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恶人大明星 > 第0751章 腥风血雨(5/10)

第0751章 腥风血雨(5/10)

作者:丹尼尔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在小灰板待过几年的老人,应该记得林海文当年从央美退学的事情吧?从那回起,我就知道这是个自私自利,脑袋跟着屁股走的东西。÷

    那会林海文还不是今天的天美教授,而是一个央美大一的学生,他的老师常硕从巴黎高美弄了个和央美的联合培养名额,内定给了林海文,结果惹的整个央美天怒人怨,bbs上天天刷屏,那会他可不觉得应该给学生们争取什么机会,死死霸住这个名额不肯让步——可能他也没想到自己天赋这么牛,短短几年就连高美都用不着去了,他要是知道,估计当时也能摆个高姿态出来收割一把人心,可惜他不知道,所以就小小露出一条狐狸尾巴。

    当初央美的校领导碍于物议,就劝说常硕把名额拿出来竞争——反正林海文牛,也不怕竞争不过。其实就是走个过场,央美的学生老师们当然不肯了,就有人说让林海文不要参与竞争,他本来就是常硕的关门弟子,常硕又是高美的教授,即便是一般的高美学生,也没有他林海文这个条件啊,他去不去高美根本没差别。

    哎,结果呢?不得了了,跟被杀人放火了一样。再加上可能也慢慢看到了自己的天赋,觉得没必要再靠央美了,脾气大作,第二年直接就退学了,而且这还不算,还把常硕也给蛊惑走了——他牛也是牛的,大佬们的关系处的很好啊,恐怕在大佬们面前,他不会是这么个嚣张跋扈的样子。

    后面的事情想必大家都知道了,乐军老师被他弄得几乎身败名裂,海城师范的刘冬冬副教授更是一蹶不振,到国外把人家一个几十年的画廊弄得关门大吉,在全世界跟泼妇一样对抽象主义骂街……偏偏他会做面子功夫,把自己包装成古典主义的新旗手,艺术圈潜规则的清道夫,什么玩意啊。

    哦对,当初在央**bs上批评他最凶的那个央美学生,后来被开除了,连国内都混不去,跑欧洲不知道哪里去了,现在是生是死都不晓得。我这个id,就是他当初在央**bs上的id。”

    andre的这篇帖子,下面才叫精彩纷呈,有莫名吃瓜群众,耳根子软的。

    “我的天啊,林海文原来是这种人啊,啧啧,心狠手辣啊。”

    “怪道年纪轻轻就混得这么好,手段高又狠。”

    “四个字,卖直取忠。”

    “解释一下上面那个词的意思,就是把自己打扮的脾气直白不做作,然后获取别人的信任和认可——是个贬义词哦。”

    当然也有明白情况的,版友“鹏程万里”:

    “楼主这颠倒黑白带节奏的本事,真叫不一般啊。联培名额的事情,明明是人家老师争取来给弟子的,不过是为了给央美以后留条细水长流的道,才一时心软通过央美平台,结果就被一帮眼红的拱成了话题,你说的那个andre就是其中跳的最欢的一个。后来人家都同意公开竞争了,这帮人又得寸进尺,想逼着林海文退出,把机会拱手让给他们——不要脸到这个程度,在你嘴里好像很正义的样子啊?至于这个姓陈的后来被开除,完全是别的原因——具体我就不说了,反正是羞于启齿的事。

    至于后面乐军刘冬冬那帮东西,他们在国外搞虚假拍卖难道还是冤枉他们了?证据确凿的事情,你一概不说,来个‘包装自己’就给林海文泼一身脏水。古典主义和极端抽象主义的争执,那就更是艺术流派之争,林海文在古典主义上的开拓成就,是得到国际公认的,不是你说什么自封成古典主义新旗手。

    话说楼主,你是不是天美哪个老师啊?没得到好处,就跑来编造故事,你就不怕被林海文知道,让你也在国内待不下去,不得不跑国外去生死不知?呵呵呵呵呵。”

    当然还有状似客观的:“这些事情搞不懂,但有一点我觉得是可以确定的,林海文确实是个脑袋跟着屁股走的,如果他真的那么为艺术生考虑,当年恐怕让出一个联培名额也不算什么事情吧?何必闹得退学那么难看?只能说现在人家是大教授了,可能是要收揽民心吧,就是让其他人付出代价自己收获人心,这种事情做的有点恶心。”

    “鹏程万里”喷了他:“你就别装客观了好么?当初他自己是学生,为自己争取机会,跟今天他是老师,为学生争取机会,有什么不一致的么?难道说他作为学生的时候,就没有资格获得机会了?就要让出来才是表里如一?再者说了,脑袋跟着屁股走有什么不对啊?在其位谋其政,不懂么?你要站队就摆明车马,别特么暗戳戳地装逼,成不成?”

    “卧槽,林海文的粉丝都是疯狗么?我就是随口说了点自己的看法,就跟狗一样追上来咬啊?我本来对他没什么恶感的,这下子我坚定要去反对他了,一粉顶十黑。”

    “哈哈哈哈,去吧去吧,去反对他,蚍蜉撼大树,把自己当个玩意了,还有,被扒皮后恼羞成怒地这么明显,你还要继续装下去么?”

    一场腥风血雨的大战,在小灰板迅速展开……

    ……

    定了名单下来的第二天,风波还未起的时候,林海文留在天美自己的画室,佩姬带着她的朋友今年第二次上门来。作为老外,佩姬还是比较直白的,如果是华国人,不管是王鹏还是鹿丹泽,从来没有带人去过林海文的黑龙潭画室,没人求他们么?不可能的,只是他们有自己定了规矩在那。

    佩姬的规矩就少一点,她不会带一帮人来,但像上次和这次,她就带了一个朋友。

    林海文瞅了一眼这个年轻男人,上次来他还以为是佩姬的华国男朋友,结果佩姬说不是,只是一起讨论互相学习的比较多,是“知音”。

    他上次来的时候,挺安静的,佩姬问,他就跟着听,自己不问,满懂规矩的。不说话的时候,他就看,看林海文的半成品,超级仔细,跟眼睛里装了个扫描仪一样,一点一点地看。

    今天也是差不多,佩姬问了之后开始在画布上尝试,他就站在《融冰》前面看。

    “你姓何是不是?”林海文突然想起来上回他的自我介绍:“你是学校的老师?”

    “……是的,林教授。”

    林海文点点头,脑子里灵光一闪,哦了一声:“你叫何思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