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遮天之万古独尊 > 第二百三十八章 信仰力与出海(二合一章节)

第二百三十八章 信仰力与出海(二合一章节)

作者:星之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轰隆!”

    无尽的海水翻滚,黑茫茫一片,浩瀚壮阔,潮汐的威能在天地的加持之下,将黑色浪涛卷到高天上,将天上的云朵都震散了,声音震耳欲聋。

    海岸上,有百尺危崖高耸入云,黑礁耸立,森如利剑,滔天海浪撞上礁石,迸做零珠碎雪,漫天挥洒。

    姬寰宇盘坐危崖之巅,双眼之中有着神月沉浮,在他的身周,有一条自虚空而来、流向未知远方的长河环绕着他的身影。

    在这条可以说是无始无终的长河之中,每一滴的河水都无比的晶莹剔透,但是总能给人一种浩瀚辽阔的感觉,似乎包含了万古的时空,仔细的观看,甚至能够令人迷失在宇宙的最深处。

    那是最纯粹的时空的力量,在此具现出这样的异象,截取了宇宙的部分时空的伟力,堪称是功参造化。

    姬寰宇静静的盘坐在其中,在这条时空力量的长河环绕之下,似乎整个人都虚幻了,跳出了这一段岁月,不在此界,进入了彼岸之中。

    许久之后,他才收敛这种种的异象,眸中神月的幻影逝去,变得无比的深邃,望着北方,意味不明,有着疑惑和忧虑,亦有渴望和期盼。

    自从为太阳神朝铸下了根基之后,他便带着自己的小徒弟踏上了修行之路,行走在紫薇古星之上。

    紫薇与北斗古星的种种风土人情迥异,对于姬寰宇来说,观摩这样的存世了数百万载的世界,某种程度之上,足以抵得上悟道一千年!

    数百万年的岁月,这是怎样悠久的历史?在这样漫长的时光,又诞生了怎样多彩的文化?这一切都是令他受益良多。

    一路行来,便是三年的时光,他的身上带有了几分岁月的沉淀,而小灵月在言传身教之下,体会那天地的浩瀚与红尘的精彩,终究是将心中难以磨灭的痛楚暂时的搁置了下来,修行上的天资爆发,以一种匪夷所思的程度在进步着。

    三年的时间,便是走到了四极秘境大圆满的程度,根基无比的扎实,更是连连的渡过天劫,走上了少年大帝的道路。

    “北海!汤谷!扶桑!”

    姬寰宇的双眼很深邃,这三年来,虽然他自己是随意的行走,但是冥冥之中自有一种潜意识,引导着他不断的向北方前进。

    直到他来到了这一望无际的北海边上,才知道这个问题终究无法避免,需要他去直面与解决。

    早在三年之前,人皇神印爆发滔天神威,便是被莫名而来的太阳圣力所化解,那是扶桑神树的威能,超出了他的想象。

    且,那个时候更是有一种召唤的感觉,虽然当时被他认为是一种错觉,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样的感觉却越来越鲜明。

    每当修行进入最深的悟道境界之中,总有一轮温暖而明净的神阳在心头升起,神阳之中更是有一株扶桑古树在摇动,没有丝毫的危害,反而益处多多,但也足以成为了他无法忽视的存在。

    若非这样的召唤意志纯粹而不含丝毫的恶意,姬寰宇恐怕早就收拾东西远离紫薇古星,又怎么可能还在这颗古星之上驻足三年。

    只不过那株扶桑古树的威能实在是让人心惊,更是超出了原著之中的诸多描述,这些都让姬寰宇感到困惑与不解,又有些犹豫和踌躇。

    “扶桑古树的召唤……水太深了!”姬寰宇一声长叹,他从未降临过紫薇古星,却有这样的召唤,实在让人难以安心,或许他早已经卷入了一个可怕的布局之中。

    毕竟那株古树的历史太过悠久,横跨了不知道多少个纪元,也不知道有多少强者在那里留下了怎样的布置。

    “好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姬寰宇这样安慰自己,手中有着一口魔罐乍现,那是狠人大帝躯体铸成的帝兵,有着无上神威,“这一次,只能指望着你给力一点了。”

    魔罐很古朴,像是一个小孩子随手捏成,在魔罐之中却有着一汪泉水一般的东西,仙霞艳艳,有一种玄妙到了极点的力量。

    那是信仰的力量,纯净到了极点的念力在此汇聚,化作了有形之物。

    太阳神朝的统治地域之中,有着数十亿的凡人,而姬家在整个紫薇古星之上的传道很成功,姬寰宇每时每刻都能够感应到,有一种纯净的念力跨越了时空的界限,汇聚到了他的身上。

    他的道不在其中,索性用了吞天魔罐来承载,聚纳了信仰的力量,每时每刻都有纯净的念力没入魔罐之内,丝丝缕缕,如同下着小雨,不断的滴落,最终化作了液体般晶莹的小湖,仙霞艳艳,圣光蒸腾,超凡近神。

    姬寰宇打量着其中的力量,体内浩瀚的神力在这个时候破体而出,催动了这一口魔罐,其中有着部分的念力被深深的提炼,而后循着原路返回,这是在回馈那信仰他的众生。

    他并非单一的收纳,每隔一段时间都定时的回报,且经过了吞天魔罐的加工,原本来自众生心头但是无法被凡人所用的信仰力量被转化,成为了一种温和有益的力量,虽然不多,但是足以小小的滋养一下人体的肉身和灵魂,有着莫大的功效。

    这种手段还是受到阿弥陀大帝的启发,不过他自己没有能力办到,现在只能够借助手中的这件帝兵。

    这也是他现在的信仰飞速的扩大的原因,甚至除了凡人,亦有部分的修士也在信仰他,就是因为他这个信仰极为的灵验,并非单一的索取。

    “信仰的力量……”这一段时间,除了平常的悟道与修行,姬寰宇也曾经多次的研究过这种和奇妙的力量,它来自于众生的心灵,却有着非凡的力量,当积累到了一定的程度,能够干涉到现实。

    不说别的,就看着无论多么遥远的时空,都能够连接到信仰的人的身上,就能够看出它的非凡之处。

    某种意义之上,这种力量在时空之上有着非同寻常的表现,姬寰宇通过仔细的钻研,虽然还是一头雾水,但是他在时空之上的造诣却大有提高,能够演化出时空长河这样的异景。

    “天庭能够收集信仰力,而佛家也是这样,不过一个是以力量统治万灵,一个是以理念聚拢人心……”看着手中晶莹的液滴,姬寰宇沉吟了片刻,有些不解,“如果只是单纯的为了这种信仰的力量,为什么在那遥远的时代,天庭这个称号却为众多的强者所忌惮?”

    放眼遮天与完美世界,在姬寰宇看来,天庭与佛教两者在很大程度之上有着相似之处,最主要的功用就是收集了一堆信仰的力量。

    只是,天庭这个名字却有着很大的因果,在乱古的时代之前,这就是一个禁忌的称号,仙王都要忌惮,甚至更高的层次——准仙帝都是有所针对!

    “天庭……难道是因为能够聚拢最多的强者,所以准仙帝也要忌惮?”姬寰宇想了想,就自我否定了这个猜想,“不对,越高的层次,越是难以越级挑战,人海战术早就难以生效了。”

    “看样子,在这里面还有很多的未解之谜啊……不过现在我也没有这样的能力去探究,只能够留待以后了。”姬寰宇没有多想,这样的高度不是现在的他所应该去了解的,就算他现在知道了其中的秘密,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事。

    “师傅!”耳边传来一个细嫩的声音,姬寰宇循声望去,一溜儿雪白的沙滩,残月般镶嵌在墨黑色的海面上,随天远去,延伸无垠。

    一个小女孩赤着白生生的脚,笑嘻嘻的跑了过来,手中还捧着大把的贝壳,献宝一般的碰到了他的面前,有着一种童真的乐趣,“师傅你看,这些贝壳漂亮不漂亮……”

    “嗯,很好看。”姬寰宇的眸中有着一丝温和,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小家伙在跟他介绍着什么,那一场血夜在她的心中留下的疤痕终归淡去了许多,不在只有那仇恨永存。

    耐心的听了很久,直到小家伙介绍完了一切,才缓缓的开口,“想出海吗?”

    “好啊好啊!”小家伙的双眼一亮,“我还从没有出过海呢!”

    姬寰宇伸出了一只手,笼罩了数百里方圆,轻轻的一摄,大地在开裂,被生生的割裂出了一大块,随后迅速的缩小,在他的掌心之中沉浮。

    整个天地骤然一暗,无数的太阳圣力被接引而下,将手中的那块小小的大地灼烧着,刹那之间成为了一滩晶莹琉璃的液体。

    随后重塑其形,化作了一个小舟的形状,又弹指打入了九条昔日摄取的龙脉,与其合一。

    最后烙印了无尽的阵纹在其上,顿时有了一种可怕的气机冲击而出,成为了一件重宝。

    姬寰宇现在的修为不断的提高,虽然还没有踏进圣道的领域,但是比之真正的圣人也不逊分毫。最起码,眼下这种随手铸器的手段,足以与古之圣贤比肩。

    远古圣人都有极大的威能,他们炼兵时的景象不可想象,如果遇到神料,拳头大那么一块也许就够了,可祭成传世圣兵。

    而如果材料不过硬,也许会耗尽无尽山川大脉,聚纳灵气,塑造一件兵器。古时,有的圣人手心中是一寸山河小印,看起来晶莹别透,玲珑秀小,但真实情况是以万里江山化成的,真正放大起来会浩瀚无边。

    姬寰宇随手一挥,小舟出现在了海面之上,飞快的放大,成为了一艘大船,通体有着无数的纹络在其上游走,有着一丝圣人的威压,比之王者神兵也不逊色多少。

    “走吧。”姬寰宇带着小家伙,登上了船,一个意念之下,便向着北海的深处驶去。

    姬寰宇按着昔日推算出的路线行驶着,真正的进入了大海,才知道海洋的浩瀚与壮阔。

    一路之上并不平静,有时还会遭遇狂风暴雨,他并没有避让,而是迎击而上,趁着这个时候,好好的给自己的徒弟上课。

    “你要记住,无论是修行还是人生,并非一帆风顺,总会遭遇到暴风雨,但是你不能够退让,要……”小家伙认真的听着,这些东西或许在遥远的将来,有可能被她用上。

    整个北海很热闹,像姬寰宇这样驾船的修士并不罕见,一番疑惑之下,索性询问了一艘与他擦肩而过的大船,“老丈,这里北海挺热闹,是怎么回事?”

    一个老头子手中握着罗盘,辨别着星位,“嘿,还不是三年前闹的?”

    “有人说是有着大能潜修在这北海的最深处,有人说是大帝的法阵,守护着无上的神藏,总归就是认为这里有天大的机缘,不少人都往这里跑。”老头子长叹了一口气,“整个北海比以前热闹了很多。”

    “原来如此。”姬寰宇明白了,虽然那些修士并不明白真正的原因,但是并不妨碍他们往这里冲——万一天上掉下了一个馅饼呢?

    “这位小哥儿,在往前可要小心点了,”老头子看着姬寰宇一副年纪轻轻、稚气未脱的样子,更别说旁边还有一个小女孩,索性好心的提醒了一句,“这么多年来,有没有机缘天降的事情不好说,但是我倒知道有不少的人做着无本的买卖,劫掠四方的修士。”

    “若是还要往前走,小哥儿可要小心了。”

    “多谢告知,我明白了。”姬寰宇点了点头,继续向着远方驶去,对于有人干着强盗的事情倒是不太在意,现在的紫微古星,他姬某人才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最强王者,谁敢抢他?

    若真是有哪些不长眼的修士抢到他的头上,他这里还缺几个跑腿的,真的是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又往前方驾驶了数十万里,倒是得见此地的混乱,海中的巨兽,剪径的修士,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当然,北海之上,也并不是单一的大洋,还有为数不少的岛屿,小的不过数里方圆,大的甚至有数十万里,几乎可以说是一方陆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