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恶人大明星 > 第0483章 登堂入室【补6求订阅】

第0483章 登堂入室【补6求订阅】

作者:丹尼尔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畅销书!

    多么刺眼的三个字啊。

    然而更刺眼的还在后面。

    央美造型艺术学院基础部,将《西方美术史》纳入了建议书目,林海文译本的《艺术的故事》、剑桥艺术史、《古典艺术》、《世界艺术史》也都入列,在50本数目当中,独占其五,唯独《写给大家》这一本可能是卖的太好,以至于逼格降低,所以没有进书单中。

    不能不说,央美依然是毫无疑问的国内艺术教育的指向标。

    蒋院长等人也算是相当给林海文面子,这会儿加入,跟等几个月,等一年加入,对央美来说差别不多。但对林海文来说,意义就非同寻常。

    天美之前为了避嫌,没有挑头出来,等央美开了先例,他们马上将林海文此次的六本作品,全部列入备选教材名单中——所谓备选教材,并不是说天美课程教材的备选、候选,而是学校建议学生在学习相关学科的时候,可以购买备选教材里的书来协助学习。它事实上是个可选式的教材名单,只是取了个二十年没换的名字。

    有这两个学校打头,综合大学、师范大学的艺术学院、排名稍后的专业美院,也都以各种形式建议学生。

    畅销算什么?

    富豪榜上的第一名还是个童话作家呢。

    但被专业高校推荐,那就是截然不同的另一个意义了:学术地位、观点认可。

    一张一张名单上的林海文著作,那才真叫刺人眼睛!

    美术界的一池春水,算是被林海文给搅动的连底泥都翻出来了。

    他写了本美术史,这就够玄幻的了。

    然后还大获好评,备受称赞,被广而告之,甚至早于他本人进入了高教体系中,登堂入室,这是玄幻加玄幻了。

    在京大出版社宣布《写给大家的西方美术史》售出10万册,《西方美术史》精装本售出5000册的烟花微博下面,吃瓜群众们也是有点晕头转脑。

    “经过我这么多天以来的追踪,我得出一个结论,林海文写了两本很牛叉的书。”

    “……果然是个很深奥的结论。”

    “哈哈,真是太匪夷所思了,大神难道是写好了放家里,就等着别人上蹿下跳的时候放大招的么?”

    “说实话,我现在也还有点搞不清状况呢,这种书,难道不是那种头发花白的老专家才写得出来的么?怎么林海文就这么……啊,轻而易举地写出来了,大家还这么好,那么好。我有点怀疑我是不是生活在一个林海文捏造的世界里头了。”

    被荒诞感包围的绝对不只是这位网友一个人。

    越是明白美术史写作难度的人,越是觉得荒诞。

    难写是事实,林海文写得好也是事实,林海文是个年轻的三无学者更是事实。

    这些事实纠缠在一起,让很多人的脑子都打结了。

    《人民X报》的文艺评论版,此前执笔写林海文受聘教授社论的编辑,也是版面里头的中坚编辑,选题得到了上面的认可,一篇洋洋洒洒的文章,引发的社会讨论也是让他们非常满意,这个时代,就算是X报,对于文章传播度也是非常看重的,尤其对政经之外的版面来说,更是如此。

    而在林海文目不暇接的动作之后。

    X报现在也是晕晕乎乎的了,他们跟林海文是没有什么私人恩怨的,甚至从《讴歌》,诸多主旋律电视剧、歌曲等方面上,他们一般认为林海文还是属于一个比较有使命感的文艺界人士。这从此前的社论中,也能看得出来,总体来说还是肯定了林海文成就的。

    那么现在呢?

    在林海文喊出坚决支持《人民X报》观点之后,他们应该持什么观点?或者说还要不要发表观点?

    “看看,暂时先看看。”

    这是上头下来的话,一贯的模糊不清,让人费解。

    《人民X报》歇了,那些曾经在《美术界》《美术评论》《现代艺术》等期刊上发言反对,言辞激烈的人,如今面对追访,十之七八也都歇了,甚至清美的涂刚都婉拒了采访。

    这么一来,华国书画院的仇云麓就格外显眼了。

    他接受了《现代艺术》的采访,先表示自己不是西方美术史研究者,对林海文的大作不敢妄评,但诸多评价看下来,想着应该是不错的,恭喜林海文有佳作面世。接着就话一绕,把自己的老观点又放了出来,说林海文从艺术创作上、学术研究上,都全盘是西方式的,然后就是老调重弹了,关于艺术西化还是本土化的争论,说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其实拿这个观点来拦林海文的教授是不太站得住的,所以包括《人民X报》的社论里,都只引用了涂刚的观点,没有提及差不多名气的仇云麓。不过他一定要往上扯,那也由的他。

    反正天下一统的观点是不存在的。

    天美则再次往教育厅递聘任请示,教育厅也是犹犹豫豫,毕竟是社会热点,总是没法子讨好所有人的,私下里跟天美的领导们也是嘀嘀咕咕很多次,

    “专著在身的林海文,此次是否能够成功受聘,也许是对天南教育主管部门最大一个考验了,究竟是谨守制度之严,还是敢为天下之先,可以想象的是,无论是选择哪一个,都会是褒贬不一,以及无法平息的争议。”

    这一评论,应该是可以准确描述天南教育厅的纠结的了。

    ……

    “你看看,这回估计是没什么问题了。”书画院的一个画家,也看到了天美递请示的消息,跟仇云麓说呢:“你何必还要站出来多说什么,徒劳无功嘛,以后还不好见面。”

    “你说说,这不是玩把戏是什么?”仇云麓脑回路跟一般人不太一样。

    在他看来,林海文这些作品必然是提早写好的,就等着风头上的时候一把砸出来,把大家砸的五迷三道的,乘势他就强渡关山了。可要是实打实地算,有两本专著,四本译著的白丁学者,就能破格当教授了?

    未必吧?

    可现在看上去,众人皆醉他独醒,看着真要让林海文得逞了就。

    仇云麓心情不太阳光。

    “哎哎哎,林海文又有新书了!”办公室的年轻画家突然一惊一乍的。

    “什么新书啊?”

    “《西方美学史》啊!”

    仇云麓撇撇嘴,消息落后到这个程度了:“这算哪门子新书,人都卖几千本,赚几十万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