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遮天之万古独尊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冥皇殿主死!战落幕!

第二百八十一章 冥皇殿主死!战落幕!

作者:星之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天庭!

    随着这两个字的出现,本来都要把脑浆给打出来的战场都是一静,与地府无关的准帝都是面面相觑,手底下的动作缓和了几分,耳朵都竖了起来。

    实在是这个词语的意义太过非凡,牵扯了太多的因果,涉及到了成仙路上的终极大秘,让后世的人都在追寻。

    神话时代的最后绝唱,是仙路的悲歌,还是万古的阴谋?在场的这么多准帝,有谁能够说对那最深的秘密不动心?

    可惜,时光葬下了一切,往事成烟,难以追寻,而现在地府的一代殿主爆出了最后到场的准帝的出身,顿时让场上的气氛诡秘了三分。

    “道友太过激动了……掌握了皆字秘,难道就都是神话时代天庭的传人?”英武的男子开口,没有承认,却也没有一口否认,而是强势出手,掌指都在发光,拍在了冥皇殿主的身上,将他打得横飞在星空中。

    “你瞒不过我……”冥皇殿主长啸,在奋力的抗衡,“世人皆知帝尊为神话时代的天庭的开创者,但是又有几个人知道帝尊的来历?”

    “在成为帝尊之前,他还是神话时代一代天尊,为皆字秘的开创者!我地府之中还有他的部分经文!”

    “而除了皆字秘,你修行的功法的那种道则波动,正是他开创帝尊仙经之前的经文!”

    “原来如此……”英武的男子点了点头,手下的动作更可怕了,战力攀升到一个深不可测的境地,千般妙术、万种神通同时爆发,且巧妙的混合唯一,令战力疯狂的暴涨,举手抬足,十方俱灭,“不过,你说我是天庭的余孽……你们地府又何尝不是最大的叛徒?”

    “当年,地府联合了不死天皇,背叛了无上的帝尊,在暗中偷袭,导致古天庭举教飞仙失败,此仇此恨,万古难消!”

    “只可惜,你们地府的传承实在太过诡秘,收集万古强者的尸骸,转化成阴神与战奴,又有太多的极道强者入主,钻研轮回法,历代准帝强者从来不曾断绝。”

    “而今却是一个大好时机,冥土三殿已落其一,若是再杀了你们一二尊准帝,等同于斩掉了地府一臂,数千年内难以掀起什么风浪!”

    “再杀我地府的准帝?”这个时候,有人在冷笑,充满了不屑,“好大的口气!”

    “你的确是强大,但是真以为凭你这仅仅准帝巅峰的境界,就能够横行世间?”另一个声音响起,“二十多万年前的羽化大帝,也是你们古天庭的旧部,算是惊才绝艳,成就了大帝果位。只是纵然成道了又如何?踏进了我地府的冥土,最终还不是要退去!”

    伴着这两道声音的响起,震动星域的力量爆发,那是极道的气机,此刻汹涌而来,强势到了极点!

    两件帝兵!

    又是两尊准帝强者赶到,还带来了两件恐怖的兵器,要强势的镇压对手!

    地府翻出的底牌,真的是让世人绝望,准帝的数量就不说了,就是帝兵都能够动用四件,在这个时代真的是无上的霸主!

    一张黑金盾,由龙纹黑金铸成,此刻横空出世,阻挡了古天庭强者的攻伐,护住了重伤的冥皇殿主。

    一柄战戈,横断星域,刺穿了万古的星空,攻伐向对手的仙台,要粉碎他的元神!

    “哼!”出自天庭的至强者在冷哼,面对两件帝兵也没有变色,“我想杀谁,你们阻挡不了!”

    他的战力在提升到了极点,在这一刻身躯绽放莹莹的光芒,一种令人颤栗的力量在觉醒,在他的轮海之中有一件可怕的兵器飞出,被他催动,生生的砸飞了那柄战戈!

    那是一口古扑的鼎,锈迹斑斑,生满了绿铜锈。事实上,已经快没有鼎的形状,不过是完全体的三分之一,由碎片拼成的,缺少了大半,到处是洞。

    “成仙鼎!”

    一声呐喊,有恐惧,有贪婪……但是英武的男子没有犹豫,看着冥皇殿主,绿铜鼎在这一刻发出璀璨的光,摇曳出绚烂的芒,彻底复活,直接撕开虚空,生生的砸向了黑金盾,将其轰进了星空之中!

    “冥皇殿主,你给我……去死!”

    “轰隆隆!”

    英武的男子出手,满头长发如剑芒一般迫人,根根倒竖,浑身战气汹涌燃烧,他像是一个大火球,烧塌了宇宙,只是一拳挥动,日月星河都在跟着逆转,随着他的拳力而澎湃,激荡这片长空!

    “吼!”

    冥皇殿主没有退让,发出一声怒吼,他在发狂,萃取自身不多的精血,攀上了人生的最巅峰,他知道自己这一战没有了活路,索性燃烧自身的一切,纵死也要让对手付出惨重的代价!

    他这是在拼命,通体散发乌黑的光芒,浩瀚的神力在星域之中涌动,他的苦海之中有无尽的死气,在这个时候淹没了自身的命泉,崩碎了自己的生命之轮。

    要杀敌,先杀己!

    恐怖的力量在这方天地之中暴起,纵然强势如那英武的男子都难以破开,毕竟冥皇殿主曾经与他同为一个层次的巅峰强者,葬送自己的一切所展现的力量,就是他也要忌惮。

    与此同时,另外两尊地府的强者也要赶来,只是却被风羲和黄牙老人所阻挡,不过他们当机立断,除了被绿铜鼎所牵制的黑金盾,战戈被催动,落到了冥皇殿主的手中。

    这一刹那,整个星域都被死气席卷,仿佛成为了一片新的冥土,黑暗笼罩了一切,仿佛走向了死亡的尽头。

    然而,随后便是一道璀璨的神光迸发,照耀了此地,混沌气汹涌,开天辟地的力量在涌动,冥皇殿主重新出现,但是与先前不同,不在是死气蒙蒙,反而是充斥了浩瀚的生机,至神至圣,但又有几分不协调的怪异之感。

    “敢问上苍……可有轮回?”冥皇殿主开口,虽然身上有无尽的生机在充斥,但是他的双眼茫然,语气干涩,仿佛……是一个死人。

    此刻,天地万道都在轰鸣,天劫的雷光在汹涌,似乎这一方天地出现了什么禁忌的事物,冥皇殿主手持战戈,在向前一步一步走去,浑身都在发光,生机越来越浩瀚,每踏出一步,这天地大道都一阵鸣动,而他身上的光芒也越发璀璨!

    最终,一道同样顶入宇宙、脚踏幽冥的法相在这世间出现,气息强绝到了极限,几乎就要踏进了大帝的层次!

    “物极必反,死极返生!”这一尊天庭的强者一字一顿的说道,面色凝重到了极点,“这是自踏死境,燃烧一切,打出极尽升华的一击?”

    “你的境界没有达到那个高度,打出这一击的瞬间,就已经死了!”

    但是这样的一个死人,就是天庭的强者都变色了,这是极尽升华的一击,献祭了一尊准帝巅峰者的一切,再加上手持帝兵,战力多强?不可思议!

    “轰!”

    照耀了万古星空的一击迸发,战戈击穿了天地万道,要让一切都成为尘埃,葬下一切,古天庭的强者没有避让,进行硬碰,所有能够提升战力的手段都被施展,化千百击为一击,容纳了他的道、他的法、他的人生……

    最绚烂的光芒爆发了,转瞬之间有重归混沌,本源的力量在汹涌,淹没了一切,唯有血液飞溅,有大道法则轰鸣,这个天地彻底的破碎了。

    这样搏命的拼杀,惨烈的程度超越了一切,原本对决之中的诸多诸帝都要避让,厮杀不停的战场在这一刻分成了两个阵营,阻挡着余波的冲击。

    “咳、咳、咳……”

    混沌气汹涌,冲击的大宇宙颤栗,两道巨大的如同是开天辟地的混沌神祗的身躯渐渐显化而出,一柄战戈血淋淋,将天庭的强者洞穿,嵌在他的身体中。

    准帝的血液洒满星空,他摇摇晃晃,几乎就要倒在血泊中,不断的轻咳,鲜血在流出,根本无法抑制。

    但他终究是最后的胜利者。

    在他的对面,原本气势强盛到极点的冥皇殿主的生机彻底的断绝了,眸子闭合,其面部满是血迹,额骨那里早已彻底碎掉,白骨莹莹,鲜血淋淋,整个人一动不动,立在这里。

    “不错……你很不错……”天庭的强者在笑,血液不断的流出,“能把我伤到这样的程度,实在是了不得,纵然你借助了帝兵……”

    他缓缓的拔出了洞穿自己身躯的帝兵,将其丢在了一旁,血淋淋的伤口很可怖,但是他却没有在意,三株药王被他瞬间炼化,与此同时一种玄妙的秘术运转,伤口在快速的恢复。

    者字秘!

    这种秘术为无上的疗伤秘法,配合皆字秘的十倍功效,伤口几乎完美愈合了!

    只是帝兵造成的道伤怎么可能这样轻易的治愈?就在身躯修复完整的时候,体表又有血光迸出,伤口重新破裂,鲜血不断的从中流出,旋即又收到者字秘的影响,又重新倒流回去。

    如此循环往复,周流不息。

    “嘿……极道帝兵……”

    “轰隆!”

    天地间发出一声轰鸣,冥皇殿主的尸身动了,无尽的道纹内敛,其躯体在收缩,缓缓的归于一点,那是他的仙台,这是在化道。

    到了最后,尸身消失了,化为一缕缕的道光,散在了宇宙中,一尊大帝之下的巅峰强者就此走向了落幕。

    所有人注视着这一切,都是心中无语,修行修到了最后,仍然是葬在了天地中吗?

    “轰!”

    原本纠缠在一起,飞向无尽远方的两件兵器——绿铜鼎与黑金盾归来了,打破了场中的沉默,让气氛又变得怪异了起来。

    没有人开口,但是却很默契的分成了两个阵营,一方是以地府的四大准帝强者为主,加上老金乌与蓝金塔准帝,配合上五件帝兵——黑金盾、战戈、冥铁战甲、死亡之枪、炼神壶。

    而另一方也毫不逊色,黄帝、神农、风羲、古天舒、老大圣、黄牙老人、天庭强者,再加上四大帝兵——混沌青莲、无始钟、虚空镜、绿铜鼎,堪称是不相上下。

    这一片多灾多难,已经被打成尘埃的星域之上,九件帝兵复苏,在相互的对峙,极道法则汹涌,击穿了宇宙虚空,一个个黑洞在此地出现。

    这样的局面,再打下去,恐怕谁都没有绝对生还的把握,搞不好一生的修为都要交待进去,死掉了圣灵准帝与冥皇殿主,足以让在场的强者冷静下来了。

    当然,地府的势力心中绝对是抓狂的,两个殿主就这样的落幕,纵然地府这种专门挖坟的,有准帝尸体通灵形成的战奴和阴神,损失之大足够让他们心痛、肝痛……

    “古天庭的旧部……”阎罗殿主嘴角溢血,这是跟黄帝血拼留下的代价,他的眸光冰冷,扫过天庭的强者,“我记住你了……我们……不死不休!”

    他只针对天庭的强者,因为很显然,另外的那几个掌握帝兵的就站在一起,显然有某种关系,多半是相识的,非常棘手,不像天庭的强者无形之中有一层隔阂。

    “若不是你们的准帝和帝兵数量太多,我杀你,不比杀一只蚂蚁难多少。”天庭的强者回应,纵然有伤在身,难以治愈,也有一种大气魄。

    “希望下次见面,你还能够说的出这样的话……”阎罗殿主带着地府的强者离去,唯有话音传来,“今天杀不了你……我要地府阴兵出世,席卷宇宙,杀尽天庭旧部!”

    “天庭的荣光,永恒不坠!”天庭的强者一字一顿的说道,唤回绿铜鼎,离开了此地。

    还留在原地的强者倒是互相的交流一番,各自留下了自己的联络手段,地府势大,给人不小的压力,不过他们也没有什么可后悔的。

    临走之前,老大圣传音黄帝,让这尊至强者若有所思。

    ……

    遥远的星域之中,姬寰宇看着远方,仿佛看到了准帝征伐的落幕,整个人有一种很玄妙的道韵,嘴角带着笑意,但是眸中却有一种最冰冷的力量,无情、无私,恍如那飘渺的天道。

    “我看到了血与火……”

    “结束?”

    “不……这仅仅是开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