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玄幻小说 > 遮天之万古独尊 > 第四百二十二 道门传承,见黄帝

第四百二十二 道门传承,见黄帝

作者:星之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敢问道长大名?”

    “贫道以前有个名字,叫宁封子。”这尊道门的准帝说道。

    “宁封子。”宙空听到这个名字,若有所思,这是一个熟悉的名字,前世便有过听闻。

    那是一个记载在列仙传上的人物,“宁封子,黄帝时人也,世传为黄帝陶正。有人过之,为其掌火,能出五色烟,久则以教封子。封子积火自烧,而随烟气上下。”

    这是黄帝时期的人,为黄帝时世代相袭掌制陶之事的官。有人来拜访他,替他烧陶窑的火,能够冒出带五种色彩的烟。后来那人把这个方法教给了封子,封子把柴火聚集在一起来烧自己,身体能随烟升降。

    神奇宁封子,玄妙出自然。身熔大火炉,气畅五彩烟!

    而今看来,这不是简单的自焚,多半为业火炼金身,踏破准帝境界的关卡。

    事实上,能够在古中国的记载中留名的,而且还跟长生与仙扯上关系的,没有一个会是简单的货色,放眼宇宙之中,再怎么说也能够称为一方霸主。

    不是大圣,就是准帝!

    “话说回来,黄帝、炎帝、老子、释迦摩尼取得的成就我不奇怪,毕竟与昔日的帝有关。但是别的人……怎么会出现这么多的高手?”宙空心中有一些不解,毕竟若是将容成氏、广成子之类的算上,遮天世界的古中国就了不得了。

    且这还不是结束,往未来去看,这颗星辰之上还诞生了一尊另类成道者——葛洪!

    便是那著下《抱朴子》的葛洪,修为堪称是惊世的。

    他为葛玄的侄孙,一门两尊绝世高手,都在准帝之上,这样的质量,纵然是无上圣地都没有。

    “这真的有些不讲理,准帝高手都扎堆了。”宙空的心中在嘀咕,“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在这青帝坐化以来的时光,这一颗古星真的是爆种了,准帝一尊接着一尊出,那种外挂级人物不去说,什么葛玄、葛洪、容成氏……乱七八糟的,真的不下两位数!

    而且,要知道关键的一点,那便是在羽化神朝将成仙鼎送来此地修复后,这一颗古星的天地精气就一直被掠夺,只进不出!

    就实际而言,整颗古星的修行环境是在不断的下降的,大道越来越高远,修行艰难!

    等再过个几百年,这些道门的炼气士,也抗不住那种环境,舍弃此星而离开!

    叶凡从北斗回到此星的时候,都要承认,这一颗古星的修行环境,比之北斗都要艰难。当然要是在这其中修行,也容易铸下最坚实的道基。

    地球的高手离开,集体搬迁,结果看中了飞仙星上的那条仙路,直接打上去,跟昆仑遗族掐了一架。或许没有胜,但是也绝对没有输,让整个遗族承认了他们,在飞仙星上独霸一方!

    “这个所谓的‘炼气士’……究竟有什么玄妙?”宙空心中思索,“这跟道门的牵连……”

    炼气士,为先秦之前的修士的称呼,其中多以道门的高手为主,不能不让他为之思量。

    还有更关键的一点,这颗古星的强者,都有极其明确的目标,将仙路认定在飞仙星上。就事实而言,那条路也是要比北斗靠谱很多。

    这就是一个很奇怪的情况了,要知道纵然是大帝都会选错,整整十一个禁区的至尊选择了北斗,而他们这些准帝级数的修士、连争仙路的战力资格都没有的人,却是选择了一条正确的路!

    虽然很多人打了一次酱油,仙路之上连出场的机会都没有,最后还是老子和释迦牟尼打进去。但是若不考虑自斩一刀的强者话,他们就成功了!

    这样的情况,着实是……诡异!

    想到这里,宙空也就直接询问了,“你们以一颗古星的力量,便可位列宇宙五大势力之一,真的是让我佩服。”

    “虚神界中有流传,你们都是道门的修士,不知这个‘道门’何解?”

    “吞霞食露,一生向道,这样的人,便算是道门中人了。”宁封子道,“道门是一个很广的概念,自古便有。不过,在神话时代被人正式的命名,算是开辟者。但是就实际而言,没有真正的掌控者。古史上,不知道多少帝者,都是其中的一员。”

    “如那神话时代的九大天尊,便被人们看作是道门的修士。”这尊道门的准帝道,“当然,或许其中有所谬误,但也可以说明道门包含之广。”

    “与那佛教皆尊阿弥陀佛不同,道门求己身,令自身成仙,鲜有信奉他人者。”

    “原来如此……”宙空点了点头,随后笑道,“不过,你们这一群扎堆的道门修士,也算是强的过头了。”

    “要是整个宇宙都如此,真的是一个‘道’字震九天!”

    “我们这颗古星是特殊了点。”宁封子道,“虽然道门没有真正共主,但是有一点无疑,神话时代的一尊至高天尊——无量天尊,为其正名,算是开辟者。”

    “这尊古天尊,尽管相隔了万古,往事难以追寻,但是后人从蛛丝马迹之中去寻找,还是能够发觉他的非凡的。”

    “这颗古星,便是他的崛起地,在古星之中铭刻他的意,流传着他的修行的思想。某种意义上而言,虽然相隔无数时光,我们勉强算是他的法统之一。更兼之别的至强者的道统传到此地,造就了这种辉煌。”

    宁封子与他谈古论今,道出一些在他看来无关紧要的往事,但是这一刻,宙空的脸色都在变幻,眸子收缩到了极点!

    “道友,你这是怎么了?可有什么不妥?”这尊道门的准帝看着他变化的神情,有些疑惑。

    “没有……我只是感觉到一种同源的力量的呼唤。”他转移了话题,眸中射出神光,洞穿虚无,像是看到了一个至高的存在。

    他们此刻来到了一尊古朴的宫殿之前,一砖一瓦,都烙印着岁月的痕迹,有一种沧桑之感,像是看淡了万古的时空。

    “原来已经到了火云宫……”宁封子恍然道,“那么,你与黄帝的见面,我便不打扰了。”

    他缓缓的退下,此地剩下宙空一人。

    “进来吧……”一种召唤,在他的心中响起,让其踏进宫殿之中。

    那是属于血脉的共鸣与牵引,空间的大道在他的身上不由自主的绽放。

    宙空,掌握时空之道,甚至在他的身上还熔炼了姬寰宇自身属于虚空大帝的血脉。可以这么说,在他的身上,担负了姬家的因果。

    日后与禁区的对决,若是本尊不出,他在九大化身之中定然是第一个顶上去的。不为其它,只为了断那昔日的恩怨。

    宙空推开了紧闭的大门,像是开启了一个时代的门户,这是两个不同的时代的人的见面,一个是荒古的帝,一个是现在的准帝强者。

    大殿之中很是空旷,没有什么奢华的装饰,唯有一种大道至简的道韵。

    殿中,只有一个人,一口棺。平平凡凡,却有一种岁月沧桑。

    宙空的血液在轰鸣,那静坐在殿中的人,看起来很普通,没有一点出奇之处,谈不上英伟,但却有一种让人觉得心安的气质。

    平平淡淡,普普通通,朴实归真。

    虚空大帝!

    或者说,应该是黄帝!

    他与姬家遗留上的画像一模一样,但是却有一种别样的神采,一种无形的威严与正气震慑人心。

    他的形貌,与宙空十分相似,可以说是有七八分相像。当然,这也是正常的,姬寰宇本身是血脉返祖,比肩帝子,那种基因始终存在着。

    往昔,混沌体压制一切,更胜帝血一筹,故此不显现出来,与其前世相貌所一致。到了宙空这里,熔炼了那本尊的返祖之血,更是精研宙光虚空之道,自然与虚空大帝形貌相似。

    黄帝依靠在石棺之上,静静的看着宙空,感受着血脉力量的共鸣,明了了身前人的跟脚。

    “黄帝……”宙空行大礼,既是血脉的因果,又是对于其前身——虚空大帝的尊敬。

    “姬家么……”黄帝不知想到了什么,发出轻叹,“其实,我不是昔年的虚空大帝,虽有血脉的牵扯,但你也无需行如此大礼。”

    真正的虚空,早已逝去了,帝尸葬进宇宙中,死前还带上了两个禁区的至尊。在其死后,棺曾坠落地球,亦于棺中养尸成灵,留下黄帝名,后又启棺离去。

    正如他所说,他已经不是昔日的大帝级强者,同荒古岁月早已斩断关系,是新的个体生命。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虚空大帝不可能出现了,这只是他们的躯体,而非真正昔日的人,岁月逝去,元神已死,生出来的元神彻底不一样,只有其形而已。

    尽管这些人从生前的古棺遗物中得到了经文手札印记等,但依旧不可能唤醒过去,没有前世再现的可能。

    除非,有人能够让轮回降临到这红尘之中!

    “无论如何,不管是虚空,还是黄帝,您的品德都是毋庸置疑的,值得我郑重以对。”宙空的脸色无比肃穆。

    虚空大帝遭遇了最为可怕的一世动乱,一个人血战八荒,付出的最多,直到血流干,战死域外,给七大生命禁区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即便他死去了,也让人敬畏,更是让各族感恩,至今都在思念他的好,悲恸与祈祷,希望这位人族大帝能够活过来。

    他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绝对值得众生感恩,永世叩首、膜拜,他用生命护住了一世,最终血洒域外。

    至于黄帝……观身旁时常携带的那一口棺便可知,其常年闭于棺中,只因当年虚空大帝的肉身有极大的创伤,虽然产生了灵识,是一个全新的人了,但是身体依旧,过去血战八荒,留下的暗疾还在,需要神灵古棺镇压、滋养,甚至还要借助旧敌的精血,来洗礼肉身。

    毕竟,他依旧是帝体!

    他有着不轻的伤势在身,然而就算是这样,百余年前那地府、神庭的准帝谋算仙土之时,他也是挺身而出,带着伤去征战,为饮恨在仙土之中的生灵报仇!

    更是与昆仑遗族、地府至尊,在宇宙边荒对峙上百年!

    在姬寰宇不曾出现的时间线上,北斗成仙路黑暗动乱也不曾退缩,直至战死在那里!

    面对这样的人物,宙空怎么会不敬佩?

    扪心自问,若是他,面对难以阻挡的大势,在有退路的情况之下,多半会选择量力而行,很难有这样舍弃一切为众生的心态。

    无始曾言“天下无圣”,意指世间难寻那道德品性完美无瑕的人,没有这种圣贤。

    而在虚空大帝的身上,宙空却仿佛看到了一尊真正的圣,行走在这红尘之中!

    “可惜啊……”他的心中轻语,“无始大帝所言,却也不假,这天下……无圣!”

    纵然真圣降临,这有缺的天地也容不下!天地有损,人亦有缺,无暇必毁!

    所以,虚空大帝活着的时候征战,死后复生也征战,最终战到血与骨都凋零!

    为了众生而活,平定动乱,到头来却没有一个圆满的结果,英雄落幕,真的是一种万古大憾!

    两个人一时沉默,半晌之后,黄帝才开口,神色平静,“你……来这里见我,是想做什么?”

    宙空的到来,帝血的悸动,仿佛唤回了他昔日的忆,看着宙空,像是对着晚辈一般,收敛了往常的威势,没有一点的至尊样子。

    “我此行,有两件事要做。一为公,一为私。”宙空道,“都需要与你们这里拿得了主意的至强者交谈,故此来见您。”

    这个函谷关不比其它,有帝尊与灵宝天尊的阵纹交织,且镇守在这里的准帝太多,更有巅峰准帝,无论是硬闯,还是潜入,都是十分的困难。

    本来娲皇若在,靠着她的面子还是可以畅通无阻,只可惜这一尊女皇不久前闭关了,连带女娲都消失无踪。

    好在,虚空大帝的帝尸通灵,化为黄帝行走世间。宙空与其有着血脉的牵连,故此选择来见他一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