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玄幻小说 > 遮天之万古独尊 > 第四百一十二章 论作死的必要性

第四百一十二章 论作死的必要性

作者:星之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姬寰宇此刻是最冷静的旁观者,一颗心灵凌驾在时间长河之上,去见证一条又一条时间线上他的未来。小◆說

    在那所选择的未来之中,去征战生命禁区的“他”,根据作战的方式的不同,衍生出了一个又一个不同的结局。每一次重启时间线,都带上了上一次征战落幕的经验,去与禁区的至尊对决,力争在最短的时间之中格杀一尊极道强者。

    第二次对决,撕碎石皇肉身七次,斩裂其元神三次,但终究没能阻挡住对手的极尽升华,生死大对决一千八百九十五招,最终结果同归于尽。

    第三次对决,吞天魔罐增幅战力,杀碎其躯体十二次,裂其元神五次,形势大好,又有禁区至尊拖延,让石皇回归皇道果位,巅峰碰撞一千三百二十七招,将其格杀,但身仅剩滴血,被后来出世的至尊轻易格杀。

    ……

    第八十七次对决,混沌珠演化宇宙,禁锢石皇,令无法极尽升华,而后燃烧生命本源,让战力沸腾,付出重伤的代价格杀之。混沌体暴露,禁区至尊忌惮,轮回海、仙陵各自出动一尊极道至尊,生死对决一千一百七十二招,败亡。

    “我amp;%¥#……”姬寰宇看着“自己”一次次被人落井下石的群殴的扑街,脸都黑了,“人多了不起啊?”

    而后又带着先前的经验重新开启时间线,进行征战,片刻之后终于认清了事实,“的确,人多就是了不起……”

    ……

    第三百二十五次对决,格杀石皇,带伤远遁,与禁区至尊且战且走,最终时空法惊世,冲入宇宙之外混沌海中,保住一命。然而禁区至尊发动报复,姬家全灭,虚空镜破碎,甚至虚神界亦被人发现,杀到崩毁。

    ……

    第四百六十五次对决,杀至尊,随后以虚神界为桥梁,整合宇宙众生念力,无量生灵合力,与禁区争锋,勉强引动了禁忌手段“天意之刀”,清算岁月,令两尊古皇寿终而亡。然而众生念力过于庞杂,冲击心灵,自身意志崩溃、被抹去,虽然肉身还活着,但是与死亡没有差别。

    “这种手段,还有太多的缺漏了……”

    ……

    第六百三十二次,入昆仑,取半残仙鼎,手握混沌青莲,身前吞天魔罐,身后虚空古镜,更是从女帝那里借来一柄仙剑,又请娲皇、盖九幽助阵,格杀石皇,全身而退,自成一方大势力,与禁区抗衡,但是受到禁区联手压制,日子不太好过。

    ……

    “唉……”姬寰宇发出一声长叹,“战力终归是差的远了……”

    方才演化那些时间线,看起来好像非常漫长,实际上这些对于九天十地的时间只是瞬间而已,就演化出了数百上千种不同的结果,有战死的、有化道的、还有全身而退的……尽皆烙印在他的心中。

    “对上禁区,靠真正的战力,搏杀一尊极尽升华的皇道至尊就是极尽了,如果不算偷袭的话。”姬寰宇的双眼之中是无尽的深邃,他曾试过去堂堂正正的一战,对上了极尽升华的古皇,结果也只能够去靠气血去耗死对手。

    不过,这样他也知足了,毕竟那不死山之主是大圆满圣灵成道,一出世就可以与大帝争锋,更何况还真正的成道?一世寿命多半要接近两万年,两世下来就是数万年的道行,以姬寰宇现在两百岁的年纪,真的是连他的零头都不到,能有这样的战绩已经足够惊人了。

    事实上,神话时代的那一尊混沌体——王波,能够对决巅峰期的天尊,都已经是准帝后期了,而他现在还有极大的进步空间。

    “话说回来,这种时空的能力,还是建立在我自身的基础上的。”他发现,这种能力的确非常强大,但是这都是从实际出发,以他现在具有的水平来进行推演。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时空的神术真正的作用,是完全发挥他自身的能力,做到他自己理论上所能够做到的最好的情况。

    所有可以进行选择的未来,都不是无厘头的,都是他现在能够做到的。袭杀皇道至尊,这个可以有,但是想看到一巴掌拍碎九天十地的画面……那就是想多了。

    或许,在未来有这样的时候,但是他现在这种手段也只是一个雏形,只能预演十年左右,这样的时间还不足以做到单手破界的程度。

    “有的时候,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本身就是非常的难能可贵。”他洞悉这种能力对他最大的作用,很多时候可以用来把握未来的局势,做出自己的决策,“怎么看,都是一个最适合成为幕后黑手的能力啊!”

    筹划于无尽岁月之前,决战于未来时空之中!

    “这就是把一个地狱级数的遮天世界,变成了简单的模式。看清了未来,有的时候心中也有底气的多,以后的道路可以说是一片光明。”

    知道了未来可能会面对哪些困境,提前做好了准备,或是针对性的镇压源头,亦或者避其锋芒,都是可以轻轻松松的闯过去。

    “不对……”他揉了揉眉心,“我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的心思?”

    “从这个时候开始,我的对手不再是别的什么存在,而是我自己啊!”姬寰宇的心中巨震,“我是在做什么?修行!”

    “升华自己的生命本质,升华自己的心灵……提升自我的根本!而这种手段,只是一种术罢了,可以使用,但是不可以依仗!”

    一般的人,拥有了这种手段,多半只会考虑能够从中得到些什么,用来为自己争利。但是他却看到了无形之中的隐患,借用这个走向巅峰,当万古之后再回首,究竟是人为道御,还是以人御道?

    当取巧成为习惯,还有那种“无论未来怎样艰难坎坷、我自一力破之”的无敌心灵吗?

    “这是什么时代?末法时代,唯争而已!事实上,大道之路,本身也是一个争字,与天争、与地争、与人争!”

    “我用这种手段,化解大道之路上的危险,看似没有问题,但是本身就是一种畏惧的心态!”

    “畏惧种种艰难险阻,纵然在最后能够登临绝颠,战胜了所有人,但是一样是输了,输给了自己!”

    “世间只有无敌的人,没有无敌的道!”他想通了什么,这一刻心灵似乎受到了无形的洗礼,对于这种往日只是挂在嘴边的话有了新的理解,“没有了这种手段,难道我就走不到巅峰吗?”

    “充其量,它不过是缩短了我成就至高境界的时间而已,就如那混沌体一般,只是前行路上的一块台阶!”

    此刻,他的心灵拥有了一种大势加身,堪破了某些关键,道行无形中又有着精进。

    “无始大帝成道,是因为他叫无始,而不是因为先天圣体道胎。我能够走到巅峰,也是因为那个人是我,而不是因为他化时空、他化轮回!”

    他下了决心,除却一些必死无疑的危机要绕过,剩余的都要凭借自己的能力去破解,开辟自己的道路,粉碎一切阻道者!

    甚至,有的时候还要主动的磨砺自己,尝试置身在生死一线的极度危险的环境之中,逼迫自身潜力的完全开启。

    有了这种窥探未来的手段,他能够对自己的能力有最深的了解,知道自己的极限所在,而他需要做的,就是粉碎这种极限!

    从某种角度来说,他每一次突破自我、打破极限,无形之中也是一种轮回,挣脱原本的轨迹,对于他这种道法也有着精进的作用。

    当然,这个度要把握好,要处在临门一脚的状态,否则就不是磨砺,而是去送死了。

    想到这里,他的表情变得很奇怪,“怎么感觉有些不对……我这叫什么回事?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怎么看,都有些自寻死路的意思……这不就是作死吗?”他的脸色有些发黑,而后又自我安慰,“这应该还是有些区别的,应该算是迎难而上……吧?”

    他这个时候莫名的有些心虚。

    ……

    “咳咳咳……”光明皇子嘴角还有着血沫,者字秘快速的疗伤,让其回归巅峰。他看着身前那个背负着双手的盖世存在,心潮起伏,完全不能平静。

    方才的碰撞,纵然他手持帝兵,也是一败涂地,只是一掌而已,就让他重创,而这仅仅只是那个在宇宙边荒静坐的人演化出的一道法身!

    这是何等的可怕?!

    这样的人物,纵然不是成道者,离那种程度也差不了多少了。

    “先前,在这宇宙边荒渡劫的人是你?”光明皇子问道,先前不曾有过这样的念头,因为姬寰宇身上那明摆着的准帝三重天的修为实在太有欺骗性了,不看到他亲自出手,谁会往那个方向去联想?

    “不错。”法身开口,这个时候其身上的威势在不断的上扬,本尊心有所悟,也在助涨他的战力。

    大帝的威势在这一片天地流淌,劈开了冲击而来的混沌气,让这一处破损的星域多了一种创世的气机。

    “可你只有准帝三重天,怎么会有这样的实力?”光明皇子的心中不甘,“同为大帝血脉流淌的生灵,怎么会有这样的差距?”

    “不是我太强,只是你太弱。”姬寰宇道,语气很平静。在他的眼中,所谓的血脉与体质不过是先天的一笔资产罢了,有不错的起点,但是走到怎样的高度,完全看后天的努力。

    毕竟,以身为种,潜力无穷,走到仙王都可以,区区的大帝血脉又算得了什么?

    他布局九天十地,立下虚神界,化宇宙为道场,拥有这样的实力是他能力的体现,合情合理。

    “我太弱……我太弱……”光明皇子低语,而后发出苍凉的笑声,里面充斥着太多的情绪。

    他在这一个时代从神源之中走出,踏上修行路,昔日的亲人早已过世,只有一人在这红尘之中争渡。

    他的心中是孤独的,唯有昔年古皇对他的期许,支撑了他的人生。证道成皇,可以说是他的心愿。

    然而,这个时代是一个被莫名的意志搅乱的时代,姬寰宇暗中推手,引爆了准帝高手的对决,让尘封万古的强者从神源之中走出,虽然还是青帝大道压世的时代,但是却胜过昔日任何一个黄金大世巅峰时。

    毕竟,纵然是那样的大世,真正有资格争夺大帝果位的,也就是那么两、三个人。而这个时代呢?有曾经遇上万龙皇全身而退的绝世准帝——烛龙,有造化生死、重现世间的娲皇,还有诈尸的人族大帝在宇宙中行走,甚至连那生错时代的盖世人杰——盖九幽、川英都惊鸿一现!

    就是一尊大帝出现在这个时代,除非是那几尊在仙路上走的很远的至强者,剩下的都没有足够的实力做到九天十地、唯我独尊!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光明皇子自身还能够引以为底气的,就是自己的血脉了。本身为古皇子嗣,只要能够成长起来,都是可以纵横宇宙的,巅峰时可以半只脚踏进大帝的领域,这是成道者的馈赠,也是他最后的底牌。

    往常的时候,面对那些在准帝领域走得极为遥远的强者,他还可以用这个理由自我安慰,相信有朝一日可以与之比肩甚至胜出。然而在这里,他遇上一个体内同样拥有大帝血脉的生灵,修为比他要低,但他却败的这样干脆利落。

    他知道,可能此生都没有能力去与对方争锋了,只能仰望一个无敌的背影。现在对手只是准帝三重天,便拥有了那种接近大帝的力量。可想而知,若是走到巅峰,会是怎样的可怕?

    “有史以来,大帝强者鲜有在生命巅峰时期的碰撞,难道就真的都处在同样的程度吗?”光明皇子原本认为自己的父亲是盖世无敌的,现在却没有了这种想法,不过他没有气馁,而是在这个时候发动了自己最后的抗争!

    ps:今天忙的晕了头,只有一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