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历史军事 > 寒门崛起 > 第一百零四章 太湖偶遇

第一百零四章 太湖偶遇

作者:朱郎才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第二日清晨,天不过刚刚破晓,朱平安便像往常一样轻声收拾妥当,斜挎一个布包夹着黑木板出门了。

    床上的少女也习惯性的睁开了迷蒙的睡眼,习惯这个diǎn被哪个晚睡早起的少年吵醒了,那呆子自以为轻手轻脚不会惊动自己,却不知被江湖风雨浸泡的自己是有多敏感。

    往常太湖边都没有什么人,这一天朱平安赶到太湖边时却见有人早早的便坐在太湖边垂钓了,是一位白须老者,正好坐在自己曾经练字的巨石上。

    这老大爷估计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因为钓鱼有讲究,春秋钓全天、夏天早上好、冬季中午好,现在不过初春,水温尚低,鱼儿一般在中午水温稍高的时候活跃些,中午钓鱼才是最好。但这老大爷一大早就跑来钓鱼,肯定是烦心事侵扰,才大清早来钓鱼散心的。

    太湖这么大,何愁找不到练字的巨石,于是朱平安便轻轻绕过钓鱼的老者,沿着太湖边往前走,没多远便发现湖边有一片散乱的石头,寻了一块稍大的石头,坐在其旁边一块相对低矮的石头上,将黑木板、毛笔、竹筒一一取出,开始了一天的晨练。

    朱平安蘸着清水在黑木板上写的正认真的时候,却忽然感觉身边似乎有呼吸声,抬头便见刚位那位垂钓的老者,↖,..此刻正站在自己面前看的正认真。

    这老人家看来真是被烦心事扰了,不然缘何不钓鱼反来自己这凑热闹。

    “少年郎这般练字有几年了?”垂钓老者手持钓竿站在朱平安身前,对大清早这个蘸着清水在黑木板上练字的少年很是好奇,此刻见朱平安看到了自己,便捻须笑问道。

    “自蒙学至今,大约八年多了吧。”朱平安停下笔略作思索便回答道。

    “少年郎缘何这般练字?”垂钓老者好奇的问道。

    “幼时家贫,这般练字可以节省不少笔墨纸砚,父母也可少流些汗水。时间久了,倒也喜欢了这般练字。”朱平安也没有掩饰的意思,随口解释道。

    “哦。”垂钓老者diǎn了diǎn头,眉宇间赞许的意味就更多了。

    简单交流过后,朱平安便继续练字,垂钓老者也在一旁寻了一块石头,坐在一边饶有兴趣的看朱平安练字,似乎看朱平安练字比钓鱼有意思多了。

    朱平安泰然自若的练字,似乎坐在一旁观看的垂钓老者不存在似的。

    等到红日初生,天地稍微亮了之后,朱平安便收了黑木板和毛笔,从随身斜挎的书包里拿出一卷手抄的书册,坐在石头上准备细细品读。

    “少年郎,我看你的字早已入门,距离登堂入室也仅差临门一脚了,不过若是这般练下去,这临门一脚怕是也不好迈。”

    垂钓老者见朱平安收了黑木板和毛笔,拿出书也还没看,此时出言也不会打扰到朱平安,便面带惋惜的开口説道。

    这般勤奋且敦厚的少年,垂钓老者有意助其一臂之力。

    闻言,朱平安眼睛微微一亮,这老人也是懂书法的,自己也感觉最近练字似乎遇到了瓶颈,虽每日略有寸进,但似乎面前有一道坎,如巍峨百丈悬崖,难以逾越一般。此刻见垂钓老者面有惋惜,但却自信满满,似乎要住自己一臂之力的样子。于是,朱平安便也不再犹豫。

    “还请老人家不吝赐教。”朱平安起身拱手一礼。

    垂钓老者摆了摆手,示意朱平安坐下聊,捻着胡须笑道,“赐教算不上,不过是经验之谈罢了。”

    “练字讲究摹帖、临帖、对临、格临、背临,要入帖更要出帖。”垂钓老者语气颇为温和,“我看少年郎此时已经出帖了,但是以上也不过是入门而已,若想登堂入室,做到以上还是不够的。”

    朱平安坐在一旁,手持书卷听的认真,知道垂钓老者要説到关键diǎn了,更是身体微微前倾支起耳朵听得认真。

    “练字不仅要临要摹,重要的还在读,学书善悟,要从帖中领悟,有些古人优秀的书帖,不一定需要去临,更需要的是读是悟,认真,反复体味,悟出其中的法度和韵味。古代大家都善于读帖,三国曹孟德、唐代欧阳询等人都喜欢读帖,读帖犹如和古人交友,达到共鸣。读帖要从一diǎn一画开始,仔细研究和琢磨古人用笔、结字、章法及气势、韵味之妙处。书有三味,一味形美,二味神美,三味情美,要仔细体会领悟,积少成多,逐渐吸收消化。入于眼,融于心,才能奔汇腕底,充实于纸面,心手相应,事半功倍,登堂入室甚至自成一派也不是不可能。”

    垂钓老者见朱平安听得认真,説起来也更加用心了,就像教导后辈一样。

    朱平安听完犹如醍醐灌dǐng一样,那道不可逾越的悬崖峭壁也多了一道石阶,似乎只要拾足而上便可逾越。

    “多谢老人家教诲。”朱平安再次起身拱手深深行了一礼。

    老人面带温和的笑,受了朱平安这一礼,又从怀里掏出一本泛黄的书册递给朱平安道,“此乃宋人张即之大字杜甫书卷的摹本,虽説摹本却也有九分神似,你我也算有缘,此书便赠与你吧。”

    朱平安退后一步,微微摇了摇头道,“老人家将此书贴身保存,该是甚为喜爱之物,我刚才经老人家教诲已经是受了大恩,此书却不敢夺爱。”

    垂钓老者见朱平安面对诱惑却能眼也不眨的拒绝,心中更是赞赏,更是坚持要将字帖赠与朱平安。

    “好刀赠英雄,好贴当然也要赠与识货人。”

    “长者赐,切莫推辞。”

    垂钓老者坚持相赠,朱平安多次谢绝,但老人依然坚持,面上都快有愠色了,朱平安才不得已接过,复又深拱感谢老人家。

    “多谢老人家相赠,平安一定不会辱没它。哦,还没请教老人家名讳,老人大恩,下河朱平安没齿不忘。”

    垂钓老者摆了摆手,笑道,“相逢何必要相识,少年郎且用心温书吧。”

    説完,垂钓老者便笑着,提着钓竿潇洒的离去了。

    起diǎn欢迎广大书友光临,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diǎn原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