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遮天之万古独尊 > 第三百八十三章 光明、乱古、恐怖

第三百八十三章 光明、乱古、恐怖

作者:星之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一颗古星,寂静的悬浮在宇宙之中,周围有整整九十九颗绽放无尽光明的大日环绕,这是光明星,为昔年太古时代光明皇族群的出身地。

    这一族的古皇子,在这个时代破开了神源,行走在天地中,修成了不世神通,位列准帝境,且在这个层次走的很远,臻至了准帝第五重天的境界。

    放眼这一片宇宙,纵然是诸多尘封了万古的准帝强者频出,手执古皇兵——炼神壶,也算是一方霸主。

    这个人也很不简单,自身的血脉力量惊世。在真正的历史中,他也并非是默默无闻的,自封到了未来的岁月,甚至还与太古时代曾经与斗战圣皇争锋的谛缺进行了帝路最强决战!

    可惜,他最终还是败了,谛缺笑到了最后,成为了极道至尊。

    不过,这些都是不确定的未来,最起码在姬寰宇出现在这一个宇宙以后,未来出现了诸多的变数,一切都难以把握。

    他在这个时代,曾与妖庭在一起,与神组织、函谷关的准帝在宇宙边荒对决百余年,见识了诸多的强者,那对于他是一种极大的升华,足以让他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

    “鸿钧……紫霄宫……吞天魔罐!”光明皇子独坐古星之巅,身体发出璀璨神光,像是一尊永恒的仙炉,炽热无比,气血如海,如一头真龙觉醒。双眼之中是无尽的光明,照亮了黑暗的宇宙,准帝气机在周围的星域肆虐,宣告着主权,无人敢于侵犯。

    “找到了什么蛛丝马迹了吗?”他开口,语气之中是无尽的冰寒,带着杀意,有着仇恨,难以化解。

    事实上,这漫长的岁月以来,他就留下了自己的意志,寻找吞天魔罐,找寻这一脉的传人,要了断一个因果。

    毕竟,炼神壶曾与魔罐对决,却落在了下风,不是对手!

    古之大帝谁会承认比别的至尊弱?若是各自皆是全盛之时相见,必有一场征战,分出个高下。

    纵然没有那样的机会,他们也留下了各自的子嗣,寄希望于黄金盛世的对决,借此分出胜负。

    然而,光明皇子还没有碰上相同的存在,帝兵却已经宣告了结果。帝兵,是昔年大帝生命的延续,代表了他们的法与道,两件帝器碰撞,更能够代表两尊大帝征伐的结果。

    炼神壶落在了下风,显得不敌魔罐,这是何等耻辱的结局?光明皇子迫切的想要找到这一脉的传人,真正动手,论一个高下。

    从种种的线索能够看出,紫霄宫的主宰者——鸿钧,就是那一尊女帝的传人,执掌着吞天魔罐,多次挫败了敌手。然而这紫霄宫在漫长的岁月以来,却是神秘到了极点,在宇宙之中难以追寻到跟脚,唯有在虚神界中占据了主流。

    他想过在那个精神的世界出手,然而前车之鉴——烛龙族的老祖现在还在养伤当中,道途几乎就毁去了,不过传闻之中已经兑换了《乱古经》,要借此挣脱那种失败的阴影,重踏帝路。

    “小祖……我们已经找到了一些线索!”一尊躯体呈淡金色、头生四张面孔的生灵恭敬的开口,大圣气机涌动,“虽然紫霄宫潜伏的太深,但是我们寻找当年鸿钧打上飞仙星那一战的诸强的背景与关系,终是将他们串联成了一张网,逐渐的锁定了核心!”

    “要不了多久,就可以找到那鸿钧……亦或者是紫霄宫的根本重地!”

    天机可以屏蔽,然而在这片宇宙之中行走所留下的痕迹不会消除,若是有心人,耐得住寂寞,用最麻烦的方式一寸一寸的搜索,还是会有一个结果的。

    “那就好……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

    飞仙星的一个隐秘的小世界中,一条老龙盘踞,躯体上有一种腐朽与神妙交织的怪异之感,在他的肉身、元神之上似乎都笼罩着一层诡异的光芒,有一种魔性,又有一种生机,很难说这是在蜕变,还是在入魔。

    “老祖……这一部经文如何?”几尊大圣驻足,担忧的看着老龙,小心翼翼的询问。

    “《乱古经》的确玄妙……”这条老龙自语,“纵然本源有伤,都能用这样的方式进行弥补与蜕变,重新铸下极道的根基……”

    “超乎了想象,但是若是细思,却也在情理之中……”老龙感受着体内涌动的生机,纵然是元神被重创的伤势,现在都被抚平了。

    事实上,别的大帝,成道路上鲜有败绩,纵然出现不敌,那也是被人以境界的绝对优势镇压——像是叶凡,弱小时也要依托圣人的庇护,不能与大能正面放对。

    然而乱古大帝是一个例外,前半生很悲剧,几乎就是一路征战,一路大败,几乎可以这么说,只要是能够在古路上号称一方天骄的,虐他都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甚至受到牵连,他的亲人、宗门、师长都被毁掉了,整个人都疯狂了,最终孕育了魔胎,横杀天地,才成为了那一世的大帝。

    不过,若是细细想来便会知道,败了这么多次,不说心灵的打击那种显得虚幻的东西,光是他在战斗失败之后别人给他留下的伤势,若是有人给他下一些阴狠的手段——如本源之伤,都足以毁掉他未来的修行途,更不要说是成道了。

    很显然,帝路之上绝对有人这么干过,要知道连他的亲人、师长都遭劫了,他自身又能好到哪里去?

    然而这样还能最终成道,可想而知,他开辟的法门,也绝对是有独到之处。毕竟他也是一个有大机缘的人,得到了狠人大帝的部分经文,那可是由废材变成无上天才的最强神功,从中悟出什么,铸成魔胎,最终成道也是情理之中。

    乱古大帝的一生,跟他的道号是何等的契合?就如这个九天十地的乱古时代一般。前半截被别人虐成狗,到了后面就雄起了,诞生了可怕的存在,把别人虐成狗,镇压了一世。

    或许,他这一生会有这般悲凉的遭遇,有可能是与他所取的道号“乱古”有关,毕竟用其名号,冥冥之中自然便有着因果。这些带来了半生的悲凉,只不过,这个名字最终也许在他成为大帝的道路上推了一把,这个也未可知?

    “以旧躯为鼎炉,蜕变出魔胎,重塑极道的根基……”老烛龙的眼中闪烁着凶芒,“紫霄宫……虚神界……”

    “我会将这一切都回报给你们的……”

    ……

    “似乎有人在念叨着我们……”在寂静的世界中,两个相对而立的身影旁,造化玉碟的神祇现身,打破了原本两个人各自的思绪。

    神祇的跟脚非凡,本身就是这片宇宙演化出的本源重宝——道之源,更是有女帝的祭炼,众生的加持,在某些领域走到了莫测的层次,众生的心念它都能隐隐之中有所感知——只要不是极道人物在算计。

    “左右不过是那些跳梁小丑罢了……”第九化身不以为意,“那些人的心胸气度、格局都忒小了些,纵然他们走到巅峰,也不过是一尊大帝而已,放在以前勉强算是一号人物,但是在未来……算的了什么?”

    “更何况……我们要对付的对手是什么人?他们在那个人的面前,连提鞋都不配!”

    以一尊仙王为对手,这种说法高大上到了极点,终日琢磨着怎样抗衡这种存在,骤然回首,再看那些准帝,都心中掀不起一丝的波澜。

    “那个人……我们早先都低估了……”三个人在此地并立,没有外人,宙空也就没有什么避讳,直接诉说着心中的想法,“虽然在《完美世界》之中,后面仙王满地走,对上准仙帝都瞬间扑街,显得太弱小了。”

    “然而,能够走到那样的程度,又有几个会是弱小者?事实上,那样的层次,不走到相应的高度,真的很难洞悉他们的本质!”

    “他们不只是在一个领域上取得了极高的成就,在其他的领域一样深不可测!”宙空略显得忧郁,“一道通,万道明!他们自身的生命状态就决定了,在其他的领域也会有不低的造诣,虽然那更多的是生命的本质衍生的本能,但是对于弱小者,也几乎是不可逾越的屏障!”

    “有的时候,真正决出胜负,未必需要真实战力的碰撞,在其他的方面埋下暗手,足以令人在不知不觉之中陷入危局!”

    “单单只是从时间的层面上来讲,像是真仙,以不朽物质洗礼其身,能够不朽于现在,将现在的状态延伸到未来的岁月。”宙空道,“而仙王,就是更进了一步……能够以自己的‘现在’为基石,向着过去与未来探索!”

    “他们端坐在时间长河的上游,把握着未来的大势……虽然这么说夸张了点,但是一个个都极度的可怕,除非是那诸天动乱,大道变化的时候,那种时候仙王才会应劫,否则寻常时候都是立于不败之地!”

    “这仅仅是在时间方面的,我一直在担忧,本尊至今所行之事,当年的他是否已经洞悉了人生的轨迹?甚至还在这片宇宙之中埋下了什么针对性的手段,于平日间无声无息的发作?”

    “我也是近来的时间,感觉到了一种冥冥之中的危机在逼近,那是最深沉的黑幕,几乎就是无可阻挡。”宙空的脸色有些晦暗,“那种危机感似真似幻,但是走到我们这种地步,很多时候心灵的预感都不能忽视。”

    “你确定?”第九化身的脸色变得凝重许多。

    “这也多亏了各个领域的不断拔升,带来全面的升华,才隐隐有了这种预兆。”他捏了捏眉心,“九大化身,各司其职。”

    “太易和混沌,深究修行法的本质,开辟修行道路,对于大道的演化极为精通;第四坐镇藏经阁,参悟诸多帝经秘术,融汇贯通;第五化身常驻悟道殿,体悟兆亿修士的大道领悟,从中汲取每一个人的闪光点,拔升自身。”

    “第六化身,借着虚神界为跳板,潜入大智慧、大圣贤之辈的心中,观他人之红尘,锤炼自己的心灵与智慧;第七、第八则是镇压在试炼场,血战百年岁月,磨砺斗战之能;你行走虚神界中,探索天地劫数变迁,把握天人运转;而我则是坐镇中央,见微知著,把握时空大势。”

    “算上本尊,一共十人,各自行走在不同的领域,百年修行,实际上就相当于一千年!”宙空道,“更何况,我们是以虚神界为道场,而今遍布七成的宇宙,容纳近乎无可计数的生灵!”

    “如果把这个世界的一切进行量化,我们等若是占据了整整一成的资源,用来辅助修行!”

    以整个宇宙的一成资源来辅助,那是极为可怕的!姬寰宇在大圣绝颠,整整进行了就此蜕变,臻至了匪夷所思的程度。

    寻常人,一次足矣,就会轻轻松松的走进准帝的层次,而他,却是历经九次!且之后每进行一次升华,下面的蜕变的难度都要暴涨十倍,他都是这样走过来了!

    这种奇异的状态,就像是大帝与真仙一般,原本的至尊巅峰,走到极限,一次蜕变就可进入真仙,诸天万界又有几人是在这个层面上生生的活出几世的?

    一个纪元,能活出第二世的生灵都如凤毛麟角般稀少,能活出第三世的不说没有,但也只是传说,不可考证。四世、五世、六世……能够做到这样程度的生灵,在可以成仙的环境中,早就成仙了,哪里用疲于拼命。

    而大帝却是要在红尘中渡,生生熬出九世来!这样一世又一世的活着,本身就是最大的逆天之处,比之真正成仙还要可怕!

    姬寰宇眼下就是这般,历经九次蜕变,若是动手,绝对会令世人震恐,格杀低阶的准帝,都是轻而易举。

    可以这么说,做到了这样的程度,已经不是什么战力的强大了,而是一种本质性的升华,超越凡俗。

    “在这样的程度下,才摸索到了一点的边角……这个宇宙,给我一种不安的感觉,真的希望仅仅只是错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