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历史军事 > 寒门崛起 > 第一百章 锦衣昼行

第一百章 锦衣昼行

作者:朱郎才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东方露出的鱼肚白,渐渐地呈现出红色,把太湖照得波光粼粼,宛如一面硕大的梳妆镜。≧,微风吹拂下,湖水显得格外清澈。

    朱平安坐在太湖边巨石前的矮石上,忍不住伸出手指沾了沾似翠镜的湖面,丝丝凉意由指尖传递到心头,一扫刚才大伯带来的蛋疼,掬起一捧湖水洗了洗脸,一股透人心底的清洌传来,让人顿感心旷神怡。洗过脸后,将黑木板铺在巨石上,灌了一竹筒湖水倾倒在巨石上一处天然凹槽里,从书包里掏出朱父做的牛尾毛笔,饱蘸湖水,在黑木板上奋笔疾书起来。

    东边的旭日终于挣脱了地平线的束缚,将温暖和光芒洒在太湖边那个勤奋练字的少年身上。阳光逐渐明亮后,朱平安便收起了毛笔竹筒黑木板,从书包里摸出一卷手工抄写的书册,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远处,水天相接的地方出现了白帆diǎndiǎn,不时传来渔人捕鱼的叫喊声。

    太湖岸边的少年收拾了东西,斜挎着书包循着原路返回,路过街头的时候买了两份豆腐脑和六根“油炸桧”,呃,也就是油条,这时候人们还习惯叫它“油炸桧”,对秦桧以莫须有的罪名在风波亭杀害了岳飞父子表示愤慨。

    朱平安提着油条和豆腐脑,返回客栈。

    朱平安在客栈的房间相对较为偏僻,当然价格也相对便宜些,回到房间的时候,却听到房间里似乎颇为热闹。

    刚推开房门,便听见一声惊喜雀跃的欢呼:

    “呀,相公回来了啊,还带回了我爱吃的油炸桧。”

    尼玛

    相公?

    什么情况?

    这妖女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这是朱平安第一时间的想法,不过等朱平安看到房间里的场景的时候,便释然了,原来如此。

    房间里站着三位穿着类似衙役服饰但略显华丽的官差,领头的那人腰间挂着一口腰刀,外观有些类似苗刀,刀柄颇长、刀脊是直的而刀刃略有弧度。

    呃,这不会就是大名鼎鼎的绣春刀吧?

    东窗事发了?

    再一想到事情的严重性,朱平安不由脚步一顿,然后便嗅到一抹香气袭来,妖女如雀燕还巢一样扎到了朱平安怀里,笑吟吟的拉着朱平安坐在了椅子上,复又接过朱平安手里的油条和豆腐脑,殷勤的跟个小媳妇似的。

    “相公,这几位锦衣卫大哥是来例行搜查的,据説要搜什么刺客之类的,好吓人呢。”妖女坐在朱平安身边,一副柔弱女子怕怕的模样,嗔道。

    真的是锦衣卫,他们并没有像电视剧中甄子丹等然那样穿飞鱼服,绣春刀也仅是领头的才带了一把,其他人都是普通刀剑。

    “有劳几位官差大哥为吾等安危劳顿,此处尚有些许早餐,若不嫌弃,还请用些暖暖身子。”朱平安从椅子上起身,拱手行了一礼,然后不露痕迹的将一小锭银子塞到了领头的那人手中,客气道。

    向官差塞些碎银,并不是心虚,而是人情世故大多如此。如果这些官差秉性好些倒也罢了,若是哪些秉性差的,搜查的时候会弄得主人颇多不便,弄坏东西啊、丢弃满地啊或是顺走什么之类的,若是塞些银两,不管秉性好坏,也都会客气的多。

    “哪里哪里,公子客气了,行刺同知大人的刺客尚未捉到,我们也只是例行检查而已。”领头的锦衣卫接过银子,微微转手便落入了他的袖中,颇为熟络,説话也都客气很多,“这么多书籍,公子是来赶考的吧,我们例行检查完便会离去,不会打扰公子备考。”

    “那就有劳诸位官差大哥了。”朱平安再行一礼,便退回到了座位前,靠着桌子站着。

    领头的锦衣卫便领着两个手下开始搜查起来,动作也客气很多,大概搜了几下,没发现什么血衣刀具之类违规的东西,几人也就准备离开了。

    正当几人要离开的时候,一个眼尖的锦衣卫发现床底有些东西,便走了过去。

    那是买的药材。

    朱平安后背都出了些汗,不过脸上却是神色如故,就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似的。

    那名锦衣卫趴到床底,没有发现其他东西,只是发现了几个纸包药材,便拿了出来。

    领头的锦衣卫走过去,打开一包药材,又打开一包药材,便扭过头向朱平安这边看来。

    这时便见妖女微微红了脸,含羞带俏,捏着手帕好一副害羞模样,嗔着趴在了朱平安肩上,娇羞的开口道:

    “呀,羞死人了,那些个玉蝴蝶、阿胶、芦荟、珍珠粉、人参都是女儿家补身子的,人家,人家想为相公......一举得男......”

    説着,那妖女害羞的还在朱平安腰间捏了一把。

    锦衣卫头领打开的那两包药材恰好是妖女买来美容养颜补身体的。锦衣卫等人也粗懂药理,见打开的药材确实是女人用来补身体的,并没有治疗刀伤剑伤内伤的药材。

    此刻见妖女娇羞模样,又听了她娇羞的説辞,便也释然了,末了忍着笑,几名锦衣卫便伸手抱拳告辞离开了。

    一举得男......那只不过是十三四岁的少年而已,估计毛都没长齐呢,有些难为他呢。

    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少年,一位如花似玉蜜桃成熟少女,一句一举得男,怪不得那少年书生脸色似乎有些苍白,原来是夜晚太过操劳了。

    几位锦衣卫忍着笑,下楼离开了。

    等几为锦衣卫的声音彻底消失后,朱平安便舒了一口气,不顾形象的坐在椅子上,倒了一杯凉茶,一口灌在肚子里。

    妖女便上下打量着朱平安,捂着樱桃小嘴嗤笑道:

    “相公,瞧脸白腿抖的德行,还是不是个男的,咯咯咯......”

    相你妹啊!

    朱平安无力吐槽,还不都是你这妖女害的,自己两世为人也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而已,哪见过这场景,能镇定如斯没有尿裤子便算自己心理素质强了。再説,我腿根本就没有抖。

    “咯咯咯,真怀疑你还是不是个男的。”妖女笑吟吟的坐在桌前,又一次嘲笑道。

    “要不要我掏出来给你看!”朱平安扫了妖女一眼,淡淡开口。

    妖女笑吟吟的看着朱平安,对朱平安的话不屑一顾。

    你妹

    我还就是这暴脾气

    朱平安一下便将手伸到怀里......

    妖女见状脸色一变,退后一步,手上不知道从哪摸出了一把匕首,闪闪发光。似乎朱平安但有一个不轨,便会一刀过去,干净利索。

    再然后,便见朱平安从怀里摸出一张路引拍在了桌子上,指着路引上面的一行字,嘴角勾起,“看到没,朱平安,下河村人氏,丁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