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寒门崛起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老宅

第一百一十九章 老宅

作者:朱郎才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吃过早饭,朱平安便去了老宅,除了在镇上买的上等烟丝,朱父又让朱平安拎了两只野鸡、一只肥兔子、两条鱼,都是朱父和大哥在山上猎的,母亲陈氏虽然没説什么,但是脸色看上去很是有些不开心。↑,

    “我去过老宅还有恩师那,便回家好生读书,到时候儿子给娘挣个诰命夫人来。”

    朱平安看到母亲陈氏有些不太高兴,知道她对老宅一直心存不满,临出门前故意逗母亲陈氏开心。

    “就知道拿那些有的没的糊弄娘,好了快去吧,早diǎn回来,娘给你做好吃的。”母亲陈氏脸色好了很多,挥了挥手催促朱平安快去快回。

    拜别母亲后,朱平安便提着东西往老宅走去。一路上遇到不少乡邻,也都叔伯大娘的称呼着,乡邻和昨天一样,也是问这问那,都是关于考试的事,纷纷觉的朱平安给村里长脸了。

    这才到哪呢,科举考试的第一步而已,朱平安被乡邻夸的都有些脸红了。

    从家里到老宅也不过短短几分钟路程而已,这会因为要和乡邻们説话,硬是走了十多分钟才到老宅。

    推开老宅的门,喊了声祖父祖母。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小四婶一个箭步冲来的身影以及咋咋呼呼的声音,“呀,彘儿回来了啊,娘,娘快来啊,彘儿回来了,呀,咋还拿东西啊,鸡、兔子还有鱼啊。”

    小四婶一边説着,一边毫不客气的将朱平安手里的野鸡和兔子接到手里,都好几天没见荤腥了。

    好久不见,机场安检员。

    “四婶好。”朱平安憨笑着和小四婶打招呼。

    “好好,彘儿更好,可给我们老朱家长脸了,那天又是敲锣又是打鼓的,你不知道是有多热闹。”小四婶一手鸡鱼一手兔子,脸上也都是笑容。

    很快在小四婶的声音下,祖母也从房间里出来了,一头白发梳得得整齐。

    “彘儿回来了啊,你祖父念你好久了,快进屋啊,老四家的去给彘儿倒碗水来。”祖母看上去精神并不是很好,看到朱平安带来的野鸡兔子还有鱼,似乎脸色稍微好了一些。

    随着祖母出来的是祖父,祖父今天又穿了他往常不舍得穿的八成新青布直缀,收拾的干净整齐。

    “彘儿来了,好好好,好孙子。”祖父看到朱平安便是夸赞,前些时日镇上来人报喜,当时祖父他正好在场,当那些个来人知道他是朱平安的祖父后,一阵夸耀祖父养了一个好孙子,以后肯定有大出息,这可是镇上最年轻的童生,还是整个安庆府第一,当天祖父被吹捧的都有些飘飘然了,唯一的遗憾就是当时穿的是粗布衣服,不够体面,所以之后的日子祖父就一直穿着这套八成新的粗布直缀了。

    朱平安又适时的将从镇上买的上等烟丝递到祖父手中,让祖父更是开心,又连説了几个好字。

    进了房间,祖父他们问了些考试的事,朱平安也都一一的详细的説了。

    “从小就看着彘儿不同一般,我就知道彘儿肯定有人头落地的一天。”小四婶摸着朱平安头,最后颇有感慨的説了一句。

    人头落地?

    是出人头地吧!

    不会用成语就不要用啊,让人听着毛骨悚然的。话説,我小时候,你可没有觉得我有出人头地的吧,我洗个手,你还説我中邪了呢。

    “是出人头地。”祖父重重的将烟锅子磕在了桌子上,纠正道。

    “哦哦,就是出人头地,咳咳……”小四婶子捂着嘴巴,连忙改口。

    过了一会,祖母实在忍不住,就开口问朱平安,“彘儿,你大伯现在怎么样了,病好了没有?”

    朱平安被问的一愣,啥病,大伯什么时候得病了,大伯在外面过的别提多自在多好了,哪里的过什么病啊。

    “你就别瞒我了,你大伯都往家写信了,説他病了都是你照顾的,让家里托人给他捎了两回钱了。他还説嘱咐过你,不让你告诉我们,怕我们担心的。只是,他那边实在没药钱了,才给家里写信的。家里钱不够了,你伯母昨天去岳家借钱托人给他送去,现在都还没回来呢。”

    祖母面有忧色,忧心忡忡的样子。

    原来祖母忧心忡忡的原因就是这个!

    大伯真是太过分了!看着忧心忡忡的祖母,想想去娘家借钱的大伯母,再想想在安庆府醉君楼潇洒倜傥的大伯,朱平安对自己这位道貌岸然的极品大伯真是彻底无语了,要钱就要钱嘛,你还整个生病让全家跟着担心,真是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可是现在説出来,又怕祖母他们接受不了,而且大伯都事先写信布置好了,大伯又善于做面子活,自己説出来,祖母大伯母估计也不会信。

    又説了一会话,朱平安便要离开了。

    祖父拦着不让走,説是让祖母她们把朱平安带来的鸡兔子鱼整治整治,让朱平安留下吃饭再回去.直到朱平安説还要去恩师孙老夫子那里后,祖父才放手让朱平安走。

    “彘儿,好好用功,你大伯这次十拿九稳了,你也要用功给家里光宗耀祖哈。”祖父在门口叮嘱朱平安道。

    大伯的确是稳了,稳稳的过不了!

    朱平安心里无声吐槽道,可是看到祖父那张期盼的脸,还是没有忍心将大伯的所作所为説出口。

    光宗耀祖,大伯是指望不上了,只能靠自己了。

    朱平安才在心里吐槽完,便再一次看到了祖父等人头上的气运,不过这一次除了看到他们头dǐng白色的气运外,还在气运之中模糊的看到了有些别的东西,只是过于模糊看不清楚而已。

    怎么有些变化了,奇怪。

    不过气运这东西一直很鸡肋,气运玄妙难以捉摸,而且也只能看,对自己又没实质性的帮助,朱平安也没太把它放在心上。

    求人如吞三尺剑,靠人如上九重天,万事唯有自己努力才最靠谱。

    微微眨了眨眼,平静心情,朱平安便拜别祖父母,转身离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