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遮天之万古独尊 > 第四百三十三章 破阵、渔翁与道友请留步!(二章合一)

第四百三十三章 破阵、渔翁与道友请留步!(二章合一)

作者:星之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诸多的准帝此刻动容,那张极道神图流动无量杀气,与先前的那四柄杀剑同源。

    这是一张由仙料炼成的阵图,刻印下了灵宝天尊的无上道痕,若与四剑相合,不是一般的法阵,而是一座真正可以杀伤至尊的大杀器。

    神图横空,在那颗生命古星上方沉浮,缓缓转动,气势磅礴,像是可以粉碎诸天万界,混沌雾霭飘起,可怕无边。

    阵图之中传出一种可怕的波动,它在所有的帝器之中都很特别,是法阵的最高体现,内蕴组字秘,可组合天下极道帝兵,排列在一切,形成无上神威,粉碎世间万物!

    这张杀阵图之中的神祇,显然对于这些准帝极度的不友好,因为阵图与四剑同出一人之手,先天就有所感应,杀剑吃的亏,它自然会想着找回来。

    “动手,镇压此图,夺得神药!”神组织的主神长啸,杀到那颗古星之上,残破的仙鼎发出璀璨的仙光,照亮这一片星空,向前进击!

    其余的强者也出手,五件帝器并进,可以粉碎世间万物!

    遭到这样突然的打击,那颗古星之上的诸多生灵都惊呆了,躯体不由自主的在颤栗,看向苍穹,感到难以置信。

    “这是什么样的威能?”古星的中央,是一片神圣的净土,是此星信仰力的汇聚地,称为神山。也正是这个原因,对于外界而言,这里就是神之彼岸,是极度超然的。

    然而,这一刻,早就没有了那种超然,纵然是其中的至强者也不过是大圣巅峰,面对准帝全力以赴的催动至强帝兵,也只有跪伏下去。

    “至尊器……准帝……”古星的主宰者的心中充满了恐惧与不安,却无力改变什么,看见帝兵粉碎苍穹镇压而下,只有一种深深的绝望。

    然而,面对攻伐而来的极道帝兵,那张杀阵图出手了,爆发无量杀光,里面的神祇复苏,朦胧之中阵图上有一道身影盘坐,传出阵阵的诵经声。

    “轰隆!”

    星空大震动,与此同时传来恐怖的剑鸣声,先前遁走的杀剑再现,带着滔天的血光而至,参与了战局!

    阵图在这一刻放大,像是遮蔽了苍穹,横贯了星河,而那四柄杀剑则是各据一方,分东、南、西、北而垂挂,分守四门,与阵图合一,完整了杀阵,实现了真正的天上地下无敌!

    在这一刻,杀阵成形,在场的诸强纵然为绝世的准帝,都感到一种极度的心悸,仿佛看到了尸山血海、仙人陨落的场景,眼前一片赤红。

    此地的气息彻底大变,完全不一样了,杀机入骨,惨烈气息铺天盖地,天地间一片血红,血腥扑鼻。

    整片星空全都被染成了血色,蒙蒙血雾流转,非常惊人,煞气滔天,杀劫无量。

    在不同的方位上,有四口杀剑悬挂,通体呈暗红色,流动出的杀气可怕而惊人,让每一个人都心惊肉跳。

    每一口杀剑上都有模糊的印记,记载了戮仙的可怕图痕,让人胆寒,那种气息扩散,寒到准帝的骨子中。它们是世间最恐怖的凶器,万劫不坏,传承到今天,造下了无边的血劫。

    剑阵完整,绝地已成!

    在场的准帝没有一个能平静的,四柄杀剑再加上阵图,代表了一种可怕的极境力量,古天尊曾寄希望于它,要想成仙!

    “轰!”

    四柄杀剑齐至,爆发出了璀璨的芒,劈杀而下,斩在成仙鼎的身上,发出了铿锵之音,引发激烈对抗。

    在神话时代的末年,诸多禁区至尊曾围杀帝尊,就用了此杀阵参战,曾与仙鼎碰撞。

    现在时隔数百万年,它们又再次对决了。可惜一方已经残破,而另一方没有了极道至尊的主持。物是人非,莫过于此。

    杀阵运转,在这一瞬间与五大帝兵碰撞,它非常可怕,将杀剑罗列在一起,攻防一体,粉碎万物,像是要毁掉这片宇宙。

    杀剑挂在四方,四道剑门皆混沌翻腾,每一次都劈出成千上万缕霞光,每一缕都足以切断一条星河,绝对恐怖!

    “轰隆隆!”

    那无尽的杀光横扫,将这一片星空打成了粉碎,化作了混沌,什么都不能留存,什么都要毁灭!

    它以一对五,大展神威,撼天动地,流露极道仙威,一道又一道剑气扫向四方,大战五件帝器!

    “组字秘的开创者,构筑出了无上杀阵中的代表,真的是可怕。可惜不是灵宝天尊来主持,无人通晓那种最繁奥的仙文与道痕,威力不能达到最大。”容成氏手中的九黎神图展开,像是熔炼了一个大千世界,无尽的剑气冲击,被尽皆容纳,掀不起什么太大的风浪。

    黄牙老人催动无量道碑,其上烙印的一条条道痕像是活过来了,有一种沧桑的道韵传出,更改了这一片天地的法道,镇压了一切的伟力。

    “灵宝天尊早已不在了,空留帝器在此,难道还能逆天吗!”妖庭的白泽准帝咆哮,时间之钟疯狂的震动,一条时间长河无始无终,横贯于杀阵之中,要打破这片天地的桎梏!

    “此言不错……”冥皇殿主的双眼之中是无尽的深邃,看着古星之下的大陆,有异样的光芒一闪即逝,手中的战戈刺出,死亡之气涌动,有一种轮回生死的大道,要令万物走向死亡!

    杀阵图强大而神秘,有大帝活着的部分逆天威能,可以更好的驾驭帝器,神挡杀神。然而在场的准帝,手中的兵器也不简单,都是大帝甚至更强者的遗留,丝毫不弱于杀阵图。

    纵然现在阵图占了上风,实际上却于在场的诸多准帝无损,兼之刚不可久,最终多半会被攻破。

    事实上,能够支撑这么久,已经是有人在暗中出手了,暂时转移了姬寰宇身上牵连的杀戮大道,与九天十地这数百年来的杀伐大势相合,将其推动到极致!

    这一个时代,是一个极度昌盛的时代,也是一个诸多准帝喋血的时代,几个潜藏在宇宙之中的大势力因为他而出世,并且一系列的因果纠缠,爆发了惨烈对决,死掉的准帝都有两位数!

    这种杀伐与毁灭,纵然只有一部分通过因果转移到姬寰宇身上,也是极度的浩瀚与可怕,催动这杀阵,等若是这片天地都在加持着,才能够令其硬抗近十尊准帝连带五件帝器!

    不过,能够走到准帝的,也没有几个简单,此刻稳守不出,互相支援,也是毫无损伤,静等杀阵自身出现破绽。

    然而,就在死亡战戈爆发无尽死气的时候,这一张阵图像是出现了异变,传出了阵阵的诵经声,多出了一种往生的气息,瞬间化解了那死亡战戈的威能与死气。

    且,四柄杀剑在这一刻爆发,同时指向了冥皇殿主,斩出了绝世的攻伐!

    “这是怎么回事?”在场的准帝都惊住了,感到不解,这个杀阵像是抽风了一样,主攻一人,瞬间就让冥皇殿主落在了绝对的下风,几乎就要将他力劈了,就算手持古皇兵都几乎无用!

    这不是兵器的不行,而是仿佛大道的克制,那种诵念的经文,像是专门克制死亡的大道,令帝器都受到了压制。

    而那经文,在场的诸强都不陌生,或多或少都接触过,只是不一定完整罢了。

    “度人经!”他们眸中闪过精芒,“竟然是这篇经文!”

    “当年灵宝天尊开创了这一篇经文,并无杀伐之用,却用心的推广到全宇宙,据传要镇压尸祸!”他们互相交流了一下眼神,“而今看来,并非空穴来风!”

    此刻,这篇经文的无上奥义被发挥得淋漓尽致,针对于冥皇殿主,几乎就要将其格杀在大阵之中!

    “既然这样,度人经就很有必要广为流传了,通过虚神界,传遍宇宙的每一个角度。”神组织的主神脸色变幻,若有所思。

    “你们还不出手帮我!”冥皇殿主长啸,此刻他浑身有一个个的血窟窿,那是被剑气洞穿的,将要支撑不住了,“我若先倒下,你们还有多少把握镇压这杀阵!”

    闻听此言,几尊准帝互相对视,眼中意味不明。他们虽然联手,但是实际立场并非是友善的,出了此地,多半还要分生死。

    “道友坚持住,等我们破开剑阵,一劳永逸!”他们催动帝器,全力出手,打向了杀阵图!

    冥皇殿主差点一口鲜血吐出,眼眶都要瞪裂了,看着要将其劈杀的剑气,感到绝望。

    “咚咚咚!”

    妖庭的白泽准帝则是很果断,选择动用帝兵前去救援。时间之钟被敲响,一圈圈的音波在星空之中扩散,所过之处一切都缓慢了下来,纵然极道的剑气也是如此,让冥皇殿主有了喘息的余地。

    杀阵劈杀向冥皇殿主,白泽准帝救援,而另外的三件帝器则是攻向了阵图,里面的神祇都复活,打出盖世的攻伐,要一举破开整个阵势,整个大阵都晃动了,要被破开!

    “轰隆隆!”

    关键时刻,整颗古星之上,一座最古神山出现炽盛光芒,骤然炸开,有无尽的光芒冲出,那是无尽岁月所积攒的众生的信仰之力!

    这种纯净的力量如汪洋一般汹涌,无以伦比,比之帝兵都不弱,太过庞大,自古至今也不知道积攒了多少神圣之力,今日彻底复苏。

    此刻它们全面涌动,冲向苍穹,融汇进阵图之中,令其中的神祇通体晶莹,有一种圆满的气机,像是要升华了!

    这件至尊器,在这一片净土之中存在了多久?那种时光可以追溯到神话时代,历经了数百万年。

    这漫长的时间之中,阵图始终为此星生灵所供奉的至高重器,一日又一日的膜拜,这样整整持续了数百万年!

    里面的神祇,在这样的念力的打磨之下,虽说无法化作仙器,但是也有了一种圆满之感,此刻无量念力加持,让其爆发,勉强再现大帝之威!

    “轰隆隆!”

    杀阵分割空间,转移了战场,将阵中的准帝移动到外界,而后四柄杀剑剑气合一,只有一道血色的剑芒,始一出现,令万物毁灭,向着前方杀去,所过之处,星空崩碎!

    “杀!”

    这些准帝也都拼命了,祭出自己的精血,让帝兵爆发极道神则,与杀阵碰撞,恍惚之间,像是有古之大帝在这里对了一击!

    ……

    “终于是到了这一步!”

    远远的,有一个年轻人与白色苍苍的老者并立,周围有欺天阵纹,能够瞒过准帝的感知。

    年轻人窥视着战局,此刻双眼射出仙光,“信仰神山崩碎,其上阵图也在对抗帝兵,已经无力他顾了!”

    “这是最好的机会!”他神情振奋,“就是此刻,动手!”

    “是!殿下!”那尊老者身披一件道劫黄金铸就的战衣,准帝气息爆发,带着年轻人击穿了一条空间,杀到了那株生命古树的旁边!

    若是平常,自然是做不到这一步,因为神山信仰之力不失,阵图长存,等若是极道守护,谁能从这里虎口拔牙?

    若是强闯,威胁过大的话,还会引来四柄杀剑的驰援,可杀万灵!

    年轻人先前就差点栽在这里,终究是痛定思痛,借力破局。

    “轰隆隆!”

    阵图虽然离开,但是此地并非完全是善地,早已被过去神域的高手打下了深深的烙印,可演化盖世的攻伐。

    剑气纵横,为昔日参悟灵宝阵图演化出的手段,是准帝级数的法阵。

    不过一道璀璨的黄金光爆发,炽盛如骄阳,横贯天宇,灿烂到让人窒息。更有准帝的气机完全爆发,撕裂了所有的守护。

    准帝法阵,怎么可能挡得住一尊手持帝兵的准帝!

    那法阵被打爆,显露出其中的那株神树,满树碧翠,闪烁神辉,无尽生命精气澎湃,让这片天地都化为了仙土,流光溢彩,分外祥和。

    这是生命古树,为不死神树,可为大帝续一世命的无上重宝!

    那颗古树早已通灵,此刻感应到危机,有一种晶莹的光芒闪烁,要飞天遁地而去。

    就在此刻,一根树枝摇晃,持在年轻人的手中,与那古树同源,震出一种力量,在传递着什么信息。

    那神树之中的意识像是思索,而后做出了决定,拔地而起,飞入了年轻人的手中。

    “神树有灵,曾属于我父,当年我亦在其下出生,而今又回到了我的手中。”年轻人似乎有些感慨,“此行已经圆满,该走了。”

    “否则若是杀阵被破,五件帝器压制,想走都走不了了。”他打量着星空之中的杀伐,至强一击的碰撞已经要落下帷幕。

    那个白发苍苍的准帝点头,击穿宇宙,开辟出空间通道,带着年轻人离去。

    ……

    “轰!”

    巅峰大对决,帝兵都复苏了,杀到了疯狂,星空崩灭!

    然而双拳难敌四手,纵然为帝阵第一,而今也被击破,大阵崩开,杀剑四散。

    “剑阵一破,前方再无阻拦,神药当入我手!”白泽准帝长啸,时间之钟震荡,没有理会黯淡的阵图,而是向着生命古星而动。

    “道友,天材地宝有缘者得之,你又有何德何能?”一块神碑砸下,大道神音轰鸣,像是要镇压万古星空。

    “轰隆隆!”

    两件至强的兵器撞击在了一起,声势浩大,帝道法则在碰撞。

    “锵!”

    一柄战戈挥舞,要挑向杀阵图,这是冥皇殿主在出手。此战他看出来了,灵宝天尊的道统对于地府而言威胁实在是太大,可以说是动摇了他们的根基。

    不死神药可以不去争,但是这杀阵与四剑必须得到!

    否则,若是日后被用来对付他们,真的是后果堪忧。

    “道友且慢!”神组织的那尊主神砸出了手中的残破仙鼎,绽放霞光,击歪了死亡战戈,不让其得逞。

    “杀阵被破,我们都有出力,唯独道友付出最少,无论怎么说都应该是我们选择,轮不到道友。”

    “你若阻我,唯有分生死而已!”

    “何惧一战?”

    那尊主神眸子深邃,有星河幻灭,此刻强势出手,要将阵图夺到手中,这会是日后对付地府的终极大杀器!

    “何方鼠辈,竟敢如此!”惊怒的声音在星空之中响起,那是白泽准帝的咆哮,他毕竟修为胜出一筹,挣脱了与容成氏、黄牙老人的纠缠一瞬间,却看到了令他疯狂的东西,那株不死神树竟然消失了,原地只有那种气机残留,还有一种极道的脉动,显然已经被人捷足先登。

    “追溯时光!”那口时间之钟震荡,荡出时间的涟漪,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再现,得见了方才的两人。

    “道衍神衣……道衍一脉!”白泽准帝都要抓狂了,“你们这是在找死啊!”

    “将这一片宇宙翻过来,本座也要将你们挫骨扬灰!”

    “竟然算计我们。”其余的人脸色也不好看,事情发展到现在,一切都明了了。

    道衍一脉的高手,单独无法攻破天尊杀阵,为了实现目的,以不死神药来引动诸多古域强者而来,甚至他们也在算计之中,最终全都成为了他一人的利器。

    他们虽然早有预感,知道有人在谋划,但是他们有自信,无惧任何人的布局。没想到会有人火中取粟,最终还做成了。

    不过,现在他们虽然愤怒,但是没有立即离开,而是仍然留在原地,进行争夺。因为,那灵宝杀阵方才的表现是有目共睹的,没有人会轻易放弃。

    不死神药,主要是用来续命,但是阵图之中的奥秘若是参透,可以令他们道行大进。

    “一人一部分如何?”黄牙老人眼睛转动,提出自己的意见。

    “本座不同意,各凭本事罢!”地府的冥皇殿主此刻变得很强势,要将杀阵尽皆收入手中。

    ……

    一条空间通道连通向宇宙深处,两个人从中走出,为道衍一脉帝子——道一与其护道者,这名帝子此刻很放松,毕竟是完成了自己的心愿。

    “我们要潜伏很长一段时间了。”他发出轻叹,“这些大势力很快就会全宇宙通缉我们,我们只能避其锋芒。”

    “话说起来,虚神界沟通大半个宇宙,对于我们实在是一种大麻烦。”道一说道,“只能远行宇宙边荒,进行潜修了。”

    “帝子无需过多担忧,”那名准帝开口,“而今收回了大帝当年的神药,以帝子您的潜力,借此修行,足以走到准帝巅峰境界,半只脚踏入大帝。”

    “到了那个时候,纵然还是不敌那些内中有帝级战力的势力,但是自保还是轻而易举的。”

    “这点我当然知道,只是有些不甘心罢了。”这尊帝子道,“好了,我们走吧,进入虚神界不曾覆盖的地域,等风声消停再说。”

    他们打开一条空间通道,要就此离开,然而这个时候有一道身影,在一步步的横跨无尽星河而来,身周有时空的碎片在环绕,气血恐怖,压盖乾坤!

    “道友请留步!”

    五个字被说出,响彻星空。初始的时候,那道身影尚在无尽远方,当“道”字一出口,便迈出一步,没有什么声势浩大的景象,但是万古星河却仿佛尽在他的脚下,一步便可跨越漫长的星域。

    一字一步,当说完这五个字,整整走出了五步,来到了他们的身前!

    这个时间很短,但是对于准帝已经足够了,按理说他们完全可以冲进空间通道离去。然而,可怕的是,当这个人一出现,这一片宇宙的时空就像是凝固了,他们如同琥珀之中的虫子一般,被禁锢在那里!

    纵然那名准帝老者爆发身上的帝器也无用,极道法则被人化解于无形,导入未知的时空,根本就挣脱不了!

    这个骤然出现的强者,绝世可怕!

    “紫霄宫——宙空准帝!”

    那名道衍一脉的护道人认出了来人,这是名动宇宙的强者,根本不是他们现在对付得了的。此刻他很果断,直接拼尽全力,动用了这一生最可怕的力量与法则,让帝兵发威,开辟出一条混沌裂缝,要直接冲进去,就此逃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