,但若它本身的威能就绝对恐怖!

    “那些昆仑的遗族倒是好运道,妖庭虽灭,气运却不绝,让他们找到了这一件兵器。”一个平凡的身影静立,手中一面古镜流动莹莹光泽,虽然绚烂却不刺目,自有一种不朽的道韵,“不过,他们的实力太低了。”

    “仙钟握在他们的手中,与握在不死天皇的手中,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

    不死天皇袭杀帝尊时,虽然尚未成道,但是也走到了准帝九重天,只差临门一脚而已。

    他为仙界的仙凰,体质超凡,盖世绝伦。只看他的第二个孩子,便能够知道这种血脉力量的强大,可以与先天圣体道胎抗衡。

    先天圣体道胎凌驾在圣体之上,九重天的圣体敢向大帝伸爪子,由此简单的换算一下就明白那个时期的不死天皇虽然未成道,但是比之一般的大帝也不会弱!

    这样的人物,手执仙器而动手,才有那资格去伤到没有防备的帝尊。

    “昆仑遗族……他们差的远了。他们的修为不足为凭,依仗的是仙器本身,这是他们的优势,也是他们的劣势。”

    “比仙器……就凭他们?差的远了!”

    ……

    就在那仙钟镇杀向姬寰宇的时候,也迎来了可怕的反击。

    “轰!”

    宇宙八荒颤栗,道庭的重地中,有一件重器爆发,横空而来。这是吞天魔罐,早已进化成为了仙器,强大绝伦!

    一缕缕仙光从罐体之上迸发,每一缕都是由无穷玄奥的道则交织而成的,可斩世间万物,与仙钟碰撞,宇宙动荡,星海成空!

    若非周天星斗大阵成型,有一种无形的场域镇压了,那造成的破坏还要以十倍以上来计算!

    “当!”

    仙钟敲响,牵引了岁月的力量,像是打开了通往时间根源的道路,释放出无与伦比的气息。迥异于这个时代的道则爆发,不朽气息汹涌,钟波划过宇宙时,直接让日月星辰都寂灭,战斗太恐怖。

    虽然只是一件兵器,但是展现的力量让很多帝者都要叹息,自愧不如。

    “轰隆!”

    天地剧震,吞天魔罐爆发,其中的神祇强势反击,魔罐之后,有一尊威压天地的女子形象模糊的浮现而出!

    这是天地间最为奇特的一件兵器,是一位大帝的血肉之躯祭炼而成,以自己的本体为仙料,铸成无双帝兵。而后又得莫大的机缘,汲取无尽长生物质以滋养,配合女帝红尘的悟道,极尽升华,蜕变为仙器!

    由平凡而化仙,为这件兵器增添了太多神秘的色彩。

    “嗡隆!”

    它此刻像是一尊真正的仙在征伐,不朽的气机席卷,至强的法则冲击,与那仙钟进行大对抗!

    这一击惊天动地,余波不止,双方胶着,震的周围星域中无尽星辰粉碎,化成了宇宙尘埃。

    “一件后来晋升的仙兵,也想与我昆仑仙族天地造化之仙钟抗衡?”暗中蛰伏的数尊遗族准帝长啸,催动了全身的道行,要让仙钟在仙器的对决之中胜出,“今日就将你粉碎,炼进祖器中!”

    他们与道庭的仇恨不可谓不深,妖庭覆灭,如同是丧家之犬一般被人从飞仙星上赶走。对于曾经经历过类似情况的昆仑遗族来说,简直就是不可承受的耻辱。

    为此,他们拼尽全力去催动仙钟,甚至撒上了自己的血,让这一口仙钟的威能出现增幅!

    当年,仙钟浇上昆仑血,成为了不死天皇手中最可怕的兵器!

    正在蜕变的姬寰宇睁开了双眼,扫视远方星空,双眼洞穿无尽虚空,看到那些潜藏在暗中的准帝,让他们寒毛倒竖,惊恐不已。

    那是生命本质带来的差距,如同是真龙俯视脚下的蝼蚁。不过,他也没有因此而中断蜕变的过程,只是以四个字作为回应,“跳梁小丑。”

    “吞天魔罐,赋予你那个人昔日的真血,展现属于她的威能。”

    姬寰宇眸子深邃,开阖之间似乎在演绎宇宙创灭,神胎的眉心仙台上,出现了无数蔓延的纹络,鲜红刺目,那是由血刻画而成,始一出现,就令天地万道都在颤栗。

    无声无息,这纹络就脱离了,走到如今的高度,当年那个人留给他护道的手段也没有用处,索性在这里展现出最璀璨的光芒。

    “轰!”

    纹络崩碎,化作了一道光,辉煌而神圣,有一种玄妙到极点的韵味。恍惚之间,诸天万象都能够在其中得见,溢出的一缕光辉,都能够震撼天地,让天地大道哀鸣,不断的颤栗。

    那光刹那间与吞天魔罐相合,一切都朦胧。当清晰之时,一个真实的女子显化,如同是当年那个风姿绝世的女帝降临在这一段时空。

    “当!”

    清冽的钟鸣震荡,仙钟冲来,钟上符号密布,莹莹发光,镇杀而下,让星辰倾覆,宇宙摇动!

    魔罐化身的女帝强势而动,面对着仙钟出手,伸出一只手,直接就向前击去,万道合鸣,盖世无双!

    “轰!”

    最为炫目的光以交手的地方为中心迸发,扩散四面八方,席卷了整片天宇,一条条星河崩碎,大片星域都熄灭,无尽的大星在法则与大道的对碰中成为飞灰!

    这是属于仙道的对决,然而结果是超出了世人的预料的,吞天魔罐占据了上风,那口昆仑遗族的仙钟在倒飞,被打向了宇宙边荒!

    “这怎么可能?祖器竟然会不敌?”妖庭的残部是不信的,因为这是他们的希望所在,而今却遭到了失败,怎么不让他们为之绝望?

    倒是一些旁观的至尊看出了门道,“不是仙钟弱,只是双方背后加持的力量层次不同。几尊准帝,又怎么比得上一尊近仙强者的血液加持?”

    “当!”

    仙钟被打飞,里面的神祇震怒,这一刻自主攻伐,展现自己的威能,兵器中的仙道法则爆发,尽展盖世威能,与魔罐碰撞。

    它们的战场转移,在混沌的边缘处交锋,开天辟地、重演乾坤……进行仙道的对决!

    ……

    来袭的仙钟被化解,前路像是再无劫数,姬寰宇的神胎在飞快的成长,再有短短的时间,就蜕变圆满。

    可正是在这关键的时刻,姬寰宇突然寒毛倒竖,抽调为数不多能够使用的力量,神胎在星空中横溢,如同挣脱了这一个世界时空的轨迹,快到匪夷所思的地步。

    这是远远凌驾在逍遥天尊之上的神速,甚至可以让岁月为之逆转,无人可以追溯。

    就是这样姬寰宇也几乎遭劫,当其神胎再现时,不过相差毫厘之间,就有一柄五色天刀斩过,划破亘古的宁静,演绎了开天辟地的真义,如一个神魔复苏,从混沌中觉醒,霸气盖世。

    绝世的一刀差一点就要斩中姬寰宇,断去他蜕变之路!

    当至尊看清这一切,才发觉不知什么时候,有一只温莹如玉的手掌自那九天上垂落下来,握着一柄五色天刀,发动了堪称致命的一击!

    “轰隆!”

    与此同时,一道瀑布从虚空中垂落,光雨飞舞,神霞漫天,像是诸仙降世,又若多人羽化飞升,太过壮丽了。

    “飞仙瀑!”

    这是禁区之中至尊的惊语,道出那瀑布的来历,是传说中的飞仙瀑!

    轮回湖、神魂潭、飞仙瀑,为古代至尊为了追求长生不死,而蜕变所留下的三种奇异物质。

    “传言之中,飞仙瀑连通着仙域,难道那尊天皇所在的世界就是仙域吗?”至尊低语,而另一人做出了解答,“就算不是,一个可以令人长生的世界,是不是仙域并不重要。”

    至尊关注的是长生、成仙,而普通的修士关注的对象则不同,不是飞仙瀑,而是那一件袭杀姬寰宇的兵器!

    不死天刀!

    “竟然是这件兵器!”一些古老的准帝无比震惊,他们通晓古史,怎么能够不知道着兵器的来历?心中都悸动,“那太古时代的最高天皇,竟然活到了这个时代!”

    “天皇大人真的没有坐化在岁月之中!”有一些族群与组织在狂喜与振奋,作为昔日与不死皇朝有着牵连的势力,最近这数百年的时间都遭到了神组织或明或暗的打压,而今见到了他们的最高boss,怎能不欣喜若狂?

    甚至,已经有生灵在祈祷,“覆灭道庭,让不死皇朝的荣光再现九天十地!”

    ……

    不死天皇立身在那奇异的世界中,骤然袭杀的那一刀失之毫厘,却并不气馁,再度挥刀,在这片宇宙之中大杀十方。

    “哧!”

    天刀纵横,劈开了宇宙,再现了远古洪荒,那是时光的碎片,飞仙瀑另一岸的人功参造化、压盖古今,像是在逆转时间长河。

    这是针对姬寰宇的时空法而动,以其道果压制时光,要让姬寰宇避无可避!

    跟无始大帝对决了那么多年,对于时间的领域自然是有着了解、

    惊艳的一刀超越了世人的理解,无以伦比,震撼宇宙万古,无坚不摧,纵然是诸多禁区的至尊目睹也要惊颤,太过犀利与霸道,技惊乾坤,难以抗衡。

    “这是怎样的境界?那不死天皇难道成仙了么?”感应到那凌驾在帝境之上的道则,没有哪一个禁区至尊能够从容以对,对于姬寰宇更是带上了一些悲观,“若是蜕变圆满,或许可以一战,但是现在却容易遭劫,一生修行毁于一旦。”

    不过在这一刻有人出手,强势阻挡。荒古禁地中,女帝从道境中觉醒,恐怖气机流转,双眼邃如星空,看到了那斩杀向姬寰宇的不死天刀。她直接发动,血肉之中绽放仙光,有一种打破极限的力量在释放,那是飞仙的力量!

    这一击勾动了古今,贯穿了岁月,带动起难言的道力,横压万古,破碎星空,当的一声击在在了五色仙刀上,撞出了让大宇宙崩溃的力量。

    “轰!”

    大道之花在绽放,两者间绚烂的芒剧烈燃烧,诵经声响起,成为了永恒。一道又一缕混沌气腾起,而后无尽的仙光爆发,交手的地方瞬间化成了最为炽盛的破碎地,什么都看不清了。

    在那里法则一道又一道,秩序神链如蛛网般密密麻麻,横空而交织,到处都是。最后,黑洞并列,不断开启,完全被击溃了。

    两尊行走在自己的仙路上的无敌者对决,这一幕足以震惊万古!

    相隔了数百万年的时光,这是跨越时空的大战,是最强音的碰撞,不同时期的绝代天骄,进行了最可怕的对决!

    一个是仙界的仙凰,在这一个宇宙的神话与太古时代有着无以伦比的辉煌与荣耀,在其未成道前,就敢袭杀帝尊。到了后来成道,更是自称为天皇,修为冠古绝今,统驭九天十地,被万族共尊为至高神明!

    他踏出自己的仙路,染诸皇血。上可击仙,下可镇魔,臻至大圆满后,不说为古来第一高手也差不多,可与帝尊比肩。

    而另一个人,由废体而成道,演化混沌,最终超脱而出。不为成仙,只为在红尘中等一个人的归来。单论才情,傲视诸多帝与皇,无人可以与之比肩!

    这样的两个人对决,那是一种超出世人想象的神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