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遮天之万古独尊 > 第四百七十九章 论道双尊,欲探荧惑

第四百七十九章 论道双尊,欲探荧惑

作者:星之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一个神话时代古天尊的尸骸通灵,在这一世觉醒……”姬寰宇心中自语,双眼很深邃,无声无息洞悉了身前老者体内的秘密,一个洁白的光圈在其本源中显化,玄妙莫测,正是那轮回印!

    除却轮回印,老人体内的血脉中,还有一种大道在蛰伏,属于成道者。那种玄奥的波动,正是《道经》的最高演绎。不过而今那极道法则黯淡,虽然依旧存在,但是不为眼下这新生的神识所掌控。

    虽为帝体,但是没有那种无上的境界。事实上,眼下的这个李耳,现如今也只有大圣的境界,可以称尊一方星域,但是要说纵横宇宙还差了点,尤其是在这个万古岁月中的底蕴尽皆出世的时代。

    “新生的元神……至今还不到百年……”姬寰宇看出了那元神上的岁月痕迹,很年轻,不过百年,自然离准帝要差不少。

    当然,大圣的境界,搭配上大帝的身躯,除却那些将成道者以上的高手,也没有什么人可以伤得了他。

    “不知道友欲往何处?”他饶有兴趣的询问,道德天尊这个人很不简单,其在神话时代坐化之前,多半就准备好了后手,以待这一世。

    虚空、恒宇,在这地球养尸地中埋葬,不过十几万年便养尸成功,帝尸通灵。而道德天尊却是神话时代的人物,在很久以前便葬下,过去数百万年才悠哉悠哉的爬出,去见证那仙路。

    时间掐的刚刚好,不多也不少。事实上,在原本的历史轨迹之中,他就是通过飞仙星的成仙路成仙了,除却那一战曾与至尊皇者碰撞,剩下都走的很顺。

    看似无为,却笑到了最后,这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在平凡之中而超凡。

    “贫道想要去见一些景,见一些物,若是可以,最后再去看看那成仙的路……仅此而已。”李耳感受着身周万道的恐惧与颤栗,仍然平静以对,“不知道友名号为何?”

    “你可以称我为……”姬寰宇略微思索,而后便捡起了一个早以遗忘的马甲,“鸿钧!”

    “鸿钧道友很不凡,功参造化,当为冠绝一世的人物。”李耳微笑,“不知,又是因何而来到这一颗古星?”

    “此星与我有些因果,故此来看一看。”姬寰宇回答,“可惜,虽然是正确的地点,但还不是正确的时间,没有见到我想见的东西……”

    说到这里,他有些惆怅,有一种难言的寂寥,心绪影响到外界,让整颗古星都因此而趋于寂静。

    这种波动惊动了太多人,若是凡人还好,虽然感到压抑,但却不明显。而修行人士,越是强大感受就越发清晰,身与神皆颤,感到大恐怖,那是蝼蚁面对真龙所产生的感觉。

    “我佛慈悲……这是怎么回事?!”在那遥远的藏区,一片神妙的造化地,此地有无数灵脉,数万丈的大山比比皆是,这里是灵山,是地球上的佛门无上重地。

    此刻,一个个古僧皆颤栗,不能自已,向最高处的强者去询问。

    “一个无敌的强者降临,这只是他心情的波动而已……”那个强者道,“我去见一见这样的人物。”

    ……

    “嗯……有人来?”姬寰宇自身的气机不曾收敛,那种威压绝世,方圆千万里内一切生灵都会感到惶恐,避让都来不及,纵然是准帝都会感到发毛。然而这个时候,还有人在向着这里而来,很不简单。

    那是一个僧人自远方走来,是一个中年的和尚,白衣出尘,慈眉善目,宝相庄严,有一种佛门大帝的慈悲气韵。

    “一个和尚……不简单。”姬寰宇仔细的打量,而后眸光爆闪,“唔……肉身是当世人,但是神识有点诡异,像是某种念力脱胎而成,那种法道却与阿弥陀大帝相类似……”

    “贫僧释迦摩尼。”僧人双手合什,从容的说道,“还请无上至尊息怒,让此方天地归于秩序。”

    “寂灭告诉我,他探究佛门,发现了许多不凡的秘法,对念力的运用早已登峰造极,出神入化。”姬寰宇平复了威压,“现在看来,的确不虚。传言阿弥陀佛不曾真的死去,他的神念依旧活在众生的心中,有朝一日会重聚,再现人间。”

    “你的化生,是只聚集了一半,且摆脱了过去,可以称之为阿弥陀佛再生,也可以说是他的魔壳。”

    “世人皆有佛性,皆可成佛。阿弥陀是佛,而我亦是佛,谈不上谁是谁。”释迦摩尼道,他摆脱了那个人的影响,有着自己的道。

    “一个道门,一个佛门……”姬寰宇目光流转,看着身前的两人,他们各自属于一个流传万古的哲学流派。大帝会坐化在岁月中,但是这两种思想的流传却从来不曾间断,数十万年乃至于数百万年之后的今天,仍然是宇宙之中的重要思想,不知道多少生灵都曾被影响。

    “我们论道一番如何?”姬寰宇发出了邀请,实在是这两个人不凡,其真正的本尊一个尽得道门清净自然的真谛,一个更是佛门的开辟者。

    虽然他们只是帝尸通灵,但是与前世绝对有着不小的牵扯,因为他们的体内蕴含了过去的大道,这种情况下演化出的神识,无形中便有那种神性内蕴其中。

    与之论道,论的不是对于天地道则的修行深度,而是一种思想上的深度。天地的道姬寰宇走到了一个超出世人想象的极限,但是这种思想还需要自己去体悟。

    “固所愿也,不敢请尔。”两人都欣然同意,与这样的人物论道,是一场难得的机缘。

    李耳当先开口,颂念了一段经文,有着非凡的蕴意。这经文姬寰宇前世也曾见过,但是由这个道德天尊的通灵帝尸诵出,却多了一种玄妙的意境。

    “道可道也,非恒道也;名可名也,非恒名也。无名万物天地之始也;有名万物之母也。故恒无欲也,以观其妙;恒有欲也,以观其所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之根。绵绵呵其若存,用之不堇……”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未知其名,字之曰道。吾强为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远,远曰返。道大,天大,地大……”

    “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一字一句,皆是震动万道。圣人演道,天降异彩,地涌神泉,种种异象不一而足,让这一片天地像是化成了一处无上净土。

    与此同时,释迦摩尼亦开口,演绎佛门大法,无量光绽放,一个又一个金色的符文跳跃而出,印在天空中,更有神音在响,回荡在星空下。

    如诸天菩萨在齐喝,又如佛陀在怒吼,像是自那远古震动而来,拥有浩瀚莫测之神能。

    那禅唱中浓缩了佛门的经义,如黄钟大吕一样,振聋发聩,铺天盖地,前世、今生、轮回、信仰……一切尽皆包含在其中。

    姬寰宇静静的聆听,从中体味到一种人生的哲理,若有所思。半晌后亦开口,道音震荡星空,他的道与法旷世绝伦,诸天皆颤,整个银河星域中的一沙一石都合鸣,共同谱写一曲乾坤仙乐。

    “道,无量、无尽……”

    一开始,这两位帝尸通灵的强者所演化的道与法,在姬寰宇看来还有几分新意,给了他一点灵感。不过这些很快就被掏空,及至后来都是他在讲,在演绎无双的法道,拨开了两个人修行路上的一些困惑。

    整整三天,这一场论道才结束,每个人都有所获,当然以那两人收获得更多。这也算是姬寰宇的特意成全,毕竟这两个也是潜力不凡的人物,在另一段时空已经得到了验证,至少是能够臻至另类成道的强者。

    对于他来说,仅仅只有这样的高度,随手可杀。但是要为道庭考虑一番,姬寰宇不可能永久坐镇在其中,多一个极道人物的善缘,也算是多一份力量。

    “多谢道友传道。”那两人行了半礼,各自心中都有数,彼此之间算是有半师之因果。

    ……

    “星空浩瀚,下次再见不知何时。”姬寰宇看着走向星空的李耳,“他日若是有闲暇,可以来我道庭,共参大道。”

    “贫道有朝一日,定然会前去登门拜访。”李耳骑着青牛,走出了函谷关,踏上了一条神秘的星空古路,开启了一段新的旅程。

    而释迦摩尼,则是选择回返灵山。佛门在此星上的道统,也开始筹备着搬迁,在此之前要做好一些准备,再行上路。

    “我佛慈悲,善哉善哉。”他临走前,告诉了姬寰宇一些事情,是其这些年在这个古星及其周围探索所得。他点指星空中的火星,“过去曾去荧惑古星探索,发现一些诡异,非常的危险与可怕。”

    “那里有一个魔海眼,上面有着封印,至强至大,贫僧欲深入却无能为力,更兼有所感应,有大恐怖亦有大机缘。施主为无上至尊,功参造化,举世难逢抗手,可以进入其中一观,或许能够得到那种机缘。”

    通过他的述说,姬寰宇了解到了一些旧事,那颗名为荧惑的火星,曾经生机勃勃,是一处生命源地,结果发生了跨星域的大战,一切全都毁掉了。

    不知道战死了多少强者,难以计算葬有多少圣骨,是英灵的埋骨地,都被封北海魔眼,相当于一处人间地狱!

    “那场大战我知道……”姬寰宇回忆着通过虚神界拼凑而来的宇宙历史,知道那遥远时代之中爆发的激战。

    当年,那一战号称天神大战,葬下了一个时代,宇宙边界都被打残了,毁掉了诸多的星域,等于一个时期内所有强者都灭绝了。

    惨烈的征战,古皇都出世参与,不光是他们的兵器毁掉了,就是他们自己也殒落。

    说到底,这都是因生命禁区不和而导致的,唯有大帝之间的征伐会有这样的结果。不然,一般的强者也造不成这么恐怖的破坏力。

    原因归根于长生祸,为了活下去,为了不朽,最强大的帝与皇也会激战,争一线生机。

    荧惑古星,当初就是最可怕的战场,杀到了疯狂,万灵俱灭。

    “那海眼之中,有着皇道人物设下的封印,可见那里的诡异,连这种人物都要郑重以对,不可轻视。”释迦摩尼道,“贫僧当初也是因此而止步,不能再往下探索。”

    对于皇道至尊来说,能够杀掉的,就干脆利落的宰了。用到封印的手段,要么是别有用处,要么就是无能为力,难以解决。

    “为了防止里面出现些别的异变,贫僧还在那古星上建立了一座大雷音寺,请动一些同属佛门的圣者去坐镇,更是下了一些封印的禁制在其中。”释迦摩尼轻叹,“但是堵不如疏,能够直接解决才是更好的,否则不知什么时候会因此而出现大祸。”

    “那里么?”姬寰宇若有所思,“倒是值得我去一观。”

    相比于释迦摩尼,他要知道的更多,明白那里所发生的一切的根源。

    “或许,那里便是一个局,一个由不死天皇所设下的一个局。”姬寰宇心中自语,“还有什么,能够比成仙路的节点更为诱人,吸引那古皇前仆后继的去冲击,最终一个个殒落在那里,血与骨为他所得,借此涅槃新生?!”

    只可惜,最终一切都为一个人所颠覆——无始大帝!

    他们打到那仙路上,让本应该闭合的通道被生生撑开,进行一场人生巅峰的大对抗,持续了两千年!

    “那个地方不简单……”他想到了一些问题,“在未来,一口无始钟就可以拖着那不死天皇涅槃的肉球进入奇异的世界,要知道连大帝人物都打不进去。”

    “有可能,那里是一个与奇异世界有空间牵连的关键节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