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玄幻小说 > 遮天之万古独尊 > 第三百六十七章 秘术整合、无尽征伐、心灵博弈

第三百六十七章 秘术整合、无尽征伐、心灵博弈

作者:星之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悟道殿中道之源,汇聚众生道果,以此圆满自身的大道。虚神界中,搜罗万族,开辟修行道路。

    这一切所做,皆是为了道途,为了追寻古往今来那至高的道果,超脱生死,成就永恒。

    ……

    “本尊真的太抠门了……这么多的经文秘术,就我这么一个化身怎么能够整理的过来?”

    一道身影坐在一个巨大的光团之下,隐藏在虚空之中,看着每时每刻都有修士进出,交换手中的经文与秘术,脸上的表情非常的纠结。

    这是藏经阁,经过这百年的积累,内中的经文与秘术早已堪称无穷无尽,神话时代至今的所有成道者,他们的经文几乎全部集齐,纵然有缺,也不过是差一两个秘境的经文。

    至于秘术……

    “是一百万、还是一千万?”看着那长长的兑换列表,再想到他要负责总结所有秘术的优缺点,从中借鉴,以此圆满自己的攻杀秘术,就感到生无可恋。

    这百年来,随着越来越多的修士进入这个精神的国度,藏经阁得到了巨大的发展,毕竟只要有足够的积分与权限,什么秘术兑换不来?更何况帝经的名号太多吸引人,不知多少强者进行了交换,付出自己手中的经文秘术,只为得帝经一观。

    一来二去,这里汇聚的东西,估计都超越了神组织,虽然这个天庭的传承在神话时代之后坚持不懈的斩杀古路之上的天骄,夺其神藏,但是哪里有他这样的效率来的高?

    “师傅……”一只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跑来,手中捧着一大堆的玉简,递给了他,“您交给我的任务,我整理完了……”

    “三万七千种飞禽一族的神通,我都大致的修行了,进行了划分!”

    这是当年的那只青鸾蛋,漫长的岁月过去,九十年前出世了,或许是破壳前曾经用神凰不死药的药液进行过洗礼,这只小青鸾的血脉得到了升华,似乎是返祖一般,天资高绝。

    为此,他还令一尊化身前往紫山,给那只神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让这只小青鸾再度接受洗礼,铸下了惊世的根基,修为的突破极度的神速,修行三十多年便是圣人,而今已经成为圣王巅峰,只差临门一脚便是大圣强者。

    虽然很出色,但是在这个宇宙也没有什么威名,毕竟在很久之前就被抓了壮丁,在这藏经阁之中给打下手,为他跑腿,整理经文秘术。

    “青鸾啊……”他的脸上露出了感动的表情,“辛苦你了!”

    眼中似乎流转着莫名的光芒,他摆出了一幅严师的架势,“修行了这么多的秘术,精研了这么多的经文,有什么感觉?”

    “这个吗……”小家伙一脸的迷糊,“感觉对于自己的修行道路看得更加的清晰了。”

    “这样就好啊……”他背负双手,咳嗽了几声,“但是仅仅如此还不足,你要继续努力。”

    “来……”他招了招手,那个光团轻轻的震动,一个个的玉简凝练出来,递给了小青鸾,“这是鳞甲一族的经文秘术,你拿去好好的参悟,争取将其融汇贯通!”

    “师傅我对于你寄予了厚望,你一定要成为能够跟大帝古皇相比肩的至尊强者!”

    “是!师傅!”小青鸾兴高采烈的接过,“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嗯,下去吧。”他满意的摆了摆手,“唔,记得每一个经文与秘术交上来时,都写一份简单的介绍,归纳其中的精华与独到之处,我来看看,你还有什么不足之处。”

    “是!”小女孩一蹦一跳的离开,似乎很开心。

    “唉!”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拿着先前上交的飞禽族的秘术神通概要,开始进行钻研,“这什么时候才到头?”

    ……

    “这什么时候才到头?”

    同样的时间,一座浩瀚的宫阙之中,一道仿佛是宇宙至高神一般的身影心中在念叨着,看着外面漫山遍野的人,摩肩接踵甚至连立足之地没有的数量,第一次对于自己的未来感到深深的无力,明白了举世皆敌的感觉,明白了无论做什么事情之前都要深思熟虑的真理。

    “锵!”

    一柄天刀斩断了古今未来,仿佛是上苍的意志,能够毁掉诸敌,将身前一个怒吼争杀的身影一刀斩杀,神形俱灭!

    “上!”不远处的一个魁梧的身影高喝,与此同时打出神术阻挡天刀锋芒,神色狂热到极点,“boss的神力就算没有耗尽也差不多了,做了他会掉落古经兑换符,大家抄家伙拼了!”

    “或许……我就不该给出允许组队来对抗同阶的少年大帝,还给出这样的赏格!”这尊“不死天皇”的心中在咆哮着,“他喵的老子终于明白了,被几百万号人排着队等着挑战是什么感觉!”

    一对一,碰上少年的大帝,除却真正的天骄人杰,等闲修士只能被虐杀,固然让人们看清了大帝的强大,但是也严重挫伤了人们的积极性。

    有鉴于此,镇压这试炼场的几尊分身一合计,这样不行,于是干脆重新制定规则,允许了群殴、不对,是组队挑战的形式。然后……

    到现在为止,他已经整整一年没有休息过了,一柄天刀之下,不知多少修士饮恨,刀下的亡魂早已超过了千万,然而还是要面对似乎无穷无尽的修士大军。

    因为死亡并不是终点,这个虚拟的世界过不了多久就会满血复活,像是眼前的这个家伙,他就已经看到了几十次了。

    干掉了一批,剩下的就立马进场,要知道他是严格的按照斩道境界的不死天皇来演化的,一点都没有开挂,比如什么无限神力之类的,现在差不多已经被耗到神力枯竭的地步了。

    换句话说,离死不远了。

    帝尊、不死天皇,这是最受欢迎的两个存在。

    帝尊,是有神话时代主宰者名号的加成,而不死天皇……

    “这面色狂热的有些过分的,绝对是神组织的。”心中默默的给跳的最欢的记下了小黑本,然后结出法印,震碎苍穹,将其格杀当场。

    “轰!”

    仙凰裂九天,这是至强的神术,覆盖了垂死挣扎的两道身影,将他们烧成了灰烬,不管是否会给他们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这一波,结束了。”刚刚缓过一口气,抬头便看到外面的修士一个个面色狂热到极点,双眼似乎都要射出了光芒。

    “喂喂,这boss又用了一种禁忌秘术,那是可能会掉落的啊!我们是要现在出手,还是再等一等,让炮灰去消耗?”

    “我看这种挑战的关键,便是把握时机和衡量自己,古之大帝年轻时代同境界举世无敌,一个不好我们便要扑街了。如果过早讨伐,boss的神力旺盛,谁去谁死,去晚了,人头就被别人收了,需要把握好极限才行。十天之前我就感觉他快到极限了,但是这么长的时间过去,还是生龙活虎,而去刷的人都滚去读复活条了。”

    无数的窃窃私语传到了“不死天皇”的耳边,他现在脑海空明,或者说早已麻木了,砍人砍到手抽筋,说的就是他现在的状态,这一年不断的征伐,单论战斗的数量,他绝对有资格俯视万古诸皇。

    以斩道之身,独对这片宇宙的诸多强者,虽然他的本尊是大圣,但是真以为外面的人就简单吗?也有不少人是压制了自己的境界,有圣境乃至准帝强者以斩道的修为前来参战。

    最凶残的时候,有一个身披兽皮衣的少年,一个人独对他,一根石棍,一副弓箭,差点没把他打的怀疑人生,就是施展了九秘合一都被生生的抗住——对手也有九秘,最后还是披着不死天皇的皮,内中换了本尊的芯,混沌体全面爆发,四九大道共鸣合击,才险胜一招。

    对手临死前,也似乎是洞穿了真相,带着笑意洒脱而去。这种高境界降低后的攻伐,实在太艰难了。

    有压力便有动力,这样残酷的磨砺,令他在战斗的领域之上突飞猛进,到了一种神而明知的地步,单论肉身搏杀,除去境界道则,不说古来第一也差不多了。

    “我艹,这种秘术的波动……这是者字秘啊!”在他神情恍惚,自主疗伤的时候,外面的人感知到了波动,几乎跳脚,“快,炮灰快上,不要让他回归全盛!”

    “自己选择的路,含着泪也要走完啊!”

    ……

    “我是谁?谁是我?”一道呢喃之声在一间空旷的大殿之中响起,仿佛是在疑惑,许久之后慢慢的响亮起来,震动了天地,“我不是谁,我只是我!”

    大殿之中,似乎有无数的光在飞舞,然后慢慢的聚合起来,演化出真身,出现在一块道台之上,身上有一种岁月沧桑的感觉,像是经历了无数的时光。

    “岁月,是一种毒。”他睁开了双眼,里面是无尽的淡漠,演绎着红尘苦海,而本心超脱于上,坐看岁月变迁。

    许久之后,那种淡漠才逐渐的消去,恢复了“人”的感情。

    “大梦万古!梦中证道!”他开口,道出了两种无上大法,“真的是很危险的东西,纵然去取巧,打了一个擦边球,若不是有别的化身的牵引,差点就迷失了自我。”

    大梦万古,会在梦中经历数百上万世,在岁月长河中炼心炼道,最终超脱红尘上;梦中证道,于虚幻之间演绎世界,最终模糊虚实,超脱而出。

    无论哪一种,都不好走,很容易迷失,令自己永远的陷在其中。

    这些都是在这漫长岁月之中得到的神术,其中大梦万古还曾经向女帝请教过,有了一些初步的了解,对此感到好奇,索性便尝试修炼起来。

    考虑到时间的关系,他也没有去修炼完整的法,而是借鉴其中的真意,另辟蹊径,沉浸在红尘之中,以此炼心。

    虚神界,以心印心!

    前世的时候,就算是上个网,都有可能被黑客在无形之中用木马入侵,虚神界这个精神世界也并非是善地。精神的国度,在这里面博弈的,正是精神!

    当年仙古时代的动乱,这里便是被入侵的关键。考虑到这些,姬寰宇请女帝设下了规则,杜绝这个方面,但是怎么会抵抗他这个主人呢?

    任何一个以精神进入这个世界的人,都有可能被针对,进行精神上的博弈,无形之中被人潜入了心灵的深处,防不胜防。

    大道至简,很多事物之间都有关联之处,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道化身主修因果、寂灭……等大道,与佛门有所契合,于是便踏足这红尘,彻底的化去自身,经历他人的红尘,体悟他人的人生,以此炼心。

    化开自己的元神,分散成为上万份,同时体验上万个生灵的一生,这是很危险的做法,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同化。

    更何况,为了修行的最大化,他选择的对象都很不简单,一个个都是凡人中的大智慧、大圣贤之辈,这是在火种取栗,不仅是炼心,亦是在借此参考不同的文明的精华。

    这些圣贤智者,一生的经历绝对是最丰富的,但是也没有一个人是简单的,这是一场另类的对决,比拼的并非是神通与战力,而是心灵的博弈,在进行人生的对决。

    这种情况最危险,他若是失败,不会有身死的情况,但是会被胜出的那个人的思想与意志所影响,到了那个时候,他或许不是他,而是另外的一个人思想的重生。

    不知道多少次处在危局之中,好在他最终生生的耗死了所有人,等到最后一个智者葬在了岁月之中,他也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千重劫、百重难,终究是走过来了。”他的眼中散发着睿智的光芒,将这一份珍贵至极的感悟传递给了本尊,令他实现心灵上的蜕变,“这是人生中最宝贵的资粮,足以让任何人极尽升华。”

    “能够走多远,就只能看本尊自己了。”长长的叹息中,他合上了双眼,进入了最深的道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