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遮天之万古独尊 > 第四百五十七章 威慑、搜刮、心殇(两章合一)

第四百五十七章 威慑、搜刮、心殇(两章合一)

作者:星之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逆行伐道,格杀皇道至尊,这一瞬间戮天升华了自身的道路,与本尊站在同样的高度。

    “杀一个古皇,可以证就另类成道的道果,若是杀掉一尊真仙,不知能不能成仙?”他血气滔天,神则迸发,从其天灵盖、从血肉中冲起,强盛到极致,配合此刻天地杀伐的大势,有一种有我无敌的精气神,“这一条路,也算是以力证道了……”

    戮天眸光平静,双手划动,将源神崩碎的肉身精血全部牵引了回来,这些是皇血神精,为世间最强仙宝,他借此恢复先前征战所受的伤势,不过片刻就回归圆满。

    “该去北斗了……”

    ……

    “轰隆隆!”

    北斗古星的天地大道在震动,又有一尊极道强者降临,帝气席卷生命古星,让兆亿生灵都颤栗,难以自控,向着苍穹跪倒、臣服。

    几大无上的极道人物并立,姬寰宇、盖九幽、戮天、大成圣体,连带三尊帝尸通灵的至强者,屹立在星空中,俯视六大禁区。

    他们的脸色很淡漠,一身盖世的修为不曾掩饰分毫,像是一片浩瀚星空在那里盘踞,给人一种难以抵抗的压迫感。

    这是在针对那禁区之中的至尊,仿佛要爆发惊天的一战,在攻破地府之后,再斩落生命禁区!

    这一刻,星空中的一些巅峰强者都在关注,万族生灵也借助虚神界看到了这一幕,都在议论纷纷,有人担忧,有人振奋。

    “这是威压禁区,再续辉煌一战吗?”很多人心中有一腔热血在涌,“今日已经除名了地府,再斩掉几个古史上黑暗动乱的源头地,那一切都归于和平,会有漫长岁月的安宁!”

    “虽然这一世云集了太多的强者,更有这样虽未成帝、但是不逊色于大帝的至尊,也不能肆意妄为啊!”也有一些人在担忧,“蛰伏的皇道至尊太多了……仅凭这几位高手,也不可能将几大禁区扫平。”

    “过犹不及啊!再继续下去的话,恐怕那些禁区在疯狂之下全部至尊出世,会变成一场极度激烈的惨战!禁区不是想平就能平掉的,那么多大帝也没有做到啊……”

    这一世,汇聚了太多可与大帝一战的至尊强者,人们感到很激动,毕竟是用古皇的命来证明了这些人的强大。但是这样下去的话,还是为他们感到担忧,禁区中的至尊都曾经是天地间的最强者,一对一就算了,群起而上,会是一场血劫!

    “娲皇不来吗?”等待了片刻,川英和娲皇都不曾来,戮天心中有些疑惑,川英是伤的太重,但是娲皇可是一直压着大鹏皇打,气势如虹,但是战后却不曾来。

    “她直接回了函谷关……”姬寰宇传音道,“先前不曾发现,现在感觉她整个人似乎有些问题。”

    七大强者并立,气势滔天,压向禁区,这是在与里面的人对峙,私底下也在协商,判断情势。

    “这一战打不起来了……”姬寰宇最后定下了论调,“威慑为主即可。”

    “时间在我们这一边……”他的双眼中仙光流转,“我若再进几步,走到极道领域,这些人又有何惧?”

    同行的人都点头,今天发生的事都有些震撼到了他们,一个准帝五六重天的修士这样的凶残,可以格杀皇道至尊,若是修为再进步,会是怎样可怕?

    一旦成道,真的会是帝中称帝,诸皇俯首!

    双方在对峙,姬寰宇一方不曾出手,而禁区至尊更是不会主动去攻伐,因为对手大势已成,面对这样的局面,一个两个的至尊出世是送菜的,而去的太多……谁会这么高尚呢?

    都是等待成仙路的开启,怎会为了让其他禁区安心,而自己升华去对抗?

    “轰!”

    最后,姬寰宇出手了,一道仙光照耀万古,撒向了各大禁区。

    “嗡!”这一刹那,至尊眸光森寒,都将精气神凝聚起来,随时会有出世一战!

    然而,没有发生什么大征战,姬寰宇并没有带着杀机,只是施展大神通,在各个禁区搜刮了一次。

    太初古矿,仙芒耀乾坤,裂开了大地,从地下飞出了数块银白色的奇石,都有脸盆那么大,流动仙光,喷发仙精,惊人之极。

    太初命石!

    这是一种稀世珍宝,始一出现在宇宙中,就可聚来万缕混沌气,能吞吐星河,让整片宇宙都跟着起伏,有强大的生命波动,像是人一般在呼吸。一种本源气息非常浓烈,让这里成为了原始之地。

    这种奇石,道尽了生的极尽秘密,放眼整个宇宙都没有多少,唯有太初古矿中最多,无比珍稀,不然何以成为至尊强者蛰伏之地?

    “小辈,不要以为你是混沌体,就可以恣意妄为!”有至尊开口,带着一种沧桑。

    “尸皇的事情,你们不想给一个交待么?”姬寰宇话音幽幽,“又或者,想要更换一些条件,以作补偿,比如说……你的命?”

    他的身上传出一股杀机,有一种生杀予夺的气势。

    “哼……”那个至尊愤懑,但是终究不再说些什么,面对七大强者,加上两件仙器摆在那里,他也感到一种可怕的压力。

    纵然昔日为皇又如何?正如那大鹏皇临死前所说,这已经不是他的时代!谁敢不服,谁就死!

    看到太初古矿中的至尊沉默,姬寰宇很满意,眉头又有些微皱,“有一种熟悉的气机,似曾相识……”

    他像是感应到什么,又想不起来,转瞬抛之脑后,继续向其余的禁区搜刮。

    神墟之中,有一道地脉被摄取,冲入星空,握在了他的掌心,阵阵氤氲仙雾飘起,沁人心脾,这是一口神泉,自地脉中涌出,是栽种不死药以及炼丹还有延长人体生命精气的最好水源。

    轮回海,有海浪滔天,而今被夺,一口魔罐演化无尽吞噬力,化作一个黑洞,将那些奇异的海水抽走,以待日后的研究。

    仙陵,一片荒凉,到处都是丘陵,每一座都不是很高,但都很有气势,有的有阴气缭绕,有的则瑞霞冲霄。

    这个地方极其神秘,为乱古时代的遗留,有至强者认为这里曾是仙的葬地,只是没有能够挖掘出来,传言没有得到证实。不过有一些古老的石碑矗立,烙印岁月的痕迹,记载了不为人知的古史。

    这些石碑被仙光缠绕,一块一块拔地而起,被姬寰宇收走。

    葬天岛,这里的地势最奇特,与九龙拉棺有关,也与泰山有关,这里其余的东西不曾放在他的眼里,倒是地势格局被烙印了一份。

    一个个禁区被搜刮,最后的是不死山,姬寰宇下了狠手,几乎将这里都掀翻,拔掉一株株的药王,更是强夺了一株神药——玄武!

    “轰!”

    不死山中,有一柄黑色的战戟在挥舞,大帝气机席卷宇宙八荒,里面的至尊震怒,忍不下这口气,要出世一战!

    姬寰宇的表情很淡定,自顾自的把那株神药收好,因为会有人阻挡。

    “当!”

    正是那大成圣体,他在震鼎,仙霞万亿缕,与战戟碰撞,火星四射,余波所致,远方的宇宙星河都在崩!

    不止他一个人,虚空镜也发出了轰鸣声,黄帝亦在配合,一道仙光迸射,打到了不死山中!

    “轰!”

    这个禁区中有昔日的古皇法阵守护,堪称万劫不坏,但是挨上这一击,黑色的大岳都在崩塌,地面出现了无数大裂缝!

    局势在这一刹那绷紧到极点,两方都要动起手来了,毕竟这一个禁区缠绕的因果有点多,像是大成圣体与虚空大帝,都在这里征战过、流血过!

    “几位……以和为贵啊……”不死山中一个糟老头子开口,这个人很衰老,活过漫长的岁月,“都是修道路上的人,一生为了追仙,何必走到这一步呢?”

    “哼!”或许是这个老头子的话,又或许是七大强者望过来的冷漠眼神,先前出手的石皇冷哼,终究是按捺住了自己的心思,不再动作。

    “这才对……能伸能缩,才是自斩一刀的至尊嘛!”姬寰宇笑了,“当然,你如果不服,我们可以去神话战场,来讲讲拳头的道理。”

    “像是昔年的虚空大帝一样,单挑还是群殴,我们都会满足你。”姬寰宇话音之中带着调侃,而后看向了其余几个禁区,进行威慑,“今天发生的一切,就到此为止,希望你们有几分自知之明,以后安分一点。”

    “否则,现在的地府,未必不是你们的明天!”

    禁区都沉默,像是默认,又仿佛是无视了,难以揣测其中至尊的心绪。

    姬寰宇也不曾在意,他与生命禁区之间的关系好不到哪里去,现在想杀他的人定然不少,但是他无惧,实力才能最终决定一切!

    不过,这样一番威慑之后,想来其中的那些至尊也会收敛一些。而时间,是站在他这边的。

    姬寰宇转身离开了北斗古星,其余几人亦随行,唯有大成圣体被他嘱托,留在这颗古星上,“还请道友为我坐镇此星五百年,洞悉禁区至尊的动静。”

    “此事自是义不容辞。”那尊圣体直接同意了,看着几个人远去,眼中闪过精光,“五百年……那是你走到巅峰的时间么?”

    “一个无敌者的崛起……”他在心中自语,而后坐在荒古禁地中,手持成仙鼎,就这么静静的凝视各大禁区,像是在警戒,在对峙。

    ……

    “终究是结束了!”

    “没有帝战爆发!”

    很多生灵借助虚神界,直观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对峙,那绝对可以说是最高规格之一的交锋,虽然没有动手,但是参与的人都太强太可怕,一旦爆发对决,整个宇宙都会被毁掉。

    万幸的是,双方最终都比较克制,没有真正的刀兵相见,生死厮杀。

    “北斗的禁区不动,这一次攻伐地府,就真正的圆满了!”许多人在欢呼,一个禁区彻底落幕,尸祸的源头被斩,怎么不值得欣喜?

    “一个禁区啊!就这样没了!”举世都在震惊中,扫灭一个生命禁区,这样的战绩摆出来,绝对让人颤栗,是一种难以想象的辉煌壮举!

    “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够看到,北斗的那些禁区也一个个落幕。”一些苍老的修士在感慨,从古史之中洞悉很多,一场场的动乱,铭刻下了无数的血与殇。

    “紫霄宫的主人这样强,一定会有那一天的!”这一战过后,姬寰宇多了很多的崇拜者,万族皆有,弱小者对于其功绩的膜拜,而强大者则是对于那超出了常理的实力的敬佩。

    “没有走到准帝后期,还处在上升期,就有这样的实力,若是真正立足巅峰,会是怎样的盖世可怕?”一些准帝都在叹息,感到不可思议,“真正圆满了,真的会是一个可以与传说中荒天帝那样的人物比肩的无敌者啊!”

    “紫霄宫有这样的人坐镇,注定会成为无上大势力,如昔年的天庭,俯瞰诸天!”年轻的修士充满了憧憬,“我要加入其中,见证一个辉煌的神朝的崛起!”

    ……

    外界纷扰,姬寰宇不曾在意,而是选择去见两个同为巅峰的强者,那才是震慑禁区的根本。

    在神组织中,他看到了川英,这尊人杰此刻的状态很萎顿,伤势压制不住,纵然服用了很多珍贵的神丹宝药,也掩盖不了生命气息的黯淡。

    “你的情况很不好……”姬寰宇打量了两眼,弹指震碎了三株药王,化作澎湃的生命力,没入他的体内,让状态好了一点,但是像是有无数个窟窿,令那种生命精华缓缓的流淌而出。

    “如果这样下去,恐怕会有性命之忧。”他说的很直接,不过川英没有计较什么,反而脸上笑得很灿烂,身体虽然残破,但是心灵却仿佛有一种新生的气机,“你不用担心我……地府虽灭,除掉了一个大敌,但是长生天尊未死,我怎么会舍得先走呢!”

    “长生天尊死之前,我是不会倒下的!”

    川英像是将这种执念化作了一种动力,化作自身涅槃的根本,仇敌未死,他也不死!

    “既然你这么想,那就保持下去好了……能活着就尽可能活着,最好一点点变强,因为你还有一个终极的大敌还在。”姬寰宇告诉他一道消息,“不死天皇还没有死……你如果足够的强,未尝不可以亲手去报仇。”

    “是吗?没想到他也没死,真的是一个令我意外的消息啊,此前从来不知道。”川英的眸中闪过精芒,“你能够确定?”

    “凤凰涅槃,最擅长生。”姬寰宇淡淡的道,“成仙路上,他夺去最大的造化,诸多帝与皇都因此而饮恨。”

    “他的实力深不可测,不过夜路走多终遇鬼,遇上了无始大帝,在未来很长的时间之中,都是很头疼的。”

    “原来如此……”川英大笑,“真的是一个好消息,我迟早要去了结一段因果!”

    他有一种大自信,坚信自己能够度过死劫,在未来去和不死天皇厮杀。不过,川英也做了第二手准备,他看向姬寰宇,“我拜托你一件事。”

    “什么事?”

    “我要去闭死关,在生死之间游走,超越自我。”川英悠悠道,“此去生死两茫茫,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可能会过去漫长的时光。”

    “我有些担心,神组织在这一段时间之中,会遭到那些禁区至尊暗中的打击。毕竟,这一次干的事情有些大,砍死了那么多的极道至尊,很多人都会把我们视为眼中钉。”

    “我想让神组织挂靠在你紫霄宫下,有一个庇护,能够在天劫中防范那些人的出手。”他道明了自己的心思,考虑的很周到,“作为交换,你们可以指使整个神组织,进行征战。”

    “这很简单。”姬寰宇开了个玩笑,“不怕我把你们的势力给彻底的吞了?”

    “真正的天庭,早在神话末年就毁了,现在只是当年那些衷心的旧部的嫡系……人活着,才有未来。”川英有些伤感,“我看你也是一个有大志向的人,可能要再造一个无上神朝,重现昔日的天庭。”

    “这一世,仙路会开,一切都会了结,当初没有实现的,都会有一个结果。”

    他们大致的谈了谈,川英告诉了他不少帝皇之间的大秘,还有昔日天庭的一些探索所得,而姬寰宇则给出了一则秘术,涉及到仙古十凶——凤凰!

    许久之后,姬寰宇离开,行走在星空之中,“真是一个意外的收获,神组织肯低头,省去我不少麻烦。”

    他在思索着,有这样一股力量配合,加上函谷关那三尊帝尸通灵的强者与他的关联,紫霄宫势力会膨胀到可怕的程度。

    毕竟,他出身姬家,本就与黄帝有隐秘的关系!

    他迈步之间逆转星河,来到了那一颗水蓝色的星球,娲皇格杀了大鹏皇之后,就径直回归了这里,他现在登门表示感谢。

    他见到了娲皇,在她身边有两件帝器横陈,里面的神祇有一种非同寻常的波动。

    “此战,多谢娲皇援手。”他感谢道,不过随后就变色,前所未有的失态,“你这是怎么回事!”

    他有些惊慌,面前的这个女皇的身影看似真实,但是却有一种虚幻的透明感,给人一种与天地格格不入的感觉,像是羽化了!

    姬寰宇的双眼射出仙光,直接看了过去,洞悉其根本,这一尊女皇并不是真身,只是一道虚幻的法身,熔炼了一身的本源与道果!

    原本连姬寰宇都瞒了过去,只是随着一场征战,那些本源都耗去,显出了真实的本质。

    “嗡!”眸光炽盛,他施展出时空法,全力以赴,看到了一条时间线,明悟了所有,感觉到哀伤,“你……竟然坐化了……”

    “人有生死,尽在道中。”这是一道强大的法身,寄托记忆与道则,但是也撑不了多久,真正的娲皇早已坐化在很久之前。

    过去姬寰宇的几个化身曾经有所感应,莫名出现伤感的情绪,正是因为这与其有过因果牵扯的人坐化所致!

    “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这尊女皇平静的道,“我于太古称皇,在这一世又出现,再活了一万多年,生死与造化轮转,早就到了尽头……”

    “帝尸通灵,往昔曾经用过的延命手段都是无用的。”她带着些许温和,“我造化生死,想要蜕变新生,化生女娲,但是这条路走不通……还是多亏了你曾经交易的那龙脉珍宝,侥幸延长了数百年的时光。”

    “但是,终究熬不过岁月,最后一搏还是失败了。”

    “你可以自斩一刀,削弱本源……”

    “我为皇者,一生纵横,怎可在死亡面前低头?”这尊女皇有着自己的骄傲,“最终逆行挣命失败,行将化道,想到你曾说要去推平地府,击杀至尊,就以那道火祭炼,化作法身,留待这一战。”

    “你真的很出色呢……能够做到这一步,比我昔日强……”娲皇目光柔和,身躯在消散中,“这一生,不能见轮回,真的是有些失望……”

    姬寰宇在这一刹那全力出手,施展时空法,要截断这一个时间点,牵连因果,不让其消失。然而终究是无用,她早已坐化在过去,身前的法身虽然有感情与记忆,但却是虚幻的,无力回天。

    “修行路上,你要学会看淡生死……”她在最后的时光,展露了一些女娲曾经的俏皮,“给你留一份馈赠,希望你能够走得更远……”

    在姬寰宇哀痛的目光中,这尊女皇在这片天地的痕迹消散,唯有光雨漫天,照亮了星空,一个巨大的光源出现,悬浮在他的身前。

    那是大帝化道之后所留下的,是唯一留存的大帝本源!

    一位故人这样突然的逝去,是他所熟悉的人,纵然他横行宇宙,不知为多少敌人带来死亡,但是那种突如其来的冲击超过一切。

    听闻陌生人的死讯,与见到自己朋友葬下,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