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玄幻小说 > 遮天之万古独尊 > 第三百八十七章 大乱斗!背后挨刀的鸿钧

第三百八十七章 大乱斗!背后挨刀的鸿钧

作者:星之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这种手段绝对是可怕,立身在未来的时空,却向着过去而动,不说这其中涉及到时间的变乱,光是由此可能引发的因果,纵然是仙王都要因此饮恨!

    然而出手的那个人却无惧,一道神虹从时间长河的下游向着上方延伸,蔓延到了姬寰宇渡劫的时间点,并非是直接出手干预战场,而是打下了一个印记,而后覆盖向所有的支流,锁定自己的命数。

    时间在这里错乱了,延伸出无数的可能性,每一个可能,都指向了迥异的未来。

    一条主脉,在此地分解,通往无数的时空。有的岁月长河,未来的演变是众生陨灭,天地崩碎;有的时间长河之中,是万灵争道,人杰横行;还有的,是无上强者镇压八荒,睥睨万古……

    一切的起点,都是源于此地,这一场天劫的结果,干扰到了太多。姬寰宇的胜、负、生、死……越是靠近这一个时间点,时间长河分解出的支流越少,而后随着天地的变迁,呈现指数型的暴涨。

    然而,这个时间点是一切的源头,若是天劫落幕,时间长河在这里选中了其中的一条支路,将其走下去,那么等于就是放弃了其他的可能性。

    其余的支流,在尘埃落定的那一刹那,就会崩毁,其中演化出的生灵的人生轨迹也会随之烟消云散!

    只要在这个时间点之前没有出生,那么以后的格局都会改变,原本会诞生的人物没有诞生,原本会在未来的岁月中崛起、成为无上至尊的人物会因为对上错误的对手而失去了无敌的机会……

    这并非是姬寰宇现在实力的强弱所决定的,而是他的未来所干涉的,实在是太多了,而他的对手也是如此,他们的胜负,决定了未来的大势走向。

    纵然是成就真仙乃至于仙王的不朽强者,在这种倾覆一切的局面之中,都是脆弱的。然而这并非是没有一线生机,在这无数未来的支流之中,总会有惊艳的强者诞生、修行,走向巅峰,能够真身纵横时间长河,虽然身在未来,却能够向着过去而行,锁定自己的命数!

    那都是准仙帝之上的强者!能够从自己所诞生的时间长河支流挣脱而出,向着过去追溯,在这一个时间点打下自己的烙印,锁定一种必然的结果!

    纵然万古天地都在改换,此次天劫的结果未知,我也终会降临——这就是他们想要达到的目的,在虚幻的未来的时间长河支流锁定现在,挣脱而出,而后在所有的支流都播撒自己的痕迹,确保自己的存在的必然诞生。

    这是炼假成真的无上手段,收束自己的人生轨迹,成为一种必然,成为一种大势!

    小势可改,大势不可改!

    除非有更强者出手,将其抹去,否则他们的诞生是必然的,成长也是必然的,充满了不可违背的特性。

    纵然有人可以查知未来,想要干预,但是只要没有站在相同的高度,无论怎样施展手段,总会出现意外,在种种的巧合之中,令那个人出现在世间。

    那尊无上的强者,立身在时间长河的下游,却做到了这样的地步,镇压着自己的命数,而后他没有收手,反而是真身走进了时间长河,迈向了过去,被仙光缠绕着,降临在这一个时间点!

    在这一刹那,他打出惊世的神则,要破开时间长河,向着战场而去,主动推动着大势而动,走向自己最期望的未来!

    这是要镇压姬寰宇,让战局落幕,收束所有的支流,令时间长河的走向唯一!

    一尊准仙帝的攻伐会是怎样的可怕?一击之下,余波所致,九天十地之外的界海都在走向毁灭,一朵浪花一片残界,就这样的消失干净,归于混沌!

    这与先前的手段不同了,真实的干扰到这一片时空,这是在与这段岁月结下大因果!

    结因果,一般的强者,都是不愿这么做的,因为那会引发危机,一个不好就会身死。纵然是准仙帝,也不会轻易结因果,他们可以徜徉时间长河,但是却极力避免,一般绝不会干预到现实,怕自身遭劫。

    实力越强横,因果越大!

    不然的话,没有制约,他们恣意妄为,逆改一切,这天地岂不是乱掉?那样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而现在却有人做下这样的事情,冒着可能身殒的代价,逆乱古今未来!

    或许,这一场天劫关乎太大了,导致了后世一些列大事件发生,有人为了改变,不惜干扰万古前的岁月,哪怕遭受天大的因果反噬,也要强行出手。

    “道友,你过了!”

    一声轻语,在岁月中回响,虽然很轻微,但是带来的结果无疑是可怕的,一缕大道气刹那之间击穿万古岁月、横断诸天,一尊无上强者的道与法在其中演化,盖世战力得到体现,与先前的那个人在碰撞,对决中诸天都要倾覆了!

    一个身形伟岸,混沌气笼罩的绝世强者出现,一步便是跨越万古时空,挡在了前方。

    “立场决定的而已,谈不上什么过与不过!”先前的那个人在开口,有一种淡然与无情。

    “你动手,干扰过去,注定因果缠身,当心哪一天就横死了……”后来的强者平静的道,“还是与我在一旁静观的好。”

    “纵然因果缠身,我又有何惧?”低沉的话音在响,“他化乾坤、他化众生……这是天帝的道路,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

    “所谓的因果……无非就是与天地与众生结下。而若是此界天地不在,众生不存,还谈什么因果?”先前动手的人开口,“纵然是无上大因果,天帝都可一力化解。我这次出手,也不过是天帝的意志而已,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他们对峙于万古的岁月,诸天万界为棋盘,诸强是手中的棋子,彼此捅刀的次数还少吗?”

    “的确……你不用担心因果缠身,但是道祖可不是什么大度的人,当心什么时候就出现在你道场的门口了……”混沌气缠绕的身影开口,虽然看不清真容,但是话音之中却有着一丝的挪揄,被对方感知到。

    “道祖?他现在还不是!在做到那一步之前……”仙光环绕的强者语气平静,“眼下的他,的确是惊才绝艳,战力同境界睥睨万古,但是真正比较,比天帝还是要差!”

    “那不是战力的差距——同境界战力再高又如何?能够在准帝便格杀大帝,甚至诛杀真仙又如何?”

    “一尊仙王真身降临,十条命也给你杀成尘!”

    “走到我们这一步难道还看不透?千般妙术,万种神通,只问一句,可能成就无上大道!”

    “杀伐之术,是护道之法,固然是不可或缺的,但是那所要护的‘道’才是根本!”

    “他们现在的差距,是道路的差距!”仙光笼罩的强者开口,“所以,你让开吧……”

    “你想让天帝血祭道祖,提前复苏?”后来的强者眸光冰寒,话音之中带着杀机。

    “这倒不是,只是镇压而已,让天帝的道覆盖而下,包容那条‘路’的雏形,令其走向巅峰。”仙光笼罩的强者道,“一人身兼两种道路,足以轻易抹去未来上苍之上那个世界降下的动乱。”

    “镇压动乱,需要一尊道祖做出舍弃?”后来者冷笑,眸光扫向了时间长河未来的支流之中,“那个世界是强大,但是对于天帝和道祖而言,巅峰状态,一个人就足以拖住,两个人就能够彻底的封锁。”

    “上苍之上,的确是可怕,但是也是有限度的。过去了一个荒天帝,就在那里掀起了风暴,那一界的巅峰强者全力出手也奈何不得,反而是被拖住,只能够派遣手下进入这一界,要逆斩岁月,粉碎荒天帝过去的印记,给他重创,借此决出胜负。”

    “然而,也就是这样了……一开始打进我们这一界,的确是掀起了惊天的风浪,波及兆亿世界,最终结局如何?”

    “纵然当时这两尊无上存在都没有处在巅峰的状态,仍是挡住了最危险的时候……最后更是等到了人皇圆满第三条道路!”

    “一个人能够抗衡,两个人可以封锁,三个人……就可以掀桌子!动用最终禁忌,杀进了那个世界!”

    “能够做到那样的程度经历了多少巧合?为了让人皇觉醒又需要付出多少的代价?无量众生主动献祭,兆亿世界被崩解,界海成为了虚无……才达到最终禁忌开启的条件,纵然最后杀了过去,横扫一切,但这样的代价真的值得?纪元都彻底都落幕了!”先前的那个人却不认可,有着自己的看法,“与其这样,还不如让其中之一保持最巅峰的状态,容纳三大无上的道路,镇压一切!”

    “既然如此,道不同不相为谋……你就陪我在此地论道吧!”混沌气垂落,既然谈崩,就用实力去分个高下,“让我看看,别的时间线上所诞生的你这样的存在,有着怎样的实力!”

    他主动出手,时间长河中有浪涛腾起,化成云烟,不断湮灭。混沌肆虐,仙气激荡,法则交织成天罗地网,困锁诸天。

    “轰!”

    先前的那尊强者迎上,一拳震动古今,破开罗网,展现盖世战力,横推一世。

    他们挣脱了时间长河的束缚,在世人难以揣摩的地方争锋,进行可怕的征伐!

    然而这一切还不是结束,此地的开始迷蒙了,这一个点的时间彻底的错乱了,不断的有可怕的力量从下方冲击而上,碰撞不断的爆发,那种混乱,甚至超越了当年的乱古时代,无上强者在争,要左右未来无穷岁月的大势。

    有人挣脱岁月的束缚,强势出手,打向天劫的最中心,要毁去坐镇在其中的那道虚影,只是瞬间就被截住,一杆战矛击穿了万古,与那只手掌碰撞,火星飞落,点燃着界海,焚毁一切……

    一杆量天尺从万古后飞出,在此地出现,无尽神能涌动,法则交织,要崩毁所有,下一刻便是有古塔轰鸣,演化九重天,化解威能。

    “天帝只需一个大补就可归来,道祖还要历经诸多劫与难,最终还不一定能够成就,何不就此下个定论?”时间长河之中神念交织,对决之余还有人开口,“更何况,天帝真的与道祖生死对决,又不是没有杀过他!”

    道祖曾被天帝格杀!

    “若不是鸿钧被几乎是最信任的存在从背后捅了一刀,怎么可能会死在天帝的手中?”一道神念传来,“这样的胜负,真的能算?”

    “鸿钧没能全部洞悉天帝的布局,最终棋差一着,死了能怪谁?”

    “那又如何?放眼万古,那个巅峰强者没有徘徊在生死边缘过?没有这样的经历,怎能圆满,怎能立身绝颠?生,是道;死,也是道!”

    近的,叶凡大圣时期去阻挡黑暗动乱,杀到仅有一滴残血,若不是种种巧合,就真的死了;远的,石昊在乱古时代征伐,连轮回印这种死而复生出现的印记都结出了十道……

    “就是说算计,道祖也是毫不逊色,纵然自我献祭,开辟轮回,无法亲身下场,也是落下了万古岁月最可怕的一枚棋子,让人皇最终崛起,直接掀了桌子,颠覆了原本的棋局,将天帝也送上黄泉路!”

    “然后两个终极强者在轮回之中读复活条?人皇也是半残?”先前的那个人冷笑,“等到上苍之上的世界打下来,花费惨重的代价将他们复活……战死的代价是八百,复活他们的代价是一万!这比那条万恶的黑狗还要坑!”

    他说到最后,那是满满的心疼,末了还加上一句话,“那条死狗,当年竟然拿鸿钧满大街分发的经文,忽悠着我花了一块神金去买!”

    “咦?道友也被坑过?”其余的几道神念都发出惊咦声,仿佛是引起了什么共鸣,连战斗的激烈程度都下降了许多,改为用自身的气势去牵制对手,少了几分杀伐气。

    一个“也”字,在这背后,也不知道尽了多少悲伤的往事。

    ps:最近翻了一次完美,看看最后部分叶凡三人的感慨,感叹未来多动乱,看不见希望。上苍之上的那个世界打下来了,杀进了这个世界。不过话说回来,这两个世界之间的关系,也不像是九天十地和异域那样有什么利益纷争。再想想那三尊逆着岁月而上的准仙帝看到石昊的种种表现,作者君默默的把一个东西送了过去——“小昊子,来,把这口锅接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