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恶人大明星 > 第0834章 清明上河,洛城游春

第0834章 清明上河,洛城游春

作者:丹尼尔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傅成和付健,一边一头,中间还有四个工作人员,一段一段地托着。

    这是新画,纸张坚韧,如果说是古画,他们都不敢这么拿——一定是放在长条桌上,一点点的看,看完一点卷起来的一点。

    等到这幅画全部撑开,所有人几乎都目瞪口呆。

    全长512厘米,高28厘米!

    浩然长卷!

    林海文自己看着这幅画,也不觉有些感慨,尽管已经拥有兑换来的顶级国画技巧,但一开始就画这样的长卷,挑战之大,是他没有想到的。如果不是在油画上的构图造诣已经登峰造极,这幅画能不能画出来,都是未知。

    “《洛城游春图》,请各位品鉴。”

    昔有张择端清明上河,今日林海文洛城游春——林海文的很大一部分成就感,来自于这一点。

    原世界国画中的镇国之宝,或者说存世国画之王,北宋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是故宫的传奇国宝,寻常人只能在几年一次的展览中看到,每次展览,一定是观者云集,仅仅这一幅画,就足以撑起一个大展来。

    林海文从《清明上河图》中得到灵感,创作了这一幅《洛城游春图》,一经画成,确实成就感满满。

    当然,并不是复制的一幅画。

    《清明上河图》的珍贵有两个部分,一个是艺术品本身,张择端这位北宋画家,把800多个人物,数百栋屋宇,此外还有车船、牲畜都安排的恰到好处,而且笔力老道纯熟,灵动不死板,可以说难得之极,不愧是旷世之宝。第二个则在于,它把千年之前的汴梁风俗景致,通过一幅画留到了今天,有很强的历史研究价值,两者合二为一,才是它成为镇国之宝的缘故。

    林海文新作的《洛城游春图》在第二个部分,肯定是没有的,现代洛城,能有什么研究价值?

    所以在他来说,就选择了四五月份的春天时光,洛城十八景的一些画面,通过和《清明上河图》一般无二的散点透视技法,在加上他自身在绘画上的崇高造诣,把十八景,非常奇巧的组合成一个长卷——同时,也将春天的洛城,它的游客,它的景致,它的模样,留在了纸面上,如果保存良好,一千年后,未尝不能成为本世界的《清明上河图》。

    更为难得的是,长卷两边,各有9首诗词。

    黄河大河口的《将进酒》——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天门两对峰的《望天门山》——天门中断楚江开……

    日升泰成楼的《泰成楼上书》——黑云翻墨未遮山……

    云山大森林的《云山深处》——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

    还有洛城白龙寺的《题洛城白龙寺》、千年风陵渡的《风铃夜泊》、洛城古石窟的《石窟乐》……

    画,是当世顶尖,画史一流的画。

    诗,是此时刻独一,三百年无二的诗。

    字,是一等名书,堪为至法的字。

    这构图,是巧夺天工,这灵思,是举目无双,这气魄,是天无二日,这里头的意思,是……叫你绝望到说不出话来。

    是的,足足十分钟,满堂寂静。

    别小看这十分钟,对于张云林,对于江涛,对于在场的很多人,这十分钟,比一个小时,甚至比十个小时,还要来的长,来的难熬。一直到他们陆续缓过来,才眼神极端复杂地看向林海文。

    相比较来说,顾海燕的反应就直接的多。

    她几乎是两步当做一步迈地,走到了《洛城游春图》前面,低头细细地看过去,白龙寺、洛城石窟,大河口、风陵渡。作为宣传部的副手,她对这些洛城知名景点可以说点滴在心,毕竟她都不知道陪同过多少回了。

    但这一次,当她在林海文的画上,这些技近乎道的画面中,看到的则是截然不同的洛城十八景,仿佛有一条流动的气韵,将这十八景连成一串,将洛城这自拍两千年古都的兴哀喜悲也连成了一串,古时候的景,今日的人,繁华的遗迹,落魄的残阳,还有亘古不变的汤汤黄河……

    “呼……”她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你让我给你找的那么多照片和材料,都是为了这个?”

    “呵,是啊。”林海文点头,他当然不能够说走一遍就能画出来,还是依靠顾海燕给她找的大量的材料和照片,足足数千张之多。

    此时,醒转过来的各位,也开始围过来,张云林也是被不由自主地推搡了过来,毕竟是五米多的大画,在场的二十来个人,两边一围,还是站的下。

    江涛眼神的震惊根本无法消退,林海文当年临摹他的那一幅山水,送给梁雨,水准已经是让他震惊不已了,那差不多是一般名家的水平。但几年之间,林海文从来没有第二幅国画面世,直到这一次这一刻,《洛城游春图》一出来,已经是超越他,超越绝大部分华国国画家的水准。

    难以置信!

    无法置信!

    不能置信!

    “这幅画,这幅画,是你画的?”江涛问出这种蠢话来,可见他心里的混乱。

    “不是我画的,还是是谁?”林海文都乐了,他瞅了一眼脸色煞白的张云林:“我可是足足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才画出这一幅小作来,唯恐不入大家的眼啊。”

    两个月!

    苦笑,脸热的,不是一个两个。

    当然,张云林的脸,只有更加煞白,更加冰凉,倒没有发热的迹象。

    “这画,”天美的周主任也是意味难明:“这画堪称是画史了,假若是一千年后,后世人凭这么一幅画,就晓得今时今日的洛城是何等模样。水准之高妙,呼,我是难忘项背。”

    林海文暗啧了一声,老周主任真是不同凡响。

    这评论,太有见地了。

    周主任带了个头,接下来就轻松一些了,大家该夸奖的夸奖,该震惊的震惊,该钦佩的钦佩,总之夸耀之词是流水一样地涌向林海文。

    再也没有刚才看他和张云林热闹地样子。

    唯独张云林老头和他的小弟子唐徽,脸色越发尴尬。

    唐徽心底暗暗骂街:以后再也不跟老头出来了,出来一次尴尬一次,尴尬一次,丢人一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