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玄幻小说 > 遮天之万古独尊 > 第四百四十章 交易与第一神将

第四百四十章 交易与第一神将

作者:星之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神祇?”这是一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答案,几尊准帝事先都没有想到,但若是有人指出,却又一切都明了了。

    “帝兵的神祇,可以算是大帝生命的延续。这仙器的神祇,却能够挣脱原本的束缚、成为一个新的生命?”青阳准帝眸光炽盛,仔细的打量着封禁在仙源之中的神娃,“仙器,拥有仙道奥义,拥有不朽道则,那么其中挣脱出来的神祇,是否天生便拥有不朽之能?”

    他的话,惊住了在场的很多准帝,让他们放弃了八卦不死天皇与帝尊的往事,转动自身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个孩童,那种眼光之炽盛,真是恨不得将其吞进肚子之中。

    仙源中,那个神娃神态不安,感到了恐惧,手抓脚蹬,想要挣脱出仙源,逃之夭夭。奈何,仙源非是常物,想要破开都很难,况且被几尊准帝默契的压制住了,根本就难以出现一丝裂纹。

    “阿里挼马丫啦古哪……”这个幼小的孩童开口,话音之中带着几分的忐忑与不安,又有几分祈求。

    “神话时代的语言……”一个博古通今、专精于“考古”领域的准帝修士实行同步的翻译,“你们不要吃我……”

    “说我听得懂的话,本座当年神话时代语言学就没有考核通过!”混沌开口,而后调笑,“吃?嗯……这也是有几两肉,还有些微胖,倒是挺不错的原材料来着……”

    “你是坏蛋!我才不胖呢……”神娃鼓着腮帮子,努力的反驳,倒是用的北斗现在通用的语言。

    毕竟是一尊圣人,虽然被封禁在姬家之中,但是之前在石园之中长存的时候,还是得以知道当世的语言。

    “你胖不胖,你说的不算,我说了才算……”

    神娃一脸的不服气,但是感受混沌身上那种至强的大道,只能不再说些什么,脸上倒是有些怕怕的样子,想逃又逃不走,想打又打不过,让他气呼呼。

    “想要从他的身上了解不朽的秘密?”

    “那就不用想了……他能够从昔日的仙器之中挣脱而出,定然是费了极大的代价,斩掉了与仙鼎之间的因果与道则,否则也不可能有挣脱的机会。”宙空的双眸之中有浩瀚星河,“如那不死神药化形一般,当选择了这样的道路,那不朽之能就彻底的失去了,与寻常的生灵无异,只不过拥有恐怖的潜能。”

    “当其走到极道的领域,那种内蕴的神性,或可令它在长生路上比起旁人多走一段路,但是最终能否成功……都是未知之事。”

    “而且,涉及到了帝尊这样的人物,谁知道背后有怎样的牵扯?这种在仙路上走的很远的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如狠人大帝……”这一位巅峰的强者开口,郑重的告诫,让他们放弃自己的想法,“乱打主意,当心什么时候死的不明不白。”

    “唉……”几尊准帝同时叹息,终是消去了自己的心思。

    “就算不从他的身上探寻长生大秘,这也是一个潜能恐怖的小家伙。”姬寰宇过去的护道者,那一尊姬家老准帝开口,“我们可以认真的培养,千八百年后,也会是一个无上的至尊!”

    “时间不多了……”太易摇摇头,“我们没有太多的选择,与其等待漫长的时光,寻求一个不确定的结果,不如把握好现在。”

    现在的姬寰宇,离极道的领域太近了,没有足够的时间等待它的成长。事实上,成道路上,他要碰到的对手会极度的强大,多半没有人能够帮的上他,注定要一个人去征战。

    而更关键的一点,太易也不认为这个小家伙成长起来,与本尊同样的修为之下,能够有什么太大的助力。

    论战力,同境界下姬寰宇还没有怕过谁!

    “既然如此,那你们便决定吧……”老人轻叹,“与神组织进行一个交易也好,两方的力量可以尽可能的统合在一起。”

    太易起身,看着仙源之中的神娃,“本座送你去你应该去的地方。”

    他与两个同源化身一起行动,临走前看向在场的准帝,“你们便进入虚神界的本源地中,借助里面祭炼宇宙过程之中展露出的大道奥义来修行,将自身的修为更进一步!”

    “是!”

    ……

    三个盖世的准帝联手,刹那横渡万古星空,来到神组织的一处重地,登门拜访。

    “紫霄宫的三大至强准帝?!”镇守那里的人很震惊,竟然是三个准帝联手登门。

    “不错……我要见一见你们组织里面能够做的了主的掌控者。”太易很直接,开门见山,直截了当。

    “请你们稍等!”对方也不拖泥带水,第一时间动用神台,横穿星空而去,要去请重要人物。

    紫霄宫为当世宇宙巅峰势力之一,其中的三个统领者登门,那会是震动星空的大事件,即便神组织为昔日天庭的传承,也要郑重以对。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出现,这是神组织的一尊老神,鹤发童颜,年岁极大,眸光睿智,像是能够看透世间一切,修为惊世,深不可测,走到了准帝巅峰的高度,为将成道者。

    而且,他的身上,还有一丝丝的玄妙气机,像是要迈过那个坎。

    “要另类成道?”宙空挑了挑眉毛。

    “先前拜你们开启的论道所赐,隐隐约约看到了那个境界的一角,故此有了那样的一丝气机。”老人解释道,随后又叹息,“不过,那样的关卡也不是好过的,没有足够的积累与才情,强行冲关,稍有不慎便会化道而去。”

    “古史之中,不知有多少人杰倒在了这一关。不是死在与他人的征伐之中,而是倒在了自己的道途之上。”

    他们谈史论道,与此同时一起横穿宇宙,来到一颗很小的星辰,山河瑰丽,景色怡人。

    其中一座仙山悬在半空上,白雾弥漫,这里殿宇楼台,小桥流水,看起来有一种出世的宁静。

    这个地方并非神组织重地,而只是一个谈话的密地,神组织总部在何方,至今都无人得知,探查不出来。

    “不知三位前来,有何要事?”

    他们在一颗古松旁的亭台相对而坐,泡上了清茶,那个老人询问起他们的来意。

    “谈一个交易,与昔日的帝尊有关;见一个人,古天庭的第一神将。”太易开口,道出此行的目标。

    “与帝尊有关?!”老神动容,白发随风而舞,整个人多了一种凌厉的气韵。

    太易挥手,一块仙源出现在两者之间,仙源之中有一个神娃封禁在其中,不停的嘟囔着,像是在表达惊慌以及一些不满。

    老神初始不以为然,但是看了这个婴孩的修为之后就变色,当看清其真容时,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蹲下身来,一眨不眨的看着神娃,眼中神光爆射。

    显然,他的心绪很不平静,近乎失态的将仙源接到了手中,且情绪波动越来越剧烈,嘴唇都哆嗦了起来,到了后来他高举起仙源,带着一种恭谨。

    他咬了咬牙,眉心发光,宛如化作了一面神镜,可以倒映大千世界,神娃的仙台与其共鸣,再现了昔日的记忆。

    “举世同悲……万古皆殇……”

    “这个孩子……他、他……”老神极度的激动,说话都不利索了,“这是你们在哪里寻到的?”

    “一个圣地的石坊之中,本是一块普通的石料,内蕴在其中,被我们无意中发觉。”宙空道,“我们察觉它与你们神组织的纠葛,故此将其带到你们这里,商谈一件事。”

    老神布下重重的法阵,封印了这一方空间,还略显的不放心,动用了一件帝兵,遮掩了天机,令这里的一切都不可查,从最细小的地方杜绝意外。

    做完了这一切,老人才回身,神色极为严肃,认真的道:“商谈?涉及到你们提出的交易吗?”

    “只要你们肯将这个孩子交给我们,付出的条件再多我们都可以同意!”他极度的激动,甚至有些口不择言。

    “道友,你失态了。”太易摇头,震动道音,令其心灵平复下来。

    “令道友见笑了……”老人脸上露出苦笑,“只是这个孩子实在是对我神组织关系重大。”

    “道友说跟昔日的帝尊有关,当可以知道其中的一些情况。”他道,“昔年帝尊留下一座神像,我们进行了推演,还原了他一生的形貌,从出生到老去,其形都可辨。而这个孩子,却是一模一样啊!”

    “他很可能是帝尊的子嗣,唯一的后代!”老神感叹,“当年都言天庭有一位小主人,可是谁都没有见到过,直到帝尊崩,也不见他出现。”

    “为了这个传言,我们寻了万古,走访了很多遗迹,串连起数不尽的历史碎片,却是毫无所得,而今却在你们这里得到了。”

    “后代?”太易却摇头,“不……他与帝尊之间并非这样的关系,甚至还要更进一步。”

    “当然,若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子嗣的说法倒也不算错。”

    “道友这是何意?”老神有些不解。

    “它是那口鼎的神祇,一件仙器的神祇。”太易道,“那件仙器,是帝尊道果的演化,是他的生命的延续,这种关系比起子嗣后代来说,都要更进一步。”

    “而那件仙器怎样成就?夺大宇宙造化,取九十九龙脉,以天地之力铸成。”太易嘴角出现一丝笑意,“也可以这么说,帝尊若为父,则那天地为母。”

    总而言之,便是一句话——日天日地日乾坤!

    老神明白其未说完的话,感到无语,半晌憋不出一个字来。

    许久之后,他才接续先前的话题,“道友能够将其带来,了却了我们的一些心愿。我们会铭记紫霄宫的恩情,不知你们想要借此交易什么?”

    “你们手中那一部分残破的仙鼎!”太易提出了自己的来意,直接而了当。

    “成仙鼎……这是我神组织的重器……”老人听到他的要求,皱起了眉头,有些犹豫,“不能另提一个要求吗?”

    “我知道这个提议有些不太好,只是此器我们有大用。”

    “你们将这个孩子送来,是一个大恩情,但是这个要求我实在是难以做主,需要询问一下那一位大人的看法。”老神有些歉意,“不过,若是谈不拢,我们也会付出同等价值的重器,进行偿还。”

    一边说着,老人在虚空刻划符文,刹那令其横渡,通往未知地。

    这是在将这里的情况送往核心地,向那古天庭的第一神将汇报。

    而后,老人与太易三人闲聊,讲述一些神组织之中记载下来的古史秘闻,涉及到了太古时代与荒古时代的大帝隐秘。

    有那些至强者的年轻时代的战绩,亦有他们成道前的往事,神组织一直藏身于红尘之中,记载了一个又一个至强者崛起的历史。

    “在岁月的长河之中,这一个个人杰,就是那最璀璨的浪花。”太易感叹,骤然心中一跳,眸光爆射,扫向了身后。

    不知在什么时候开始,一个少年静立,身披兽皮衣,眼神清亮,背上背着一把黑色的硬弓,右手拎着一根石棍,有一种睥睨八荒的无敌大势!

    他的身体之中,有一种极道的波动内敛,气血如同汪洋一般浩瀚,越是强大者感知就越清楚,会升起敬畏之心。

    “川英大人!”随着太易三人的动作,老神也察觉到了,此刻起身,恭敬的行礼,“您竟然出来了!”

    “心有所感,遂出来走走。”这个少年脸上带笑,很是灿烂,“没想到,真的是有所收获。”

    他的眸子盯着那块仙源,瞳孔之中有仙光闪烁,“昔年的天庭……终究不算是完全崩,还留有一线的希望!”

    这个少年骤然放声大笑,洒脱之中有一种特别的狂放。他是神话时代的天庭的第一神将,是一个活着的传奇,昔年连帝尊都惊叹不已,亲手将他封印,想留待他日成道。只可惜执念太深,耽误了一生。

    “帝尊大人……你的成仙大愿,在这一世或许可以得到一个结果啊!”古天庭的第一神将大笑,那种极道的波动没有掩饰,周围的宇宙星空在隆隆轰鸣,十方天宇崩塌,甚至有星辰一颗颗炸开,化成最绚烂的烟火。

    “这个第一神将,倒是对于帝尊、对于天庭挺忠诚的。”太易三人对视,心灵之中互相的传音,这种事不能明着说,“只可惜,所托非人呐!”

    “帝尊就是一个坑,本以为被不死天皇偷袭,是一个英雄般的人物,结果在结局来了一个反转,是最大的幕后黑手。”

    “你们的要求我已经知道,需要残缺的仙鼎,我可以做主,将其给你们紫霄宫。”川英很洒脱,没有丝毫的不舍,而后指了指那个仙源之中的神娃,“不过,日后他若成长起来,向你们紫霄宫交易回来,你们也不能一口回绝。”

    太易略微思索,而后点头,“可以……这也是应有之事。”

    “很好。”这尊神将点头,目露精芒,像是看穿了他们的修为与战力,有几分赞叹,“你们很好,有我年轻时的风采,战力不错,这个时代属于你们!”

    “前辈过誉了,成仙路开启,生死谁能知?”

    “嘿……仙域……”少年笑了笑,意味莫名,转移了话题,“你们要征伐地府,这个势力长存了漫长的岁月,很不简单,要注意一些。”

    他谈到了征伐地府的问题,“我,你们紫霄宫的那个主宰者,加上函谷关背后的那一个人出手,若是对上全盛的地府,还是要差了一些。好在,漫长的岁月过去,他们终究是虚弱了,露出了破绽。”

    “哦?”

    “地府是一个神秘的组织,开创者是冥皇,他有着极大的来历,据传他是由古尸成道,可能是神话时代之前的存在,成为了一代无上天尊。”

    “他精研生死与轮回,认为一切都是虚的,唯有肉身不朽,在守护真我不灭,有朝一日所有轮回印记贯通,融合在一起,早晚会有真我再现,那时就是仙,前生今世未来合一,就此长生。这种道影响了很多人,尸祸的源头就在地府,为诸尊提供了一种长生法,这是一种方向。”

    “他当年与帝尊大人亦师亦友,关系很好……”川英说着,带着一种刻骨铭心的仇恨,“只是没有想到,在贯穿仙路的那一刻却出手,袭杀了无上的帝尊,令成仙大愿梦碎!”

    “我等待了万古,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覆灭那地府,杀到里面的至尊神形俱灭。”他的眸光璀璨的惊人,“而今终是有了机会,不久前我曾暗中窥探,里面至尊的数量不再像过去那么多,只剩下三人而已!”

    “三个势力的最强者,各自都可抗衡一尊,加上帝器的辅助,一旦对决,定要让那地府落幕!”

    “正是!”太易点头,“且除去这些人,我们或许还可以请到一个至强者,那也是如您一般的无上人杰。只可惜生不逢时,被青帝的大道给压制,没有成帝的机会,但是也靠着自己走到了另类成道的境界,可以征伐极道至尊!”

    “是吗?没想到当世也有这样的人杰,吾道不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