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恶人大明星 > 第0630章 犯太岁

第0630章 犯太岁

作者:丹尼尔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a???a?e?y?|?7??rf??4?v??q????m???*?b????d??当然不觉得自己脑子有问题了。\r

    他只是觉得林海文这人,说话太没有政治艺术了,华国人讲话,尤其是体制里头的人,必然讲究一个含而不露,不能说的太直白。这个讲究传统有一千多年历史了,现在扶桑国还有所谓的“话术”,“腹语术”,都是从华国传过去的。\r

    虽然他的意思就是这样,林海文给他画个肖像,他负责在岑河春那里为林海文美言几句,确保,或者是增大他能成为公盘的主要组织者之一——在孙秘书看来,这个荣誉也好,或者是后头还有一些利益也好,对林海文肯定是非常有吸引力的。\r

    他正要开口说话,就看到林海文跟看傻子一样看着他,还回头让王鹏他们一起看傻子的感觉——偏偏王鹏和凌鸣,还真就跟林海文一个样,把他看成了个傻子。\r

    火大了!\r

    “林海文,你这是什么意思?”\r

    “什么意思?你在玩火啊,你知道不知道?”\r

    林海文还真没有瞎说,按照他作品的价格,一幅人物肖像,至少说几百万人民币吧。孙秘书主动索要这么大一笔钱,虽然说未遂吧,但前程丧尽是不用说的了,连带他背后哪位副厅级局的岑河春副会长,也是捞不着好的。\r

    孙秘书倒也不是真傻,心里一抖,但随即想到林海文刚才也不可能开录音,只要抵死不承认,就没问题了——至于以后,那就等着看他怎么收拾林海文吧!\r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老孙还在五指山下呢。\r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既然你是这个意思,那就今天就当我没来。”孙秘书脸色一沉,看着谭文宗:“谭老师,今天你也在现场的,他的态度你也看见了,岑会长要是过问起来,到时候还要请你如实说一下。”\r

    “嗯?孙秘书这就要走了?”林海文晃了晃手下的茶叶袋子:“这里面还有点庆阳毛尖的粉末呢,本来说让你尝尝的。”\r

    “你——”\r

    “呵呵呵,既然孙秘书要走了,我就不费这个功夫了,慢走啊。”\r

    孙秘书气的太阳穴都快爆炸掉了,但他也没办法,只能咬牙切齿在心里发狠,回去一定要收拾的林海文爹妈都不认识,作为一个小官僚,这是他自我排遣的最好的方法了。\r

    谭文宗在里头被王鹏解说了一遍林海文的人际关系,这会儿还有点懵懂。所以看着孙秘书气冲冲走出去,还想伸手拦一下。\r

    林海文好整以暇地走回来,颇为矜持地看着谭文宗,按照他的想法,谭文宗既然已经知道了他的丰功伟绩,感受到他曾经多次大杀四方,而且是杀遍古今中外的战绩,必然要对他刮目相看了!\r

    “你是个事儿精啊!”谭文宗憋了憋,憋出一句话来。\r

    凌鸣跟王鹏在林海文一脸菜色里,笑的跟得了羊癫疯一样。\r

    ……\r

    孙秘书从黑龙潭画室出来,还在黑龙堂湿地公园里头,自然是打不到车的,来的时候,是凌鸣直接开车送他进来的,回去就没有这个好待遇了。\r

    一股气地走到公园门口,拦了二十来分钟,才拦到一辆出租车。他平时很为自己能随时打车感到骄傲的,作为行业协会,陶瓷工协会也是有小金库的,平时这些人走账很方便,这是连市直机关都比不了的待遇——因为实权比不了,平时交际,他就挺喜欢拿这个来炫耀的。\r

    不过今天,他是没有这个心思。\r

    “市中心怎么就没车啊,等半个小时了。”\r

    “送你上天啊。”\r

    “什么?”孙秘书眼珠都快掉出来了,他就是抱怨一句,这个司机居然敢说要送他上天:“你说什么?我投诉你信不信?你是什么服务态度的?”\r

    天子脚下的出租车司机,那那里是好相与的,根本就不怕的,只是觉得这个人是不是有病啊:“我说‘go_sky’,打车软件,知道不知道?听过没有啊?你要投诉我什么?外地人,老土的很,”\r

    孙秘书虽然在公会工作了多年,但确实还是外省口音的。\r

    知道自己摆了个乌龙,他也不好跟司机撕逼了,只好自己把一口气吞回去,虽然司机那个轻蔑的眼神,让他相当相当的不舒服:“去陶瓷工业协会。”\r

    “哪里?什么路啊?”\r

    “华国陶瓷工业协会,你不知道啊?你一个开出租车的,连地方都不知道?要不要我给你开啊?”\r

    出租车司机低声咒骂两句,就开始用导航查——不远,三公里。\r

    他脸色就难看了。\r

    作为出租车,偏远的地方不喜欢去,但太近,就一个起步价的地方,他也不喜欢去了。他最喜欢就是出发地和目的地,有个二十来公里啊,而且都是人流密集的地方,中间的路完全不堵,这样就能这边拉上到那边,马上又拉人回来,一天赚的盆满钵满。\r

    “晦气的了,才三公里打什么车,装什么装。”这声音不高,但绝对是能听到的。他也不理会孙秘书,就开个qq群,跟一帮司机旁若无人地狂吐槽:“倒了霉了,载了个土老帽,就三公里,还是往西边走,回头又是要空车。今天出门真是没看黄历了。”\r

    没看黄历的人,是我好不好?\r

    “你停车,停车,我下去,行不行?你去拉你的大单子,好不好?我不耽误你发财。”\r

    司机还是不理他,他心里有数呢,要是把人赶下去他就是拒载,这可是要明正典刑的,他当然不肯干,不然刚才他就把人轰下去了——京城毕竟还是管得牢。\r

    他不停,孙秘书也不能跳车,就这么跟个河豚一样开到地方,付了钱要了发票,他看司机的眼神,都跟淬了毒一样。\r

    一回到办公室,他都来不及去考虑林海文的事情。一个电话打到了出租车公司,投诉!\r

    “先生你好,请问你有录音或者什么证据么?”\r

    “证据?我还能骗你不成?”\r

    “不好意思先生,如果你没有确切的证据,我们这边也不好进行处理的,毕竟我们也不能听信一方之言。不过你放心,我们会对你的投诉进行备案,进行内部调查的,如果确实属实,会再通知你处理结果。请问先生,还有别的事需要帮忙么?”\r

    客服妹子的声音娇滴滴的,怪好听的,但孙秘书耳朵里,这会儿已经有耳鸣出现了。\r

    今天出门,是不是真的犯太岁了?他不禁突然想到,\r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