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恶人大明星 > 第1013章 大师拜倒

第1013章 大师拜倒

作者:丹尼尔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小琼斯固然是代表加斯佩在外交际的,但他认识的人,毫无疑问也肯定是这个领域的,记者也是如此。理查德是《华盛顿邮报》相当资深的社会艺术线的记者,比nbc的格瑞斯要老资格很多,他跟琼斯父子的相识,也持续了近三十年之久。

    换而言之,加斯佩·琼斯还没有引入圣马丁岛的时候,理查德就已经负责跟琼斯这条新闻线了,三十年下来,理查德自己都快成了加斯佩·琼斯研究领域的专家。

    他完全了解,加斯佩在艺术领域的地位,他或许少见于社交媒体,甚至传统媒体,但在拍卖场上,加斯佩从未缺席过,而且几乎只要有作品上拍,当年度一定位列全美拍卖纪录前十,很多时候都是最高,在全球范围内也差不多。加斯佩本身就不是一个高产的艺术家,如果说之前盖蒂艺术中心、普拉多美术馆等等这些机构都在“抢”林海文的作品,但近二十年来,他们抢夺加斯佩作品的烈度,只有更高。

    而在纯艺术理论的领域,加斯佩的地位更是非常崇高——他本身是新达达主义的旗手,代表画家,而和其它这一流派的画家不同,他还启蒙了波普主义的诞生,往往很多时候他的作品会被放到波普的范畴当中,而波普不管争议多大,不管林海文是不是喜欢、认可,但事实上,这一艺术流派的影响力之巨,在抽象主义这个大篮子里头,是数一数二的。

    某种意义上,说他是波普艺术之父,也不是完全不可以的。

    所以这样一个人,现在他的儿子说,他在学习林海文创造的艺术,从浅层面来说,源古典主义非常伟大,足以让这个世界上最顶尖的艺术家去参考,却尝试,但如果从更深层面去考虑——一个终生追逐抽象的顶尖艺术家,在人生暮年,选择重新学习古典学院领域的新流派,这难道不是对自己过去数十年艺术人生的否定么?而同时,这难道不也是对抽象,对波普的否定么?

    在争论如火如荼的现在,加斯佩这个动作一旦公开。

    林海文要躺赢了?

    “琼斯先生知道,我是说他或许只是手痒,想要试试看这种新技法?”理查德艰难地询问到。

    但小琼斯下定决心之后,反倒更加洒脱了,他还有心情看理查德的笑话:“是么?不过我觉得不太像啊。”

    “嗯?”

    “总之,我已经有差不多十年,甚至更久的时间,没有见到他如此慎重地拿起画笔了。”小琼斯从理查德惊变的神色中,得到了一丝安慰和开心:“我们在交谈的时候,他说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理论,伯纳德·帕里斯你知道的对么?”

    “做光和空间的装置艺术那位?”

    “是的,我父亲说,假如林海文诞生于帕里斯之前,他认为帕里斯绝对会成为一个源古典主义画家,而不是一个三维的,立体的装置艺术家。他觉得,安格尔之后这些画家,可能都是因为能力、天赋和勤奋的不足,而导致他们无法获得林海文这样的突破,而且还理直气壮地偷懒,号称从外在转向内在,从油画画布转向三维装置——他们都是失败者、平庸者。”

    显然,加斯佩在跟自己儿子说起的时候,比在大都会更加尖锐、直接,也毫无顾忌。

    小琼斯耸了一下肩膀:“我怀疑即便我不说,等他尝试了林海文的技法,不管成功或者失败,他都会自己说的。”

    “上帝。”

    “或许林海文就是上帝派下来的。”

    “那他老人家可送错了地方,华国可没有多少人信仰他。”理查德撇撇嘴:“而且上帝座下,如果有林海文这样的侍者,那我们对他老人家的脾性一定是有误会了。”

    林海文当然不是上帝派来的,他是恶人谷派来的。

    “不管怎么样,接下来是你的工作了。”

    “……是的。”理查德觉得肩膀上一下子沉重很多。

    不过他的动作是很快的,虽然是半个加斯佩·琼斯的研究专家、信奉者,但他的主要工作,仍然是《华盛顿邮报》的资深记者,对于这么重磅的独家大料,当然是不可能拖延的。

    要知道,nbc的那个丑女人,这次可是出了大风头,也不知道是把大都会的哪一位给伺候舒服了。

    《华盛顿邮报》第二天即刊文报导了。

    “……此外,本报联系到加斯佩·琼斯先生的儿子,著名画家罗曼·琼斯先生,他告诉了我们一个震惊的消息……是的,加斯佩先生就是这么说的,他对源古典主义和林海文的认同程度之深,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我们现在还不确定,加斯佩先生是否确实已经全面否定了,他业已追逐半个多世纪的艺术,转而拜倒在林海文的脚下,但足够肯定的一点是,源古典主义对当代艺术主流带来的冲击力,可能也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如小琼斯、理查德等人所想。

    即便林海文自己在纽约大学也提及了加斯佩的一些态度,但他自己出来说,跟小琼斯出面确认,再加上《华盛顿邮报》这样的权威媒体的加持,效果是截然不同的。

    一个案子,原告的指责,必须得要证人的证言,甚至被告的认罪,才能够成为事实,不是么?

    这一次,传统艺术媒体的速度,甚至比社交媒体传播的还要快。

    “加斯佩·琼斯代表抽象主义认输?”

    “新的艺术主流流派诞生了?全球顶尖油画艺术家加斯佩·琼斯,正在学习源古典主义。”

    “大师加持!林海文和源古典主义正在展现威力。”

    而这些传统媒体的极速跟进,仿佛一个一个的基站,以他们为中心,在社交媒体上迅速扩散,每一家媒体的评论转发,走在把这个消息传播到角角落落。

    一位科普加斯佩·琼斯的网友,也得到了很多的转发和点赞。

    “为了避免一些人犯下低级的错误和露出丑态,我必须先给你们科普一下,加斯佩·琼斯这个人……是的,现在你们明白了吧?”

    ——“明白?不,我更不明白了,林海文正在跟他的流派打仗,然后作为流派领导者,他去追随林海文了?”

    ——“你无法理解艺术家的脑回路。”

    ——“不,应该说这才是真正的艺术家,对他来说,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比追随更高的艺术价值还要重要的事情了。林海文的出现,让他停顿的艺术之路有希望继续前进,我完全能够理解加斯佩的心情。在这种追求面前,什么流派之争,什么主流末端,跟他有什么关系么?他又没拿这一份工资。”

    ——“说实话,之前我一直在关注这件事,很多人,应该说是绝大部分的人,都在夸林海文,夸的非常夸张。但我却一直没有真实感受,唯独现在,当我看见加斯佩·琼斯的态度,我才知道,我才意识到,林海文那幅画究竟意味着什么,究竟有多大的突破。”

    ——“还是那个词,我已经说了无数遍:难以置信。”

    网友们对一个86岁的顶尖艺术家,没有什么可喷的,对加斯佩,他们始终存有敬畏之心。

    但业内反而这种敬畏会少一些。

    “他确定没有老糊涂么?或者是今年飓风太多,圣马丁岛上风太大,把他吹坏了?”卡迪跟杰夫·昆斯抱怨道:“还有你,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对记者说那些夸他的话。”

    “我只是说了实话。”

    “美国是个垃圾国家,这也是实话,你会出去说么?”

    “……如果需要的话。”

    “……”

    “卡迪,你太紧张了,我知道你不喜欢林海文,他脾气是不太好,但我们这一行,脾气好的并不多,不是么?”杰夫·昆斯倒挺平和的:“而且很重要的一点,林海文做了再多突破,但有一点他没有突破,也突破不了。”

    “什么?”

    “门槛!”杰夫一点也不讳言他们是一群没技术的:“当代艺术为什么蓬勃发展,因为它放大了精神层面的东西,而缩小了物质层面的要求。《黑龙潭》那个层面的罩染技法,没有二十年学习,根本不可能入门,更遑论做到林海文这一步——”

    卡迪迅速打断了他:“但林海文只有26岁,他18岁才开始学习的。”

    “……他是个例外。”杰夫被噎了一下,摇摇脑袋:“林海文几百年只有一个,不会那么容易出现第二个的。这么高门槛的技法,而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你觉得会有几个年轻人会愿意潜心去学习?时代不同了,几百年前那种,找一个小村落,一边学习,一边种土豆,一个生孩子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林海文再厉害,也无法对抗这个时代。”

    卡迪被说服了。

    因为他自己就是基本功学烦了才转而画抽象的,而且后来发现脑子里垃圾很多,才得以出名了。

    “你说的没错。”

    杰夫·昆斯笑了笑,还想说点什么,就看到自己的助理跑了进来。

    “怎么了?”

    “格哈德·里希特的发言人向媒体证实,里希特先生也在学习林海文的技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