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恶人大明星 > 第0676章 恋奸情热

第0676章 恋奸情热

作者:丹尼尔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林海文原本坐的端正的很,会议厅的格局也是那种双方领导会面的样子,最中间并排放着两张沙发,然后两边各有一列沙发和茶几。刘主席和蒋院长各据中间一席,刘主席那边是夏成连、匡世昌、宗铭城、舒博海、刘川等,蒋院长这头江涛、俞妃、李振腾,还有便是林海文自己了,他坐的不前不后,在江涛和俞妃中间。

    听完舒博海的话,他嗤笑一声,调整了一下坐姿,背后靠的更加瓷实,二郎腿也放上来,只差抖腿起来,就跟个游手好闲的二世祖形象分毫无差了。

    他这么一动,满场的人都心里一紧。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这个调整里包含的轻蔑之意,几乎是不加掩饰,毫无避忌。刘主席等人的眉头已经深深皱了起来,只是大家都看着林海文那张并不显得刻薄的嘴唇,不知道接下来从那里头出来的话,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

    唯独舒博海和刘川两个,感受则格外的真切,真切到入骨入髓,如冰如火。

    像是等待着判决的罪徒,隐隐有可能这辈子都走不出牢狱的惊恐,他几乎无法忍住争辩:

    “林先生,我知道此前我们拒绝参与陶瓷公盘,是得罪了您,但是——”

    “行了,舒博海,我投入几千万研发出来的瓷器,你跟我说让我别再烧了?我和凌鸣创制出来的新瓷,倒还承你的情,允许我们继续做,呵呵,真是多谢了啊。”林海文在这种场面,历来不喜欢躲闪,玩太极招数:“各位领导,前辈呢,今天难得聚齐。不管说是这个行当,或者不是这个行当的,说来我林海文算不算陶瓷行里的人,还不一定呢。有这个机会,我认为说说也是无妨。舒博海,我来问你,陶瓷公盘这个倡议是我跟凌鸣,当然还有皇城的谭文宗研究员一道提出来的,你们愿意参与也好,不愿意也好,其实我都是尊重,这个东西,两厢情愿,没有强买强卖的道理——所以你所谓不参与得罪了我的话,我不知道从何而来啊?”

    “我是堵在你家门口,骂你祖宗十八代了?”

    “我是找社会人士半夜在你门上泼狗血了?”

    “我是投书媒体,说你们吃祖宗饭,挖祖宗坟,统统死后无颜面对我华国祖祖宗宗了?”

    “或者,我是收集了黑材料,用了官面儿的关系,要弄你们一个生死两难了?”

    “有么?”

    “我问你呢,舒博海,有么?说!我让你说话!”

    恶人值+1000,来自瓷都舒博海。

    舒博海惨着脸,抖着嘴唇:“白,白明正的事——”

    “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包起狗屎当黄金呀!白明正为什么进去的?盛世凌瓷在瓷都买厂,是谁用了权力和影响力给我搅黄了的?我这个人历来规矩,所以面对不规矩的人,我就格外不喜欢。更何况,纵容诚隆生产铅超标的瓷产品,在推介工艺美术金奖候选作品上收受好处等等等了,这些事情总不是我污蔑他的啊?你拿白明正来说话,意思是你也——不干净?”

    舒博海被吓了一跳,想要争辩,但居然说不出话来了。

    还是刘川更加镇定一些:“我们并不是指责林先生报复,只是林先生天纵其才,我们前辈几代人复原的瓷器,您也只要几个月就能做成,让我们又惊又俱。几十年来,靠着这些老手艺吃饭的,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行业形成今天这样的格局,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适应剧烈的变化,林先生何必要……下这么重的手呢?这背后,数千上万个家庭,几万十几万的人,难道林先生就毫不顾忌么?”

    “呵呵呵呵,说得好,几十万人的生计啊,我快吓死了都——你信不信,我横推了你们,这几十万人,一个都不会饿死?”

    拿这个来压林海文,可笑,不说这几十万人里头,还有各种上下游产业链,完全可以进入到盛世凌瓷和其他诸如建筑陶瓷的类别当中,即便是舒博海刘川等人的作坊工人,也不会饿死——林海文做盛世陶瓷,做的是高级实用器陶瓷品,跟这帮人做的菩萨、弥勒、盆景、假山,竞争是有,而且不小,但也没有那么巨大的你死我活的怨气,他们所滤的,不过是以后要看林海文脸色过日子罢了,更何况,一个人独占可以千秋万代传下去的技术,跟与人共享,社会地位上,那又是截然不同的境况了。

    “刘先生,怎么说?要不要咱们在这里立个军令状,要是有谁因为这个要饿死了,我来负责给他发工资。”林海文似笑非笑,顶住刘川。

    看着这两个人被林海文堵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倒像是咄咄逼人的不是林海文,而是他们做了亏心事的样子。

    刘主席和夏成连对了一个眼色,心里有点活动。

    林海文说他不是因为这些人不参加公盘的缘故,那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下了这样的辣手?他知道什么?

    “别别别,别吵起来了,好好说嘛。”夏成连就出来和稀泥,这也是他今天的任务所在。

    林海文无所谓地撇撇嘴,转头去看陶协的宗铭城,让他心里一跳,立马在额头上细密地出了一头汗——他见大领导的时候,也没有这么紧张过的。

    “还以为今天能见到岑副会长了,我们可是老熟人,没想到是宗会长来了。”

    “呵呵,岑副会长这两天不太舒服。”

    “亏心病?”

    “……你说笑了。”

    “我是没有说笑的兴趣,倒想不到宗会长居然还有说笑的兴趣。我看舒博海和刘川两位先生,似乎也不大有说笑的兴趣呢。”林海文又瞥了一眼那两位。

    “哎,刘主席,今天你来做这个东道,是一片好心,我是很佩服您的担当。不过这事情确实是要按道理办的,宗会长,我来问你,此前扶桑鸣清制陶的一位课长,偷偷摸摸,鬼鬼祟祟地拜访了陶协,究竟谈了什么?为什么此后用了十三年国产陶瓷的陶协全国工作会议上,会出现鸣清的骨瓷茶杯?为什么此前代工生产国产品牌产品的四家企业,也在那之后,迅速获得大客户谅解,被允许代工鸣清的产品?宗会长,你能不能告诉我,陶协在这里起到了什么作用?你们跟鸣清制陶,何以如此的——恋奸情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