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遮天之万古独尊 > 第四百三十八章 法旨演轮回,道祖封灵宝(二更合一)

第四百三十八章 法旨演轮回,道祖封灵宝(二更合一)

作者:星之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一道光,割裂了黑暗与光明,划破了时间与空间,就这样出现!

    这是一场惊变,在灵宝天尊坠入地府、展现至强攻伐之力的时候发生,伴着那个声音,有一道神光横贯万古星河,夹杂着一个形体朦胧的存在,在此地降临。

    那个东西被无尽的秩序神链包裹了,看不清真容,但是自有一股磅礴的气息弥漫了开来,任何人的元神感知到,都像是在面对一座永恒的丰碑,有一种至高无上的大道气机。

    “轰隆隆!”

    随着它的出现,这一片星空万道在律动,生命与死亡的力量在共鸣,像是生死的源头。纵然是灵宝天尊,这个时候都被影响到了,身躯有一些晃动。

    他没有再驾驭杀阵,打出绝世攻击、将诸多的准帝抹杀,反而是开启杀阵,四柄杀剑排列,血煞气漫天,将自身护住,不为杀敌,只为自保。

    杀阵开启,剑气无尽,有尸山血海的异象出现,在阻挡直接射向他的那一道光。

    剑气至强,劈碎了那一件飞射而来的东西外面的秩序神链,露出其中的存在,那是一张古朴的纸张,像是一本书上撕裂下的残页,很陈旧,有些破损,上面有字,个个灿烂,照耀星空。

    它带着至高的道则,有一种大威严,像是一尊大帝的法旨降临!

    不,这不能够说是大帝的法旨,因为在那一页纸张的面前,没有什么可以阻挡,灵宝天尊开启的杀阵不能,斩杀而来的无尽剑气也不能。这些都是极道的存在,但是在面对这一方法旨之时,都是起不到丝毫的作用!

    可以毁灭星河的大道法则攻伐到其上,却是撼动不了,反而是先溃散了,就像是其自身的存在被人彻底的克制。

    “这不可能!”冥皇殿主见到这一幕,面色大变,他对于灵宝天尊寄予了厚望,怎么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杀!”他很果断,催动死亡战戈,刺破苍穹,要洞穿那一张法旨,将其毁掉。死气如海,这一刻像是湮灭了大千世界,令万古成空。

    与此同时,灵宝天尊发出一声嘶吼,手执杀剑,这一次不是斩出剑气去阻挡,而是以帝兵直接斩下,进行最恐怖的碰撞!

    其中剑锋之外丝丝缕缕泄露而出的剑气,每一缕都可以斩碎一条星河,铺天盖地,镇压而下。

    这样的一击,毁掉星空、开天辟地,根本就不在话下,绝对是惊慑九天十地,如一个真实的宇宙压来,要以无上世界法道镇压,将那一张法旨化成齑粉。

    “轰!”

    而那一张法旨,在这一瞬间也变了,变得十分恐怖,上面几个字大放神光,照亮天宇,纵然是远处的人也可以看清,那是四个字——他化轮回!

    这是以血液写成的,有混沌的力量,流露出一种让人难以理解的气息,无论是谁看到,都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既是恐惧,又有期盼,复杂至极。

    那是混沌体的血,带着一种至强的大道的意境,被人在昔年得到的生死簿的那一张残页上写下!

    几个坐镇紫霄宫的顶尖强者,拿着姬寰宇曾经留下的混沌血,沾着它在那张残页上写字,演绎本尊那种他化轮回的大道!

    面对一尊天尊郑重的出手,那血液流动大道光,有一种至高的脉动,虽然力量并不是很强大的,但是那种道的玄妙,超出了世人的理解。

    “他化轮回!”

    当杀剑斩下,与纸张碰撞,那上面的血字也与生死簿的残页共鸣了,一道声音骤然传出,震动了天上地下,仿佛天帝君临,威严无比,宏大之极。

    那残页为昔日铸轮回的至强者所留,而今姬寰宇也是悟出自己的轮回之道,两种轮回的大道在此刻共鸣,像是借来往昔那个人的力量,让轮回在这一个时代降临!

    它腾起刺目的光,撕裂苍宇,有一股莫名的气息在弥漫、在传荡,惊破人间亿万里,无远弗届,席卷了万古星空!

    法旨之上,飞出成千上万的符号,铿锵作响,如刀剑齐鸣,化出一束又一束光飞出,那种光芒比诸天星月聚在一起还要璀璨无数倍,气息强到了极点,杀气惊古今,照亮了古今未来,成为一股巨大的洪流冲击向前!

    一种冠绝诸天的无敌大道在此演化,生与死的界限被模糊,玄之又玄的大道秩序笼罩了一切!

    这种道,代表了大宇宙的轮回,也是一切扭曲生死秩序的亡者的克星,对于他人或许没有什么太出彩的功效,但是针对那由死通灵的人物,纵然是盖世高手,也在克制之中!

    那张法旨带着生死轮回的无上道韵,径直向前镇压,即使灵宝天尊手执绝世杀剑斩下,但只要自身的特性不更改,就会引动这张残页内蕴的力量,将其化解,不能够动摇分毫。

    冥皇殿主手执死亡战戈,秩序神链缠绕,轰击法旨,但是那神链却断裂,化作虚无,连他本人都是被重创,被轰进无尽星河中!

    “吼!”

    灵宝天尊吼啸,他动用全力去阻挡,大道冲击,宇宙星空崩塌,但是那张法旨始终不动不摇,压碎万古青天!

    秩序神链粉碎了星空,在抗击那张法旨,可惜在这个时候,那张法旨之上流转一种玄妙的大道,与灵宝天尊的极道法则之中的部分道果共鸣,那是经历了由死转生的洗礼所带来的本质,现在成为了破绽,不攻自破!

    到了最后,灵宝天尊黯淡的眸子之中都闪过了一丝惊惧,像是对于那张法旨的恐惧,转身就要离开,一步迈出,时空错乱,可以抵达宇宙边荒。

    “嗡!”

    那张法旨拥有一种至高的伟力,执掌着时空与轮回,镇压一切,且那内蕴的力量爆发了,封锁了灵宝天尊的退路,更是一点点的镇压了这一尊盖世天尊的道与法!

    最终一切都落幕,一张法旨沉浮在天尊的头顶上方三尺处,垂下无尽大道光,带着轮回往生的道韵,笼罩着这一个由死亡而复生的天尊。

    而灵宝天尊则是被封印了一般,眸子之中的光彻底的熄灭,元神像是寂灭了,没有丝毫的波动,但是内蕴的力量丝毫不减,整个人像是陷入了最深的沉睡。

    一张法旨,镇压一尊回归了巅峰的天尊,这一幕简直就是神话一般,若是传出去,绝对会震动古史!

    “这是什么东西?像是至强者立下的法旨……”远处,几尊准帝都目瞪口呆,其中神组织的准帝仿佛是梦呓一般,双眼之中充斥着极度的不可置信。

    “什么样的人书写法旨,能够有这样的能力,可以镇压神话时代的绝世天尊?”黄牙老人不能够淡定了,“这超出了常理……遍数古今无一人!”

    “不……这不是力量的压制,而是那种大道的内涵……”容成氏面色凝重到极点,“他化轮回……这是在说掌控了生与死的轮回吗?”

    “难道这世间真有轮回?”那尊主神轻叹,“或许有轮回的事,但是说到轮回的人……从来未有过证明,不能当真。”

    他的眸光闪烁,盯着那一张垂下万缕大道气的纸张,感受着那种可怕的脉动,“这张‘法旨’,是用至高的道为笔、以无上强者的血液为墨写下的,涵盖时空轮回的奥义,可以克制一切生死之间徘徊的生灵。”

    “唔……那种大道虽然玄妙,但是力量并不强,当是做不到镇压复苏的灵宝天尊啊?”他有些疑惑,看不清根源。

    “是那一张纸,内蕴了特殊的道与法,至高无上,与其共鸣,才发挥了这种能力,封禁一尊天尊。”容成氏认真的推演,道出了自己的观点,“恐怕,那一张纸的来历,极度的不凡,看起来像是从一本书上撕下来的,即使是这样,仍然有如此威力,实在是……可怕!”

    “莫非……昔日完整之时,是一件至高无上的仙器吗!”

    “岁月葬下了一切古史,神话之前不可追。仙钟、荒塔,至今来历难以完全洞悉,谁知道在哪一个地方,有昔日尘封的洞府,蕴藏了无上的仙器?”

    “刚才是谁出手,将其封禁的?”那尊主神有些疑惑,“雷霆一击,镇压一切,这不是我们这些势力的手段。”

    “我们都各自清楚自家的底蕴,唯一不清楚的,不就是那紫霄宫吗!”白泽准帝冷笑,“说不定,便是他们出的手,或许早就已经来到了此地,静观我们血战,想要坐收渔翁之利呢!”

    他的话音之中有着愤懑,盖因之前被灵宝天尊一剑剁死的两个准帝,都是他昆仑遗族的人,真的是一场大不幸。

    “道友……话可不能乱说……”一道身影划破星空而来,降临到此地,正是姬寰宇执掌杀戮的化身,唤来了紫霄宫中的援手,封禁住了复苏的灵宝天尊。

    他们付出的代价可不小,混沌体的血液也就罢了,那张残页可是天上地下仅有一份,是无上至宝,不然也不可能将一尊成道者封禁。

    那些血液是昔日所留,以待万一所用。若是本尊他日战死,姬家便会开启出,用永恒古星的手段进行培养,造出拥有部分混沌本源的生灵,延续征战禁区的重任!

    “我紫霄宫只是不参与这场不死神药的争夺而已,但并非不关注,否则怎么可能及时的镇压这场行将爆发的尸祸?”他神采飞扬,绝口不提暗中算计、拿他们试阵之事,“难道靠白泽你这个战斗力只有五的家伙吗?”

    “你!”白泽大怒,手中震动时间之钟,扰乱周围的时空,想要动手,却先一口鲜血咳出,那是先前对决天尊所受到的创伤,即使只是余波,也要了他大半条命。

    “咳咳咳!”

    白泽咳出了几大口血,吞下了一株药王,快速的治愈伤势,勉强恢复几分战力,而后死死的盯着身前的人,“你们不想参与这场争夺,那么极道杀阵可否拿出?莫非是想要一个人独吞吗!”

    第九化身盯着白泽准帝看了一眼,而后微笑,“想要灵宝杀阵……好,我现在便给你这个机会,只要你敢来碰。”

    他一道神念震出,那张法旨在这一刻收敛了波动,竟是真的给了白泽准帝机会。

    白泽将信将疑,试探着去取归于天尊轮海之中的极道兵器,然而在这个时候有惊变发生,那天尊的神识恢复了,极道法则震动,一柄杀剑直接斩出了至强的剑气!

    能够封禁灵宝天尊,还是那张残页有主要的功绩,但也做不到镇杀,只能是封禁而已。现在解开束缚,等若是令其回归了自由。而敢向一个大帝伸爪子,会是怎样的结果?被砍死都不奇怪!

    白泽及时的将时间之钟挡在身前,要挡下这一击。

    “当!”

    一声钟响,那口时间之中巨震,音波惊世,震动大宇宙。纵然有帝器阻挡,白泽准帝仍然是经受不住那种余波,身躯几乎爆碎,与帝钟一起向着远方飞出,划过星河,如同一颗流星。

    “轰!”

    与此同时,灵宝天尊的体内有无尽符文冲出,于刹那排列,成就大阵,冲天而上,要反镇压那张法旨!

    “没用!”

    一种轮回的道震动,令那些符文轻颤,出现破绽,而后重新的将灵宝天尊封禁,才算是平息下来。

    “除非能够拥有绝对的力量,否则一旦要取帝兵,便是打破了原本的平衡,引来天尊一击。”其余的人看清了情况,“更何况,原主未死,帝器怎会听他人的号令?”

    “不错。”第九化身点了点头,而后抬头看向远方,“想逃?”

    一道炽盛的神光从指尖射出,洞穿星河,轰击在了一道身影之上,打断了他横渡星空的动作。

    那是冥皇殿主,在先前对决那张法旨不敌,而灵宝天尊更是被镇压之后,他便知道大势已去,想要遁走,没想到被人发现了。

    而一旦暴露,他就无法生离,因为对面想要他命的人太多了。

    “可惜啊……我多半走不了了……”他没有太多的绝望,像是看淡了生死,双眼紧紧的盯着那一张封禁了灵宝天尊的法旨,突然大笑,“原来如此……”

    他转身看着第九化身,“生与死、轮回……你们紫霄宫掌握了这种力量,注定跟我地府是不死不休的结局。”

    “我地府当尽起至强高手,将你们的道统杀到彻底的崩灭!”他的话音之中,带着无尽的杀机,昭示着一种决心。

    “我们无所畏惧……一个地府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一口魔罐慢慢的升腾而起,垂下乌光,“地府注定要灭!”

    “只要这世间没有长生与不朽,我地府当永存!”冥皇殿主发出怒吼,手握战戈,绽放自己生命最后的辉煌!

    “杀掉他!”神组织的主神大喝,携怒出手,仙鼎轰碎星空,砸在死亡战戈之上,爆发可怕的碰撞。

    这一次,他可以说是亏大了,无论是不死神药还是天尊帝器都没有得到手,仙鼎之上又被砍出了几道巨大的裂缝,自身还受到了重创,需要漫长岁月的调养。

    这样的情况下,他对于一切的源头——地府怎么能不恨?真的是要将其挫骨扬灰才能够平息心中的怒火。

    “杀!”

    其余的人都一起动了,向着冥皇殿主打出了绝世的攻伐,粉碎了这一片星空。

    “轰隆!”

    帝兵疯狂的碰撞,那死亡战戈以一敌三,遭到了重创,锋刃都崩裂了,出现了豁口!

    那里面的神祇疯狂,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极道法则在冲杀,秩序神链在横扫,要毁掉一切敌。

    然而,这一切都无用,其余的帝器共进,便是无解之局!

    这个地方陷入了大破灭时代,一切都被震碎了,各种光飞舞,帝道法则震动,几尊准帝怒吼,进行殊死搏杀。

    “轰!”

    死亡战戈被击飞,冥皇殿主真身遭到了帝器的轰鸣,当场被杀到身躯爆碎,只有一颗头颅,但是却在发出大笑。

    “地府是众生的归宿,我等着你们同坠其中!”

    他的元神之中冲出一道光,带着自身的记忆,关于这里发生的一切过程,没入了死亡战戈之中,烙印在神祇上。

    而后,他直接活祭了自己,燃烧所剩不多的精气神,化作一道精气,让帝器的神祇增添一点力量,令其带着最关键的东西从这里冲杀出去!

    战戈疯狂的爆发,迸发出了刺目的光,近乎是自保般,在这个地方发动攻击,将一切都杀到粉碎,天崩地裂,鬼哭神嚎,带着几件帝器在它身上留下的痕迹,落进了虚空深渊之中。

    它将会进行无止境的时空漂流,不知道何时才会重新返回到地府之中。

    ……

    “又是一尊准帝落幕……”看着残破的战场,容成氏轻叹,“此行无功,倒是有三尊准帝战死在这里……”

    第九化身嘴角微翘,却没有说什么。星空之中一片寂静,都在默默的调整,恢复自身的伤势。

    “他……你们紫霄宫想要如何处理?”神组织的那尊主神来交涉,看着灵宝天尊,“若是出现问题,便是波及大宇宙的可怕变故,比之黑暗动乱都不差多少。”

    “纵然最后能够镇压下去,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他立足在生死之间,是轮回领域的一个关键存在。透过他,能够洞悉很多东西。”略微的沉吟,“而今还算不上完整的灵宝天尊,虽然神识回归,且拥有了那一个人的极道法则,但是昔日灵宝天尊的记忆都消失了。”

    这是一具无上帝躯,拥有鲜活的生命,那重塑的元神掌控有原本的极道法则,甚至还有当初的战斗本能,然而那记忆却是无踪,像是灵宝天尊的涅槃,连记忆都斩掉了。

    “这是匆忙间造就,还算不得圆满,我要将其补齐,令其回归原本的记忆。毕竟神识为同一个存在,有三分希望。若是真能够回归原本的记忆,那就是一条另类的长生路!”

    “你们这是在玩火……”那尊主神变色,但是看着身前紫霄宫的准帝不为所动,也很无奈,“那么道友要将其带至何地?可否告知于我们,毕竟一旦出现问题,发生动乱,也可以及时的补救。”

    “昆仑祖地——帝尊铸成仙鼎的地方!”他一字一顿,“也是跨越万古而长存的养尸之地!”

    此话一出,星空都像是在动荡了,其余的准帝也将自己的目光转移了过来,面色尽皆动容。

    ……

    他们撕裂空间,降临到函谷关,随后没有过去多久,整片天地都在抖动,一个个空间通道开启,神组织、道宫、紫霄宫、函谷关,这几个大势力的准帝几乎都来到了这里,有数十位之多,强势围观灵宝天尊。

    先前那种天尊复苏的恐怖波动,惊动了这片宇宙的所有准帝,此刻自然会赶过来,一睹真实的情况。

    “这就是神话时代开创了九秘之一的天尊吗?果然是绝世强大。”道宫的砍柴老人轻叹,“将其送入昆仑山中,借此养尸,回归往昔的记忆,以此来探索一条另类的长生路吗?”

    “灵宝天尊了不得,纵然是有地府的助力,但是本身的生命之轮历经数百万年而不崩,元神之力也尚存,也是逆天了!”

    很多人都敬佩,越是走到他们这样的高度,越知道这样的难度,简直就是超越了人道层次的手段。

    “联手,送入成仙地核心!”

    他们手持仙珍图,进入了那昆仑山脉,来到了最核心的地方,用帝器小心翼翼的改动了一点阵纹,将这一个天尊葬在了其中。

    而后,更是施展大神通,令万龙吞吐精华,滋养其躯。在这个过程之中,他们像是感应到了恍惚的一种生死轮转的道韵,却又仿佛只是错觉一般。

    “此地果然不凡,有独到之处。”

    几个最强大的准帝眼中闪过几缕精光,但是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铭记那独特的道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