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恶人大明星 > 第0674章 主动在我

第0674章 主动在我

作者:丹尼尔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凌妈妈的炫耀大工程,总算是告一段落,最后想起自己儿子的终身大事,她觉得那个对林皇上很熟悉的高领姑娘挺不错的。这位家里是做投资的,身家不算特别高,十来个亿吧,但这个姑娘本身挺争气的,斯坦福的硕士,现在在家里公司做的也是不错,按照林妈妈的想法,必须得给老二儿子找一个牛哄哄的能干儿媳妇,叫凌家人全都闭嘴!

    以后凌鸣自己就负责做艺术家,做大师,跟林海文合作的生意呢,还有以后凌家传给他的生意,就给他媳妇管理,这样的话,面子里子都有了,社会地位、家底财富也都全乎,那才叫好呢。

    凌鸣这时候最大的想法,就是赶紧离开这群大妈,越远越好。

    所以他妈一露出意思,他就跟高领姑娘示意一下,两人赶紧躲了出去,长出一口气。

    “哎呦,不好意思啊。”

    “没事,习惯了都。”高领姑娘叫曾静,今年29了,比凌鸣小四岁,在家里,也绝对是逃不过被催婚的命运:“今天我妈说是你们家,我才过来的,我平时挺喜欢这块的,就是不太懂,还想着能认识一个这边的朋友,也挺好的。”

    “是么?喜欢瓷器么,还是油画?”

    “油画多一点,瓷器不太熟,以前也没有机会接触到的。”曾静挺诚实的。

    凌鸣不晓得这姑娘是想要借此认识一下林海文呢,还是真的对这块感兴趣的意思,不过也都无所谓,聊聊也无妨。

    ……

    凌鸣的手机一关机,林海文,或者说木谷那头的压力就大了很多。

    各种有的没的,都都打电话过去问。

    木谷一问你是谁啊?你哪位啊?人说我是某某屠宰场的谁谁谁,对这个华国陶瓷很关心,想要了解一下——木谷也只有翻个白眼,挂掉电话了,后面他请示了一下林海文,找了个年轻人来管电话,不管是谁,整齐回应:“我们对此不了解,谢谢。”

    林海文持续神隐,只寥寥接了几个电话。

    中河顾海燕的——话说这位到省里之后,好像变得八卦起来了,时不时地喜欢给他打电话。另外就是谭启昌了,上次在青艺赛现场跟岑何春小小怼了一下,他可能就关心上了,之后嘛还有常硕,这个也很难得,常硕一般是不会理会他这些破事的。不过据常硕说,是天美院长李振腾非让他来问的,至于李振腾为啥这么关心,林海文就不知道了。他也不会知道,这位李校长还曾经暗戳戳希望他陶瓷公盘失败,能多花点精力在天美呢。

    最后一个电话是林作栋打来的。

    林海文也是要笑了,栋哥现在是华国知名儿童文学作家,关系网也拓开了,也不知道是谁拜上了这座大佛。

    “你怎么也关心上了?”

    “我还蒙着呢,有个朋友跟我说你这次弄大发了,抄家灭族那种,把我吓了一跳。”

    林海文切了一声:“你听他们鬼话呢,不至于。”

    “哦,那你自己当心了,要真是触及别人的切身利益,说不定就有人狗急跳墙的,别到时候把自己搭进去就划不来。”

    “嗯,知道了。”林海文应下:“对了,上回给姥姥打电话,听她提了一嘴梁艺的事情,我也没大听清,怎么了是?”

    梁艺,梁家大舅的女儿,跟林作栋家里一摊烂事纠缠在一起,后来回头处理,还弄的恨上了林海文一家,差不多都没来往过,电话也没一个,见也见不到的。林海文做事,手下留情到这个份上的,大概也就是这么一回。

    毕竟梁家两子一女,关系都很好,林海文实在不愿意去破坏掉梁雪兄妹的关系,不管梁大舅怎么开明,梁艺毕竟是他的独女。

    “没什么事,随她吧,我们也管不了。”

    “……老妈想得开就行。”

    “嗨,你妈那个人你还不知道么?也就是你大舅小舅了,其他人她才没放在心上呢。现在一门心思努力赚钱,说今年一定要超过我的版税,不能在家里垫底了。”

    林海文也是笑的不行。

    一家三口,林作栋版税上来之后,梁雪确实在努力。

    等他把这一批电话接完,外头的事情,他也就不关心了,跟海鸥的人努力在年前把事情都做的差不多,毕竟年后一直到元宵,可能都不容易调动人的工作积极性了,展览又是年十六开始,时间比较急。

    一直到事情发生的第三天,华国美术家协会秘书处的一位副秘书长,亲自上门——不是到黑龙潭画室,而是到敦煌娱乐公司,亲自给林海文送了个会议通知。

    会议倒没什么了不得的,很寻常的会,但这位副秘书长带来的口信比较特殊。

    “刘主席说,务必要请到您出席,就是说说陶瓷那块的事情。央美的蒋院长、美术馆的江涛馆长,还有你们天美的李院长都会出席,您老师那边,我们也送了个通知,就是他现在不在京内,明天可能是到不了。”

    这阵势,好厉害啊!

    “成啊,世事总是这样的,寡不敌众嘛,当初他们攻守同盟玩非暴力不合作的时候,没什么人出来说话,现在我这好不容易有点突破了,有点气象了,得,事儿都来了,组织都现形了,呵呵呵呵,没问题,您呢帮我回一下刘主席,我明天一定会出席的。”

    这位副秘书长嘴里有点苦涩,什么也说不出啊,只好点头,表示明白。

    回头跟顶头上司一说。

    美协的刘主席,那也是皱眉头啊:“不好办喽。”

    照说这个事情闹到美术家协会是不太正常的,美术家协会当然有陶瓷艺术专委会了,夏成连就是主任委员嘛。但瓷都这一块的事情,从组织上,一般都是轻工系统那一挂的,美协比较多是注重个人向,照说这个事情,不论从陶瓷公盘的性质,还说涉及到的人群,美协介入的正当性都不够。

    可是没办法,陶协就不要说了,岑何春在林海文这里,不火上浇油就算了,指望他说和,那是个梦想。他们再上面的轻工会,不愿意沾手,这跟白明正事件有关,但是林海文请动了国有资产委员会的人,对轻工会是有些影响,再者说,轻工会拿什么跟林海文谈呢?

    林海文是做生意,但跟轻工业扯不上关系呀,那个系统里,能强压林海文低头而且愿意这么做的,基本没有,能在林海文面前有交情说得上话的,也没有。

    最后兜兜转转的,大家一看,还是美协跟林海文的纠葛最多。

    得,四面八方的关系一下子涌到了刘主席、蒋院长这边。

    这才有美协眼下的不伦不类的一个会议。

    但看上去,林海文不像是要和解的意思啊,刘主席有点头疼地摸了摸所剩不多的脑袋盖——艺术家,艺术家,自己做开心,别人做,烦心。

    但林海文早有意料了确实,而且此时此刻,主次变换,主动权已经到他这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