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遮天之万古独尊 > 第四百四十五章 花开仙舞,身合杀伐;地府丧钟,跳梁小丑(二章合一)

第四百四十五章 花开仙舞,身合杀伐;地府丧钟,跳梁小丑(二章合一)

作者:星之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盖九幽走进了虚神界的核心地,进行闭关,要吸收渡劫天功之中的精华,与他开创的渡劫仙曲合一,令道行更上一层!

    “虽不为真正的大帝,但是就这样一点点的升华自己,最终的成就甚至可能会超越大帝。”青阳准帝轻叹,“道无止境啊!”

    “黑皇,你下去动员,调动整个紫霄宫的势力。”姬寰宇背负双手,站在殿门,俯瞰万古星空,“我要见到,在征伐地府的那一日,整片宇宙都是经文声,兆亿生灵皆诵度人经!”

    “汪!这个简单。”黑皇大包大揽,“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本皇在适当的时候,会撒下无数积分,让众生皆诵经,共灭地府!”

    “好。”姬寰宇看向了青阳准帝,“你回去函谷关,面见黄帝、神农、九黎,告诉这些人我们的计划,让他们有一个准备。”

    “毕竟,他们自身也是帝尸通灵,体内有轮回印,不知道度人经会不会伤到他们?”姬寰宇道,“如果会的话,那个时候只能够让他们进入昆仑中,开启阵纹,阻挡那种经文的波动。”

    青阳准帝略微变色,想到了黄帝几人的特殊情况,立刻点头,“好,我马上回去。”

    他撕裂宇宙星空,就此离开。

    “其余的人,下去准备吧……”姬寰宇的双眼清亮,“征伐地府……最波澜壮阔的大时代,要真正的拉开序幕!”

    “是!至尊!”

    九大化身化作仙光,冲进了虚神界,联手其中的神祇,全面调动这一个精神世界,里面漫长时间积累下的浩瀚念力,开始运转起来,随时可能被启用,加持众生,让度人经发威。

    而其余的强者,则是回归各自镇压的星域,进行最后的准备!

    ……

    紫霄宫中重新归于寂静,姬寰宇独坐于大殿之中,眸子深邃,在思索自己的道路。

    “另类成道不是尽头,只是一个开始……现在是我人生的第二世,当更进一步,积蓄出开启第三世的条件。”

    在巨大的宫阙中,姬寰宇双手结印,从虚空中汲取无量精气,在他身体畔,瑞霞滚滚,仙雾澎湃,天地精粹浓郁的化成了汁液。

    “来!”

    他发出一声断喝,双手发光,截取天地本源之精!

    “嗡!”

    整片宏大的宫阙神光冲霄,乾坤在剧烈动荡,这个地方景象异常,一片灿烂的神液在他周围浮现,流淌着不死物质的气息。

    这是天地的本源精华,蕴含了丝丝缕缕的不朽物质,这是神源液,若是凝固,可以将生灵长封!

    不过,他没有这么做,而是将其接引,没入他的体内,进入到识海中,浇灌到一枚种子上。

    那其中的不朽气机,就像是一个引子般,让那枚种子萌发,在最短的时间长成!

    神明花!

    这是姬寰宇昔日所得到的重宝,曾为仙界的神葩,可以引导人进入一种道境,触摸长生的大秘。

    这比姬寰宇混沌珠中的那个仙古时代的道痕有用的多,因为那些都是相隔了漫长的时代,与这一段岁月的天地大道并不契合,想要从中得到些什么,还要自己去慢慢的梳理与转化,耗时而耗力。

    而这一株神明花却不一样,它是吸收此界道则而绽放,实现一种蜕变与升华,成于红尘却又超出红尘,花开之时惊神惊世,可令观者有大收获。

    可惜,这只有成道者可以一观,实力差些都不行,否则元神可能会化为光雨,最终会走向自毁。

    此刻,天地的本源精粹浇灌在其上,顿时摇曳出绚烂的光雨,像是开启了什么,这一株神花开始疯狂吸收天地精气,叶片晶莹闪烁,拥有一种魔性,更是直接从虚空中汲取大宇宙精气。

    它就在姬寰宇的识海之中,事实上到姬寰宇如今的地步,体内一个细胞都可化作一颗星辰,难以测度,更不要说是识海了,如一片真实的天地,一株神花在其中绽放,自然不是问题。

    那花蕾开始颤抖,而后突然“啵”的一声,绽开了一片花瓣,这一瞬间,光雨漫天,将整片识海都淹没了,极尽辉煌而灿烂!

    而在那光雨中,竟有仙人虚影起舞,看起来是那么的神秘,让人变色。

    姬寰宇的元神在识海中静观,仙葩在其中绽放,一切的秘密都摆在他的面前,这株花很美,但是也很危险,在他的识海中盛开,甚至都令他有一种化道的冲动!

    一般的修士,只是在外界观看,都有可能元神离体,化道而终,而今他却是置于识海中绽放,是何等的疯狂?不过,这样才能够有最大的收获。

    “啵!”

    花瓣一片又一片的绽放,绚丽到极致,美到惑人心神,有一种超凡的馨香与灿烂,让姬寰宇感悟到了一种道的蜕变,元神甚至有一种冲动,要与它一起升华,而后融入天地道则中。

    当最后一片花瓣绽放,他的识海巨震,仙花中有光束冲霄,在那连大帝都要沉醉的美丽光彩中,一个实体仙子飞了出来,有拳头那么高,是一个栩栩如生的小仙子,在花朵上方凌波飞渡,舞动了红尘,惊起了万古的沉寂,扰动了天地,横断了时间长河。

    姬寰宇的双眼射出了璀璨的神光,在这一刹那他欣赏到一种极尽的美丽,感受到了一种长生的道则与轨迹,看到了自己的道的前路!

    ……

    这片宇宙之中,诸多势力沉寂了数年,但是每一个生灵都能够感到一种沉甸甸的压力,虽然不知道是来自于何方,却总是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

    紫霄宫、道宫、神组织,这三个势力统治了这片宇宙的七成疆域,在过去的时间之中不断的收缩力量,很多地盘都将驻扎的大军抽调,仅仅留下几个修士负责看守。

    纵然是这样,也没有任何一个势力敢于去占据,因为,力量的收缩,就像是一个人握紧了拳头,一旦爆发,便是石破天惊!

    这几年之中,宇宙八荒不时有劫光惊世,照亮星空,让世人惊悚,感知到准帝的威能,盖世可怕。

    在常人所不知道的地方,几大势力的首领在碰面、交谈,交换各自的意见。

    “地府多半已察觉到我们的动作,做出了相对应的布置。”神组织的老神道,“川英大人说,他感应到了一些诡秘的气息,他们多半是复苏了昔日极尽成就者的尸身!”

    “虽然那些尸身有缺,但是对于我们准帝也是大威胁。我们不能再拖延了,要发动力量,征伐禁区!”

    “既然这样,那我们便开始吧……大军启动,杀上冥土!”砍柴老人道,“只要一段时间,我们便合兵,扫平地府!”

    “打上地府之前,先拔掉一些钉子,格杀冥土之外的地府阴兵阴将。”太易开口,眸光炽盛,杀气腾腾,“它们搬运尸身,对逝者不敬,早该斩尽了!”

    “好!”

    ……

    一片血色的煞气冲击,漫天星河都被遮住了,戮天独自行走,一人一剑,血杀星空,横扫地府占据的星域。

    接连数十颗星辰,地府在其中的阴兵阴将,无一合之敌,被彻底的扫清,横尸千万!

    每荡平一个据点,他身上的杀气就凌厉三分,随着不断的推进,到了现在,他的身后有一片无尽的尸山血海,那是一种恐怖的异象!

    这是在蓄势!

    他在亲手拉开征战禁区的大幕,这是一场波及兆亿生灵的大战,是一个无法违抗的人道洪流。

    大势不可违!

    而他做出的选择,便是融合在这杀戮的大势之中。每格杀一个阴兵阴将,便有一份煞气附着在他的身上,威势就会增长一点,与这一片宇宙的杀伐之道更加的契合,战力也在无止境的拔升之中。

    按照原本的推算,当真正杀进冥土、甚至至尊都出手血拼的时候,这种杀戮的大势便会攀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这片宇宙将会被杀伐所主宰!

    而与杀伐之力相合的他,就等若是那一个时间天地的代行者,承天应人,执掌天地杀伐,战力惊天,若帝临凡!

    他现在就有一种契合天道的感觉,超然的看待这一切。地府这个势力,令死去者归来,每个都属于不同的时代,而今被他无情的杀戮,斩了个干净。

    其中有千万阴兵化作尘埃,大圣阴将血洒星空,甚至三尊准帝战奴都被斩,抹杀在天地中!

    这种动作没有掩饰,被人看到,传到了虚神界中,消息无疑是劲爆的,除却几个大势力,宇宙中所有人与势力都惊呆了!

    “紫霄宫这是要做什么?不计后果,要开战了吗?经此冲突,两大组织必然要有一个灭亡才行,无法善了。”

    这十几年来,宇宙各个势力都很克制,尽管暗中针对地府,但还没有大规模冲突的迹象。而今紫霄宫派遣至强者,突然这般凌厉清洗,踏着血路前行,震惊了宇宙八荒。

    “度人经在宇宙中传播,似乎是紫霄宫的人做的,其余几个势力也配合,从十几年前就开始了,这些预示着什么……”一些思维敏锐的人想到了什么,而后浑身都颤栗,“难道……这是要发动最恐怖的征伐?”

    他们感觉自己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往外冒寒气,预感到要有天崩地裂的大变故发生。

    “最新消息,地府三殿的殿主之一——镇狱殿主,在戮天准帝的前路埋伏,骤然出手袭杀,与之展开了大战!”

    ……

    戮天与镇狱殿主遭遇,展开了惊天动地的对决!

    他们在星空之中对峙与厮杀,死气如海,杀气裂星空,恐怖的道则对决,让一片星域走向了毁灭!

    “受死!”

    镇狱殿主眸光冰寒,无量死气冲击,将星空覆盖,尸山骨海浮现,环绕宇宙中。

    这像是来到了死亡的世界,灰蒙蒙的阴气像是骨粉在飞扬,阴森如刀刮骨,如同一个葬地,要以此困杀一尊巅峰的准帝。

    而且这不是结束,更有无数种秘术神通爆发,决生死于刹那!

    戮天沉静以对,没有恐惧与担忧,一只手握住了一柄血色杀剑的剑柄,缓缓拔出。

    就在这一刹那,周围数十个星域的生灵都有感,感应到一种莫大的恐惧。

    “锵!”

    这是拔剑的声音,响彻了大宇宙,在那无尽死气构成的世界之中,一道无比恢弘的血色剑光出现了,像是切开了大宇宙,斩断了时间长河!

    那一剑至强,斩在了天地之中,万古星河都被这一道血色的剑光照映成为血红色,无比强横的杀机横亘在了天地间,要毁掉一切!

    “喀嚓!”

    那死亡的世界被这一剑直接裂开了,无尽死气被杀气磨灭,什么秘术神通都被生生的斩碎,发生了一场大崩溃,甚至连镇狱殿主自身都横飞出去,难敌这一剑神威!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伤我!”镇狱殿主感到难以置信,他为准帝巅峰强者,却在一个照面便受伤了,血洒星空!

    “因为你太弱!”戮天脸色冰冷,在这一刻斩出了第二剑,这是巅峰的一击,可怕无边!

    一道血光射出,瞬间弥漫星空,无比恐怖。所过之处,一切毁灭,虚空化为混沌,万古星河破灭!

    这一剑,可杀众生,亦可杀天地!

    此刻有可怕的景象出现在周围,如星河破灭,众生灭亡,宇宙崩塌……都是毁灭的景,都是杀戮的果!

    涵盖了他自身的一切道果,像是让宇宙走向灭亡!

    一剑裂万古,一道杀万道!

    “给我灭!”镇狱殿主变色,这样的一击,真的像是大帝在出手,他在这个时候拼命了,拿出了此行的底牌,死亡战戈刺出,属于大帝的道则在冲击,跟那一剑碰撞!

    “轰隆!”

    恐怖的对决,各种符号迸发,这片星空都彻底的毁灭,虚空被生生的打成混沌,天地大道在这里都错乱了!

    “噗!”

    一道身影从那毁灭地中横飞而出,那是镇狱殿主,他受到了重创,身躯染血,战戈都要拿不稳了。

    下一个瞬间,戮天也从那破灭的地方冲出,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但是并无大碍,杀剑震动,要将其斩杀!

    他在这一场对决中取得了绝对的优势,毕竟这片宇宙的大势加身,让他自身真实的境界不再受限于修为,完整的发挥出来,那是准帝巅峰的状态,甚至因为本尊的突破与晋升,还迈出了半个身子,险险就要进入另类成道!

    这样的状态,足以拥有绝世战力,纵然镇狱殿主苦修数千载,拥有帝兵助战,也难以抵挡他的锋芒!

    “轰!”

    镇狱殿主身躯炸碎,毁灭千万星辰,耗费本源才勉强重聚,但是在戮天下一击中又被重创!

    “算你命大……”骤然,戮天收手了,一步迈出,时空混淆,从这里远去,唯有一道话音回响,“让你多活几天。”

    在他离开的刹那,有两道高大的身影降临,有死气流淌,那是地府的强者!

    ……

    戮天与镇狱殿主的交锋,虽然时间短暂,但是那种力量波动太过慑人,加上又是关系到两个宇宙巅峰的大势力,引起了太多人暗中的关注。

    “地府镇狱殿主手持帝器,险些被格杀!”一个强大的准帝惊骇,“如果不是又有两个地府的超级强者降临,他就真的死了!”

    “一尊将成道者,在戮天的手下却太过弱小……他是迈过了那一道天堑吗?”

    他们的对决被准帝借用帝兵在远处观察到,传递到了虚神界中,震撼了各方,让很多人都惊住了,难道紫霄宫要出现第二尊可与大帝征战的超级强者?

    而就在众生议论纷纷的时候,有变故发生。

    “当、当、当……”

    一声声钟响,莫名的出现,带着一种阴森与不详,传遍了大宇宙,在众生的心中回荡。

    每一个生灵,但凡是有着自己的思想的,都感受到了一种恐惧,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在颤栗,要跌入死亡的深渊!

    钟声整整响了八十一次,每一次都比之前响亮,到了最后,更是震动大宇宙,令乾坤皆颤!

    “这个钟声……”一些在漫长岁月之前尘封下来的强者先是疑惑,而后脸色慢慢的发白,没有一丝的血色,因为他们听出了这是什么,“这是……丧钟啊!”

    “地府敲响了丧钟!”很多强者都惶恐,“冥土之中尘封万古的尸骸,都将要复苏,数个时代之前葬下的强者会另类的归来,血洗整个天地!”

    一些精通古史的强者在虚神界中为众生科普,让无数生灵知晓根源,同时也知道了……大祸将临头!

    “这是地府底蕴全面复苏、启动大军的钟声,也是时代落幕、为众生送行的钟声!”

    “神话时代末年,帝尊坐化的时代,正是这钟声响动宇宙,开启了一段血色的时光……”

    “地府出手,血洗宇宙,崩碎了至高的天庭!”

    “现在又再现了,是要再启征伐吗?”众生都惶恐,想到了什么,“难道这是对于紫霄宫的回应,要与其展开大决战吗!”

    种种猜测传遍了虚神界,人们洞悉,这是一场宇宙级大地震,浩瀚战争将要开启了,将席卷天下。

    宇宙中弥漫起一股无比紧张的气氛,谁都知道,大战不可避免了,在这距离仙路开启不远的时代,会有至尊强者的血液溅落,拉开一场大幕!

    ……

    “另类成道又如何?我地府万古长存,什么样的天骄没有见过?什么样的强者没有对决过?”浩瀚的冥土,地府的巨头在汇聚,强大的准帝并立,敲响了中央大殿之外的一口大钟,钟波震荡,响彻了宇宙。

    这是昔日真正的冥皇留下的重器,传说之中有掌生唤死之能,可以唤醒万古岁月之前的英灵,借助他们的力量,进行征战,抵抗大敌!

    只可惜,在现在的地府之中,却成为了一件凶器,以此执掌杀伐,成为了动乱的源头。

    此钟太神秘了,刚一响起,那浩大的冥土都在发光,无尽的死气冲起,崩裂出无数的裂缝!

    冥土浩瀚无疆,在其中也不知道埋葬了多少的尸骸,一个个都是年代古老的吓人,像是葬掉了整个宇宙,埋下了数个纪元!

    而随着钟声的回荡,在这冥土之中,一些埋藏在最深的地下的大坟在崩,一些不曾彻底朽灭、还有丝丝神能的尸身从中崛起,一声嘶吼,星河颤抖!

    他们唤醒了古老岁月之中的强者,在这一段岁月降临,要掀起最可怕的动乱!

    死者,是生者的对立,将这些亡者唤醒了,也只有无尽的血食,才能够让他们重新归于平静!

    ……

    “不得了了……”一些拥有天眼的修士眺望地府之后,亡魂大冒,“地府要发动血色动乱,毁掉这一个时代……”

    “他们要血洗此界众生,令其中的至尊回归到圆满的状态,一争仙路!”

    各种各样的消息在虚神界中传递,让众生惶恐。而在这里面,却有一些另类的风声响起,短短的时间,掀起了不小的动静。

    那是一些心怀不轨的势力,将矛头指向了紫霄宫。

    “都是紫霄宫,才引发了这一切!”有人变幻形貌,在虚神界中发出声讨,“若是将他们作为祭品奉上,当可以平息地府至尊的震怒!”

    “紫霄宫的人若是还有几分人性,当知道避免牵连无辜,自缚手脚去请罪!”

    一些族群与势力,在这其中推波助澜,让这些信息传递出去,为在惶恐之中的众生找到一个发泄的途径,都叫嚣着让紫霄宫自毁,免去宇宙的一场大难。

    ……

    “千夫所指的感觉如何?”紫霄宫中,盖九幽与姬寰宇对坐,谈笑自如,根本不为外界的情况所困扰。

    “一群跳梁小丑在其中作祟罢了……”姬寰宇很平静,“昆仑遗族的那些人,也就这点能耐了,趁着这个时候传递谣言。”

    “他们的骨气早就散了,没有亲自出手与我们对抗的勇气。”

    “就这点心机算计,即使拥有强大的血脉,活该神话时代之后数百万年没有出过成道的皇,只能为真正帝者的踏脚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