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恶人大明星 > 第0566章 鬼画符的春天

第0566章 鬼画符的春天

作者:丹尼尔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格哈德问出这个问题,不仅仅是他,连带着会客室里头的其他人,甚至是常硕都相当好奇地看向林海文。写实和抽象的争议持续了很久,但林海文这么明火执仗在facebook上,或者是今天这种切磋的方式,都显得非常激烈。

    林海文嘿嘿一笑,眼珠子转了转,他这个习惯还是自己培养起来的,可能是上辈子粗制滥造的电视剧、网络小白文看得太多了,打坏主意的时候,不转转眼珠子,简直就跟缺了点什么似的——垃圾网络,毁我青春,费我钱财。

    摇摇脑袋,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甩出去:“就是为了炒作呀,你们看我的画,不是卖的更高了么?”

    这么直白?是不是不太好啊?

    常硕暗戳戳瞪他。其实常硕也想过的,如果不是这么一顿骂战,外加科隆迪亚画廊的那个傻叉小霍纳,林海文的作品想要在短短一两年,就身价翻倍,还是很难想象的。

    根据结果来推导原因,自然是这个可能性更大一点。

    但是林海文当着格哈德、拖尼特这一大帮的大师面上,就这么发扬诚实守信的好风气,直接给说了,还是让他吃惊,关键是,他脸上那理所当然的样子啊——欠揍。

    “作为我来说,看不惯抽象的那一套,很正常,对不对?”

    流派不同,自然就是王八对大豆,一大一下,对不上眼了。

    “而且说实在的,老格啊,”林海文挺埋怨地看向格哈德。

    老格……这句是汉语说的,只有常硕听懂了,他赶紧一转头,好险差点笑出声儿来。

    格哈德似乎也知道这是在喊他,但不懂汉语,所以也不知道这个老格是几个意思。

    “老格啊,不是说你啊,现在这些人吧,搞的太过火了,扩展绘画语言不是不行,那你不能把什么杂七杂八的破烂玩意都扔进绘画的框架来,对不对?那些随意涂抹色彩的,胡乱弄点线条的,就不能叫绘画,他们可以另外起一个名字嘛,我绝对就没有意见了。绘画这东西,它自古以来就是有规矩的,对不?得有章法。”

    格哈德也并不生气。

    “另外起名?”

    “对啊,比如叫‘鬼画符’,鬼-画-符。”翻译器宕机了,这仨字是汉语直接出来的,没在法语里头找到合适的翻译。

    “龟花富?”

    “对,意思就是一种灵异生物通过笔、颜料之类的工具,在纸、布匹等媒介上,绘制出难以对照具象物体的某些图案来。这些图案往往具备神秘的能力,而且不可复制。”

    林海文这么一描述,连他自己都觉得,用“鬼画符”比“绘画”更加适合那帮极端抽象派了。

    显然,格哈德等人对这一描述也颇有兴趣,作为一个成功的艺术家,对接触未知的东西,总是抱有好奇心的。

    常硕就坐在边上,听林海文跟他们叨逼叨“鬼画符”,瞧着林海文是想要让“鬼画符”在欧洲迎来它的美好春天了。

    “林是认真的么?”海格尔坐在他身边,扭头过来问他。常硕也不知道怎么说,要说,林海文不是认真的,也不对。他介绍的还挺确切的,翻译水准也是相当不错,专业级别的。

    “嗯~~这就是他的个人看法。”

    海格尔也不知道懂没懂,点点头,不问了。

    一帮人在会客厅里,聊完鬼画符,聊林海文的绘画风格,聊《飞天升佛图》,然后进入更高级的交流,聊艺术观,认知体系……总之,那是相当有逼格的一次交流了。

    “有点枯燥是不是?”拖尼特跟格哈德说的比较多,林海文后面主要是听。听着听着,拖尼特挺慈祥地问他。

    “没有,深受启发,我回去可以写一本《艺术方法论》了。”

    “哈哈。”拖尼特开怀大笑,看向林海文老师,就是常硕:“他要是真写出来这本书,常,我们应该一起做他的学生了。虽然理论的东西并不讨人喜欢,但确实很艰深。”

    常硕抽抽嘴角,把林海文写过一本《西方美术史》,还有一本《西方美学史》的事儿,跟大家说了。

    拖尼特都傻眼了:“美学?”

    “嗯哼。”常硕挺负责任的,还跟拖尼特介绍了一下,这两本书,现在是华国国内教材级的专著了:“当然,华国的美术美学研究,尤其是对西方的研究,肯定是不如欧洲的,他的作品还是有不少错漏。”

    林海文跟着谦虚呢:“随便写写,随便写写。”

    但在场的人又不是那些白皮脑残,华国十几亿人,这里头冒尖的著作,不能说就是世界顶尖吧,但一定是有比较高水准的。

    “这,真是让人吃惊,能让我看看你的作品么?”

    “等我回国之后,给您寄个法文版。”其实,从老马的角度来做西方美学研究,在西方是很少的,不管水准高低,看了看的价值还是有的,林海文也不会怯场。

    后面的聊天,大家就带上林海文一块玩儿了,瞬间涨了级别。

    ……

    高美周年庆典的这一期展览最后一天,今天结束后,《飞天升佛图》就要被布罗画廊交割给大都会博物馆,林海文在巴黎的行程也就结束了。

    现场人更多了一些,可能是最后机会的缘故。

    林海文一直忙忙碌碌的,尤其花了三四天跟阿尔图尔打架,这展览他还没怎么看透彻呢,机会不是年年有,他最后一天也抽空来踏踏实实转了几遍。

    拖尼特的《春日花园》,色彩浓艳,海格尔的《女人6号》,有点埃及壁画的感觉,支离破碎,古朴神秘。常硕的是一幅乡村教堂画,野鸭、小溪,尖顶教堂,后面的灌木丛林,非常美。

    认出他的人也不少,不过还成,他没有影响到展览秩序,反倒是被别人给影响到了——看到一半多的时候,进门口的地方,有俩黄皮肤的,带着个十六七的男孩子。

    跟现场安保推搡起来,嗓子特别响。

    “我日你个姥姥!”

    林海文一阵头疼,居然让他遇见了这种要上旅游黑名单的同胞,略囧,略心塞。

    更囧,更心塞的是,他还被认出来了。

    “哎哎哎,”那个黄皮肤大叔,看见他,眼睛发亮了:“林海文,林海文先生,你跟他说一下,让我们进去看看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