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美国之大牧场主 > 第537章 庙街算命

第537章 庙街算命

作者:陶良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香江的夜晚灯火通明。

    高楼大厦灯光,映照在维多利亚港的海面上,随着海浪起伏不定,变换成色彩斑澜的景象。

    老爷子去参加港督举行的欢迎会,此刻还没回来,韩宣等奶奶睡着后,无聊之下打算出去玩,在洲际酒店门口碰到了正巧回来的外公,于是拉着他一起出门。

    接近年底。

    为了图个新年能有新气象,外公建议今年扫把星当头、多灾多难的韩宣,去找个庙拜拜,烧上几柱香,求菩萨保佑。

    要说晚上能玩,又能烧香拜佛的地方,那自然是九龙麻油地庙街最出名,那里有座九龙区最大的天后庙,香火一向鼎盛。

    路上全是车,行人完全没有“要走斑马线”这个概念,时不时能看见路中央傻傻站着个人,这瓷碰得太不专业,万一遇到个脑子抽了的开快车,估计赔钱也要烧给他才能用。

    都市的夜景和乡村恰恰相反,它充满了活力,大厦楼顶用做装饰的霓虹灯五彩缤纷,把整个都市照得如同白昼。

    路上的车辆时停时行,喇叭声连续不断,人行道上行人穿梭,各个商店都敞开大门,随时迎接客人。

    来到庙街下车。

    周围不时能看见混混的身影,他们气质尤其突出,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混黑社会的,纹身裸露在外面,一副眉眼朝天,用鼻孔看人的嚣张姿态。

    现在黑社会还是终身制,小规模打架斗殴时有发生,九十年代香江电影里的黑社会情节,是如今香江的真实写照。

    等再过些年,打架请马仔,出场费要五百港币,还只帮忙做做样子,大佬们有默契不动手,因为一场火拼就可能让自己破产。

    这份看似有前途的职业,其实大多也就图个温饱,挣些找乐子的钱,用《教父》里的话来说,一千个黑社会成员,也比不过一家律师事务所来钱快……

    韩宣目光四处打量,他喜欢陌生的城市,因为在这里,什么都是新奇的。

    各种写着繁体字的招牌、烤鱿鱼的小摊、穿着怪异的东南亚人,都是可以观赏的景点。

    排队买了份咖喱鱼丸,刚吃完,碰见了个榴莲摊。

    对于这种形状类似流星锤,味道更像厕所某物的古怪水果,他以前心里抱有抵触情绪,不过看那么多人围在摊前买,也跟着走过去,买了点试试。

    在外公惊恐目光下,韩宣咬了口,下意识咀嚼,那味道顿时让他变脸!

    捂住嘴,急匆匆找到个垃圾桶,双手扶膝,弯腰吐出来,苦着脸喊道:“水水水!不对,ater!”

    这回保镖们明白了,跑到个椰子摊前,杰森不知从哪摸出把三棱刺,用力戳进去,拿根吸管小跑递给韩宣。

    老板很想提醒他说没付钱,但这时候不能乱说话,在香江出门还带刀的老外,都是猛龙过江的主,能穷到来抢不值钱的椰子,这要有多穷凶极恶......

    有位游客不小心踢翻装着钱的破碗,硬币撒了一地,竟然因此治好跛腿乞丐多年来的腿疾,站起来跟头饿狼似的目光凶横,哪有刚才林黛玉那般孱弱神情。

    韩宣正在用甜甜的释迦果,盖去嘴里的榴莲味,当下在心里将榴莲划入“不可食用黑名单”,回想起来都有种要吐的感觉。

    余味在嘴里挥之不去,买了包青槟榔,拿起颗放进嘴里嚼。

    这时,有位仙风道骨的老头拦住了他,一过来就用手指着韩宣,面色着急:“小友,我看你印堂发黑,这是要有祸事啊!”

    韩宣刚才就看到过他,对不下五位游客说过这句话,心里暗骂着老骗子,开口道:“我听不懂粤语。”

    “小友,我看你印堂发黑,这是要有祸事啊!”老头顿时将那句话,用普通话重复了遍,脸上表情都和刚才一摸一样。

    韩宣嚼着槟榔,白了他眼,还真是多才多艺,国语竟然说这么标准,随口用英语说道:“抱歉,我对中文不熟悉,请再说一遍?”

    “……”

    老头看出这小子是在逗弄自己,眼睛带笑,一副慈祥模样,把目标转向郭穆州:“我摊子在那,帮你这位孙......外孙算算?”

    看了看天后庙前面的小地摊,韩宣接口道:“好啊,不准不给钱。”

    “瞧你说的,我不是为了钱,只是我们命里有缘,所以想帮你渡过难关。”

    “那我就不给了,谢谢您,好心人。”

    “咳,咳!”

    老头拍拍胸,活这么大没见过这种倒霉孩子,不过一般是家长掏钱,他对韩宣的话不怎么在意。

    来到天后庙门前,绕过布摊拿个小板凳坐下,伸手示意让爷孙俩也坐。

    韩宣盯着地上用石头压着四角的八卦图,上面写有乾、坤、震、巽、坎、离、艮、兑,感兴趣将自己生日写给老神棍,看他能说出什么话。

    老头闭起眼睛,用手指掐半天,叨念着:“本命属猪,大海水命,五行缺火。

    郭先生,你孙子以后桃花运很旺啊!

    他这事业更是了不得,一生大富大贵,在古代那是马上封侯,东华门唱名的好命!

    看他这手掌,一条竖线直通无名指,这叫财运线,以后从商求财,必定财如流水,连绵不断。”

    韩宣对此不可置否,周围那么多保镖,他要再看不出自己家有钱,那真是瞎了。

    偏偏郭穆州高兴地老脸开花,一个桃花,一个财运,事业和爱情两样,韩宣都占了,他怎么能不高兴。

    问道:“我外孙最近经常碰到些稀奇古怪的事,你说是为什么?”

    “我正准备说……他这是撞太岁了!”

    韩宣一惊,自家雪山牧场挖出个太岁,这老算命先生可不会知道。

    老头瞧见他表情,以为自己终于把这孩子给唬住了,得意摸了把胡须。

    “太岁又叫太岁星君,十二个月动一次,隔十二年大动。

    这孩子现在正要逢十二,今年和太岁相冲,可能有病灾劫难,要是不化解,明年更厉害,甚至会有血光之灾!”

    “那怎么办?”

    越有钱越迷信,郭穆州被他给吓到了,这一年韩宣确实是灾祸不断。

    见算命老头脸上为难起来,半天不说话,知道是要钱。

    本着花钱买平安的心态,郭穆州从钱包里拿出一小叠港币,大概有两三千,递给他。

    算命老头模样挣扎,过了半天,长叹口气,从怀里掏出张叠成八卦,用红线绑起来的黄纸符。

    在上面写了韩宣的生辰八字,对郭穆州说道:“带你外孙去偏殿里,找太岁星君像,在神像面前磕三个头,然后烧了。

    我从青城山求来的符,只剩最后一张,这些钱我会捐给那个道观,替他们感谢你了。”

    韩宣从头到尾都不信,等外公给天后庙捐了一万块,有人带他到一尊三十多厘米高的太岁星君像面前,无奈跪了下去。

    这时地面摇晃,灯突然变黑!

    不过两三秒,又亮了起来。

    “地震了?”韩宣问道。

    他外公回答:“不知道,快磕头,磕完烧了走吧。”

    飞快磕了三次,用蜡烛点燃符,烧掉……

    等他们走后,有位中年人来到这里扫地。

    不经意间发现异常,盯着神像看好一会儿,自言自语:

    “奇怪,太岁星君像怎么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