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遮天之万古独尊 > 第四百七十五章 冥土考古,三喜临门

第四百七十五章 冥土考古,三喜临门

作者:星之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广袤的冥土,如今已不像原本那般死寂,冰冷的地表上堪称是人山人海,无数种族的生灵在这从古老时代留存至今的禁地上徘徊。

    有人是在凭吊,去见证浩大冥土上一处又一处的战斗痕迹,皆是血红色的,只因为这是被鲜血染红的。

    地府落幕一战,距离今天并不遥远,当年的那种浩大的波动、震动宇宙的激战的印象还留存在在众生的脑海中,很多修为有成的生灵都会选择来此一游,去感受那荡气回肠的往事。

    这是宇宙众生尽皆参与进来的大事件,是万族生灵真正自主的时代,向禁区挥刀,清算旧日的因果!

    “当年……我就是在这里血战,斩杀了地府的一个阴将!”一个老圣贤向着身后的子嗣后人道,脸上充满了回忆与感慨,“多少人杰都征战,尽上自己的一份力……”

    ……

    除却这些前来游玩的人之外,更多的是道庭组织的,诸多文明的专业人士在考古,勘察时代变化的种种痕迹,还原那在神话时代之前的天地形貌、规则、秩序等等。

    或许,这些东西探查出来,不会对于修为的精进有什么帮助,但是这可以揣摩自己世界的起源,填补空白的历史。

    一个没有历史的世界,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悲哀的,因为没有了过去,也就少了一种底蕴。

    当然,除却这些明面上的考古人士,还有一些也是来考古的,却没有经过道庭的认可,与其说是考古,还不如说是来盗墓。

    这里葬下了数个纪元的生灵,其中不乏强者,虽然漫长的时光中有岁月的摧折,但总有一些超凡而不朽的神物能够留存下来,每一件都堪称无价,准帝都要动心。

    “不用管……他们能够找到,也算是一种本事……”当初的姬寰宇如是说,“再说了,虽然冥土被扫荡,地府落幕,真的以为那里就完全的没有隐忧?”

    “总有一些遗存,可怕与诡异到极点……”

    往事不可追,这里葬下了太古老的岁月,涉及到乱古与仙古的纪元。在那些古老的时代,当今的帝与皇只能算是中坚力量,还称不上绝顶。

    这是由修行的时间决定的,漫长岁月的积累,仙王才能称之为一界巅峰。真的挖掘出这种人物的遗存,纵然是他们的骨与血,都是惊世的。

    这并非是虚言,因为道庭之中真的挖掘出了一块碎骨,虽然破损不堪,甚至都将要彻底毁灭,却仍有无上威压,远处尚不觉得,一旦靠近,身与神皆颤,几乎要崩碎,灵魂的深处只有一种本能的臣服。

    直到后来,姬寰宇亲自降临,手执仙器镇压,才遏制住那种恐怖的威势,最终转手交给了在地府深处悟道的轮回。

    “六道轮回仙王……”

    这是姬寰宇摸索那种碎骨之中残破的道韵时,冥冥之中了悟的,属于仙古时代的一尊仙王,涉及到了轮回之道。

    故此,他交予了轮回,让他去感受那其中极度破损、只剩下点滴的道则,去圆满自己的道果,将那轮回印炼化,而后再挣脱而出,走出自己的道。

    “万古岁月……葬下了太多……”

    ……

    “大人!第52457号葬区之中残留的古碑,上面那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文字被我们破解了!”

    道庭在冥土中的分部,具有极度的科幻色彩,一台台圣器级的大型计算机器在运转,用最费力的方式将地下挖掘出来的东西进行解析。

    “哦?”青阳准帝是这里的统领者,负责信息的汇总,“是什么内容?”

    “是一段古法,与当世的法迥异,上面的记载说这是真仙的法门!”一个苍老的大圣在汇报,脸上泛着奇异的色彩,恭敬的递上了一张纸,“内容非常高深……价值巨大!”

    青阳接过,大致的扫了一眼,走到准帝的程度,几乎可以说是一法通而万法明,足以洞悉其中的部分内涵。

    而他这一看,半晌才回过神来,带着赞叹,“真仙吗……或许不为虚……”

    “不过,与当今时代的法门却迥异,不是一个体系,最多只能够是借鉴……”他皱眉低语,而后随手划过虚空,爆发道力,一片流光飞出,凝聚成一枚仙种,在那里绽放,而后花开结果,如同植物一般,结出一枚钟体果实。

    “当!”

    大钟悠悠,震荡而出,周围时间紊乱了,像是连通向一条时光乱流。

    “这是那个拥有着所谓的仙的时代的修炼体系吗?”青阳仔细的琢磨,若有所思,“从最本质的外界的大道入手,简单而直接,威力也很强,但是少了一些变化。不像是这个时代的法,挖掘内在的潜能,将道演绎到极致,化道为己用,是再生,是蜕变。”

    “不同的时代,不同的道路,很难说高下如何……”他轻叹,而后对着身前的大圣道,“你们做的很好,我会记下一笔功勋,再接再厉。”

    “是!”那尊大圣脸带喜悦,恭敬的退下。

    “给那几个人去看看,或许能够挖掘出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青阳准帝起身,要离开宫殿,向着冥土的最深处走出,然而他却骤然止步,脸色凝重,如临大敌。

    因为,周围的空间出现了诡异的变化,本是无形无质的虚空,不知何时起烙印了玄妙的法道,至高无上,又危险至极。

    在这个时候,若是随意的走动,可能会出现种种奇异的状况。行走千万里,但是实际上不过才挪动了一步;亦或者只是轻微的动弹,便会跨越千万星域。

    这样的情况下,纵然是准帝都不能大意,因为一个不好便会被放逐进永恒的虚空乱流,或许不会危害到生命,但是掉一层皮却是很有可能的。

    “轰!”

    伴随着这种空间的变化,时间也出现了问题,周围的一切都在变得虚幻,浮现出了一种朦胧的波光,像是时间长河在显化,岁月滔滔,时光奔腾,一去不返,向着未知的未来流淌。

    “空间?时间?”青阳准帝的脸色变幻,感受到了一种至强的大道横压天地间,乾坤万道都在哀鸣,像是无法承载了。

    周围的时序与空间都错乱了,那时间长河的虚幻之景中仿佛有一块巨石砸落,溅起无数的水花,搅乱了万古的岁月。

    在这一刻,他能够清晰的看到,周围显化出一个又一个时代,有青帝纵横宇宙,无始终结荒古……昔日的大帝像是在重现,降临在这一个时空。

    一个时代一个人,都是盖世的人杰,气宇轩昂,最能体现那个时代的特征,闪耀出辉煌的的光芒,照亮千古。

    不等他反应过来,那画面又在变化,显化出一幕又一幕历史剧变,有绝世豪杰冲霄,有神女喋血,有百姓迷惘,有苍生大呼……

    这些画面,时而清晰,时而模糊,有些就是古籍中所记载的东西,有的则不知,太过久远,被世界遗忘。

    青阳准帝想看个真切,可是当仔细凝视时却看不清了,一切都朦胧了,且渐渐飘渺。

    “玄妙的异象……这意味着什么?”他的目光炯炯,追根溯源,像是看到了根源处,有着凝重,也有着惊喜。

    ……

    地府最深处出的宫殿,这是有无数的法阵交织,将一切都封锁。若是有人进入其中,就会得见一团炽盛的仙火在燃烧,无尽的符文铺天盖地的演化而出,一面古镜在其中沉浮,一段又一段秩序神链在飞舞,法则不断的组合,蜕变出长生不朽的力量!

    “嗡!”

    虚空镜轻颤,通灵通神,漫长岁月的祭炼,这一件帝器到了最后的关头,只差最后的一跃,便可通仙,实现质的升华!

    而黄帝与宙空,则是盘坐于殿中,寄托神识于帝镜的神祇,将自己的道与法融汇在帝器上,却经受仙火的锤炼,感悟一件仙器蜕变时的脉动。

    帝道法则升华,蜕变成仙道法则,这是一场惊天的机缘,当世也唯有这两个境界走到准帝巅峰的空间之道强者可以去获取,其他人根本就把持不住,会在这样的过程之中化道而亡。

    羽化飞仙,既是蜕变,有的时候也指代灭亡。

    宙空的元神沉醉了进去,整个过程中的奥秘都展露在他的眼前,灵魂在道的海洋之中徜徉,与那虚空神镜一起升华,和光同尘,融入了亘古的道。

    在这样的情况下,岁月对于他像是没有意义了,无想无念,只有大道长存心中,一身的道行在无止境的上升,直到那终极一跃前的最后一步,才止住了自己的脚步。

    绕是如此,他的道行也是惊人至极的,那种法与道甚至击破了帝阵的守护,在冥土上蔓延,舞动了红尘,惊起了万古的沉寂,扰动了天地,横断了时间长河。

    青阳所见的景,就是因他的道与九天十地的万道相纠缠、共鸣,才缔造出这样玄妙的盛况。

    “等待了漫长的时光,就为了这一刹那……”

    骤然,宙空睁开了双眼,其中是无尽的深邃,能够容纳周天寰宇,吞没万古大界。

    他凝视着虚空镜,等待其最终的蜕变!

    “轰!”

    当那最后的一点帝道法则蜕变、彻底化作仙道法则时,惊变发生了。一声巨响,响彻在人们的心中,那仙镜绽放无尽仙芒,光束冲霄,横压万道!

    像是有一尊无缺的大帝降临了,施展了无上的法门,时光在这一刻驻足,空间在这一瞬间凝滞,镇压人道的领域,是属于仙道的法!

    古镜在仙火中沉浮,绽放绚丽光华,流光万道,仙光亿条,铺展而出,如凤凰涅槃,照亮宇宙,所过之处一切归于寂静,冻结了时空!

    而且,那范围不断的扩大,像是要覆盖整个宇宙,宣告自己的诞生!

    “嗡!”

    一根手指横贯星河,无声的出现,点在了仙镜之上,带着震世的力量,隔绝了和这一方宇宙的共鸣,将其威能限制在冥土之中。

    “未来有大用,不到现世的时候……”这是姬寰宇的话音传来,是他阻碍了这件仙器爆发的威能,而后不等冥土之上的人惊讶,一道幽幽的光芒划过星空,斩中了他们的灵魂,让他们不自觉的陷入了沉睡。

    等到他们醒来,就会将这一切的惊变都遗忘,没有发生过任何的事情。

    ……

    “我明白了……”

    就在虚空镜蜕变的那一刹那,全神贯注的宙空捕捉到了所需要的那种玄妙的道的轨迹,击穿了境界的桎梏,彻底的极尽升华!

    他的身形在这一刻解体,化作了一个又一个小到极致的粒子,又如同是一种奇异的波动,既可横贯在九天十地,又可以盘踞在岁月之中。

    无我、无物,他就是时间,他就是空间。遥远的星域在他的眼中,不会比咫尺还要遥远,整个人像是从眼下空间的维度挣脱出来了,立身在更高的层次中。

    如同一个人,去看待一幅画。或许那画演绎了一个生动的世界,立体的空间对于其中的生灵而言是真实而不虚的,但是对于画前的人来说,只是一个平面而已。

    有着长度与宽度,但是论及高度……却是没有的。这是一种奇特感觉,在如今的他眼中,一座大山和一颗石子是一样的,一个万丈巨人和一个三岁小孩在那一瞬间是一样,不是哲学概念上的说法,而是真正感受。

    “这是我的道……无所不在,无处不达……”

    没有声响,没有异象,已经解体的宙空重现,静静的坐在那里,但是又给人一种奇异的错觉,朦胧而真实。

    这是他的蜕变,无声无息的证就,看似极度的平凡,但是鲜有人能够知道,其中蕴藏的那种伟力。

    “今天,或许是三喜临门?”

    宙空突破了,没有太多的意外与惊喜,这本就是水到渠成。他看着身前的黄帝,虚空镜与其交融到了一起,与其血液之中的帝道法则碎片共鸣,攀升到巅峰,回归当年的虚空大帝的高度!

    “轰!”

    万道轰鸣声中,黄帝突破了,另类成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