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恶人大明星 > 第0125章 一丈红

第0125章 一丈红

作者:丹尼尔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姥爷,他写这些,你还帮他呀?”

    石啸刚才也翻了翻,才让林海文拿走的。他觉得《讴歌》上的作品和教科书上,尤其是教育读本上的那些诗歌很类似,有些甚至还更加朗朗上口一点,一读就知道是上好的作品——无论对鉴赏大家陆松华,还是对他这个诗歌小白。

    “什么叫这些?”陆松华瞪了他一眼,“你啊,看人只知道看表面。你以为他嘻嘻哈哈,就真的是在写所谓的媚上文学?”

    “难道不是么?他自己都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陆松华叹了一声,“现在的一些作家,写出来的主旋律,一看就能看出来不是出于真心。偏偏他们自己无知,大家也装作看不出,你好我好大家好,把读者、观众当成傻子。但海文这些诗,是不一样的,一个没有经历变革年代的年轻人,能够写出这些诗歌,必然是对当时的历史、我国的社会变迁有大量了解和自我理解的,而且,是有很正面的一些结论的。你听听,‘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爱这片土地爱得深沉’,这种句子,不是发乎于内心,谁能写得出来?”

    谭启昌也是点点头,“确实如此,京大的一些学生,有时候征文活动的时候,也会写一写主旋律,毕竟得奖的概率更大嘛。但是一眼看去,就知道都是虚的,都是浮在那里的。不像是海文这些,都是对历史,对社会,对内心的观察、感知、理解,甚至是拷问。很了不起,也很——难以置信啊。他说他的才华要彻底征服大家,也不是一句虚话啊,能写出那些诗歌来的人,当世又有几个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常含泪水啊。”陆松华念叨了几遍,转向谭启昌,“现在才知道,他为什么不去考中文系,或者文学系了,那几首古诗词还可以说是妙手偶得,《讴歌》这本诗集,就可以看出他的造诣了,要说这个世上总是有天才,但天才却不等于凭空而出,更多的是在学习和积累了。点点啊,你要跟海文多学学,哎,刚才我听他喊你老二,是什么意思?你们小伙子还认了干兄弟?”

    “呃,我,我们——”

    “这样,他也得喊我姥爷啊。”陆松华脑洞开起来,也是很阔怕的。

    谭启昌哭笑不得,“就算是认了,海文比石啸还小呢,怎么喊他老二。”

    “达者为先嘛,点点这个气度还是不错的。”

    ……气度,我快被气死了。

    谭启昌了然,还问起谭飞来,结果当然得了个“老三”的答复。石啸回人大的时候,还有点恍恍惚惚,这就算是在大家长那里记录在册了?他就是老二了?

    再说,林海文在钻石之友说起“卖给帝波啦”“派了个懂事的来,就谈好啦”,那个贱吧嗖嗖的样子,真的有陆松华说的那么高尚?那么牛叉?

    人生来到第19个年头的石啸,觉得自己的三观需要重新塑造了。

    如果林海文自己在场,对陆松华的说法,应该还是认可的,他选择的这些作品,基本都是一些经历了变革年代的诗人,写出来的,其中也有文艺投机分子,也有心思不纯的,但是大多数,包括舒婷的《祖国呵》,包括艾青《我的眼里常含泪水》,都是在涌动对这个国家、对这个民族的热爱和思索中写就的。他的愧疚不在于抄,而在于将这些作品于当下推出来,他们蕴藏的那些热情,多少会被打一些折扣——太多人不相信其中的情绪了。

    包括他自己的目的,也是不纯粹的。

    “得了,先这么着吧。”林海文不愿意去自寻烦恼,他对自己的定位,也不是上无愧天地良心,下无愧黎民百姓。

    一年一度的艺考大幕,已经拉开,一些地方的,小的艺术学院,都已经开始考试了,中戏和央美的考试步点几乎一模一样,还有一个星期考试,还有一个月可以查成绩。

    雨点画室还是那个节奏,王鹏、丸子头他们,今年都不考,只有谢俊要考。

    “我还说你们可能已经走了。”林海文到的时候,已经是六点多了,他今天没车,车被木谷用了,他要去《当婆婆遇上妈》剧组“巡视”,过年后,祭过天地,剧组就算是建起来了。木谷这也是头一次代表第二投资方、编剧方去剧组看看情况。

    “哎呀,文哥~哥~~”

    林海文被小萝莉一声喊,差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这是又看了什么电视剧了?古装?宫廷?”

    那股端着撒娇的意味,还挺有模有样的。

    “可不是么,最近迷上了宫廷剧,看好几部了,天天就装模作样的,烦死了。”孙唯现在不把林海文当学生,而是同道中人,平时林海文指定她的时候反倒是更多一点了。

    “来人呐,把这个狐媚坯子拖出去,杖毙!”

    “我揍死你!”

    孙唯眉毛一竖,抽起一只扫笔倒抓住。

    卢雨哇哇哇地到处跑,最后躲在了林海文的胳肢窝里,就透出两个眼睛看她妈,“是你先说本宫装模作样的。”

    “你还本宫,你哪个宫的?”

    “四号宫的。”她的房间是四室。

    林海文都快笑瘫了,把她从后头提出来,揉了揉脑袋,“那不知道你是贵妃娘娘呢,还是皇后娘娘呀?”

    “哎,本宫如今只是一个小小的答应,要混到皇后的位置上,且要等呢。”

    “噢,那您注意着点,别没混上去,就让人给赏了一丈红了。”

    卢雨一瞪眼睛,乌溜溜白的,“一丈红是什么?”

    “一丈红啊,”林海文瞅了瞅孙唯手上的大画笔,“你刚刚不是说要杖毙么?这以前的宫里啊,打完板子,那个人被拖出去,地上能有一丈,就是三米多的地方,都是红的。”

    卢雨一想,一抖,“本宫,我,我还是不去宫里了,我还是待在家里吧。”

    “家里?没了,家里的人都被你杖毙完了,你爸是昨天,我是今天,现在家里就你一个人了。”孙唯撇撇嘴。

    林海文瞧着她们俩说话,转头去找谢俊,“那天考试,我接你一起去?”

    “不用了,我妈来了,就在央美边上弄了一间,费劲死了。”

    3月1号,央美开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