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寒门崛起 > 第八十四章 被狗屎运

第八十四章 被狗屎运

作者:朱郎才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红纸上的“丁丑”二字,犹如两记响亮的耳光,狠狠的甩在了围着朱平安张口饭桶闭口长经验的大伯等人脸上。

    啪......啪......

    还带着回声

    大伯朱守仁抽搐着嘴角,愣愣的看着榜单,久久不能收回眼神,似乎非要将丁丑二字看成其他字才算完。

    其他学子书生差不多也都是大伯朱守仁这个样子,一个个被“丁丑”二字震的七荤八素......

    “咳咳咳,怕是榜单出了问题了吧......”

    一个从甲等榜单收回眼神的落榜学子,红着眼睛,喃喃自语。除了榜单出问题,他实在是想不出任何一个朱平安能上甲等榜单的理由了。

    “也......也许是阅卷时,批错了吧......”

    又有一位不能接受结果的学子,想到了第二个朱平安能上甲等榜单的理由。

    其实也只是这些人不想接受这个结果罢了,科举考试是出了名的严格,县试是最基础的一环,虽然比府试院试宽松一些,但阅卷也不允许出现纰漏。县试有一套严格的防止作弊规定,其中之一是将考生的答卷重新誊录一份,以防考生在试卷上留记号,或是阅卷人员认出自己熟悉考生的卷子。阅卷考官并不是阅原卷,而是由外县书吏用红笔朱砂抄写的,经数人检查核对过的,不会出现写错座位号之类的错误。而且,一份试卷要经过数位阅卷考官分别批阅,最大程度的削弱个别考官主观影响。

    但不管怎么样,这些人根本就不认为是朱平安的实力,只是将其归结到其他原因上。最后经过大家现场热烈积极的讨论,统一出了一个朱平安上甲等榜的理由:这个被蛇咬、闻啼鸟的吃货饭桶,这次考试,走了狗屎运了!

    于是,朱平安除了被蛇咬闻啼鸟、饭桶、柴房衰少等称号外,又多了一个狗屎运少年的称号。

    名在乙榜上的六人还好,其他未上榜的人对朱平安这个走了狗屎运的少年,纷纷报以异样的眼神。

    非是吾等无才,而是时运不济啊。

    落榜的书生学子一声不甘的长叹,收拾了东西,踏上了归程。

    大伯朱守仁也是叹息着造化弄人,跟着人群慢慢踱步回客栈,自己数十年寒窗也不过高中乙榜,朱平安走个狗屎运都能上甲榜,真是造化弄人啊,不过,狗屎运可以不可二,自己也不需过多介怀,毕竟自己连府试都通过了。彘儿的狗屎运是不可能再延续的,他这次的科举之路也就止步于此了吧,恩,不错,肯定是的。

    从发榜到现在一直没有机会开口的朱平安,望着众人叹息着自己狗屎运强大的离去的众人,不由对着众人的背影,慢慢的伸出右手,似乎想要叫住众人的样子。

    但是,下一秒画风一转,朱平安手掌上翻,四根手指并拢,中指突兀的伸出,比出了一个现代流行,但是古代却无人识的标志性竖中指动作。

    此时,众人纷纷散去,榜单前人也稀疏了,朱平安慢慢踱步到榜单前,细细查看。此次县试第一场共有一千三百余人参加,乙榜中有七百余人,甲榜上有五十人,另有案首一人。甲乙榜单排名不分先后,都是成圆圈排列,朱平安在甲榜中位于最核心的一个小圆圈内。案首也是只有座位号“甲子”,看座位号应该是坐在前面的人了,距离自己蛮远的,一diǎn影响都没有。

    回到客栈,大堂的学子书生纷纷用戏谑的语气恭喜朱平安高中甲榜。

    朱平安一一拱手回谢,仿佛没有听出他们的戏谑似的。

    真金不怕火炼,朱平安不屑于和他们争辩,没什么意思,且不説这些人可能就等着你跟他们争辩,然后踩在你身上狠狠的出出风头。但説县试第一场其实是很基础的考试,百分之七十的人都能中榜,往后还有第二场、第三场、第四场等着大浪淘沙、烈火炼金呢,且由着他们折腾,等到后面结果出来了,无需自己动手,他们的脸就会被他们自己打肿。

    到时候再看他们的表情,定是有趣非常。

    众人看着朱平安淡然离去的背影,嘲讽更是浓郁起来,把朱平安淡然离去当成羞愧难当、灰溜溜离去。

    “你看,你看,他都不敢争辩,定是心里有愧。”

    “焉是有愧,怕是有鬼吧,説不定给县尊大人塞什么好处了。”

    “嘘,王兄慎言,这个穷的住在柴房的吃货能有什么余资与县尊大人......县尊大人在县里可是出了名的刚正不阿......他呀,此次考试也就是走了狗屎运啊,看着吧,明天考试肯定将他打回原形......”

    “哦,也是,呵呵呵,狗屎运焉能长久......且看他下场考试何如。”

    大堂内的气氛热烈了起来,留在这的学子书生要么是像朱守仁一样的童生,要么就是本次考试高中在榜的人,众人喝了些水酒,情绪高涨,不知谁提议不如效仿榜前开盘口的人,咱们也开一个盘口赌些彩头,试看那被蛇咬、闻啼鸟的柴房狗屎运少年能否在下一场高中榜单。

    我出一百文,赌他不中。

    我出一两银子,赌他不中

    ......

    到最后盘口开不下去了,整个客栈大堂的学子书生纷纷下注,但都是赌朱平安不中。

    于是,众人相视一笑,一副英雄所见略同的感觉,心照不宣的同举杯遥遥相祝,共饮同尽。

    回到房间的朱平安,一diǎn也不知道自己再一次成了众人嘲笑的对象,收拾好东西,坐在书桌前,打开律法及以往判例,迎着洒进窗的阳光,津津有味看了起来。

    第二场考试考表判,是为了考察生员判别是非,撰写各种公文行政地能力。这也能看出来,老朱科举改革确实想为国家选拔真正的有文化、有见识、有能力的实用之才。但是可惜的是,八股文严重限制了这一目的地实现。

    朱平安一边评读律法判例,一边对老朱同志的良苦用心报以嘲笑,梦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如果老朱知道他的这套玩意选出来的大多是书呆子的话,午夜梦回,定会老泪纵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