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历史军事 > 寒门崛起 > 第一百零九章 府试案首

第一百零九章 府试案首

作者:朱郎才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府试前后,朱平安的生活没什么两样,早起练字晨读,昼间温习研究八股作文,晚上秉灯夜读,冷眼旁观其他学子考后的风花雪月诗酒茶

    房间里的狐狸精也和往日一样,整天笑吟吟的,没个消停。

    当太阳第三次升起,朱平安晨读归来便再一次被大伯及热情的老乡簇拥着去看府试放榜。这一次是府试的总榜,最后一场考试结合前两次考试成绩发的“长案”,将所有被录取的考生依名次横排,用姓名发案,称为“长案”。第一名,称为府案首,甲榜包括案首共录三十人,前十人有一个共同的荣誉称号--“府试前十”,乙榜共录七十人,也就是説最终通过府试的人数为一百人整。九百余人来参加府试,最终通过一百人,过关率差不多百分之十。

    不管甲榜还是乙榜,只要是在榜单上的人都可获得“童生”称号,以后科举便也再不用参加县试府试了,只需要参加院试就可以了。

    拥挤的人群,三三两两的学子聚在一起,或是紧张或是自信或是破罐子破摔的聊着本次府试心得。在众人情绪复杂等了些许时间后,便听到阵阵鞭炮声响,两排红衣衙役敲锣打鼓而来,锣鼓喧嚣吸引了大批围观群众,热闹的很。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么,朱平︽%,..安觉的人群中有个一闪而逝的身影,似乎有些眼熟,再看时却再也找不到了。

    “彘儿,快看,要放榜了。”大伯朱守仁似乎比朱平安还要激动,抓着朱平安的肩膀一阵晃动,将朱平安注意力吸引过去。

    其他两位老乡及大伯的胖友人也都踮着脚尖,视线随着拎榜的官吏移动。

    这一次考试,靠山镇便只有自己一人了。

    朱平安站在人群中,静静的看着激动的人流,此刻莫名的冷静,跟大伯等人的激动形成了鲜明对比。

    这一次没有什么悬念,负责发榜的官吏説了一通恭贺和勉励的话后,便在衙役的辅助下开始张榜了,一张长长的写满名字的榜单张贴在了放榜墙上,不管案首还是甲榜乙榜俱是在这一张榜单上。

    案首在第一位,前三十位为甲榜,在后面用红笔标出,与后面分割开来,这便是甲榜;后面七十位自然就是乙榜。

    看榜的学子书生情绪要比往常任何一场都要激动,在榜上的学子几乎欣喜若狂,这便是童生了,万里科举长征,终于踏出第一步了。当然,落榜的考生则是更加失落,不少人痛哭流涕,以往数场俱在榜,只这一次不在榜上,但境遇却是不可同日而语,落榜意味着以后还要将县试、府试重新来过,加在一起共七八场小考,不确定因素又多,看着周围在榜之人欢喜模样,心中不免悲伤万分。

    自从榜单张贴之后,大伯等人的惊呼声便不绝于耳,就像公鸭被掐住了嗓子一样,听起来是对耳朵的一种伤害。

    大伯等人看看榜单,再看看看着朱平安,仿佛不认识一般。

    朱平安也有些吃惊,不过片刻后,嘴角便勾起一抹憨笑。古人云:天道酬勤,诚不我欺也。

    拥挤、大笑、痛苦世间百态的人群前便是此次府试最终榜单。

    第一名:朱平安;第二名:王进;第三名:郑伟;第四名:夏洛明第十名夏洛明

    这次的案首是货真价实的府案首,大伯等人的吃惊也是情有可原的,府试案首的质量可是要比县试案首高多了,这可是在安庆府六县学子书生中群雄逐鹿,虽説这些学子连秀才都还不是,但却也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了。大伯朱守仁及几位乡人也是考了十多年才侥幸吊车尾通过府试,可是朱平安不过十三岁,第一次参加童子试,便弄了一个府试案首回去,几乎是天方夜谭的事。而且,最让他们羡慕嫉妒恨的是,一般而言府案首通过院试中秀才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这几乎是大家心照不宣的规矩了,历年皆是如此,只要朱平安不做什么出格的事,一个秀才身份是妥妥的了。

    对于这个府案首,朱平安也是有些惊喜的,比上一场表判得第一要欢喜不少。首先,这次府试可以説是靠自己真实水平取得的,没用自己抄袭脑海中的清朝状元卷;其次,府试虽然不过是科举考试中基础考试的资格考试,但难度也还是有的,其他学子书生虽然数次轻视自己,但不可否认,他们在八股四书五经上的造诣还是很高的。

    当然,朱平安也没有被欢喜冲晕头脑,这次能中府案首也是有几分运气在的。比如説表判的那一道十五贯题,比如説自己偶遇垂钓老者,书法侥幸得到一个质的飞跃或许阅卷官恰好欣赏自己的文笔等等。另外,这也仅仅是府试而已,只是一府之学子竞争,还有院试呢,即便过了院试也不过才是科举考试的资格考试而已,日后还有乡试、会试等等。

    万里长征,这只不过微不足道的第一步而已。

    朱平安得了府案首,最吃惊的不仅仅是大伯等人,还有桐城夏洛明、宿松冯山水等县案首人

    唯一波澜不惊的也只有太湖王进了,看完榜单,表情如故,仿佛第一第二第三跟他没有关系似的。

    但是桐城夏洛明、宿松冯山水等人却不是这样,他们一直卯着劲要争第一名了,就像一群狮子大家势均力敌谁也不服谁,互相暗暗竞争,都想要跑第一名,结果一眨眼,尼玛,一头贪吃的肥猪嗷嗷叫着已经撒欢到终diǎn了。

    这感觉就像一拳打到了棉花上。

    “咳咳,朱贤弟,恭喜了。”宿松冯山水还能勉强保持积分风度。

    桐城夏洛明等人却是有些义愤填膺,只是拱了拱手,便离开了。

    “彘儿,你这是案首了?”大伯朱守仁犹自难以相信,伸手掐了朱平安一把。

    尼玛

    痛

    朱平安被大伯这冷不丁的一下给掐的龇牙咧嘴。

    看到朱平安龇牙咧嘴的模样,大伯这才相信自己不是做梦,自己的十三岁的侄儿,第一次童子试考试,不仅考取了童生,还是第一名。

    于是,倍受打击。

    “后生可畏啊”

    其他两个乡人也是叹着气,扶着大伯离去,路线又是往日酒楼,看样子又是要彻夜不归的节奏。

    没人庆祝,便也只能自己给自己庆祝一下了,嗯,或许真的只能是自己了。

    朱平安在回客栈的路上,买了些酒肉吃食,带着返回客栈。

    推开客栈,自己手中的酒肉吃食仍旧在,放眼望去,房间内打扫得干干净净,自己的被褥也被折叠好了,房间仅留妖女身上的淡淡香味。

    “嗯,果然是自己了。”

    朱平安对妖女的离去,似乎一diǎn也不奇怪,从容的将吃食放在桌上,其实对于妖女的离去,朱平安早就知道了,只是不知道是哪天离去罢了。

    初春时分而已,晚上却有布谷鸟的叫声,这可是春末夏初时分才有的鸟,不知道自己是从山村走出来的嘛。

    不如归去

    不如归去

    不过是同伙呼唤妖女归队的暗号罢了,不然为何妖女为何辗转反侧其实好几次自己买饭时犹豫也是因为这罢了,不清楚妖女何时离去,担心带的多了吃不了。

    朱平安将吃食放在桌上时,发现在桌角酒坛下压着一纸信笺和一张五十两的银票。

    这狐狸精倒也是有意思,朱平安勾起嘴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