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历史军事 > 寒门崛起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秦淮河畔

第一百二十七章 秦淮河畔

作者:朱郎才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应天也真够给面子,朱平安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窗外已经停了雨,隐隐约约看见东方一片红,似乎要出太阳了。←,

    今日的清晨格外珍贵,阴雨连绵近月余,今日终于要放晴了。

    朱平安穿好衣服,稍作洗漱,将麻布、竹筒、字帖及练字的毛笔以及前段时间在家刚抄写的一卷书一并放入书包中,斜挎好书包,夹着一块黑木板便出了房门。

    早期的学子书生并不仅仅是朱平安一人,也有数位不相识的学子书生已经起床推开窗或是持卷晨读或是临窗而书,当然晨读不是昨晚那种狼嚎,是能让人接受的那种。看到朱平安斜挎着奇怪的布包和黑木板出门去,微微侧目,有些诧异。朱平安憨笑着打了个招呼,这些学子书生微微诧异,也都颔首回应。

    院试整体感觉高一层次,整体考生质量感觉也比县试、府试要的要高一层次,不像前两次那般鱼龙混杂,毕竟能来参加院试的人都是取得童生称号的,至少也是有两把刷子的。

    出了客栈,朱平安一路向着秦淮河走去。昨日傍晚还不曾觉得,今日站在秦淮河岸,却是对十里秦淮的鼎盛感到震惊。秦淮河如玉带般延伸,玉带清晨便泛舟,对岸金粉楼台,鳞次栉比;画舫凌波,浆声灯影构成一幅如梦如幻的美景奇观。

    近月连阴雨,难得晴了天,对岸也热闹了起来。

    河对岸有掂着裙摆追逐嬉戏的少女,洗漱时唱歌的少女,有被调戏后和画舫上公子对骂的泼辣少女......沦落风尘,却也比寻常女儿家多了份自由。

    “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诚不我欺也。

    朱平安寻了一处相对僻静的河岸,用书包里的破麻布将青石板擦拭了一番,便自顾自的坐下,掏出字帖等物,将黑木板放在一处高石阶上,俯身灌了一竹筒秦淮水,看了会字帖,便挽了挽袖子,悬腕练字起来。

    朱平安练字正兴起的时候,河对岸来了一位十五六岁的梳着堕马髻的少女,模样倒也漂亮,穿的也很齐整,弯腰在河边洗手帕的时候,忽地发现河对岸蘸着河水在黑木板上练字的朱平安。

    女孩盯着正在练字的朱平安,咯咯一笑,转头伸着小手娇呼,“姐姐快来看啊,河对岸有个半大学子在蘸着河水练字呢。”

    闻声走来一位十**岁的轻纱少女,袅袅婷婷走到那女孩身边,看了朱平安两眼,也不由咯咯的笑了起来。

    “哎,那个穷书生,看过来,快看过来,咯咯咯,你咋个用我们的洗脚水练字呢......”年纪稍长的轻纱少女双手做喇叭状,朝着朱平安喊道,然后便咯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看来以后是不能来此处练字了,明日便重新寻个地方吧。

    闻言,朱平安停下笔,往河对岸看了一眼,便又低下头继续练字了。

    “好你个读书人,读都到狗肚子里去了吗,好生无礼,我姐姐与你説话呢。”年纪稍小的女孩替姐姐打抱不平,纤纤小手指着朱平安不依不饶道。

    朱平安视若罔闻,继续练自己的字。

    “喂,那书生,你是个聋的,还是个哑的?”年纪稍长的轻纱少女笑问,“不言不语是怎么回事?”

    “信不信,我过河去与你理论理论......”年纪稍长的轻纱少女见朱平安还是理都不理,又笑着补充道。

    “对,就是,过河去......”年纪稍小的女孩也咯咯笑着附和道。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朱平安摇了摇头,淡淡的开口道。

    对岸的一大一小两个少女闻言,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呦,还是个酸秀才......”

    “酸掉个牙,咯咯咯......”

    笑过之后,那年纪稍长的少女冲着朱平安抿嘴一笑,风情万种,“喂,那酸秀才,今儿个来我那屋给我讲讲经可好,我与你吹箫听呀,还可以临窗**看鸳鸯啊。”

    “还有我还有我呀,我也会吹箫呢,我与姐姐一并听你讲经啊。”年纪稍小的女孩也冲朱平安咯咯笑。

    秦淮河畔尽风月,不是练字的好地方啊,朱平安收了毛笔黑木板,将字帖等物放到书包里,冲河对岸两个娇笑着的少女随意的拱了拱手,便离开秦淮河畔。

    “喂,那半大书生别走啊,你来找我们玩啊。”

    身后两个少女娇笑吟吟。

    温柔乡美娇娘,怪不得这么多书生沉沦其中,忘却平生宏图志。

    十里秦淮尽是金粉玉楼,朱平安斜挎书包夹着黑木板离开秦淮河畔,远离秦淮河畔,往其他方向慢悠悠的走去。

    并没有走多远,便见一个偏僻的树林,朱平安斜挎着书包步入其中,寻了一块石头坐下,将前些时日抄写的书取出,静静翻阅起来。

    当太阳升至半空的时候,朱平安重新收拾了东西,斜挎书包夹着黑木板往客栈方向走去。

    应天小吃种类繁多,尤其是朱平安现在所处的夫子庙秦淮区,更是随处可见小吃,但好吃又便宜的莫过于沿街随处可见的锅贴了。

    朱平安要了一份大肉锅贴,在老板的劝説下又叫了一份鸭血粉丝汤,就在临街桌上美美吃了起来。

    大肉锅贴上来后,朱平安便趁热吃了一口,可能咬的大了,汁顺着手指流了下来。

    “哈哈哈,小伙子第一次来应天吧。”旁边一个老大爷笑呵呵的説道,然后筷子夹着锅贴给朱平安讲了起来,“吃咱们应天这锅贴得像吃汤包一样。第一口咬大了汁会漏;咬猛了汁会喷;咬太小又不过隐!”

    “哦,谢谢老丈教诲。”朱平安不顾烫嘴,便按老大爷教的再度咬了一口锅贴。

    咸中带甜,外脆里嫩、馅足汁多......再配上锅贴老板端来的鸭血粉丝汤,真是让人大快朵颐。

    锅贴有diǎn像是水饺,一份也没多多少,朱平安很快便吃的只剩两个了。

    “麻烦店家,再给我一份锅贴。”朱平安高声喊道。

    “好嘞,公子稍等。”店家笑呵呵的道,“保管公子吃了这一回,还来吃第二回。”

    第二份锅贴还未上来,便听到一声埋怨。

    “哎呀,朱兄发现这等美味竟也不叫我。”

    朱平安转身便看到胖子薛驰颠颠的跑来了,还是那副暴发户的气质,脖子上大金锁,手指上两个大板指晃的人眼花。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