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无弹窗小说,无弹窗小说,莫迪小说 > 历史军事 > 寒门崛起 > 第八十三章 发榜(贺端午求收藏)

第八十三章 发榜(贺端午求收藏)

作者:朱郎才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朱平安在众人嘲笑的目光中,泰然自若的将自己diǎn的两道菜及馒头牛肉汤吃了个干干净净,摸着微胀的肚子回房间休息去了。↑,

    看着朱平安离去的背影,大堂里嘲笑的声音此起彼伏。

    “这憨货倒是长了一副好胃口......”

    “在考场吃了两顿了,现在又吃了整整两个馒头和一大碗牛肉汤还有两道菜,他是猪吗......”

    “饭桶,羞于此人为伍。”

    在对朱平安的嘲弄声中,人们紧张了一天的气氛也不知不觉消散了,或许这也是众人的意外收获了吧。

    吃饱喝足睡的香,第二日清晨朱平安又和往常一样斜挎书包,夹着一块黑木板就出门了。

    客栈内,鼾声四起,昨日紧张了一天的学子书生难得放松,一个个睡的正是香甜。

    踏着湿润的青石板,再次来到江边,放好黑木板,搓了搓手就开始每日的必修课。

    旭日染红了半边天,能见度高了后,朱平安就收了毛笔和黑木板,从书包里取出一本抄写有明大诰、大明律及当下刊行的律法津津有味看了起来。

    因为第二场考试考的就是表判,判语五条,诰、表、内、科一道。此时对大明律法再温习一二,到考试时印象更为深刻。其实明大诰很有意思,这是老朱亲自上手编撰的,讲究严刑重罚。老朱对这本律法的宣传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刊印数千万册,他下令官员和老百姓都要学习大诰,官员人手一册,老百姓每户一本。当然严刑峻法是不符合历史潮流的,老朱的继任者们将其束之高阁,现在的作用就是科举考试了。

    正在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那些浣纱舂米的大姑娘小媳妇们又来了,现在她们对于这个每天大清早坐在江边看书的少年已经见怪不怪了,而且还能做为她们压抑已久的封建礼教的调剂品,每天都要挑逗几句才罢休。

    这么多大姑娘小媳妇在一起,也不怕人説闲话。

    “小秀才,昨天怎么没见你来看书?咯咯咯,该不会是......”一个大胆的小媳妇在人群中发出轻快的声音。

    然后就是一大群女子嗤嗤的笑,还有未出阁的大姑娘的害羞的嗔怪。

    每天一大早都要被这些大姑娘小媳妇调笑一番,朱平安也见怪不怪了。

    “昨日县试,我去下场考试了。”朱平安将书放回书包,准备离去。

    朱平安和这些大姑娘小媳妇几乎已达成默契了,每当她们来此舂米浣洗衣物,朱平安就收了东西离去。

    “咯咯咯,要我説啊,就冲小秀才你每天用功劲,肯定能考中。”

    听着身后传来的声音,朱平安嘴角不由勾起一抹笑,自己参加科举考试以来,听到的全是考不中啊长经验之类的话,这是自己第一次听到有人説自己能考中。

    “谢了,借你们吉言。”

    朱平安头也没回,挥了挥手大声道谢。

    朱平安的言语又惹的大姑娘小媳妇好一阵笑,要是别人的话肯定是谦虚的説什么哪里哪里,我还差得远之类的话,他倒好意思,还借你吉言,也不脸红,真是一个有趣的后生。

    离开江边,朱平安又寻了一处小吃,大有尝遍怀宁美食的架势。

    就这样度过一日,又重复了一日。

    在第二日,朱平安吃过早餐回到客栈的时候,发现客栈里诸位学子激动不已乱作一团。

    “快快,快去,县尊快要发案了。”

    一声既出,群情激愤,一个个涨红了脸,或是期待或是忐忑,轱辘辘一大群人往外奔去。

    就连刚刚返回的朱平安,也被大伯朱守仁等人连拉带拽的拽出了门。

    整个街上仿佛一滴凉水溅到了油锅一样,喧嚣沸腾。

    朱平安被大伯等人连拉带拽的,差diǎn没把早上吃的蟹黄汤包莲子羹给颠簸出来。

    县尊放榜的地方就在县衙外的一处空地上,县试放榜称谓“发案”,时间还没到,张贴发案名单的墙壁上已经挤满了学子考生了,一个个为了抢个好位置恨不得大打出手。朱平安他们来的晚,只好在外围。

    所幸尚未发案,学子书生倒也没有失态的,只是有个别的这个时候还跪在念念有词,仔细听就是祈求路过的神仙保佑保佑上了名单之类的话。

    “案首估测,买定离手。”

    “此书内学子,中否一注五十文。”

    旁边一阵喧哗,原来是有人竟然在发案地方附近开了一个盘口,对此次发案做预测。

    这个时候没有几个书生对此批评,大部分人都还积极参与进来,説什么赌个好彩头也是雅事一桩之类的。

    “彘儿,汝之座位号为何?”大伯朱守仁看着盘口一脸热衷的问道,因为县试前三场发案都是公布的座位号发案,只有最后一场录取了才会公布姓名发案,称为“长案”,所以大伯才会问朱平安座位号。

    看大伯这样子,肯定是要赌我不中了。

    朱平安告诉了大伯朱守仁自己的座位号,大伯立马举着一把铜钱就往人群里挤。

    过了好一会,大伯又拿着钱垂头丧气的出来了。朱平安问了一下才知道,原来这盘口里根本就没有自己的名字,案首预测的十人里没有自己,就连最末等乙榜预测也没有自己,可见自己是多么被人不看好啊。

    又过了许久,只听一声锣响,几个穿着大红差服的衙役吹着唢呐,簇拥着一位手拎榜文的小吏前来,人们群情激动,让开了一条路,容他们进去贴榜。

    榜文很大,小吏踩着高椅在衙役的帮助下才将大红榜文张贴在高高的墙上。

    这是一张很大的红纸,榜上面写的是座位号,总共有大体七百多个座位号,成圆形被写在榜单上,字也很大,即便是在人群外围也能看得见。

    很快人群就沸腾起来,大喜大悲的声音陆续传来,有人喜不自胜高喊我中了之类的话随意抓着旁边的人就是一阵摇晃,有人泪流满面大喊县尊不公考试有诈之类的话泪流满面以头抢地......

    朱平安微微踮起脚尖,仔细的在榜文中找自己的座位号,还没等自己看完整个榜单,就听到旁边大伯兴奋的声音。

    “果然,榜单里果真没有彘儿汝之座位号,无妨,无妨,此次汝有了落榜之经验,来年机会也会大些。”

    大伯朱守仁捋着胡须,一副长辈风范的劝慰朱平安,眉梢间却全是喜色,嗯哼,你小子没中吧,县试可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大伯我这童生称号可是来之不易啊,对我羡慕嫉妒恨了吧。

    同行前来考试的十余位学子,刨除大伯及另外两位童生不用参加考试外,此次参加县试的十一位学子书生,共上榜六人,上榜的安慰没上榜的,高高在上的感觉。

    当然,朱平安是重diǎn劝慰的对象,説是劝慰,其实用嘲笑来形容更合适。

    有人这么嘲笑説:你能来考试,凑数的目的就达到了,功德无量之类的风凉话。

    即便是劝慰也是这样的:你虽然没考上,但是你在考场吃得很好啊。

    或者就是一diǎn也不遮掩的嘲笑,饭桶、被蛇咬闻啼鸟、柴房破落户也妄想上榜之类的话。

    就在众人嘲笑的正high的时候,又听一声锣响,又有几位大红差服衙役簇拥着一位小吏前来。

    “此次县试发案甲等五十人并案首俱在此榜,尔等让让,容吾张贴此榜。”

    小吏见众人簇拥着刚才发的乙等榜单,进不得去,不由大声开口,叫住众人,让开了一条路,带着衙役进去张贴。

    “劝慰”朱平安的大伯朱守仁等同行十余位学子对此视若罔闻,甲等五十名还有案首什么的跟朱平安指diǎn没有半毛钱关系,纷纷继续“劝慰”朱平安。

    “汝之饭桶也,此后将吃饭的劲用在看书上吧......”

    “汝之文章怕是沾满油污被县尊当作弊了吧,以后万不可如此......”

    “彘儿莫灰心,此次虽不中,但汝累计经验了啊......以后潜心用功,伯父也自当抽出时间教诲与你......”

    啪啦啪啦,众人説的兴起,忽然就在这时,一个颤抖的声音传来......

    “众......众人仁兄......那甲等榜单上的座号,似......似乎是安哥儿的......”

    嘲笑的正起劲的众人闻言,仿佛硬生生吞了一坨翔一样,戛然而止,然后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刚刚张贴的甲等榜单。

    丁丑

    赫然在榜

    正是朱平安的座位号

    (贺端午,求收藏,今日端午,特发长篇一章恭贺,祝各位书友端午快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