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恶人大明星 > 第0670章 人生,请不要甩我巴掌

第0670章 人生,请不要甩我巴掌

作者:丹尼尔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今年的青艺赛,林海文是作为油画组的评委来的——今年油画组的组长居然是常硕,也是要命了,美术家协会那帮人有点改性子了。虽然现在的这位刘主席也不是西方画派的拥趸,但似乎他更愿意跟原主席付远划开界限,两人也不是特别有交情的样子。他提议常硕担任本届青艺赛油画组评委会组长,几乎是最直白的一个申明了。

    毕竟,付远这五年任期中,常硕几乎是跟国内的各种官方展览、赛事绝缘,除了类似华法建交四十五周年这样涉外艺术展,付远够不上的之外。什么国内的京城双年展啊,海城艺术年展啊,美协年度展啊,全国美展啊,常硕基本上是无缘的。

    刘主席一上来,就把常硕放到青艺赛上来,可以说是很明显了。

    改朝换代啦,各位!

    大清亡了已经!

    都醒醒哎!

    从常硕这边来看,当然这是个机会,林海文的崛起让他们的风格在华国渐渐挽回颓势,但光靠一个人肯定是有些虚,能在青年艺术大赛这种场合当评委会组长,毫无疑问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到了常硕这个地位、成就和年龄,传道受业是比较重要的一个事情了。

    所以他不仅自己答应下来,还把林海文给弄进来了,可以说这一届青艺赛的油画组,那是相当的吸引人啊。

    常硕师徒主宰的评委组,那也是很明确的指向了——今年是古典技法、西方画派的大年了。

    “他怎么来了?”林海文小声问谭启昌,只是因为岑何春已经走过来了,这个小声,似乎还是被他听见了。

    因为他脸上的大度慈和的笑容,明显僵硬住。

    谭启昌这次是青艺赛大组委会副主席,算是升格了,几年前他总是帮陆松华做事,今年陆松华没有参与了,他算是自己在行当里头立起来,是个很关键的变化。所以他也不可能说跟林海文攻守同盟,赶紧瞪了他一眼,招呼岑何春。

    “岑会长,这位——呵呵呵。”

    按照正常步骤,应该是给两人介绍一下,可是这两个人,会不会打起来啊?打起来,岑何春明显不是个头啊,据说林海文手上可是有功夫的——谭启昌想的还不少。

    “不用谭老弟介绍了,我跟林先生还算熟悉啊。”岑何春不知道想到什么,笑容重新和煦起来:“唯独就怕是林先生,似乎不太愿意见到我啊。”

    言下之意,当然是林海文放弃了公盘,不乐意见到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也就是他了。

    林海文说实话,比较芒,虽然说有声音出来,但他还没有怎么注意到,所以这会儿岑何春的内心骚动,他也没把握住,不晓得他话里隐隐的优越感是怎么来的,颇有一点“我不跟你一般见识”的大度感。

    “岑会长,这是中彩票了?”

    “——啊?”

    恶人值+200,来自京城岑何春。

    “老蚌生珠,响应二胎政策了?”

    “……”

    恶人值+200,来自京城岑何春。

    “那是你们老会长身体不好了?你要升了?”林海文特意放低了声音:“恭喜恭喜呀。”

    恶人值+500,来自京城岑何春。

    岑何春再好的心情,这会儿都没了。

    “林海文,你胡说八道什么,这么歪缠,不觉得有失身份么?”

    林海文耸了耸肩膀:“没有啊,我就是觉得您今天格外心情好,不太明白啊,照理说,你见到我,怎么也不该心情倍儿棒啊,那人生四大喜,久旱逢甘露,你又不种田,那方面,看着也不像是很旱嘛。他乡遇故知嘛,呵呵呵,还有就是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这都跟您扯不上关系啊。剩下的,那就只有升官发财死老婆,还有老来得子了。其他的都不是的话,莫非……”

    恶人值+1000,来自京城岑何春。

    果然不出所料,这个岑老头,还是个产粮大户。

    “哼,你就逞口舌之利吧,我本来说你一个小辈,也不是不可救药,要是知道自己做错了,并不是不能挽救,没想到你栽一个跟头,居然丝毫不知道收敛,一味的恶言恶语。”岑何春文绉绉的,意思大概是我本来是要给你一条生路,你居然不知道好歹,那就去死吧。

    “挽救我?”林海文眨眨眼:“您还有个兼职呀?是乡村神医,还是老军医啊?不过我可说好了,我啥毛病也没有。谭老师,你有么?老军医啊,喏。”

    老军医是治什么的?谭启昌不知道!

    “咳咳,海文你老师找你呢,你先过去一趟吧。”先把人支走再说。

    林海文无所谓:“成呀,十六那天你来?”

    “去去去,行吧?”

    岑何春突然开口了:“是个人巡回展吧?林先生不知道欢不欢迎我呢?”

    “你爱来就来嘛,反正要卖票的。”林海文走了,留下个岑何春哼哼哼哼,猪叫一般的冷笑着。

    岑何春装差不成被反杀,对林海文的巡展更加关注了,随着海鸥国际一步步公开这次展览的细节,陶瓷作为最后加入的部分,也排的很好,岑何春“被迫”领略了一番林海文的所有创作成就——越看越觉得心塞啊。

    那首歌居然是林海文写的?

    林海文居然还会唱男高音?

    天啊,一家人都觉得特好看的那场八省二市春晚,居然是林海文制作的?

    天天追的《国宝档案》,是林海文公司做的?

    我的妈妈呀,《当婆婆遇上妈》是林海文的剧本?

    这个世界是疯了么?

    岑何春此时此刻,算是真正知道了林海文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无孔不入,无所不在,无所不能!

    “管你怎么样,至少在老子这里,你得不着好!!”岑何春一发狠,然后终于在年二十八,看到了海鸥国际公布了巡展的陶瓷板块信息。

    火焰精粹,文脉流云!

    十种华国名瓷,跨越兴灭此刻别样重生!

    六种绝代精粹,凌瓷之后再出瓷届奇葩!

    火与土的灵魂共舞,性与灵的千年重演,林海文、凌鸣,绝代,绝世,绝对大师!

    2月24日,京城9721艺术区一号展厅,恭迎大驾。

    配图是一只用包括凌瓷在内的十七种瓷器的纹理拼成的三足大鼎,夔龙纹包裹着一个隶体的大字:“瓷”!

    “十种?六种?”岑何春睁大着眼睛,贴到了电脑的屏幕上,似乎想要看清楚那个数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