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恶人大明星 > 第0589章 小狼狗

第0589章 小狼狗

作者:丹尼尔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蓝调酒吧还是不错的。W㈠

    虽然侍应生已经认出了卞婉柔,却没有大肆声张,也没有什么人围过来打扰他们俩。

    京城酒吧一条街,明星出没的机会很多,他们也并不是那么没见识,这要是换个地方,指不定就要请警察来帮忙疏通,林海文跟卞婉柔就得赶紧风紧扯呼了。

    舞台上dj已经开始high起来,中间开始自己美妙夜生活的都市青年们,则是群魔乱舞。

    “白天都是人模人样的,晚上都来放飞自我了。”林海文瞅着舞池里头,有几个年轻女孩,那叫一个high。其中有一位,头发黑长直的,瞧着白天还是个乖乖牌的女孩子,一把把隔壁扭动的男孩子逮了过来,闷在自己胸前,使劲儿磨啊。看的林海文有点呼吸不畅,别给憋死了才好。

    卞婉柔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也看到那女孩子;“压力太大了,不释放一下撑不住呀。”

    “也是啊。”林海文一脸感同身受。

    “您别这么感叹啊,要让外面人知道了,得气死。”卞婉柔挺不给面子:“你说说,整个娱乐圈,谁比你更加肆意的?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单打独斗也好,群殴也行,都没人能比得过你的。所有人都想着,自己怎么想的就去怎么做,不必忍气吞声,不必违背自己的意愿,但谁能做得到?就你一个人,差不多做到了。这样还觉得压力大?是不是不太合适啊?说起来,蒋云彻是吧?你怎么想到把他给点出来了?呵呵呵。”

    林海文又喝了一口奶:“怕麻烦啊,名扬的老吴,东一棒槌西一棒槌的,那边想要炒蒋云彻绯闻,这边想要炒唐婷演敦煌的大剧,他倒是想的挺好,利用我们利用的挺彻底的,也不问问我愿意不愿意。我这也是一把子告诉他,我不愿意!趁早的,给我滚边去。”

    “说起来,现在的年轻人,是越来越躁了。”卞婉柔摇摇头:“唱歌的这边也是,那些选秀的好歹水准有,有些跨界的,水准真是烂的不忍直视。”

    “是吧?所以不愿意忍他们,满世界都没人愿意开这个口,我来开,翻了天他们,正事不好好干,一天到晚想着搂钱,这回不给他们塞一个大钉子进去,他们还不知道好歹呢。”林海文把想法都说了。

    他完全是新仇旧怨呀。

    上辈子就看这帮人不顺眼了,这辈子也是一样。娱乐圈就是一个利益共同体,根本没有人愿意揭开这些人面目。演员、影视公司就不说了,哪怕是媒体,也都不愿意一把子把人打死了掉。什么a先生,b鲜肉的,能炒作好久,那都是关注度啊。甚至是爆料人本身,也不过是为了粉丝数啊,关注啊等等的,谁还真的有兴趣关心演员们的艺德啊。

    “算了,不说这些了,我上个月去了西班牙,在美术馆看到你的画了。”卞婉柔换了个话题。

    两人聊到11点多,还没见到谭如上场,前面倒是已经上了几个。

    唱的还不错,不过林海文看着这几个人,哪怕是他要捧,都不一定捧得起来。好歌是一方面,观众缘是另一方面,有些人真的是很难讨人喜欢的。比如眼下这位,叫andy,应该是艺名,排在谭如前面一个,就挺讨嫌的。

    他唱的是一首美国流行歌,丁日的新单,还挺热络的。

    唱完之后,这小子居然看着林海文他们这边。

    “今天我们这里来了一位贵宾,大家看到了没有?!”

    看到卞婉柔的,已经不是一个两个了,不过大家都很规矩,没来打扰他们。但这会儿andy一喊,大家就燃了。

    “卞婉柔!”

    “卞婉柔!”

    “卞婉柔!”

    整个场子,全都是喊卞婉柔的声音,气氛直接点燃到了最高点,快把屋顶都爆掉了。

    卞婉柔什么人啊,目下华语乐坛第一天后,什么场面没见过,这么点小场面,根本不在眼里。根大家挥挥手,笑容都没动一下。

    andy显然不满足于点个名字,

    “不知道有没有荣幸能够请婉柔姐上台,跟我合唱一首《甜蜜蜜》!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歌!大家说好不好?”

    好你个龟!

    好你个头!

    好几个王八头!

    林海文觉得andy可能是脑子不清楚了,让卞婉柔在酒吧登台跟他合唱甜蜜蜜,唱一首《滚远点》还差不多。

    这么想的,显然不只是林海文一个人,蓝调酒吧的老板,这会儿脸色就很不好了。

    酒吧一条街很能吸引明星富豪,这帮人是格外不愿意在私底下被人拱出来的,人家安静如鸡地,外加矫情装逼地想要当一回普通人,享受一下私密空间,但被你一口叫破了,这不是闹心么?

    “王大龙是疯了么?”老板一气之下,都不叫andy那个高大上的洋艺名了。

    “我去拉他?他也超时了,cindy还等着呢。”他边上是个管理的头。

    老板一摆手:“不行,大家都high着呢,我们要是上去打断,坏了大家的兴致,起码得有三成人不愿意再到蓝调了。这个损失太大了,不能接受的。这样,你过去跟卞小姐说一说,看看能不能给个面子,就今天这一次,跟她说,今天这个事情我一定给她一个答复的,以后到蓝调来,也全给她免单。”

    头从人挤人的地方,挤到了林海文跟卞婉柔的桌子这边,还带了个侍应生。

    “呵呵,婉柔姐,这位兄弟,来来来,你去给两位换一杯上来。”这话是跟侍应生说的:“婉柔姐这是长岛冰茶吧?赶紧让小林调一杯,让他亲手调啊。兄弟这是——?”

    “纯牛奶。”

    “哦哦哦,好,给这位兄弟来一杯纯牛——什么?”

    “纯牛奶呀,西兰牧场的。”林海文跟他举了举杯,喝了一口,嘴唇上留下了一圈奶渍,被他舌头转了一圈给舔干净了。

    蓝调的头突然有点渴的感觉:“咳咳,纯牛奶,纯牛奶,健康,呵呵,来,给这位兄弟再来一杯纯牛奶。”

    他在蓝调做了六年了,头一回看见很牛奶的,还是个男的。

    卞婉柔好这一口?母性啊。

    他完全没有把林林海文给认出来,跟不少人心里的想法是一致的,以为林海文是卞婉柔的小狼狗,带出来一起玩儿的呢。林海文这张脸虽然辨识度不低,但曝光率远不如他的名字,提起林海文三个字,京城里头不知道的不多,但林海文这张脸,又是酒吧这种灯光条件,还真是没人看出来。

    “谢谢啊。”

    林海文特别纯良地感谢,看来是一只乖乖牌的小狼狗,蓝调的头这么判断着。

    “不用不用,呃,那个,婉柔姐,有点冒昧啊,今天王大龙是晕头了——”

    “王大龙?”小狼狗好奇心犯了。

    头心里挺急的,这会儿大家都等着呢,andy在上面时不时喊两句,气氛眼看就要僵硬了,实在是没有心情去理会林海文,反正也是无关紧要的人物。

    “婉柔姐,就是能不能——”

    “哎,我问你呢,王大龙是谁啊?这名字好朴实啊,哈哈哈哈。”小狼狗不依了,他靠近了卞婉柔的胳膊,推了推她。

    卞婉柔快忍不住了,虽然是没有排练过,但林海文现在是在干什么,她是一清二楚,也不能不配合呀。只好使劲儿忍着,免得突然笑出声,那个脸就丢尽了。

    “咳,是啊,王大龙是谁啊?”

    “……就是andy,台上那位,呵呵呵,”头儿没想到,这小狼狗这么深得卞婉柔欢心:“是这样的,能不能请婉柔姐给个面子,就随便应两句就行,不耽误您时间,也不敢劳累您。帮着把这个局面给过过去。你放心,王大——andy那边,我们一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哦,老板说了,您以后就是我们蓝调的超级贵宾,您跟您朋友,以后来都免单。”

    “不行!你不能跟他一起唱,我不同意。”小狼狗一皱眉头,吃醋了。

    “噗。”卞婉柔赶紧低头,无声笑了三秒,才缓过来:“这个真不好意思,你看我今天喝了酒,状态也不好。”

    头儿要气疯了。

    他狠狠地瞪了林海文一眼,什么玩意,老老实实当个小男友不行么?还抖起来了?

    但是不管怎么样,卞婉柔不同意,他还是得说服啊。

    这看着舞池里的动作都慢下来了。

    心里把王大龙跟林海文一起骂了个臭死:“婉柔姐,请您务必帮帮忙啊,不然这关我是过不去了,老板指定是要收拾我的了。”

    “谁让你连下面人都管不好啊?不然这个什么大龙,怎么敢玩幺蛾子?我们家柔柔是卖唱的么?你知道她出场费多高么?你们酒吧一个月的流水都不够,想动动嘴皮子就让柔柔去唱歌?谁知道是不是你们里通外合的,利用我们柔柔的好心。告诉你,心要摆正了,不要动不动就打歪主意,不好好按照规矩来,没好果子吃的,这次就是个教训,好好吸取教训,才不会吃更大的亏,知道不知道?男子汉大丈夫的,一点小挫折不要怕,硬起来!”林海文攥起了一个拳头,朝着头儿挥了挥。

    我们家柔柔!

    硬起来!

    蓝调的这个头儿,觉得世界都荒诞起来了。一个被包养的小白脸,让他要男子汉大丈夫硬起来。

    我的天啊!

    卞婉柔觉得自己肯定是忍不住了,算了,谭如那边也别听了,下回有机会再约一下:“不好意思啊,今天不太方便,我就先走了。”

    “哎哎哎,婉柔姐,你别——”

    卞婉柔都站起来了。

    噢~

    可能是看到卞婉柔拿包了,关注这边的人,都明白过来,卞婉柔这是要走了,大家伙一急,人都快涌过来了。

    林海文眯了眯眼睛,顶着蓝调头儿的目光,也跟着站了起来。

    头儿吓了一跳。

    唱不唱的还是业绩问题,这要是发生了什么踩踏事件,那就是完蛋不完蛋的事情了。那头的老板也是吓坏了,把头儿、王大龙,还有卞婉柔,一起在心里骂了一遍,赶紧安排守场子的人过来护着他们。

    “婉柔姐,先往后头走,前面人太多了,危险。”

    两个人被护着沿着边沿走到后面休息的地方。

    才一进来,台上的andy居然也已经过来了,没等到头儿跟他发火,这位眼圈儿就红了,手足无措地站到了他们这边来,看着就跟个犯了错的小孩子一样。王大龙名字看的是五大三粗的,但走近了,还挺有小鲜肉风格的,不管发型和造型,都跟着乐坛潮流,是个蛮有心思的小孩。

    “婉柔姐,对不起,我没想到,我就是一时激动,我,那个——”王大龙都有点口不择言,语无伦次了。

    卞婉柔人还挺好的,也是出了名儿的慈祥,见他这个样子,而且在酒吧里驻唱,其实是挺辛苦的一个事情,天天日夜颠倒就不说了,需要应付的事情也是杂七杂八的很多。

    “算了,也没什么事儿。”卞婉柔摇摇头:“后面可以走么?”

    “可以的,有门。”卞婉柔一开口,头儿也就不好多说什么,瞪了王大龙一眼:“我带婉柔姐你过去吧,不过这边出去有点偏,是条小巷子后面。等会外面安静下来,我派两个人送你们一下。”

    “那就谢谢了。”

    “没事没事,今儿真是对不住。”

    andy像是被吓坏了一样,都不敢多跟卞婉柔说什么,只是跟她的小狼狗——也就是林海文,道歉了两三回。

    “对不起,打扰你们了。”

    “我们家柔柔都说没事了。”

    “都是我不好,一时唱high了,”andy咬着嘴唇:“要不你什么时候有时间过来,我请你喝东西赔罪吧。婉柔姐我是够不上给她赔罪的,你什么时候来,随时给我电话就行了。”

    林海文觉着这位少年有点意思。

    按照目下的语境,他是个被包养的小白脸,卞婉柔就坐在边上,他不去巴结,却偏偏来找他献殷勤。

    认出来了?

    “王大龙先生。”

    “呃——您,你叫我andy就行了。”

    “我们华国人,还是有名有姓的好,叫什么andy。”林海文摇摇头:“我刚刚听你唱歌,觉得挺有点意思的,你唱了多久了。”

    andy瞳孔暴涨,那股激动劲,根本掩盖不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