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恶人大明星 > 第0601章 不要脸

第0601章 不要脸

作者:丹尼尔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凌鸣被林海文的利落给噎了一下。

    “咳咳,其实吧,我已经烧出来了一些,”凌鸣犹犹豫豫的,眼光闪闪躲躲的,眉毛扭扭曲曲的。

    林海文瞧着他这个样子,就知道他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

    “那么,能说说为啥你都没告诉我呢?”

    “……你别笑的这么慈祥,好不好?”

    “那我要咧开血盆大口才对么?”

    凌鸣又被噎了一下,他瞅了瞅林海文,觉得林海文很有钱,应该不会有特别大的对钱的执念才对,说不定,能够支持他的想法呢。

    “其实也没有什么,那些词,真的特别特别的好,特别特别的美。”

    “嗯。”

    “然后呢,我之前不是说想要办一个陶瓷博物馆么?”

    “嗯。”

    “所以,”凌鸣顿了顿,给刽子手马上要一刀砍下来的样子似的,巴拉巴拉地说完了:“我就想办个综合陶瓷博物馆,无论如何我们也是比不上皇城博物馆跟那么些国家博物馆的,不如我们就办一个钧窑博物馆吧,把最精品的钧窑给展出来。我保证,钧窑一定会让所有人着迷的。”

    林海文看着凌鸣一脸狂热的样子,眯了眯眼睛:“现代烧出来的的东西,有人看?他们不会自己买?”

    凌鸣欲言又止,两个眼珠子使劲儿地瞪啊,试图让林海文领悟他的意思。

    林海文真领悟了。

    “你想要烧大师瓷?控制产量?还想要把我的黑龙潭画室给拿回去办博物馆?噢,可能你办博物馆的钱还不够,要我出?”林海文一点灵光指引,把凌鸣内心深处的龌龊思想给猜了个明明白白。

    凌鸣咽了一口口水。

    艰难地点了一下头。

    又点了一下头。

    连着点了好几下头。

    “不要脸!”

    啊?

    这一声近乎并不是凌鸣发出的,而是林海文后边的人,带着异域风情的一声疑问。

    林海文一脸冷酷地转身过来,皇家道尔顿的卡梅伦笑容满满,普拉多博物馆的米尔研究员神色淡漠,他们身边还有两位看着是扶桑国的人,发出声音的就是其中一位。

    “嗨,林,我给你介绍一下。”不懂华文的卡梅伦虽然觉得林海文有点冷,但还是非常热情地讲起老交情来,按照他的想法,在这帮人里头,只有他跟林海文最熟悉啊,必须得承担起介绍的重任。

    林海文瞥了一眼凌鸣,点点头。

    米尔不用说,林海文是认识普拉多的人,虽然不是米尔,两位扶桑人,都是骨瓷公司的,也是目前世界六大骨瓷商家中来自扶桑的两家。

    一个叫竹内三郎,一个叫池田小松。

    “你们站多久了?”

    “林先生,很抱歉,我并非有意听你们的交谈,我懂一点点华文。这位先生,是一名陶瓷工艺师?”竹内三郎就是“啊”的那个,他指着林海文跟凌鸣面前这个展位:“这是我们鸣清公司的展位,我们最新的产品,即便是骨瓷产品中,也是最顶尖的。”

    林海文抽了一下嘴角:“偷听了还这么多事儿,不要脸。”

    “……”

    竹内有点愣神。

    上帝啊,来到华国之后,虽然也没有几十年前那种一等待遇,但也是得到了充分礼遇的。他万万没想到,会被人说一句“不要脸”。

    “林先生,你——这是受邀参展的厂商,请注意一下外交影响。”说话的是一名对外协会的陪同人员,他的眼珠子瞪得也不小。

    林海文对凌鸣的非分之想还没有缓过来,这会儿脾气不太好。

    “他偷听我讲话哎。”

    “……这是公开的展览场所。”竹内气的不行,连假兮兮的日本礼仪都不管了。

    “公开的展览场所怎么了?我站桌子上去演讲了?我拿个喇叭说话了?哦,公开场所,我能不能举个扩音器放在你嘴边啊?切词狡辩,没教养,不要脸。”林海文瞥了一眼展位里头的骨瓷:“什么骨瓷,拿骨灰烧的东西,也不瘆得慌。”

    竹内眼珠子一抖,似乎是明白了什么,气疯的神色消退下去。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在现代陶瓷中,骨瓷早就是主流产品,你们华国的陶瓷退居其后,所以林先生才非常不开心是么?这种观念简直太狭隘了,我真没想到,一位油画艺术家居然会有如此狭隘的民族主义观念,太让人吃惊了,而且还为此口出不逊。”竹内露出“我很懂你”的意思来:“尽管骨瓷并非日本发明的,但我们日本人愿意接纳新的文明,所以才会诞生出鸣清这样的骨瓷品牌来,而你们华国,正是由于无法面对昔日光荣的褪色,才会在这一次领域毫无建树。只有认清到差距,努力追赶,才是最为正确和积极的策略,而不是用狭隘的民族主义观念来掩饰你的虚弱,那样的话,华国永远也没法重拾在瓷器上的荣光。”

    “偷听还屁话这么多,不要脸。”

    竹内的老脸因为一番义正言辞,跨越国族的发言而生出了光辉,此刻,瞬间黯淡了。

    恶人值+300,来自东京竹内三郎。

    不论是林海文,还是道尔顿、鸣清的高级代表,都是现场最为引入注目的,这会儿已经有相当一部分人过来了。

    有参展商,也有参观者,还有媒体。

    林海文瞅了一眼凌鸣,心里转了转,他是明白的,在实用器上,陶瓷比不上骨瓷,哪怕华国的薄胎瓷可以做到比骨瓷更加薄,但是使用性能上是不能比的,造价上也是不能比的。

    他扫了一下现场嘀嘀咕咕的人,清了清嗓子。

    “竹内先生是吧?咳,我认为你简直太浅薄了。”

    “嗯?”

    “华国有句古话,叫傻逼眼里尽是傻逼。所以在你看来,我对骨瓷的看法是狭隘的民族主义作祟,恰恰是因为你的内心非常狭隘。你也说了,作为一个油画家,我怎么可能会有狭隘的艺术观呢,那样我就不会去学油画,而是应该学华国画和书法了——当然,我的华国画和书法也是非常好的。”

    “但是骨瓷确实现在是主流啊,”一个围观党喊了一声。

    是个华国人,一脸汉奸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