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遮天之万古独尊 > 第四百三十九章 论道与征伐地府(两章合一)

第四百三十九章 论道与征伐地府(两章合一)

作者:星之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将灵宝天尊的尸身葬在昆仑,令其在养尸地中更进一步,借此验证一种另类的长生法。

    “或许千百年后,可以知道一个结果。”他们联手动用帝兵,接引此地的大阵神祇,令阵纹交织,覆盖在灵宝天尊周围,以防万一。

    这里有帝尊的烙印、冥皇的源术,可以说是一大宇宙绝地,甚至可以抗衡古皇。灵宝天尊若是不曾觉醒昔日的记忆,拥有最巅峰的手段,纵然能够打穿此地,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足够他们从容反应,调集力量,进行镇压。

    做完了这一件事,他们离开了成仙地,出现在函谷关上。

    “今日机缘巧合,我们四个宇宙巅峰势力在此地汇聚,可以说集中了这片宇宙近七成的准帝!”紫霄宫的阵营之中,太易迈步而出,“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盛况,放眼过去的时代,除去帝尊的天庭,还有哪个时间段有这样多的准帝齐聚?”

    “往昔准帝见面,不是互相征杀,一争帝位;便是不相往来,平淡如水。”他接着开口,“这实在是可惜……能够走到准帝的层次,哪一个不是这片宇宙一个时代的绝顶人杰?”

    “每一个人都有自身的独到之处,我们当可在此地论道,取长补短,窥探更高的领域。”

    此话一出,很多人都心动,数十位的准帝碰面,可是一种难得的机会,一起论道,更容易触类旁通,看到更高的境界。

    “道友此言大善!”道宫那一方,砍柴老人点头,纵然是准帝巅峰的高手也忍不住心动,“修行路上,我们皆为逐道者,自当共勉!”

    “今日,我们不谈阵营,不谈恩怨,只谈大道。”太易盘坐在星空,“便由我来抛砖引玉。”

    他开口,诵念自身的经文真意,演化先天五太的至高奥义。

    “先天五太,谓之太易、太初、太始、太素、太极……”

    一道又一道光辉飞出,太易的口中不断绽放瑞彩,到了最后,天降甘露,虚空生神莲,金灿灿,芬芳扑鼻。

    他的大道在这一片星空之中传递,令任何听到的人都升起一种明悟,像是演化了乾坤造化的秘密,助人探索天地之根,开启众妙之门。

    “这种大道,若是有所成就,道果真的会极度可怕。”神组织的一尊老神惊叹,“先天五太,演化宇宙创始,包罗诸天万道,绝对是禁忌的领域。”

    “不论境界,单以大道的立意来讲,不逊色于古史之上那些睥睨古今的至强帝者,像是无始、帝尊……难怪能够以五重天的修为征伐高阶的准帝,逆行伐道!”

    他静静的聆听,便能够感觉到隐隐有所触动,略作思索,也盘坐下来,口诵真经,演化自身大道奥义,横贯在星空中!

    受到他的影响,越来越多的准帝都加入了其中,最终所有人都盘坐星空,展开了一次可怕的论道,参与者皆为准帝,为当世最靠近成道领域的人物。

    在场的人,有哪一个会简单?其中有荒古的大帝尸身通灵;亦有曾经太古时代的天骄,面见过那一世的古皇;还有当世的绝顶人杰,功参造化!

    每一个时代,每一片星空,每一种文明,都诞生了绝顶的人物,他们对大道都有各自独到的理解,能够走到准帝,那真的是非同凡响!

    在神话时代之前,那更古老的岁月之中,准帝亦可称至尊,代表了一种成就,连仙王驻世的时代都有他们活跃的空间,可想而知这种成就的超凡。

    洞彻一尊准帝的核心大道,汲取其中的精华,就可以抵得上姬寰宇在虚神界之中搜刮众生智慧十年之功!

    要知道,那可是九天十地无量众生所带来的智慧道悟,那是何等的可怕?整合在一起,不过是一人之智慧而已,而在场却有数十尊准帝!

    这一刻,星空之中有金莲在虚空凝结,就这般飘落,亦有神泉涌出,瑞彩千道,神虹万条,五色纷呈,七彩照耀,各种祥华不断流转,一种种无上的道韵在流转。

    每一个人,都从这一种种大道之中吸取对于自身有利的感悟,拨开修行前路上的迷雾,恍惚之间有所得,可以更进一步。

    当然在这其中,当以姬寰宇那同源而出的化身最占便宜,四九之道包罗万道,一切都在吸收的范畴,更是有虚神界为助力,调用其中积攒的精神念力,还有巧妙的借来兆亿生灵的精神思感,在境界的体悟之上不断的升华。

    他们论道、讲法,演绎自身的思想,甚至最后以大道共鸣,在这虚空之中开辟世界,以世界为凭依,演化更深的层次,去揣摩大帝的高度!

    一个微型而完整的世界在他们之间出现,在里面演化天地开辟,造化流转,一切生灵从中诞生而出,有真龙搏杀、凤凰翱翔……一草、一木都通灵,尽情的演化着在场准帝的道果。

    在那一瞬间,他们像是见到了帝,看到了仙,每一个人都有一种巨大的触动,化身为了无上的道!

    “轰隆隆!”

    道音惊世,响彻乾坤,这片宇宙都在轰鸣之中,万道合鸣,垂下倾天之幕,道气淹没了整个星空!

    那是震世的景象,更是持续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其间仙音不绝,每个人的元神都经受了一场大道的洗礼,道途的前路被扩宽,直到达到了自身现在所能够容纳的极限。

    虽然他们都有感悟,但是这感悟化作实际,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才能够打破冥冥之中的桎梏。

    大道神音慢慢的消失,星空之中重新恢复了平静,每一尊准帝的身上,都比之前多出了一种玄妙的气息,显得深邃与可怕。

    “共演大道,收获实在是太大了。”几尊准帝都在赞叹,显然他们是看到了更高境界的一角,若是回去苦修数年,当可迈过一重天。

    准帝九重天,一步一登天!

    没有极大的才情与天资,有的时候在一个境界上卡到死都是正常的。而且,修行到了最后,也是难度越来越高,直到成为不可逾越的天堑!

    否则,古史上的成道者,数量也不会那么少了。

    而今,他们看到了更进一步的曙光,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激动?

    “若是时常论道,恐怕我们的境界会是突飞猛进的。”

    “这不太可能……我们这一次是第一次,受到的触动最大,才有这样的升华。”太易道,他巩固了道行,连带将自己的体悟也向本尊传递了过去,为那惨烈的战场尽一份力。

    而后他的眸子变得深邃,像是在思索着什么,半晌后才开口,无比的郑重。

    “诸位,此次地府动用手段,令灵宝天尊再现,这值得我们警惕。”

    “复苏昔日的成道者,接引他们坠入地府,对于这片宇宙的生者实在是一种天大的麻烦。”

    “而对于我们,也是一个莫大的威胁,生死不由人!”

    其余诸多准帝听到了,不由点头,算是认可,谁也不希望又蹦出那么一两个能够轻易抹杀自己的存在,还是掌握在地府这样的势力之中。

    这实在是太没有安全感了!

    本身地府就是一个生命禁区,有极道至尊尘封,相传还有冥皇的重器,早已化作了仙器。

    在眼下宇宙的诸多势力之中,都可以算是最强的,不过几个大势力之中还有能够制衡的强者,算是保持了均势。

    然而,若是令其再多出那么一两个成道者,那就会将一切的平衡都打碎!

    “所以,我提议,在地府再出现什么大动作之前,攻破冥土,崩碎地府!”

    此话一出,星空皆震,这是一个极度疯狂的想法,要杀上一个从神话时代开始便长存的生命禁区!

    “地府,自神话时代长存至今,钻研生死轮回之道,历来诸多尸祸,发源地皆是他们!”太易道出一些往事,“论及对于宇宙众生的危害,比那生命禁区中自斩一刀、靠夺取众生生命能续命的至尊都毫不逊色!”

    “这是一个生命禁区,更是百无禁忌,古史记载以来,他们不知道搬运了多少强者的尸骸,葬在其中,成为一尊尊的战奴,受人奴役。”

    “诸位,扪心自问,你们想看到这样的势力长存下去吗?”

    诸多准帝思索,考虑其中的利弊,想要杀上地府,毁掉一个生命禁区,必定会对上极尽升华的古皇,那多半会有天崩地裂的大战,杀到星河崩塌!

    事实上,到了那个时候,也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若是胜出还好,一旦战败,必死无疑,更是还有可能引发一场血色的杀劫,诸多道统与势力会被剿灭,为至尊延命!

    “我神组织同意道友的意见,征伐那地府,毁掉一个动乱的源头。”神组织的那些强者没有过多的考虑,直接就给出了自己的答复,因为那是绵延了数百万年的死仇,不可化解,“只要紫霄宫的那尊极道强者肯出动,与我们昔日天庭的第一神将联手,对决冥土中自封的至尊,就一切都可行。”

    “将他们杀到道崩神灭,了结一切的因果!”

    在这里,神组织明确的支持紫霄宫,站到了一条战线上。

    “对决尘封的至尊,这并不是问题,我们还可以请到另一位无敌者,一起动手。而那地府的通天冥宝也无需多虑,自有仙器对抗。”太易说出了一条震动人心的信息,会有仙器的对决!

    “不知你们两个势力的道友……是怎样的决定?”他看向了函谷关与道宫,那些准帝之间各有意见,难以统合。

    因为,地府万古长存,谁也不知道里面有怎样的底蕴,蹦出一两个帝尸都不是没有可能!

    函谷关还好,几尊帝尸通灵的人物没有太多的忌惮,而道宫就有些混乱。

    许久,砍柴老人代表道宫表明了态度,“罢了……镇压生命禁区,这是我辈义不容辞的事情。”

    “不过,希望动手的时间能够往后延迟十几年,亦或者是几十年。毕竟这次论道,很多道友大有所获,境界都有突破,苦修一段时光,当可突破一重天。”

    “征战地府,胜算能够多出不少。”

    “也好。”几个势力的领头者互相对视,表示认可,而后便是定下约定,往后的时光之中互通有无,将力量进行整合。

    几个势力进行结盟,实现资源信息的部分共享,如战阵的手段、极道的经文、杀伐的秘术……都可能成为未来左右战局的筹码。

    ……

    “向一个禁区开战,想想就觉得有些梦幻。”紫霄宫中,青阳准帝轻叹,“对地府挥刀,注定会有星空崩灭的惨战,准帝都要在那里喋血。”

    “那是迟早的事,我们不对他们动手,以后他们也会对我们动手。”太易高居主位,眸光冷冽,“混沌体,是一个避不开的问题。”

    “整片宇宙,现在是最昌盛的时候,各个时代的人杰都汇聚,针对一个禁区,难道还不能够铲除?”

    “不过以防万一,计划要加快。”他看向旁边的宙空,“回到姬家,取出那一个东西,与神组织进行一场交易,将他们掌握的那一部分仙鼎要到手中。”

    “两部分的仙鼎相合,足以令其功效大增,感应帝尊符文的速度也可以加快了,到征伐地府的时候,不说掌控整个宇宙,也当拥有部分神异的能力。”

    “那一部分仙鼎,是他们昔日天庭正统地位的证明,肯交出来吗?”宙空有些疑惑,不太看好。

    “那要看主事的人是谁,若是昔日的第一神将,想来那个人对于他来说,比区区的残破仙鼎要重要的多!”

    “实力决定一切,于他而言,需要什么来证明自身?极道的战力之下,谁敢不服?”

    “而那一件东西,无论是象征的意义,还是真实的价值,都比一个只有帝器威能的仙鼎有用的多。”

    “也罢。”宙空真身撕裂空间,横渡宇宙。

    他降临在了北斗古星,回归了姬家,从宝库之中取出往昔郑重保存下来的一个事物。

    这一件东西,被无数的道纹环绕,甚至与姬家之中内蕴的帝阵相勾连,无论是外人的盗窃,还是里面的存在想要作乱,都是行不通的,会被镇压。

    直到现在,被宙空取出,那是一个一米高的破烂石头,呈土灰色,一点也不起眼,上面有很多裂纹,看起来都快四分五裂了,甚至有前后透亮的空洞。

    这是昔日埋藏在姬家石园之中的石料,其中有一个生灵尘封!

    宙空一只手将其禁锢,带着它重新的回到了紫霄宫。

    “嗯?这个东西……”静坐在宫殿之中的准帝都有所感应,面露惊容,准帝威压不自主的扩散,令那块石料之中的生灵感知到,露出了一种本源气机,一缕缕混沌弥漫,让这个地方看起来神秘莫测。

    “有意思……我竟然不能够完全看穿……”青阳准帝双眼之中演化无尽星河,那是一种玄妙的天眼,一道眸光照在石料上,令石皮变得虚淡,露出了其中的景。

    那像是有一团仙气沉淀在最核心,包裹着一个东西,任他目光璀璨,就是穿透不进去,看不真切。

    “嗡!”

    青虬准帝振指,一道清光落在石料上,令石皮剥落,显出其中的存在。

    “轰!”

    混沌汹涌,突然炸开,像是一个世界被劈开,震的紫霄宫都微微抖动,而在那石料之中更是于刹那间爆发出了九色神霞,耀的人睁不开眼睛,当真是异象惊人。

    “嗡隆!”

    而后,更有一股股清气冲起,化成一缕缕炫目的光,宛若飞仙,出现许多奇景,像是有一尊又一尊大帝在呼喝,又像是有仙域的大门被打开,展现出一个光怪陆离的浩大世界!

    几尊准帝在这一刻双眼都射出精芒,凝视着那个异象,感受到了像是有一位又一位大帝在怒吼,在奋争。那一道又一道的帝影,并列在一起,俯视万古,面对苍生透发出惟我独尊的气势,让人几乎跪败下去。

    这都是虚幻的,没有一点力量波动,更无一丝的威压,但就是这般的慑人,一股无以伦比的至尊气势,令在场的诸强都皱眉。

    当一切平静下来,那仙域虚幻,在光影中慢慢淡去,这些大帝影子全部消失,慢慢散于天地中。

    “仙源!”青阳准帝轻语,“还封着一个活着的生灵!”

    仙源形状很特别,像是一口小棺材,又像是一个水晶床,其中封印有一个孩童,拥有蓬勃的生命气息,透发而出,让人感觉到了一种万物初生时代的朝气。

    他长的肥嘟嘟、胖乎乎,憨态可掬,看起来能有三、四岁大的孩子,眼瞳跟黑宝石般,通体白白净净,看起来没有一点危险,甚至很可爱,可以称之为一个神娃。

    “一个圣人,是涅槃的生灵吗?”青虬准帝疑惑,而后目光转动,洞悉其本源,脸上变色,“不对……这是一尊天生的圣人!”

    生而为圣!

    这绝对是一个可怕的情况,古史上能有几个这样的人物?

    无始大帝本身是一个,姬寰宇自身也是一个……不过,无始大帝有仙王背书,还有父母皆为皇道高手。

    姬寰宇自身也是生而为圣,初始时不觉得,当他成长到一定的程度之后,推演自身的过去,却遇到了迷雾,令他心惊。

    像是一开始便有人在幕后落子,加持于他,悄无声息篡夺宇宙本源,封禁于当时还未出生的他的体内!这绝对是可怕的手段,超越了凡俗,没有丝毫的根基不稳,更是给了他一身圣人的实力!

    如今回想,令姬寰宇不寒而栗,下定决心去征战未来的自己,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这是一个怎样的生灵……仙的子嗣吗?”青阳准帝的目光盯住了神娃的仙台,额骨光华炽盛,射出一道神识,照射进了仙源内,没入孩童的仙台中,要一探究竟。

    在场的很多准帝都同样如此,追溯其根本,实在是生而为圣太令他们震动,故此要一窥跟脚。

    他们进入其识海,那里茫茫如一片汪洋,广阔无边,且晶莹炫目,非常的祥和。而在这海中央,有一座耸入苍空的高台,光辉万丈,巍峨惊人。

    这是那个孩童的仙台,璀璨而炽盛,犹如神玉打磨而成,来到这里后让人几疑登临了仙域,充满了神圣气息。

    虽然很惊人,但是走到了准帝,也并不是特别在意,只是留意这个孩子的记忆,是他识海的初始地,也是最重要的灵识片段。

    在这一刻,他们的耳畔传来了无尽的哭泣声,像是成千上万人在哭嚎,响彻云霄,这个世界都在动荡。而这仅仅是开始,随着时间的流逝,那哭声越来越大,人数迅疾增多,到了最后,像是苍茫大地上的众生都在恸哭。

    接着,各种奇怪的声音响起,若神鼓擂动,似丧钟哀鸣,震颤了九天十地。

    天鼓、丧钟、众生的悲音……所有这些交织在一起,神秘而又诡异,让人发毛。

    最后,他们来到最深处时,听到了各种祭祀音,像是上古的圣皇在下葬。种种迹象、诸般异常,总让人觉得很不一般,心头压抑、沉重。

    “一个至强者的葬礼,一个无上神朝的落幕,真的是盛大的景况!”

    将神识从仙台之中抽回,在场的准帝面色不能够平静,“这个孩童,究竟有怎样的跟脚?”

    “天庭!帝尊!”太易如此回答。

    “难道是帝尊的子嗣!”很多人惊讶,做出了这样的猜测。

    “不……古史记载,帝尊没有后裔留下,一人独尊一个时代!”殿中,有一尊准帝反驳。

    “这可不好说……说不定是私生的子嗣呢……”有人不认可,“像是不死天皇都有至少两任天后,还不准帝尊折腾出一个私生子出来?”

    “若真是子嗣,天庭崩毁,但是核心尚存,成为了神组织,怎么说也当是在那里面,怎么会流落到外面?”

    众人各执一词,兴致勃勃的讨论各种八卦的可能,看得太易眼皮直跳,心中感到一阵纠结。

    “你们不用这样瞎猜了,与帝尊有关,不过不是他的血脉,而是那仙鼎的神祇,挣脱了桎梏,化形而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