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恶人大明星 > 第0479章 被人民X报批评了

第0479章 被人民X报批评了

作者:丹尼尔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传出来的是天美递到天南教育厅的请示公文,天美自然是打通了关系的,不可能说这边艰难决定了,然后上头被打回来,开什么玩笑。

    但不知道怎么,可能是什么员工给拍照了,传到网上。

    “林海文将受聘担任天南美术学院油画系正职教授。”

    “破格还是出格,林海文将成三无教授。”

    所谓三无教授,指的是没有博士学历,没有留洋背景,没有论文专著,这是教授评定的三条硬杠杠。首先必须的是博士,老一辈的在职的多,现在的都得是全日制博士。另外还需要出过国,访问啊,游学啊,有外国大学的学历就更好了。最后是论文和专著,两者有其一吧。其实还有些什么奖项、国家项目等等的加分项,林林总总一大堆,好几页纸。

    林海文一概没有。

    “林海文何止是三无教授,他根本是十无教授,百无教授。”

    吃瓜群众的意见对立非常明显。

    反对的言之凿凿。

    “规矩定下来,就是大家都要守的,既然那么些条件大家都遵守,林海文为什么要成为例外?”

    “教授难道就是艺术水准高就可以了么?教授,教授,教学授业,林海文能做得到么?能做得好么?难道不是误人子弟?”

    “不懂,林海文要是有意去教书,难道不能本本分分去念大学,然后一步一步升上去么?这个格破的,也太离谱了。”

    “大学现在也是俗了,市场化了,看林海文画价卖得高,也不要脸了,捧着学校的声誉让他踩。”

    “确实丢人,林海文根本没资格去当教授。”

    支持者也是不甘示弱。

    “奇怪了,美术教授除了艺术水准,难道还要看酒量不成?”

    “个个都埋怨论资排辈,偏偏有人能够冲破藩篱的时候,又都看不惯了,只能说很多人骨子里就不配抱怨,你自己就没有这个自觉。”

    “我就是学美术的,有人说教书授业,林海文这样的大画家,哪怕他什么也不说,他只要在技法上,在色彩上,给一些指导,一些纠正,甚至只是一些展示,那都绝对是让我们受益匪浅的,我都羡慕极了,怎么不来央美啊。”

    “上面这一位,毫不造作、自然而然地透露出了他是央美的高材生,大家来膜拜一下。”

    “……不要揭穿我。”

    对立双方,那喷的叫一个热火朝天。

    这个讨论跟大多数的热门事件一样,最后也都变成了互相谩骂。

    一个说“你是林海文的狗么,他放个屁都是好的吧?”

    另一个回:“你连林海文的屁都不如,你顶多就是林海文狗的屁的级别。”

    一个说“权钱交易污染大学,天美已死。”

    另一个回“放嘴炮你就是小巫见大巫了,不知道林大神的招牌技能么?天美死没死,人开的好好的,倒是你瞧着心肝脾肺肾都坏的差不多了,准备准备,别到点了太忙碌。”

    网民乱战,媒体也是乱战。

    《新文化报》一如既往支持林海文:“身具华国美协理事,作协委员等诸多肯定的林海文,为什么当不起一个‘教授’?社会上有嘲笑教授为‘叫兽’的,然而同时,也有一些人似乎要把教授一职供上神坛,似乎不可亵渎,不可破格,必须规行矩步,丝毫不能错漏。奇怪也哉。

    可见一些人不同意林海文担任教授,并非质疑他的专业水准,而是不愿他获得教授二字带来的诸多的权益和荣誉。然则这些人却忘了,教授者,不以专业择才,才是对学生,学校真正的不尊重和伤害。”

    《美术界》援引了涂刚和仇云麓的话,乐军,同属于桐城美院的耿琦,则被避嫌了,显示杂志还是公正的,但明眼人看得出来它的反对派态度。

    “清美的涂刚教授,认为这一聘任值得商榷。对于引入林海文进入美术学院,他是乐观其成,作为近年来声名卓著的青年画家,林海文取得了很高的艺术成就,不论在国内还是国外,都有一定的一定的影响力。将他引入学院,对于华国美术教育的包容性和多样性是助力的。但这似乎并不意味着,必须要挑战教授评选机制。在国家的聘任体制里头,其实还有客座教授一职,也就是将社会上很多有影响力的名家,引入学院教授。又不挑战到现行的评选机制。

    对于林海文来说,这应该是最好的选择。涂刚教授表示不是很理解天美的做法,也并不清楚他们这么做的意图。但他呼吁,应该尊重既有制度,否则将引发没有必要的揣测和争议。

    此外,华国书画院的仇云麓研究员也表示,教授一职代表的其实是一种体系化的、专业化的教育人才培养体制,不应该轻易挑战,动辄破格。而且他也认为,林海文的风格和华国主流画派并不完全一致,我们国家还是鼓励艺术家要将民族传统和各种艺术形式结合起来发扬光大,而不是单纯地唯外来者独尊。在这种前提下,林海文的风格作为一种参考引入美术学院是可以的,但为之行天下先,不论从制度上,还是专业上,都并不很恰当。”

    总体来说,教授们、学院老师们,支持者少,反对者多。

    “您想想,他们辛辛苦苦,劳心费力地发论文弄项目,哦对了,之前还本科硕士博士的,多读了十几年书。结果我来了,刺溜一下,爬上面去了。不管是还在爬的,还是已经爬到教授的,会有人觉得爽么?”林海文在公司画室,跟常硕说起的时候,特别能体会那些人的心。

    “天美没有料到反对声音这么强烈,而且现在也不只是美术这块了,各领域都有人反对。”常硕皱着眉头,也是意外的很。

    确实是很意外,也许是因为教授二字代表本来就不止于美术行当,经济的、社会的、文学的,特么连玩物理的,都有人开腔。各方媒体也是撒花一样,比着找人进场参展。

    话题也从林海文当教授,扩大成了教授评选机制的讨论。

    林海文对常硕笑笑,手底下一幅新作品都没停顿:“没事,等等看。”

    这一等,等来了《人民X报》的社论——“谨慎使用破格,是对遵守制度的人以及制度本身的致敬”

    林海文栽了。

    满华国好些地方,简直是喜大普奔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