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寒门崛起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在路上

第一百一十六章 在路上

作者:朱郎才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古代车马行有diǎn类似于现在的运输公司,翌日天色微明,朱平安便退了客房,背着行囊出了客栈直奔车马行。△¢,

    到了车马行,将昨日领到的刻马卡牌交给车马行负责人,然后便被分到了一辆马车上。一辆马车定额是坐四个人,马车上已经有一位大腹便便的商贾了,见到朱平安提着行囊上来,还主动帮忙搭了一把手,笑呵呵的跟朱平安聊了几句,简单认识了一下,当得知朱平安是来安庆府参加府试的读书人后,大腹便便的商贾脸上的多了一份敬意。

    过了一会,马车上又上来一位穿着尚可的年轻人,手持折扇,一脸酒色过度的样子。

    这人上了车后,一会嫌弃朱平安行囊太大占了地方,一会又嫌弃胖商贾身上膻味太大.....

    没有等到马车的第四位乘客,车队便已经出发了。车队总共有五辆马车,差不多十七八位乘客,每辆马车有一位车马式,整个车队又有五位充作护卫的壮汉,同时短暂兼任替换的车马式。

    马车出发后,朱平安车上那位穿着尚可的年轻人便又抱怨嫌弃车马行只给马车配了一匹马,説他家都是两匹马三匹马拉车云云.....胖商贾只是随和的笑笑,眼神露出些许不屑。

    天子驾六,诸侯驾五,卿驾四,大夫三,士二,庶人一。两匹三匹,汝是何人?

    朱平安也只是微微勾起嘴角,一副憨厚读书郎的模样。

    古代马车减震措施做得不好,又兼着道路不平,马车晃动比较厉害,这让朱平安打消了在马车上看书的打算,只是闭目养神默默将看过的诗书重新回味一番。

    要不説商贾上袖善舞啊,在马车上走了不到一个时辰吧,胖商贾便和那一脸酒色过度的年轻人打成一片了,不过一路上两人聊得大多是酒色女人,和现代一样,男人就聊这个容易有话题。

    朱平安也不是多迂腐的人,在现代经历的多了,也没有任何反感的感觉。

    马车白天赶路,晚上休息,当然半晌的时候也有差不多一个时辰的吃饭休息时间。

    车马行会提供简单的吃食,当然你需要花钱购买,不用多花,只需要五文便可分得两个饼和一碗肉汤,能将肚子填的饱饱的。吃过饭,靠着马车坐在草地上,问了下车马式,得到回答説还要在这休息大半个时辰才会继续赶路。

    时间尚早,朱平安便将随身斜挎的书包打开取了一本书册,慢慢起来。

    “呦,还是读书人呢,读书有什么用,既不能当饭吃又不能当钱花,看你穿的这样,肯定也没几个钱,真是百无一用是书生。”

    同车的年轻人似乎对书生充满了不屑,看到朱平安坐在草地上靠着车轮子看书,不由讥笑道。

    朱平安将目光从书中转移到一脸酒色过度的年轻人身上,扫了一眼,随意的嗯了一声,便又低下头看起书来。

    酒色过度的年轻人似乎没有预料到自己这么説那看书的少年,那少年竟然只嗯了一声便没了下文,这小子不会是读书读傻了吧,难道我的鄙视表现的还不够明显?

    “在我家府邸附近有一个穷秀才,秀才你懂不懂,看你这样就知道你离秀才还远着呢。但哪怕你考了秀才又能怎样,没钱打diǎn关系,除了一副读书人的臭架子,还能干什么?中举的都是身出名门豪族,科举科举,就是骗骗你们这些个穷书生罢了。”

    “读书有什么用.....什么用.......”

    酒色过度的年轻人继续打击着朱平安,对读书人充满了怨念。这人就像唐僧一样,喋喋不休,一旁歇息的胖商贾劝了两次都没劝住。这感觉就像月光宝盒的孙悟空面对説着不要砸到花花草草小朋友的堂上一样,又像现代那个喋喋不休一百元都不给我好坏好坏的的百元哥,让人无法继续看书。

    于是,朱平安抬起头,静静的看着他,缓缓开口道:

    “尘世三千繁华,君且行,我自与酒拜桃花,任尔金玉琳琅良驹成双,不敌我眉间红豆朱砂。”

    那年轻人愣住了,不解其意。

    你能懂才怪呢,这是现代流行语“你奏开,我只想安静的做个美男子”的文言文版。

    朱平安又看了他一眼,微微摇了摇头,不给他説话的机会,自顾自的説了起来:

    “你虽然一直在贬低读书,嘲讽读书何用,但是这又怎么掩饰的住你读书人的身份。”

    “没错,説的就是你,看你微微发黑的嘴唇,想必你研墨写字时有用嘴唇舔顺笔尖的习惯吧。”

    “看你右袖处有磨损,应是读书写字时磨的吧。”

    “你对读书怨念这么深,应该是此次科考颇为失利吧。”

    “你对豪族名门又是向往又是怨念,怕是出身贫寒吧,嗯,或许对某家小姐还颇为上心吧,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此次科考失利,希望也渺渺了吧。”

    “身上酒味重,应该是借酒消愁造成吧,嗯,还有很浓的脂粉味,略微刺鼻应该质量不高,估计近期与你在一起的应该是不怎么样的风尘女子吧。”

    “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也,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失败了卷土重来便是。”

    朱平安每説一句,那酒色过度的年轻人脸色便枯萎一分,及至最后,那年轻人便卸去了伪装,从一副高傲公子哥变成了灰心失意落魄书生了。

    “唉,寒窗十三载,年年落榜伤。”那酒色过度的年轻人,失魂落魄的长叹一口气,没有丝毫斗志,“今年落榜之后,某便誓言绝不碰诗书,且回家去卖身富豪家图个温饱。”

    也是个被科举伤害的可怜人啊,朱平安不由想到那些个看榜时落魄伤心的读书人,既然遇到了,也总不能看着一个读书人卖身为奴吧。

    于是,朱平安起身,合上书卷,微微摇了摇头,开口道,“吾虽年幼,却也懂得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的道理,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坚持总有成功的希望,放弃可就没有一丝机会了。”

    落魄书生看了朱平安一眼,叹了一口气道,“你还小,这次也不过是你第一次落榜吧,又怎懂得我落榜八次的痛。”

    朱平安背着手看向远方,淡淡説道: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落魄年轻人闻言,似是被雷击了一下,猛地抬起头看向朱平安,将朱平安説的这句对联重新又默读了一遍,双眸重新闪起亮光。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小兄弟大才,此次小兄弟落榜,日后定可高中,某不若也,然某亦受教也。悬梁刺股,他日,安庆府再行来过。”落魄书生重新变的斗志昂扬,向朱平安长长一揖拜谢道。

    “我哪里是什么大才,只不过拾人牙慧罢了,这是我从一个叫蒲松龄的长者那里听来的。”

    朱平安脸上挂着憨笑,摆了摆手,一本正经的説道。

    “那也要多谢小兄弟开解。”那人坚持又拜谢了一次。

    马车再次出发后,车内的气氛一下子和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