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恶人大明星 > 第0537章 狐狸精附身(5/6)

第0537章 狐狸精附身(5/6)

作者:丹尼尔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绝大部分听到这个消息的,跟霍梅她们的反应没什么差别。

    疯了么?林海文。

    疯了么?敦煌。

    假新闻吧?

    但显然这不是假新闻,敦煌娱乐官方微博发布的消息,之后跟敦煌求证的媒体,也都得到了确定的回答。祁卉本人也独家回应了《京城晚报》的记者,这当然是曲颖的锅。顺带把之前的事情也给澄清了一下,她之前不能出来说,越说越错,吃瓜群众是无知的,他们会觉的是林海文让她,甚至是逼着她出来“撒谎”的。

    多方权威信源都证实了这一点:林海文把敦煌董事长的位置,让给了祁卉。

    “我的上帝啊,这手笔太吓人了,是因为之前的新闻么?”

    “就问你们,这样的大男子主义,爱不爱?告诉我,爱不爱?”

    “爱死了!!”

    “我也想当董事长!”

    “楼上头像本人么?”

    “是啊。”

    “咳,姑娘你好,鄙人家里也薄有产业,你如果有意在商海拼搏,或许我能够为你略尽助力。”

    “什么产业啊?能当董事长?”

    “小卖部一间,只要更改为百货股份公司,不就有董事长了么?到时候你当董事长,我当总经理,我们两个的孩子,以后就能够兼任董事长和总经理了,是不是想想就兴奋?”

    “……不好意思,我欺骗了你,头像不是本人,我本人190多斤,140cm,有点斗鸡眼塌鼻子兔唇招风耳。”

    网友的震惊还算寻常,媒体的用词才叫惊悚呢。

    “女皇登基?敦煌娱乐变天,林海文女友任董事长。”

    “林海文背后的女人?敦煌的传奇历程是否有祁卉的暗夜魅影?”

    “敦煌改姓,林海文被爱情冲昏了头脑?”

    祁卉的电话也是被一通乱打,刚刚回临川的陈慧兰,也是一个电话轰过来。

    “祁卉,你狐狸精附身了?”

    “……”祁卉一翻白眼。

    林海文探手去摸她的尾巴:“让我看看你是什么品种的狐狸精。”

    “吸干你。”

    “你说什么?”陈慧兰的电话还没挂呢:“卉卉,你怎么糊弄住林海文的?啊,跟妈说,他怎么就傻了吧唧的把公司给你了?你们偷偷领证了?你是不是有了?你们该不会在学校已经生了娃了吧?我说看着你大腿和跨,都开了,啊?你说话呀。”

    祁卉觉得自己也要疯了。

    林海文觉得这世界上,坑孩子的爹妈,不止他有啊。

    “陈阿姨,我们没有领证,她也没有怀,我们也没生娃。”林海文凑过去,靠在祁卉颈窝里头,回陈慧兰的话。

    那边久久沉默不语。

    “你黄阿姨喊我跳舞去了,再说啊,再说,挂了。”

    啪!

    中午一点多,你跳什么舞去啊?

    “哈哈哈哈,你妈太有意思了。”林海文笑的不行:“我还记得呢,当初在一中的时候,你妈妈跟楚妈妈——”

    祁卉眼睛一眯:“跟楚薇薇她妈妈一起争女婿,是不是?从那会儿你就得意洋洋了,是不是?把楚薇薇放进心里了,是不是?想让楚妈妈当你丈母娘了,是不是?林海文,我发现你真鸡贼啊,你这么一招,外头都给你翻案了。瞧瞧那些女孩子,一个一个地,嗷嗷嗷地要给你生孩子。”

    “嗷嗷嗷?那不是猪婆么?”

    “哼。”

    两人说了几句,略忙的梁雪电话比陈慧兰稍晚一点,林海文想要站起来走边上接,被祁卉一把捏住了腰间软肉。

    “就在这,不许说我在边上。”

    “理直气壮地偷听,你思想境界需要提高啊,祁卉同志。”

    电话接起来,梁雪比陈慧兰懂得多,她自己就是董事长呀,哪怕换个人来当,公司不还是她的么?

    “你小子想什么呢?让卉卉当董事长,你自己出去花天酒地?勾搭小姑娘?你别给我学坏了。”

    “哪有,我要去天美教书育人呀,毕竟作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我得全心全意地投入进去,将我的一生所学,我的灵魂——”

    “得了,别唱高调,总之你给我注意点,赶紧给我生个崽,安稳下来,别仗着年轻胡来。”

    “……知道了。”

    两妈在生崽这个事情上,保有同样的热情。

    “咱什么时候生崽子啊?生个兔崽子,还是狗崽子?”

    “生你个猪头。”

    “噢,那就是猪崽子。”

    祁卉一把让他滚开点,看着心烦啊。林海文就到一边去接电话,合作伙伴那里,电话轰轰轰地过来了,没办法,敦煌自己其实早有准备了,老板娘实习一个月了,虽然比之前说的早了很多,但总算有心理准备。可是比如中河台啊、阳江台、海城卫视、残艺团、云北民族舞团这些,那就事关经营大计啊。

    尤其是中河台,顾海燕刚刚升走,原来的刘副台长正位,心里还考虑着把之前的赵主持人重新提上来,就是刺探八省二市春晚的那个女主持人。现在这事把他意外吓了一大跳,哪怕林海文这边许诺三遍又三遍的,刘台还是打消原来的想法。

    赵主持人也是哭晕在厕所。

    22岁的林海文辞职了,22岁的祁卉上来了,业内不管是表面上,还是私底下,都是惊涛骇浪的——但最后一想,敦煌不还是有林海文的剧本,林海文的歌,林海文的舞台节目么?有差么?没差!

    白激动一场。

    对于媒体来说,有关注就不算是白激动,所以炒过一轮之后,他们很卖力继续深挖洞,广积粮。

    之前发声的那位社科院研究员,就接受了采访,就是看着有点懵里懵懂:

    “我不清楚他这么做是出于什么考虑。”

    “您觉得这属于您说的女性附随思想么?”

    “……不能这么说。”

    “对于祁卉表明她是出于自身职业思考决定转换专业的,跟您此前的判断似乎并不一样。”

    “呃……我的意思,如果她是被迫的,或者是并非出于本意的,那么就属于我说的情况。”

    “那么林海文这么做,你觉得这是否符合女性平权的思想呢?”

    “嗯”了一阵之后,这位专家才挺困难地回答:“当然要鼓励这种让女性担任关键岗位的做法,不过单一事件也很难说就能代表什么。”

    采访毫无意外被喷了个透透的。

    “这特么就是砖家呀,之前信誓旦旦地说这个说那个,什么理论,什么思想都搬出来了,一转眼,嘿,人觉得单一事件不能说明问题了。变脸这么快,你怎么不唱戏去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