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莫迪精品小说网
莫迪精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美国之大牧场主 > 第524章 城隍庙火灾后续

第524章 城隍庙火灾后续

作者:陶良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火光冲天而起,浓烟被北风吹拂,斜斜飘去。

    今年十一月,城隍庙附近被市政府划为商业开发区,拆迁计划就在这几年进行,隔壁街道已经拆了一部份,剩下的这些房子被拆,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除了一些上年纪的老人们,对居住几十年的老房子有感情,其他年轻人并没有为此难受。

    现在居民还淳朴认为地是国家的,只要给补贴和房子就行了,将老房子换成新房子,还占了便宜,没意识到自己家的地,以后会有多大价值。

    偶尔也会碰到几个钉子户,一顿民族伟大复兴之路聊完,再谈谈伟人对这种做法有多痛心疾首,多给两三个小钱,也就搬走了。

    因此,九十年代拆迁的沪市居民,并没有落到什么实惠,但因为分到的房子在不断升值,比起其他地方的人,依然更加有钱。

    城隍庙房子燃烧后的烟雾,已经飘到韩宣这边,大概是知道这片地方没救了,四面八方赶来的消防员,开始拆除靠近豫园的房屋,不让火势影响到这座历史悠久的老园。

    有位老头坐在石墩上,跷起二郎腿,手抓着二胡,拉起《二泉映月》。

    声音婉转动人,或许是因为居住几十年的老房子被烧了,有感而发吧,配上脸部悲天悯人表情,有种莫名的情绪在弦声里。

    加布里尔他们第一次见到这种华夏乐器,原理类似小提琴,只不过做工粗糙了点,人种不同,但情感相同,他们也能体会到那种哀伤。

    随着远处的一声轰响,二胡声停止了,老头愤愤不平,指着那边,笑骂小赤佬。

    随之而来的,是叫卖爆米花的声音。

    韩宣看了看白雾里,那个跟小钢炮似的东西,好长时间没看到了,走过去蹲下来,递给他两块钱,“我要大米的,不要玉米。”

    “好嘞!我重新做,这些有人买了,你等等!”

    那中年人擦擦黝黑的手,忙活完拿起铁杯,从袋子里挖出满满一杯米,再从小药瓶里倒出点糖精,一起装进黝黑的

    葫形压力锅当中。

    关上阀门,架在火炉上开始用手摇,另一只手拉风箱、扇扇子,一刻没停下,被烟雾呛得直咳嗽。

    华夏老式爆米花机,有个格外霸气的全称:大炮手摇式爆米花机。

    转动时候有节奏咯吱咯吱响,不过几分钟时间,他停下了动作,站起身,弯腰拿个渔网那样的细密长网兜,套在小钢炮上。

    韩宣赶紧往后退出几米,捂住耳朵,杰森和欧文他们兴趣十足,也照着他的动作学。

    那位师傅找出根铁棍,套在阀门上,下一秒,轰得声!白雾蒸腾!

    周围的孩子们开心大笑。

    网兜里那些喷出来的大米,和进去时候相比,胖了两圈,米香味很好闻。

    中年师傅找出个牛皮纸袋,拎起网兜抖抖,解开前面的绳子,装了两袋才装完。

    韩宣抱着一袋,抓起把炒米塞进嘴里,还是原来的味道,嘎嘣脆,有点甜。

    另外一袋被加布里尔他们分了,今天晚上跟着男孩混,着实吃了不少东西。

    沪市居民如今平均工资四百七十一块,这几个人就吃了三百多,但平均工资要是有用,那就没那么多挣扎在温饱线上的人了,如今沪市大多人的工资,还不到四百块。

    精致的木笼里,装着只胖喜鹊,应该和企鹅是亲戚,都是黑身白肚皮,拖着长长的尾巴。

    笼子的门开着,一位老头正在拿草棒逗弄它,这种鸟养得时间长了会认主人,而且不到处乱跑,很好养。

    它歪头看向韩宣,跳在地上快步跑了过来。

    韩宣见到站在自己鞋子上的喜鹊后,笑着抓起一小撮炒米喂给它,摸摸喜鹊光滑的身子,那老头怕有人踩到它,笑眯眯在近处守着。

    几位包租婆打扮的妇人,趁火没烧到自己家,搬了张方桌出来,开始洗牌打麻将,嚷嚷着晚上去豫园凑合一晚,决战到天亮……

    老房子烧起来很慢,不知道用了什么劣质建材,一些黑烟味道难闻。

    韩宣记不得晚上吃了多少东西,反正感觉再吃就要吐了,把牛皮纸袋扔给欧文,接着对加布里尔说道:“走吧,我们回去了。”

    “车停在路那边,着火了怎么过去,我不认识路。”

    “找呗,压马路,逛逛......”

    晚上九点多钟,九十年代初的沪市,已经率先有了夜生活。

    霓虹灯招牌闪烁,电影院门口张贴着《真实的谎言》预告海报,要等明年才能正式上映。

    这是华夏首批引进的美国大片,黑蕾丝的艳舞,让全华夏人民见识了资产阶级的腐朽。

    施瓦辛格特工的高科技工作,让全华夏人民产生美帝科技不可战胜的错觉,直接对华夏封闭的电影业,产生了致命冲击。

    人们在唾弃却又羡慕的心态中,一次次前往电影院,就为了看那短短几分钟的艳舞……

    回到酒店上楼,进入房间时候,发现老爷子和外公,脑袋上都敷着个冰袋。

    外公郭穆州还抱着个垃圾桶,随时准备吐,面色通红,在酒精影响下呼吸沉重。

    韩宣顿时就笑了,脱掉外套躺在沙发上,舒服呼出口气:“你们怎么喝那么多?”

    “两桌人,轮流喝,你去试试。

    他们都一杯干,又不好意思不喝,我晚上喝了一瓶。”老爷子无奈说道。

    “人家来敬酒意思一下就行了,华夏这边有劝酒的习惯,认为没喝多,就是没喝好。

    你一直喝,别人肯定继续倒,就说不行了呗,又没人会逼你。”

    韩宣好笑摇头,他们以前大多喝香槟和红酒,换成白酒后可不是一般的上头。

    “下次就不会了,吃饭真受罪,到后面没人吃饭,光喝酒。

    连宋市长都喝了不少,被人抬着回去的。”

    “我看你们也差不多。”韩宣起身泡了壶茶,没那么多讲究,撕开装着茶叶的袋子,倒进壶里,用开水泡好就完了。

    将杯子放在他们面前,盘腿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里面正在播放甄仔丹主演的《洪熙官》。

    没什么兴趣,继续换台,直到听见一阵熟悉的音乐,跟着鬼哭狼嚎唱了起来:“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七朵花,小小树藤是我家,啦啦啦啦~

    叮当当咚咚当当,浇不大!叮当当咚咚当当,是我家!啦啦啦啦~”

    他外公很给面子地跑到卫生间去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