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恶人大明星 > 第0956章 莫欺少年富

第0956章 莫欺少年富

作者:丹尼尔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华国有我!

    林海文虽然只是坐着,但睥睨全场的气势,还是让布鲁诺等人,气息为之一窒,半晌说不出话来。

    全场沉默了足足一分多钟,才有人再开口,然而即便如此,布鲁诺也不能否认林海文的话,无从否认,全球看过去,26岁,虽然是不符合联合国关于青年的定义,毕竟联合国那里,90年的单身人士,那都能算是空巢老人了。而在艺术界,任何和青年有关的概念,26岁都绝对会被包括在内,无一遗漏。

    “林教授当然是青年画家里头最顶尖的人物,但一则您也只是一个人,不能代表整个华国青年油画家的整体水平吧?比赛这种东西,不是说有一两个顶尖人物,就能说两边是匹配的,欧洲的整体优势,也不可能因为您一个人就被抵消吧?二来,呵呵,您都已经是国际知名画家,虽然年龄……年龄上属于青年之列,但要跟那些30岁以下的人去比赛,不是也有失身份么?”布鲁诺干巴巴地说道。

    他提及年龄的时候,尤其不流畅——以林海文今时今日的成就,这个年纪实在是太小了。有人说莫欺少年穷,有点道理,但很多人也会不屑一顾,少年穷,然后青年穷,然后中年穷,然后老年穷,最后穷死了——这才是一般人的人生轨迹啊,能从少年穷变成富人的,毕竟是少数。

    但莫欺少年富,这个就要少很多质疑了,尤其在艺术界,年纪轻轻就名声显著的,其实就能代表这个人的艺术天赋了,而艺术本身就是一个天赋行业,这些天才,要么太天才以至于人世间容纳不下,早早离去,譬如梵·高、拉斐尔,都在37岁离世,天才早夭,音乐精灵莫扎特更是只活了35岁,此外,马萨乔、乔尔乔内、肖邦,济慈,席勒,统统没有活过40岁。

    可一旦他们活了下来,创造出的成就和拥有的地位,往往是惊人的。比如达·芬奇,这位被怀疑可能是个穿越者的人物,18岁开始系统学习绘画,旋即就把自己的老师给比的羞愧而金盆洗手,30岁就画出不朽之作《岩间圣母》,至今仍然还是卢浮宫的镇宫之宝之一,虽和《蒙娜丽莎》的名气有些差距,但已经足以傲视群伦。

    林海文虽然还没有显露出和达·芬奇一样的天赋,但他在26岁的时候,就取得眼下的专业成就和市场追捧,可谓虽不中亦不远矣。

    布鲁诺怎么着都得怵一下——大名人的传记中,往往会出现几个蠢货,成为他的反面衬托。他也是需要担心,自己会不会有幸成为林海文的反面衬托。

    “布鲁诺先生讲话真有意思,噢,我地位崇高,我技术精湛,我身价傲人,我天赋卓越,我牛逼的一塌糊涂,所以我不该和那帮黄毛小子一起比,然后欧洲的青年画家们,底蕴深厚,优势明显,传承有序,整体优质,所以他们就不能跟华国的青年油画家一比。嘿嘿,一个不该,一个不能,布鲁诺先生,您不该教艺术啊,你应该去选法兰西总统嘛,鬼话一套一套的,估计比你们现在这个能骗到更多人。

    你们不要这么因为我牛逼就欺负啊。”

    布鲁诺:……

    拖尼特:……

    常硕:……

    驻法的那位参赞,嘴巴挪了挪,想说点什么的样子,这可是诋毁人家的领导,会产生负面的影响的呀,不过他看了看局面,人家高卢鸡自己都没人说话,他也就算了——不过时刻准备着,如果对方有意就这个问题发难,他就出来战斗了!

    可惜,一腔热血,随时准备出站的参赞,最终还是没有被用上。

    因为法兰西人压根不在意这个。

    他们自己都骂呢。

    “各位朋友,我非常诚恳地说啊,推动华国、欧洲和美国的这个青年油画展,确实是出于让华国青年画家能够在和全球的优秀画家的交流中,能进步一点,毕竟华国文化虽然是无比灿烂,无比辉煌的,也有几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艺术宝藏,但多交流,多元化,始终是快速提高水平的捷径。

    但是,我认为如果有人想要说,这是华国人,是华国画家,是我林海文在求着各位来指点我们,来照顾我们,这是非常幼稚而且可笑的,傲慢里透着无知,无知里透着愚蠢,愚蠢他妈抱着愚蠢在哭——愚蠢死了。”

    布鲁诺:……

    恶人值+300,来自巴黎布鲁诺。

    “为什么这么说呢?第一点,拖尼特教授所说不错,华国拥有一批优秀的青年画家,他们大多都是我跟常老师的弟子,常老师教学生的本事,你们不用怀疑,看看我就可以了,对吧?我就是常老师教出来的,所以乔凡尼已经教出了一个乔尔乔内,再出一个缇香,也毫不奇怪。”

    常硕嘴巴抽抽,当时他要收何思寒的时候,林海文可不是这么说的,他说的是他能成才,那主要是他天赋太流弊了,何思寒那个材质估计是不怎么样。

    而老法们,对于林海文把自己视作乔尔乔内,居然心里还满认可的,尤其拖尼特和海格尔,如果林海文的突破属实,正式确立源古典主义的诞生,成为开宗立派之人,在油画史上,地位应该比乔尔乔内还要高的。

    “至于我的弟子,在座的人里头,包括好几位高美的教授和专家,应该还没有忘记吧,当初我和阿尔图尔那只掉毛鹦鹉,在高美里头比了一次,阿尔图尔的那个卷毛学生我记不得了,但我那个,佩内洛普小姑娘,后来不是都抛弃了高美,奔向了光明的华国,也就是我所在的天南美院。我不过是教了她三天而已,但我的弟子们,我可是苦心孤诣,呕心沥血,没早没晚,把屎把尿……总之我是非常用心教了他们这么牛。

    水准还需要怀疑么?

    拖尼特教授看到的那些黄帝展获奖作品,跟欧美的青年艺术家有显著差距么?我不那么认为,你们需要知道,而且我认为你们也应该知道,我的眼光不会比在座的大多数人,比如布鲁诺先生差,对于我的学生水平如何,我不会去夸大的——本来就够好了,夸大一下,恐怕阿尔图尔那种都要比不过了,没必要嘛。”

    布鲁诺又被来了一箭,心口都要烂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