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恶人大明星 > 第0618章 地位抵定

第0618章 地位抵定

作者:丹尼尔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凌鸣是怎么勾引谭文宗,林海文还真没有介入。

    凌瓷的华美展览大获成功,截止到国展中心丝绸之路商展落幕的时刻,也就是8天时间内,有超过6万人到访华美四号厅,这也创下了这个中小型展厅的观展人数纪录。当然,它还会持续一个多月的时间,民众还有更多机会可以观看这种新创造出来的新瓷器。

    除了一开始几天,舆论更多地关注林海文跟竹内三郎的口水仗,尤其是凌瓷展览开展那天,以及国展中心落幕那天,媒体普遍关注的就是这个事情。

    谁赢了?

    谁输了?

    谁在耍嘴皮子?

    谁在主要争议中占据上风?

    各类话题鳞次栉比,多方专家粉墨登场。

    瓷都的几位工艺美术大师,当然是开出一把清一色,全都站在林海文这头了。

    青城窑的传人李牧宇介绍采访时就说:“其实我们看到一些人,长久以来,把华国陶瓷说的不堪一击。我们行业内人的人,有些心痛,也有些觉得不知所谓吧。其实呢,陶瓷还是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占有很大比例的。在艺术瓷市场,那就更不用说了,国内的话,除了一部分有西方留学背景的,或者是一些格外追求西方生活方式的富有人群,其实更多人还是喜欢收藏我们的陶瓷产品的,尤其是一些大师瓷,也不是说想买就买得到,比较难得。这里面呢,跟骨瓷的先天缺陷有关系,它呢,是个低温瓷,1150度,这个温度呢,很多我们说的釉色,其实都发不出来,所以它的一些纹饰都是贴片的,虽然说我们的珐琅彩之类的也有贴片,但作为瓷器的话,这肯定是会影响到艺术性的。就像是林海文先生的这个凌瓷,天然去雕饰,发乎于自然的那种釉色,那种纹路,那种表现力,你无法想象说由工人后来贴片上去的,那想什么样子。”

    而华国瓷器工业协会的朗会长,也是接受央视的采访,在财经频道的一档节目里头,说起这个问题:“其实很多人不太知道,骨瓷的话,很多欧美西方的产品,都是由我们国内的工厂来代工的,我们国家是全球最大的骨瓷生产国和出口国,所以你想一想就知道,这一定是一个商业问题,一个品牌塑造问题,我们国内的牌子打不出去,这跟林海文他在声明中说的是一致的。但就陶瓷和骨瓷之间,谁优谁劣的问题,我想也很难有个很明确的答案。现在呢,骨瓷确实更受欢迎一些,在日常生活中,因为它莹白滋润,而且很轻,轻得多,在成本上,比我们国内同类品,比如强化薄胎瓷,成本上也要低不少。而且,国外的月亮比较圆,在各个领域都有所体现啊。所以这个竞争起来,在相对中高端的市场,我们说的中产,或者较富裕的阶层,骨瓷一定是更受欢迎的。”

    这种争论和探讨,在主流电视台,在新媒体,在社交网络上,应该说是十几年来,头一次把瓷器这个华民族文化上的明珠,推到大家的面前,很多对这个东西完全不懂,尤其是年轻人,算是头一次有了对瓷器这个东西的广泛认识。

    骨瓷和陶瓷的区别是什么?

    一个是土瓷,一个是骨灰瓷。

    骨瓷和陶瓷谁更好?

    骨瓷有三好,清音柔体易推倒。陶瓷有三好,丰富厚重艺术高。

    华国在现代瓷器行业,是个什么程度。

    陶瓷日薄西山但红旗不倒,骨瓷虽无品牌但出口全球。

    最后的最后,林海文的凌瓷是个什么玩意?

    谭文宗:“三百年来第一瓷,三千年来有姓名!”

    青城窑李牧宇:“工艺精湛,艺术无双。”

    朗会长:“开陶瓷一脉新高峰。”

    林海文的老师常硕,几位华人油画名家则在一次艺术论坛上众口称赞:“凌瓷兼具古意和现代,以极精巧之工艺,表最肆恣之艺术,是华国艺术的一朵奇葩。”

    尤其常硕老师,作为林海文的授业恩师,更是被问及对这个的看法,他也只有苦笑几声:“他是精力过剩,一天到晚折腾来去也不累的。而且,说起这个东西,大家都说好,都说了不起,但他也就未必花了多少功夫和经历,人跟人的天赋,也是不好比的。说句现在的流行的话,他的技能树嘛,是随便乱点的。”

    在场其他的画家,只好给他一群白眼了。

    知道你学生是个天才,你就不要跟他学了,一天天的,脸皮都变厚了。

    这一波科普之后,国展中心的展落幕,竹内三郎没有再接受采访就匆匆回国了,探讨方向就渐渐转向对凌瓷的评价和讨论上了。

    因为有一个很显著的问题,华国几千年历史,那么多名品瓷器,难道一个凌瓷,刚刚烧出来的新品种,真有如此牛叉的地位?该不是你们这帮艺术界的艺棍互相吹捧吧。这会儿就体现出林海文的奸诈了。

    谭文宗的评价绝对是权威中的权威了,倒不仅仅说他作为皇城博物馆的资深研究员,政务院特级津贴得主,这年头国家的帽子没什么公信力了。主要还是在于他的家世,此前说了他是收藏世家出身,建国时,家里把祖辈收藏的无数珍贵文物全都上交了,祖孙两代,从此就是在皇城博物馆里头研究学问,这才是谭文宗的公信力所在。

    有人喷他:“不就是一个研究员么,难道说什么就是什么了?我之前看到央视的鉴宝节目,还听说有些研究员搞假鉴定呢。”

    马上就有人出来教他做人了:“你知道个鸟,皇城博物馆那只镇馆粉彩缠枝双环龙纹瓶,就是谭家捐赠的。人家一家子研究了一百多年瓷器了,你以为都跟你似的,没三两肉,抱着键盘打天下?”

    喷子当然是无发可嗖了。

    凌瓷的定位竟然就这么渐渐抵定了。

    ……

    “谭老师说约几个人跟你见见面。”凌鸣抱着个手机,不知道在玩儿什么游戏,边上齐卉还给他弄了一个果盘,西瓜橙子大樱桃的。

    “你也有点大师的样子,瞧瞧你,幼稚的,比小学生还可怕。”

    齐卉在边上没忍住笑了出来:“你没回之前,他还跟人骂了一场呢,非说人家是小学生,人明明说了自己已经工作了。”

    “你不知道,现在的小鬼都精的不得了。”

    他刚好玩完一局,特别愤慨地跟林海文抱怨,林海文拿他手机过来,游戏名跟他的艺名差不多——洛城太守。

    嚯,翻了一下队内频道,足足骂了十几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