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恶人大明星 > 第0801章 恶意满满

第0801章 恶意满满

作者:丹尼尔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拍卖进行下去,形势果然如林海文所想。

    两件汝瓷,头一件22万,第二件是套茶具,拍到36万。

    出现的三件凌瓷,更是夸张,30万的富贵鱼缸,38万的如意扁壶,46万的团凤纹大盘,一件比一件高,一遍一遍洗刷大家的接受底线。林海文甚至看到,有一些人,明显不是拍卖场的常客,属于原先他想要吸引的一部分较富裕阶层,也开始出手了,30万、40万地喊出来。

    到最后压轴的一件产品出来,整个拍卖场已经热腾腾的了。

    最后一件是本场拍卖手册的封面产品,一只凌瓷笔洗。

    林海文曾经在采访中,对凌瓷有一个评价,叫“入窑一色,出窑万彩”,讲的是它窑变釉色,红里有紫,紫里含青,青中透绿……这样极端丰富,极端和谐,极端艳美的釉色特点。

    这只笔洗,就是这句评语最为典型的一个展示品。

    它器型并不大,但是颜色之多样,釉色之自然,堪称是目前所有凌鸣烧出来的凌瓷中,最为高妙的一件。

    起拍价已经是相当高的了,15万!当时,凌鸣、林海文,还有嘉德拍卖方面,对这个价格争论的格外多,嘉德认为价格太高,万一压轴流拍实在难看,而凌鸣则坚持,这毕竟是他目前最得意的作品,15万,无论如何不算高。

    最后妥协一致,如果确实没有人拍,那就他们的托儿上——那也只能是底价购入了,保个面子。

    现在看来,这个价格,简直太低太低。

    果不其然。

    16万叫起,经过近20轮,步步升高到50万元,全场最高的一个叫价。

    而林海文的观察,现在已经不是程杨越、董飞燕他们自己玩了,20多人次的叫价,包含了不少真正的买家。

    价格并没止住,还在上升。

    55万,60万,80万……

    这只凌瓷笔洗,经过38轮的创纪录叫价,以102万的价格,被一位富商买下——造房子的富豪,比煤老板还有钱的一种生物。

    台上的拍卖师觉得这一场,简直比古瓷专场还要来的火爆紧张,虽然价格是远远比不上,但这个气氛热烈的程度,则毫不逊色。在现代艺术品,尤其是陶瓷品领域,他从未见到过。

    宣布本场拍卖结束的时候,他不禁看了一眼下方坐着的林海文——真是个让人望而生畏的人啊。

    经此一役,凌瓷已经名列当代艺术品的顶尖队伍,和林海文自己的油画,和曾志的国画,在级别上平齐而坐。

    林海文走之前,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他回头瞥了一眼,正是那位程杨越老板,他扯了扯嘴角,快步离开,并没有停步的意思。

    程杨越还在看林海文,嘴巴微微张着,手都没放下来。

    “程老板,醒醒,人都看不见影儿了。”昙轩的美女老总董飞燕走过来,跟他打招呼。

    两个人对视一眼,颇有“千年狐狸谁也别想瞒过谁”的意思。

    “董总今天手笔很大啊。”

    “哪里比得过程老板先声夺人。”

    “呵呵,说起来——”程杨越看了董飞燕一眼:“林海文跟令尊刚闹了个不愉快,董总就这么上赶着给林海文捧场,难道不怕令尊不开心?”

    董飞燕的父亲真不是别人,她这么有名气,跟她爸关系匪浅——董文昌!

    林海文的老朋友,央美的副院长,国内艺术圈鼎鼎有名的大人物,他女儿做艺术公司,自然是水到渠成,顺滑的不得了。

    “一码事归一码事嘛。我相信这一点,不管是我父亲,还是林海文,或者你程老板,都明白的了。”董飞燕也不是个雏儿,表情都没变:“程老板手里有人看上凌瓷?”

    “董总呢?”

    董飞燕风情万种地白了他一眼:“程老板不想回答就算了,还搪塞我。”

    两个人这么一聊,都明白对方的意思。

    跟林海文想的没有区别,他们两个,包括其他一些人,比如那位钱同轩,不约而同都把林海文的拍卖级凌瓷、汝瓷,当做围猎对象了——先包下来,再炒,炒高之后出手,他们相信,接下来凌瓷的拍卖级作品一定会集中出现在各个拍卖场上——一直到盛世公司精品凌瓷的存货全部脱手为止。程杨越和董飞燕,都计划花费几百万存下几十件——类似凌瓷笔洗这种价格,肯定不会是常态,按照他们设想的,应该在10万左右的均价上。

    只要最后均价能到百万,那就是数千万的收益,更何况,这期间带动的客户和购买力,还要超过炒作凌瓷本身的收益。

    而今天这个价格,实际上连他们都出乎意料了,这也是为什么最后的笔洗被一个富商拿下,他们犹豫了——但这也坐定了凌瓷的炒作价值。

    两人相视一笑,各自分开,接下来还是友军啊。

    ……

    林海文拿着付健找来的初步材料看。

    “破百万了,”凌鸣跟远在京城的谭文宗通电话:“最后那个笔洗嘛,102万。不是,怎么可能,是天成房产的老板,你知道么,西江本地的一个房地产商。”

    谭文宗在那边沉默好一会:“这个价格,不正常,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跟林海文说的一样,凌鸣咯噔一下。

    “怎么说?”

    “按照海文的设计,拍卖级是处理一部分高端高水准的凌瓷,建立品牌的高端印象和美誉度的,价格在2万以上,主打艺术欣赏。而常规销售级则是集中于流水线化的产品,主打高端酒店、会所、富裕阶层的实用器,价格一般单件在2000元到2万元之间,套组在5000到2万之间,竞争对象就是扶桑、欧洲的高端骨瓷产品。

    但如果拍卖级到现在的价格,那就不是欣赏用途,而是投资收藏了。但是这一部分凌瓷虽然是精品,可总归是源源不断在生产的,这种价格一定是无以为继。最后的结果就是一下子掉下来,无法维持海文的2万底线,甚至可能无人问津。另外和常规销售级的分级策略,也会彻底被破坏。对凌瓷去和高端骨瓷竞争,健康长远的发展,一定是有害的。”

    凌鸣听了谭文宗这个老骨头的分析,才算是明白过来。

    这会儿付健又进房间来,递了一份新的文件给林海文:“这是木特助刚刚传真过来的,您看看。”

    看到文件上的一个名字,林海文冷笑一声,不再怀疑,终于坐实程杨越等人的企图:“凌鸣你看看,莫语的书法,就是程杨越炒起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