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寒门崛起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到家了

第一百一十七章 到家了

作者:朱郎才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一路上陆续送走了胖富商、落第书生,到怀宁县不久马车里就剩下朱平安一人了。∮,

    距离家越近,朱平安的心情也就越激动。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没有比家更温暖的地方了,也没有比家人更温暖的人了。外面很美,但我得回家。

    到了靠山镇,朱平安拜别车马行,背上行囊在镇上逛了一小段给家人买了些小礼物。给母亲买了一个银耳钉,给父亲买了一小坛十年陈酿,给祖父买了一袋上等烟丝……

    买好东西,小心的装在行囊里,朱平安背着行囊往镇外走去。

    靠山镇往外的路口停着一辆古怪的牛车,比一般牛车要长很多,也宽很多,上面还有两排座位,最上面还有一个干净油毡做的dǐng,可以避雨遮阳,牛车前面是一头摔着尾巴的壮硕大黑牛,脖子上挂着一个大铃铛.

    马车上已经坐了五人了,大黑牛前一个古铜色壮硕的汉子正端着一个水盆给大黑牛喂水。

    “哎,守义,你看那边过来的那个小子,是不是你家二小啊。”车上一个大娘看到了远处正往这边走来的朱平安,怎么看怎么觉得有diǎn眼熟,不由开口对前面端着水盆给牛喂水的汉子説道。

    “大娘,您又来了,光这个月都是第三回了。”古铜色壮硕的汉子苦笑着説道,继续给牛饮食盐水,没有抬头,自己都上了两回当了,那还会上第三次当。等牛饮完,自己还得赶着回家呢,回家晚了,他娘又该埋怨了。

    朱平安一眼就认出自家的牛车了,太显眼了,于是背着行囊就往牛车方向走。

    “守义,守义,真的是你家二小子,前些天镇上来人在你家门口一通敲锣打鼓的,可不是你家二小这就回来了。”牛车上坐着的大娘看着越来越近的朱平安,越来越相信自己的眼神了,不由激动的伸出手在那喂牛的汉子肩上拍了一下。

    “大娘别闹了,等大黑喝完这盆水,俺就赶车送大家回家。”喂牛的古铜壮硕汉子苦笑道,似乎是被牛车上的大娘骗怕了。

    大娘激动的不能自己,不知道怎么説才能让喂牛的汉子相信,偏偏牛车上坐的其他人又不是下河村的人,不认识朱平安,这更是让大娘不知道怎么説才好让喂牛的汉子相信,只是在喂牛汉子肩上连着拍了好几下,嘴里一直説,“是真的,真的……”

    大娘虽然没有听过狼来了的故事,但心情和故事里那个放羊的孩子是一样一样的。

    “爹,我回来了。”

    眼看着大黑牛就要将一大盆水都喝光了的时候,喂牛的汉子忽地听到头dǐng传来一句熟悉的声音。

    熟悉,这声音太熟悉了,捂上耳朵都能听出来。

    喂牛的汉子一下子激动了。

    对于喂牛汉子的激动,大黑牛最有发言权:我本来好好的喝着水,恩,水里还有diǎn咸咸的,很好喝,眼瞅着我就要喝完了,没想到,万万没想到,盆子一下子按我鼻子上去了……眼泪都呛出来了……

    喂牛的汉子也就是朱平安的父亲朱守义,激动之下一下子将手里的盆子按到了大黑牛的鼻子上,然后也顾不得再喂牛了,抬起头来看向朱平安,木讷憨厚的脸上一下子笑开了,继而却故作随意的开口道:

    “你咋回来了,前些天镇上衙门来人来家里报喜説你通过什么试,考上童生了,人家还説你可能会在那边继续温习到时候还要去应天再考呢。”

    朱平安将行囊放在牛车上,和牛车上的大娘等人打了一个招呼,便从朱守义手里接过水盆帮着喂牛,一边喂牛一边给父亲解释道:“院试得到八月多才能考呢,现在不过四月多而已,时间还早着呢,我回家也一样可以温习啊,再説了,娘做的饭菜可比外面好吃一百倍也不止呢。”

    “来回路上得需要半个月呢,还不如留在那温习呢。”朱父搓了搓手,然后检查了一下牛车绳扣,看着朱平安説了一句。

    朱平安还没开口,车上大娘就插话进来了,“彘儿,可别信你爹的话,你都不知道大娘第一次逗你爹説你来了的时候,你爹高兴的跟啥似的。”

    “咳咳,大娘你净瞎説……”朱父有些不好意思了,幸好脸黑,红一diǎn也看不出来。

    在朱平安坐上车后,陆续又有三人上来,一车一共坐了九个人,朱父便挥着鞭子赶着大黑牛往镇外走去。

    车上也很热闹,当知道坐在车上的就是最近镇上传的沸沸扬扬的本镇最年轻童生后,牛车上的乘客不是围着朱平安问这问那,就是围着朱父问怎么教育孩子的等等,一时间,感觉像极了现代高考后成绩出色的孩子被家长围着问经验。

    朱父赶着牛车沿这一个曲弧线绕了个形将牛车上不同村子的人送到他们家附近,赶了这么多年牛车,朱父几乎闭着眼睛都能准确地将人送到他们家附近。

    等回到下河村的时候,牛车上的乘客就只有哪位老大娘了,大娘是个健谈的,在牛车上和朱平安以及朱父聊了一路。

    进了下河村,陆续碰到认识的村民,村民们看到朱平安都是夸赞一番,看来前些天镇上来人敲锣打鼓报喜影响还挺大的,最起码基本上全村人都知道朱平安考上童生了,而且还是整个安庆府的第一名,要知道整个下河村最高学历也就是童生了,还是大伯考了n多年才吊车尾考上的,在村里人送朱平安等人去赶考的时候,压根没有人预料到朱平安能考过童生,现在朱平安不仅考上了,还是整个安庆府的第一名,所以人们看到朱平安都恨不得把朱平安看出花来,太稀奇了。

    朱平安也一一和乡邻打招呼,这让乡邻们都很高兴,觉的有面子,村里人就在乎这个。

    因为和乡邻説话多花了些时间,回到家的时候母亲陈氏已经做好饭菜了。

    没进门就听到了大哥和母亲的对话。

    “娘,咋又做了一大桌子菜啊,又是鸡又是鱼的,我们也吃不完啊。”这是大哥的声音。

    “你懂啥,万一彘儿回来了呢,他在外面可没你有福气,能天天吃到我做的饭菜,也不知道彘儿又变瘦了没有……”母亲的声音紧接着传了过来。

    “外面饭馆做得更好吃呢……”大哥小声嘟囔。

    “啥,大川你再説一遍,娘没听清!”母亲的声音高了三分。

    “咳咳咳,我説娘比外面饭馆做的好吃多了……”

    在母亲陈氏的威势下,木讷憨厚的大哥都被逼着説讨好话了,看来这两天大哥没少因这挨教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