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历史军事 > 寒门崛起 > 第一百六十三章 祖宗佑侄不佑伯

第一百六十三章 祖宗佑侄不佑伯

作者:朱郎才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从李家出来时,大约是下午四五diǎn钟的样子,朱平安又去恩师家看了一眼,还是没有人,看来短期内恩师是不会回来了。

    秋高气爽,却还是非常炎热,田地里农户仍在不辞辛苦的劳作,汗流浃背为的便是确保今年能有一个好收获。黄色的稻子在阳光的照射下,变得金灿灿的,让汗流浃背的农户挂上了灿烂的笑容。

    微风吹来,稻田里卷起了金色的波浪,将稻香送入鼻息间。

    走在乡间小路上,朱平安不时和田里的乡邻打着招呼,恭维几句田里的庄稼长的好之类的,便让这些乡邻高兴好久。

    快到家的时候,又看到母亲陈氏正在跟一群大妈大婶的在聊天,母亲陈氏眉飞色舞的在跟大妈大婶説些什么,大妈大婶俱是羡慕不已的样子。

    “咦,她婶,那不是你家平安郎吗?”。有一个大妈看到了朱平安便跟陈氏説。

    然后陈氏扭头便看到了朱平安,接着便挥手招呼朱平安过来。

    朱平安走快两步过来,先喊了声娘,又跟周围的几个大妈大娘的也打了个招呼。

    “彘儿啊,你再给娘説説,你这个廪生有啥用,娘老是记不住。”陈氏説话时,满脸都是骄傲啊。

    母亲还真是乐此不彼啊。

    不过,既然母亲大人喜欢,那自己必须得全力配合啊,所以朱平安便又将廪生的作用特权,用白话将其描述了一遍,其中也不乏略有夸张的地方。不过谁让母亲陈氏就是爱听呢。

    “守义家的,你可等着享福吧。你家平安郎这般聪明,以后指定能做大官呢。”大妈大婶们纷纷表示对母亲陈氏的羡慕。称赞朱平安的聪明。

    “他哪是聪明啊,就是刻苦了diǎn,每次我起来做饭就能瞅见他在院子里看书练字”

    母亲陈氏嘴上这样説着,眉宇间却全都是以子为荣的骄傲。

    往日并不是很喜欢和大妈大婶闲聊的母亲,这两天却是总喜欢扎堆在大妈群中,然后不论她们聊什么,总是能将话题转移到自家二小身上,然后享受大家的羡慕嫉妒恨,每次都能开森一整天。

    这次也是。享受完大家各种各样的羡慕后,陈氏才依依不舍的和朱平安一同回家,在路上,母亲陈氏脸上的笑都没间断过,整个人容光焕,仿佛年轻了十几岁一样。

    朱平安和母亲回到家时,家里尚未有人,父亲和往常一样赶着牛车来回往返于城镇和山村之间,大哥进山去了。为三日后的流水宴做准备。母亲陈氏开始准备晚饭,朱平安则回到房间开始抄写今日借来的李家藏书。

    一切都井井有条,有条不紊。

    先回来的是进山的大哥朱平川,大哥这次收获似乎比往常要大很多。背得筐子里装满了东西,手里面还拎着两只肥兔子。

    紧接着回来的便是朱父了,将马车赶进家门后。便从车上取下来从镇上买的肉包子、水果等物品

    晚饭吃的很温馨,处处都能感受到家人的关爱。

    在家真好。

    朱平安不由出一句感慨。

    在家真好?

    并不是每个人都持肯定意见的。比如此时风尘仆仆却一直等到天黑才返回家的朱平安的大伯朱守仁就不是这么想的,家?家里哪里比得上繁华似水的秦淮河呢。

    还是秦淮河好啊。自己风流倜傥有人欣赏;哪像现在,回家都得偷偷摸摸的。

    至于为啥偷偷摸摸,还不是因为自己那个侄子,第一次去参加童子试,谁料想县试府试院试,不仅顺利通过了,更是难度很高的府试以及难上加难的院试中摘得第一名,不仅考上秀才还得了案。自己呢,时运不济,命途多舛,又是一年落榜时啊。自己进学数十年,考了十余次,却被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给抢了先。

    在外面还没什么,越是近乡越是觉的羞愧,所以便等着天黑人少看不清的时候再进村。

    唉,祖宗佑侄不佑伯啊。

    考试前自己找算命丈夫算过命的,説我们老朱家祖宗庇佑,自己这次十拿九稳的,没想到却被自己的侄子抢了。改天找个风水丈夫看看,总觉得老二一家有些妨碍自己家,压了自己运道。

    大伯朱守仁一边想着,一边偷偷摸摸的从村口往朱家老宅赶。

    幸好这个时候大家都在家里吃饭或者休息,村里街上没有人,这才让大伯朱守仁顺利的走到朱家老宅。

    朱守仁在朱家老宅站了好一会,酝酿好了情绪,才轻轻推开朱家老宅的大门。

    此时朱家老宅已经吃过晚饭了,朱老爷子正坐在院子里星空下乘凉呢。这几日朱老爷子快乐并痛苦着,快乐是因为自家小孙子争气考了个秀才案第一名,痛苦是因为自己大儿子又落榜了。其实,朱老爷子最想的还是自己大儿子能高中,如果自己可以做主的话,肯定会把小孙子的功名换到自己大儿子身上。可是,现实就是现实,让朱老爷子在开心之余痛苦着,对大儿子隐隐有些失望。

    朱老爷子也很挂念自己的大儿子,自己小孙子都回来两天了,怎么自己大儿子还没回来啊,路上没出什么事吧。

    朱老爷子正念叨着自己大儿子的时候,便现大门被推开了,有个人走了进来。

    身影有些熟悉。

    还没等朱老爷子细看,便看到那个人影走了过来,嗷一嗓子,跪在了地上。

    “爹啊,儿子不孝啊,又落榜了,呜呜呜,儿子不孝啊。儿子二月初便离家备考,晨起诵读,夜晚温书,从未间断过啊。县试、府试,儿子不用考,可是学习却从未间断过,期间还多次指diǎn彘儿啊,让彘儿顺利通过县试府试啊。可是,时运不济,儿子身体不争气啊,早不病晚不病,偏偏快院试的时候生病,儿子也担心身体不争气,无法光宗耀祖,便悉心教导彘儿啊,彘儿也是没让儿子失望。只是儿子时运不济啊,考试时身体仍然大病未愈,功亏一篑啊,儿子不孝啊。”

    大伯跪在地上,抱着祖父的大腿,哭的伤心。

    原来彘儿能考上秀才,都是多亏了自己大儿子教导啊,怪不得啊。祖父刚刚对大伯升起的隐隐失望,在听了大伯这席真情流露的话后,便烟消云散了。

    “彘儿都回来两日了,你怎么才来啊?”祖父心里还有一个疑问。

    “儿子为了省钱,徒步了数日,昼夜兼程”

    大伯抱着祖父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辛酸泪,説的特真诚。

    可不是昼夜兼程啊,大儿子进门天都黑多久了啊,就为了省钱减轻家里负担,祖父一下子就信了大儿子的话,看着夜晚才归来的大儿子,几乎老泪纵横。……

    第一百六十三章祖宗佑侄不佑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