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遮天之万古独尊 > 第三百四十九章 超脱岁月,昔日天庭

第三百四十九章 超脱岁月,昔日天庭

作者:星之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想要铸成轮回,对于实力与境界固然有着要求,但是并非绝对,最重要的或许是需要一个——正确的人!”姬寰宇在心中自语,“一个站在了万古时空之上、同时立身在过去与未来的人!”

    “我曾在亘古之前见证开天辟地,亦曾在万古之后坐视乾坤破灭……逝去的我、未来的我,从虚妄走向真实,更是跳出自身的时间线的束缚,立身时间之始,站在岁月之末,贯穿一切!”

    “最终……令时间成环!”

    若是他自身所处的宇宙是一部宏伟的史诗,一部漫长的电影,演绎了众生的悲欢离合,他是其中的一个小人物,有着自己的出场与落幕。那么,他所要做的,便是由这一部电影之中超脱而出,成为外界的观众!

    原本的他,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一切都在改变之中,但是若是超脱了这一片天地的时间线,覆盖了万古的时空,过去与未来的界限被模糊,自然能够有着更改的余地。

    若是真的走到了那一步,或许此刻姬寰宇的真身并非立足在这一个时间段,而是在万古的岁月之前,过去才是现在,那么一切都可以挽回,规避掉篡改时空带来的因果的反噬,本该逝去的人不会死去,断掉的时空轨迹能够被延续。

    “逝我、道我……无始、无终……轮回!”

    在姬寰宇的眼中,纵观遮天与完美世界,排除那些似真似假的轮回传说,有一个人或许真正的做到了轮回!

    无终仙王!

    这是一个绝顶的仙王,纵然逝去,亦进入了一个奇异的造化地,那里涉及了时间与轮回的终极秘密,曾有传说若干岁月之后会再现人世间。更何况无终之道,涉及了万古的时空,探究无穷遥远的未来。而无始大帝的无始之道,能够追溯过去,洞悉时光的起源。

    若是无始之道追溯到了仙古的纪元,与无终仙王的人生轨迹在时间线上互相重合,那么就是真正的延续了无终仙王本已断掉的轨迹,续接了一条道路,令他彻底的归来,恢复本来面貌!

    “啧……无终仙王与六道轮回仙王是好基、不对,是好朋友,这不是没有道理啊!”

    “而且想要做到这一步,或许对于自身的实力要求不会高到一个让人绝望的地步,毕竟这不是靠实力去蛮干。”姬寰宇沉吟着,“很多事情,从来都是难者不会,会者不难。”

    就像是长生一般,长生……难吗?放在眼下的九天十地真的是太难了,唯有成就红尘仙,才算是证得长生,这里面要跨越多少艰难险阻、击穿多少重的境界壁垒?唯有真正大才情之人,历经数十万年时光的苦修,才有那么一线机会。否则,纵然是盖世至尊,一代大帝,也只能够在岁月之刀下无声落幕。

    而同样的时间,成仙路所指向的那个仙域的碎片,纵然只是昔年仙域的一个零散的地域,但是仍然有长生物质在其中存在,想要长生,真的是轻而易举!

    若是追溯更遥远的时代,仙古纪元,大能一般的境界就可以长生不死,圣人更是号称万劫不灭!

    同样是长生,这样的差距有多大?若是说出去,那些禁区的至尊有一个算一个,都要大喊“上苍不公、我要逆天”了。

    “荒天帝的确强大,成为了仙帝级数的人物,逝我、道我的修行也是他开创的,但是术业有专攻,他一生所求,是绝世的战力。他化自在法,演化他人的道果法相,战力盖世,不过他所走的道路并不是轮回,这是由他的修行观念所决定的。”

    “我这条路子若是能够走通,铸成轮回,他年总结自身的道与法,是不是可以说一句:他化时空、他化轮回?”

    “不过,这里面还有着一部分想不通的地方,想要铸成轮回,时空的领域固然必不可少,还有着一个重要的因素没有弄清楚,否则一个两个人不会引起大因果,无量众生叠加起来一样会扑。”

    “天庭与轮回……究竟有什么关联?”

    姬寰宇在心中思索,并未在这天地之间倾诉,所以这片宇宙是一片安宁,但是着绝不代表没有造成什么影响,纵然只是不完整的思路,依然足以对未来造成莫测的影响。

    此刻,时间的长河之中掀起了惊涛骇浪,未来的时空在震动,不只是这一个宇宙,而是包含了诸天万界,原本的轨迹模糊了,无人能够再看清。纵然这种轨迹只是一种天地变迁的大势,并非固有的脉络,但是能够影响到这么多的世界,本身就是一件足够可怕的事情!

    无量的界海之中,早已被荒天帝独断万古,混沌掩盖了一切,有无上法则封印一切,那是时光的力量,那是空间在更迭,那是岁月在变迁,跨过万古的岁月,弥漫着至高无上的伟力。

    一个个的大界之间的时空都是扭曲的,一般的强者难以跨越到远方,除非是仙王之上的存在,才能摸索到一些脉动,进行远行,但是也有可能会迷失自己。

    在那大势变迁的刹那,这些大界之中诞生的仙王强者,尽皆感应到了一种压抑,有一种大恐怖,令一个个强者都变色,心中极度的不安。

    “这才平静了不到千万年的岁月,怎么就有了这样恐怖的感觉?”一个古老的存在在轻语,所在的世界都在颤栗,时间长河在激荡,彰显了他自身的可怕修为,“未来的时光朦胧了,再无法窥探,难道会是准仙帝以上的强者出手,斩断了一切吗?”

    “难道又是大劫降临吗?荒天帝去了上苍之地,也不知怎样?或许,我应该去找几个老友……”

    ……

    一个浩瀚苍茫的大世界,这是一个恐怖的地方,有仙气弥漫,长生不朽的物质在沉淀着,无尽的强者纵横,一声怒吼,便有亘古的星辰坠落,毁灭一切。

    一个个古老的生灵盘踞一方,统治一域,他们的实力是盖世强大的,在九天十地之中令人敬畏的古之大帝,在这一方世界之中并不罕见,按照实力与境界进行计算,不过是中上的层次,远远算不上是盖压众生的无上强者。

    无数显化着原形的生灵生活在其中,若是让九天十地的人来到这里,定会感到震惊,那一个个都是流传在神话传说之中的生灵,纵然是极道强者追寻古史,也是上一个纪元的物种,而今竟然在这里出现,仿佛时空在错乱,回到了更古老的时代!

    在那世界的最中央,有一片浩瀚的宫殿悬浮,盖世的神威镇压了一切,天地万道都在臣服,像是统治诸天万界的天庭的至高殿堂,无尽的信仰之力沉淀,化作诸般生灵,守护着一切。

    而在整片宫阙的最中心的大殿之中,更是隐约间可以听到,有一种祭祀音,更有一种叩拜声,仿佛天地间众生在齐诵一位至高无上的仙帝的名号!

    “荒!”

    那是一个恐怖的名字,纵然只是出现在这一片天地之中,整个岁月、整片古史似乎都难以承受了,整个世界都在颤栗,似乎要毁掉了。

    只是一个字,便有这样可怕的伟力,很难想象真正的人物会是怎样的盖世绝伦,可以想见,定然是睥睨古今未来的,绝对的万古无敌!

    可惜,大殿之中是空的,无人在其中,沾满了岁月的痕迹,早在不知多久之前,此地便没有了主人,唯有那种祭祀与叩拜的声音在此地之中响彻。

    即便离那个盖世强者所在的时代相隔了漫长的时空,遥距难以判断的岁月。但是,仍有人依旧在念及他,膜拜着他的功绩!

    想要有这样的效果,那定然是曾经有无上功绩、曾救下诸天万界的生灵,才会缠绕这种祭祀音,不可停息!

    “咔嚓!”

    尘封不知多少岁月的殿门被开启了,一个年轻人步入了其中,他高大神武,雄姿挺拔,星空为图,映照其身,说不出的伟岸。黄金发丝披散,璀璨慑人,眼神犀利犹若冷电,一双眸子熠熠生辉,像是可以望穿万古岁月般!

    “荒……我的兄弟!”这个年轻人开口了,话音之中有一种怀念,“过去了这么多年,你在那一个时空还过的好吗?”

    “可惜了……现在的我还太弱小,同为十凶,不能够与九幽獓的那个老家伙比肩,至今还只是仙王,没能再进一步,去那一个世界去帮你。”年轻的仙王似乎很惆怅,“不过,现在我又感觉到了一种恐怖的气机,本为仙王,能够立身在万古之上,洞彻未来的时光,然而现在一切都不可见,恐怕未来会有莫测的变局出现,令人担忧。”

    “当年这里的所有动乱都被你终结了,世间可还有凌驾于仙王之上的无上强者?当是没有了……而今却出现这样的变局,怕是那上苍之上……”

    “如今,只能动用你留下的东西,助我一窥究竟……”

    他施展了绝世的手段,似乎启动了什么,一杆战矛在空旷的大殿之中出现,那一刻整个世界都在震动,仿佛要崩溃了。

    “轰隆!”

    天崩地裂,鬼哭神嚎。

    这是无上的禁忌神器,始一出现,就镇压了诸天万道,就是世界之外的无穷混沌都在崩毁,惊动了无数闭关苦修之中的强者。

    “这种力量……弑帝战矛!”有强者在惊呼,“荒天帝留下的准仙帝兵器,竟然被人动用了!这是出现了什么大事件!”

    那个年轻人握住了这杆战矛,仿佛是握住了诸天万界,自身的血肉都在颤栗,仿佛不堪重负一般,纵然是器中的神祇早已被无上强者所收复,不会伤到指定的掌控者,但是那种力量的本质上的差异太过恐怖了,只是泄露出来的丝丝缕缕的威压,就足以让一尊仙王感到神魂都要毁灭了。

    强忍着肉身的颤栗,这杆战矛被挥动了,灌注了一身的精气神,刺向了亘古的时间长河,要斩破一切的迷雾,洞悉一切的源泉。

    准仙帝强者能够跨越时空长河进行征伐,举手抬足界生界灭,恐怖到了极致,纵然这只是一件兵器,但是那种本质也不差,借助它的能力来窥探时空,自然可行。

    在这一刻,年轻人仿佛洞穿了未来的时光,在时间长河之中遨游,笼罩了一切的迷雾仿佛消散了许多,见到了诸多恐怖的片段,那是未来的一角。

    万古的尸骸在复苏,向着上苍咆哮;时间的长河仿佛都改变了,无数的支流出现,能够追溯到古老的岁月;生与死的界限被模糊,有亘古的强者跨越了时空,从死亡之地归来,再次征伐诸天……他甚至见到了他父亲的再现,傲立在界海之中,与一只金色的神猿疯狂的攻杀,战意沸腾,打到万古成空!

    最让人感到震撼的,是一个宏大而玄奇的世界,仿佛立身在万古的岁月之上,不过却有一道虚幻的洪流,与时间的长河相合一,却又仿佛是超脱在其上,跳出了岁月的桎梏。无数逝去的生灵,断去的轨迹在那一瞬间被接引,进入了那虚幻的洪流之中,流往了未知的地域,仿佛是在轮回,等待未来的新生。

    在这个年轻人眼中出现的最后一幕,是一个伟岸的身影静静的盘坐在世界之中,看不清真容,成为亘古的唯一。似乎感应到了窥探,一双眸子容纳了万古的时空,向着这一边看来。

    “轰!”

    虽然没有杀意,但是时间长河仍是轻震,将其扫出,纵然是准仙帝兵器都难以抗衡,迷雾重新笼罩了一切,且被一种无上的力量镇压了,再也难以洞悉丝毫。

    “咳咳咳……”手执战矛,嘴角有血液沁出,他的眼中充满了震撼,“这难道是轮回……”

    “难怪会有这样的变故,未来的一切都朦胧了,再难以去探索……”

    他放下了手中的战矛,修复伤体,而后走出大殿,迎面有一个少女撕裂虚空降临,身段柔软修长,银色长发披散到腰际,光华灿灿,一双眼睛很大,赤红如珊瑚,美丽而有灵气。

    她有些担忧,“你动用了弑帝战矛……未来发生了什么大恐怖?”

    “不是坏事……有谁能够想到,轮回啊……”

    他们最后离开了,一切都重新归于寂静。

    ps1:有读者曾经在书评区问过荒天帝时代的天庭的那些人呢?当然是不在九天十地了,作者君估计在乱古末年就全体搬到了仙域之中,虽然仙域都残破了,化成了很多世界,但是长生物质还有。而原本的九天十地毕竟不能长生,时间一久就被遗忘的差不多了,毕竟全家都去了仙域,原本的世界已经没有了熟悉的人。唯一可怜的是段德,神话时代之后那么多年都没有人来看过他,要知道天角蚁什么的都是仙王……

    ps2:作者君最近几天又看了一遍遮天与完美世界,感觉有点奇怪,石昊平定动乱、成为仙帝之后,没有想过让九天十地升华、拥有长生物质吗?遮天所有的大帝真的要哭晕在厕所了。难道这长生物质,才是东哥挖的最大的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