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恶人大明星 > 第0487章 真狂士林海文

第0487章 真狂士林海文

作者:丹尼尔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林海文还在台上,下面他的老师常硕,就被各类眼光狠狠地扫描了一遍。

    这两首作品,一首是龚自珍的《己亥杂诗》,诗歌是诗人眼见国家惨状,呼吁天降圣人挽救黎民百姓于水火之中的政治诗,更多是希望当时的清政府能够通过招才纳贤改变国家颓败,百姓民不聊生的局面。

    至于下面赵翼的这一首《论诗五首其二》,则是认为当下之人不必要一味地崇古,要知道现在的人也有诗才,也能领一时之风气。

    当然,诗作在不同背景下放出来,意义是不同的。

    比如此刻,坐在下面的天美教授和老师们,他们的理解,则是出奇一致的。

    林海文这是在找后账呢。

    之前那么多人反对他,质疑他,可不就是“万马齐喑”么,多么悲哀,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更是林海文在说那些人,他这么大一个人才,老天爷给的,你们不仅不应该反对,还要支持,要拥护才对。

    下面这首,柳牧和温思庭,都是古诗泰斗,以他们类比,更显林海文狂言不羁,把自己比作柳牧一类人,能领几百年风骚的。

    在汪洋恣肆的行草之下,狂傲之气都快透出纸来。

    “海文是真狂士啊!”李振腾跟常硕坐在一块,盯着不少人看过来的眼光,他也是有点苦笑:“就是这新闻才下去,这么来一下,恐怕是要沉渣泛起了。”

    “你怕什么,只要不是负面的,对天美都有好处。”

    “你说的也对。”

    可不是有好处么,学美术的人,里头不少都是性格孤拐的人,他们也许就是看得上林海文这个做派呢,重要的是林海文真有才啊,不管是绘画上,理论上的,甚至是诗歌本身上面的,人都硬邦邦拿出成绩来,不是说嘴。

    至于那些不喜欢的优秀学生——反正他们本来也不会选择天美,无所谓了。

    上头林海文还在介绍呢,他说的很漂亮。

    “21世纪最重要的是什么?人才!不论是我们天美的教师队伍,还是我们华国油画,乃至绘画领域,都应该有更多的人才进来,一起努力进步。这也要求社会也好,行业也好,要有包容性,要有鼓励,要有作为。同样的,我们的学生们,也必须要有奋发精神,有自信,我们不比以前的名家大家差,只要在艺术道路上不断求索,总有超越前人,再攀高峰的一天。”

    哐哐哐。

    虽然很多人内心里都觉得他在说鬼话,但他圆的这么漂亮,那就只好鼓掌了。

    仪式到这里才算结束,看到那么几家媒体的记者,脸上的兴奋表情,大家伙就都知道,天美又要上新闻了。说起来,天美这段时间上的新闻次数,可能比过去一年两年加起来的量还要更多。

    林海文无愧“流量担当”的美誉。

    普通老师散掉之后,天美的几位领导和名家都留下来。

    以后就要共事了,一起吃顿饭聊聊是必要的。

    工笔画大师何家营,特别擅长牡丹和稚鸡,市场上有一朵牡丹十万块的说法,说的就是他一幅作品里头,有几朵大牡丹花,一般就能卖多少万起步了,他也是天美扛牌子的大师名家。林海文跟他还是认识的,都是美协的同事嘛。

    “林先生,之前看到你那幅山水,我都吓了一跳哦。”

    “我就那么一幅山水画在外头,结果我小舅让人看到了,说是最近想要到他家里去看画的特别多,他都后悔了,要知道就不该让人拍。”林海文也是一脸苦笑。

    “哈哈,你这是金玉藏于深山啊,可没人知道你在水墨上还有这么深的造诣。”

    花花轿子人人抬,几个人抬着抬着上饭桌去了。

    ……

    “林海文新作,呼吁业界‘不拘一格降人才’”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林海文正式受聘担任天南美术学院油画系教授,以新诗鼓励天美师生”——这是天南本地的媒体,很给面子,没有引申含义。

    不过这两首诗的意思还是太白了。

    谁都看得懂。

    “自从《明月照大江》诗集之后,林海文的诗词创作就比较少了,而且基本上都有讽刺意味,属于借着诗歌的名义,说心中不平事。比如《死水》,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清风吹不起半点涟漪,说的是当时编剧界的挂名恶风;此外《戏说》等也是如此。当然,题在画上的那一首《山行》是例外,先不谈。

    这一次《无题》两首,涵义非常清楚,就是对当下学术界,以有形之条框,断无形之学问的制度的不满。尽管通过《西方美术史》《西方美学史》等煌煌巨作证明了自己,但显然林海文这是不得已之举,是委曲求全之举。此时,用两首新诗来表明了心迹,可谓恰到好处。”

    一位专家洋洋洒洒地评论了几百字,发在微博上,得到了好几千转发,代表了不少人的想法。

    林海文瞅了瞅这个名字,觉得有点熟悉。

    这不是之前反对过他的一个教授么?

    擦咧,转向这么快?

    点开下面的评论,果然有网友笑话他:“您把之前的话删了,也改变不了你就是不抖擞,不能不拘一格的那拨人里头的啊。”

    这位教授就当看不见。

    林海文切了一声,转了过来:“您脑补的够厉害的啊,回头买个猪脑补补吧。”

    噗。

    这亲自一巴掌,打的这位也是头昏脑涨。

    连着不少人都不敢评价了。

    只有吃瓜群众四下里到处窜。

    还有就是在现实生活里头说嘴呗,比如书画院的那个年轻画家,他貌似疑惑地跟仇云麓说呢:“仇老师,您说这个林海文,真没有讽刺别人的意思?”

    仇云麓当然不信,但他也不能说有啊,有的话,讽刺谁?他自己就是头一个啊。

    只好摆出老资格来教训人:“有那么些功夫,你不如好好琢磨琢磨技艺,别连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都比不过。”

    “那您觉得林海文的国画水准怎么样?有五十多岁的水准么?”

    “……”

    他就是五十多岁啊。

    “得了得了,”边上有人开始和稀泥,是个金石印章专家:“哎你们来看看,林海文这个印是不是‘传教授业’啊?”

    “教授?”年轻画家接了俩字。

    仇云麓脸更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